第二十九章:询问真相
清醉梦2017-09-14 16:123,408

  “如果不信,你可以直接去找我大哥,反正我没骗你。”梁煜靖挠了挠头,他对此事知道的也不是太多,跟柳若兰解释不清楚。

  柳若兰茫然了好久,既然自己想不明白,还是找机会问问吧,希望这只是个误会。

  “对了,差点忘了,今天来主要就是因为那个少年跟你长的太像了,如果不是你弟弟,那就是你儿子,你说到底是弟弟呢?还是儿子?”梁煜靖的语气变得颇为玩味。

  柳若兰稳定心神,道:“我只有两个哥哥,全部战死,一个儿子,自杀身亡,这些你可以去问问太子殿下,他知道的不比我少。”说着不禁红了眼眶。

  梁煜靖看了看她,并没有什么破绽,只好就此作罢,“或许是我看错了吧,夫人好好休息,在下告辞,多谢夫人的盛情款待。”

  让何伯去送五皇子,柳若兰一个人回了房,其实她比谁都想自己的儿子,可惜恐怕再也无缘相见。

  她不知道梁煜靖说的那个少年是不是齐珏,但她知道儿子一定还活着,有樊确和墨莲跟在身边,即使是过普通人的日子,也比在明安城受气要好的多。她并不希求儿子能够复国,这根本就没有可能,她只是想让儿子能好好活着,他的路还很长,没必要为国家陪葬。

  在齐珉攻打江陵的时候,她就已经做好了准备,让珏儿写下降书,然后就让人带他走,由自己一个人来承担所有的后果。开始的时候珏儿不同意,她就说了谎,说自己有逃出去的方法,让他先走,珏儿肯定知道这是谎言,眼泪不知不觉就落了下来,柳若兰心疼不已。

  本来没准备让人替死的,柳若兰是个母亲,哪里会让这么小的孩子去死,可那孩子下定了决心,要替齐珏多争取一丝机会,毅然饮下了毒药,柳若兰连阻拦的机会都没有。

  抱起这个从小和儿子一起长大的少年,柳若兰无尽哀伤,他是个孤儿,是柳若兰出宫时捡到的,后来就养在了柳府,齐珏的知道后让他做了自己的书童。两人年纪相仿,长得也有些相似,当时先帝齐玥初见到这个孩子,吃了一惊,还以为是自己在哪儿的私生子,不过仔细想来,自己在外面又没有沾花扯草,私生子是绝对不可能的了。

  少年名叫沈庄,柳若兰让人偷偷地给他做了个衣冠冢,无论如何,也要让他的名字留下。

  儿子走后她就服下了毒药,她决不能落到梁人手中,也只有她死了,儿子才能脱离危险,顺利地逃出去。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她还是活了下来,虽说如今的生活还算是平静,但隐藏在后面的风浪什么时候会来,谁也说不清楚,她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脑子里一直都在想着事情,柳若兰变得更加疲惫,然而却睡不着,强迫自己继续思考下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神经终于承受不住压力,整个人陷入了梦乡。

  这一觉睡得并不好,一直都在噩梦中循环,柳若兰想醒,却醒不过来,她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梦,然而却无法阻止噩梦的发生,只能焦急地看着一切,而无能为力。

  “夫人,夫人!”翠竹的声音在旁边响起,柳若兰想要睁开眼睛,却有些困难,努力了好久都没能睁开。

  翠竹有些着急,摸了摸她的额头,赶紧吩咐下面的小侍女去打水,并且去找大夫,柳若兰迷迷糊糊地想,她这是生病了吗?

  没多久水就打来了,翠竹湿了毛巾,给她擦了擦身上的汗,然后又拿了一块毛巾覆在了她的额头上。柳若兰似乎太累,沉沉地睡过去了,留下府里的人手忙脚乱。

  等到她再次醒来,就看见了代子今,大脑有些反应不过来,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这儿。

  代子今见她醒了,松了一口气,“你可算是醒了,这都折腾了一夜了,你看看这天,马上就亮了,累死我了。”

  柳若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代子今在这儿,就说明她又出现了什么问题,摸了摸沉重的脑袋,使自己清醒一些,“麻烦你了,我觉得像是发烧,身上感觉没什么力气。”

  代子今撇了撇嘴,“是发烧了,伤还没全好就开始瞎折腾,就不知道让人省点心吗?”

  柳若兰脸色一红,被一个比自己小这么多的人说教,自己还是有些怪异的,不过他是大夫,就不用顾及这么多了吧。

  “哪有瞎折腾,不过是出去玩了一趟,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代子今脸色有些难看,气哼哼地道:“这么说,把自己的伤口弄出炎症也不算瞎折腾了?”

