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有客来访
清醉梦2017-09-12 17:173,245

  天气渐冷,柳若兰也变得越加懒散,反正她现在是无事一身轻,比之前作贵妃太后要舒坦的多,虽然有些人就喜欢到她这儿来逛逛,但只要她不见,就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天柳若兰正抱着阿黄打瞌睡,翠竹就进来了,告诉她说萧贵妃来了,柳若兰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萧贵妃是谁,原来是五皇子梁煜靖的母亲。

  柳若兰和萧贵妃可以说是素不相识,实在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到自己这儿来,难道不要避避嫌吗?毕竟她是齐国人。

  起身去迎,发现萧贵妃果然是个美人,虽说儿子梁煜靖都已经二十多岁了,但她却是丝毫也不显老,眉目清婉,皮肤白透,一看让人心生好感。只是今日却是穿了一身便装,柳若兰猜想,可能是为了方便,不愿惹太多人注意吧。

  “拜见贵妃娘娘。”柳若兰行了全礼。

  萧贵妃赶紧扶住了她,“夫人不必多礼,我们都是齐国女子,这次来不过是想找个家里人,好说说话。”

  两人进了屋,柳若兰也不知道说些什么,说到底还是因为她们不熟,说什么都显得尴尬。萧贵妃先开了口,问了些生活上的事,伤如何了,住的是否习惯等等。

  柳若兰自然住的习惯,明安本来就是她生活了三十年的地方,比在江陵还要习惯,不过既然是回答萧贵妃,就得更加感恩戴德一些,即使她是齐人,但也是梁帝的妃子,此次来就是代表梁帝,说什么柳若兰都得好好应付。

  “说起来我已经有二十多年没有回来过了,如今回来,好多地方都已经变了样子,有些不认识了,不知夫人有没有空,我们可以一起出去走走。”

  柳若兰除了嫁人之前跟哥哥们偷偷出去过,其他时候也鲜少出门,其实还是挺愿意出去的,只不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么多人都盯着他们,指望着能找出点错处,她就断了这个想法,只要能平安,即使一辈子不踏出府院,那她也愿意接受。

  “多谢娘娘美意,妾身也有好长时间没有出去了,恐怕好些地方也忘了样子,只是如今还未安定,贵妃娘娘千金之躯,此时出去恐有不便。”柳若兰实在不想惹出什么麻烦,但看了看萧贵妃的一身便装,就知道她是有备而来。

  萧贵妃看了看外面的天气,阳光不错,道:“夫人不用担心,咱们只是出去转转,后面还有禁卫军跟着,不会有事的。夫人整日里待在院子里,实在不利于养伤,还是多出去转转比较好。”

  柳若兰推脱不过,只好答应,只盼着千万不要出什么岔子才好。

  换上了一身便服,柳若兰带着翠竹和萧贵妃一起信步走了出去,直来到了明安城大街,街道两旁布满了各色商铺,各种商品一应俱全,旁边还有各种小摊子,多是卖些小吃和小玩意儿。柳若兰虽说不愿意出来,但看到这热闹的场面眼睛还是放出了光,如果可以,她真的想就怎么简简单单地过一辈子,也不愿享受什么荣华富贵。

  翠竹年纪不大,也很少出来,看见各种小东西就一直盯着,差点跟丢了,柳若兰只好放慢了脚步,让她买些东西带回府里好好玩。

  萧贵妃见到,笑道:“这小丫头倒和我年轻时一样,看到喜欢的东西就走不动路,非要弄到手不可。”

  柳若兰笑笑,道:“小孩子家都这样,就喜欢些新鲜玩意儿,等到玩腻了,就丢的到处都是。”

  萧贵妃深有同感,“不错,靖儿小时候就是这个样子,那时候还在惠城,也没什么特别好玩的东西,他就每天和些小孩子到别人家里捣乱,后来觉得没意思了,就再也不玩了,改去骑马,差点摔下去被马踩伤,即使如此,还是不亦乐乎。”

  五皇子梁煜靖柳若兰暂且还没见过,不过传闻都说他不学无术,是个标准的纨绔子弟,不过今天看到萧贵妃,柳若兰觉得梁煜靖也不会太差劲。

  两人去商铺里买了些日常的小玩意,萧贵妃看着手上刚刚买的翠玉镯,摸了好多次,简直爱不释手。

  “也不怕夫人笑话,在惠城这种首饰都是很贵的,有些根本就买不着,好多都是齐国生产的。虽说梁国也有首饰,不过没有这儿的精细美观,大都有些粗犷,我戴着就有些不习惯,时常托人来齐国带些。如今回到了家乡,见到怎么多漂亮东西,真是看花了眼,都不知道该挑些什么了。”

  柳若兰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不知道萧贵妃是有心还是无意,她回到了家乡,自己确是没有了家乡,只能做这亡国奴。

  一路转去,萧贵妃很是开心,可以看出来她是真的喜欢明安的生活,主要是因为她离开太久了吧,长期生活在惠城,又不能随意出宫,周围人的生活习惯和文化都跟她有些差异。

  柳若兰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这里的百姓生活得很是满足,似乎之前的战争跟本就没有发生,只是自己一个人的噩梦。但她清楚的知道,这一切不是梦,都是铁铮铮的事实,只不过百姓们不关心那么多,他们自始至终关心的不过是吃饱穿暖而已。

  再想想自己的坚持,柳若兰心下悲伤,他们辛辛苦苦付出了所有拼出来的,究竟有没有意义?自然是有的,有些人愿意做顺民,有些人却不愿意,她现在看到的,不过是事情的一面,有人幸福,就有人悲伤,也许这儿的百姓可以平安活下去,但其他地方的人却正面临着杀戮。战,是为了更好的自我保护,降,是为了保存剩下的百姓,无论如何,她能做的都已经做了,希望她所做的一切都是有意义的。

  “小笼包!”萧贵妃像是发现了新大陆,提着衣服就跑到了一个摊子前面。

  柳若兰赶到的时候,萧贵妃已经买了一屉的小笼包,正坐在一边的桌子上准备吃,“我年轻的时候最喜欢吃这个了,每次都能吃上好多,但到了惠城之后就再也吃不到这么好吃的了,果然食物也是有灵性的,离开了一个地方,就再也没了原来的的味道。”

  柳若兰对小笼包倒是没什么执念,在旁边买了碗豆腐脑,两人就坐在桌子上吃,估计到了中午都没肚子吃饭了。

  萧贵妃很快就解决了一笼屉的小笼包,吃得一脸幸福,“小时候我家里很穷,能吃上小笼包就是我最大的梦想,直到后来遇到了陛下,我才知道世上还有那么多好东西,只可惜后来去了惠城,很多东西都见不到了,如今回来,恐怕就是上苍对我的补偿吧。”

  柳若兰心中感叹,这个补偿未免代价太大了些,不过她对萧贵妃却是增添了不少的好感,没有拿架子,就是把她当做朋友的样子。

  中午的时候她们都已经吃不下了,萧贵妃看了看城中的四海酒楼,不禁叹气,“早知道就不吃那么多了,听说这儿的菜是全明安最好的,可惜了。”

  柳若兰轻笑,“这次吃不到还有下次,娘娘要看开些。”

  “也是,反正以后还有机会,只不过心里还是有些遗憾,早知道前面就不吃那么多了。”萧贵妃摸了摸吃撑了的胃,“好久都没吃过这么饱了,还是这儿的东西好吃。”

  柳若兰突然有种萧贵妃之前一直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错觉,不过她没敢说出来,只在心里偷偷地笑。

  玩了大半天,萧贵妃就要回宫了,毕竟她还是梁帝的妃子,不能出来太久,遇上什么危险底下的人也担待不起。

  柳若兰和她告别,说实话今天玩得还是很开心的,她也希望身边能有一个这样的朋友,只不过萧贵妃还是算了。如今梁帝后宫无主,萧贵妃独宠,位分也最好,但她的儿子却不是太子,一旦五皇子和太子争起来,又会是一场腥风血雨。

  回到府里,柳若兰就去找阿黄,她给它买了小鱼干回来,小家伙听到声音就窜了过来,完全不像别人家的猫,拿屁股对着人。

  过了一会儿,管家何伯过来了,说五皇子梁煜靖求见,柳若兰有些奇怪,他来这儿干什么?

  梁煜靖二十二岁,眉眼都随萧贵妃,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穿着一身青衫,颇有些文秀书生的感觉,只不过一笑,就露出了本性,眼睛里写满了玩世不恭。

  “不知殿下过来可有什么事?”柳若兰问道。

  梁煜靖四处打量了一下柳若兰的宅子,啧啧赞叹,“我大哥果然舍得花钱,你这里好东西不少。”

  “殿下若是喜欢,就送给殿下了。”柳若兰对他的印象从第一眼的舒服变成了极其的不舒服,甚至有些厌恶。

  梁煜靖摆手,“我才不要,我还没穷酸到这种地步,君子不夺人所好。”

  柳若兰干脆不再理他,她真是看走了眼,还以为萧贵妃的儿子能多少有萧贵妃的一半,现在看来,完全是长歪了。

  梁煜靖如在自己家一样,直到看完了整个宅子,这才坐了下来,“听说我母妃来过了,你们去干什么了?”

  “殿下若想知道,可以直接去问贵妃娘娘。”

  梁煜靖露齿一笑,“可我就是想听你说。”

继续阅读:第二十八章:无理取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