  柳若兰垂下了头,没敢看他,吞吞吐吐道:“洗澡的时候没注意,就碰到水了,一开始以为没事的,就没告诉你。”

  “这么大的人了,这点事还做不好?听说今天中午你还吃了辣的,你这不是成心给我找麻烦吗?害的我们大家都跟着一夜没睡。”代子今说完,气得不想看她。

  柳若兰自知理亏,不敢再为自己找借口,“是我错了,你别生气了,累了一晚上,趁着天还没亮,快去休息一会儿吧。”

  代子今哼了一声,回头看了她一眼,就出去了。

  翠竹赶紧跑了过来,“夫人现在有没有不舒服?要不要喝点水?奴婢去给您传膳。”

  柳若兰不饿,倒是有些渴,让翠竹倒了杯水,喝了下去,“辛苦你们了,你也下去休息吧。”

  翠竹不允,“奴婢不累,还是亲自在这儿照顾夫人才能放心。”

  柳若兰轻轻一笑,道:“你这是把我当小孩子了?我现在没事,你去睡吧,我就在这儿躺着,有事了叫你。”

  翠竹无奈,只得去了外间,躺在了自己的床上。

  柳若兰看了看左肩,已经重新包扎了,其实她是知道伤口不能碰水的,只不过想让伤好得慢些,这样也就能多避一些时候,她实在不想掺和一些与自己无关的事,引火烧身。

  萧贵妃来找她,虽然不知道什么目的,但绝对没什么好处,五殿下和太子的身份又这么敏感,恐怕早就引起了别人的注意,她只想闭门养伤,谁都不见,这样才能保自己的安全。

  她一心不问任何政事,也不参与任何人的斗争,极尽所能地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就是为了不招惹麻烦,不过她也明白,麻烦这种东西,不是你躲就能躲得掉的。

  下了早朝,梁煜辰就去了守成侯府,柳若兰已经起来了,正在用早饭,见到他过来,也不好让人家饿着,就让他坐下一起吃,反正厨子本来就是他请的。

  梁煜辰也不客气,坐下来就开始埋头吃饭,期间一句话也没有说,直到吃完了才开口问道:“病成这样,怎么还出去乱逛?你可以和萧贵妃说明情况的。”

  柳若兰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问道:“听说我们之前见过面,是什么时候的事?”

  梁煜辰本想喝口茶,听到这话就放下了杯子,“是谁告诉你的?”

  “你别管这个,你就说是真还是假吧。”

  梁煜辰有片刻犹豫,他不知道柳若兰听到这事会是什么反应,不过想到他们两人关系本就不怎么样,也就说了实话。

  “十六年前我在明安被人追杀,就逃到了一处院子,是你打开院门给我处理了伤口,然后又把我藏到了旁边的一个地窖里,那天街上人很多,应该是什么节日,后来才知道是三月三。”

  柳若兰想了想,已经记不清了,“你怎么能肯定那是我?会不会是你记错了?我不记得救过什么人。”

  “不可能,”梁煜辰道,“后来我去打听过,那个院子是你们柳家的产业,并且一直都有在那儿修禊的习惯,而我也清清楚楚记得救我的人长什么模样。”

  柳若兰沉默了一会儿,十六年前,也就是自己遇到太子齐玥的那一年,她记得那天在凌溪桥附近买风筝,然后撞到了他,两人因此结缘。

  后来听齐玥说过,当天他是去过凌溪别院的,只不过是和大人们说了些话,她并没有见到,想到这儿,柳若兰似乎想到了什么,似乎自己遇到了什么事,和众姐妹们没在一起,但具体什么事,她已经记不得了。

  梁煜辰道:“或许你对我没有印象,但我身上的伤口是你亲自处理的,应该不会没有印象。”

  柳若兰不禁往后坐了坐,这太子不会是想让她在这儿看伤口吧?

  梁煜辰果然是这个意思,已经开始解衣服上的带子,完全没有大庭广众之下不能随便脱衣服的自觉。

  “那个,你等等!”

  梁煜辰抬起了头,“有什么问题吗?”

  “在这儿脱衣服,有些,不方便吧?”

  “哦,那我们去房间里脱。”

  柳若兰觉得这话歧义更大,更会让人想歪,虽说她已经嫁过人,生过孩子,但也没开放到这种程度。

  “我的意思是,能不能不看了?”柳若兰有些后悔问他这件事了。

  梁煜辰的手顿住了,但衣带已经解开了,登时衣襟完全敞开,露出了里面健硕的肌肉。

  柳若兰一时之间愣住了,完全不知道作何反应,就盯着梁煜辰的胸前,果然一道狰狞的伤口从左肩直接连到右腹,长得有些吓人,仿佛将他整个人都分成了两半,看样子,他当时真是伤得不轻。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这么快就要开诚布公了?大冬天的也不嫌冷。”代子今打着呵欠走了进来。

  梁煜辰看了他一眼,然后慢悠悠地穿好了自己的衣服,柳若兰则是转过了头,脸红得简直要滴血。

继续阅读:第三十章:太子遇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