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陈年旧事
清醉梦2018-01-18 10:273,331

  之前执着于昆仑组织,却忽视了太子凌溪桥遇刺,杨毅亭不禁暗恼,陛下降罪确实是一点都不冤枉。如果说庄氏兄弟去宛州是为了寻找昆仑刺杀太子,那么第一次的刺杀没有成功,理应展开第二场刺杀,而昆仑第二次出手,却是将目标换成了安宁夫人,这到底是另外的目标,还是因为第一次的目的已经达成?

  杨毅亭并不太了解昆仑组织,不知道他们的交易是以目标的死亡为结束,还是以行动为标准。如果是前者,太子殿下要面临的,恐怕是不死不休的追杀,若是后者的话,所有人都能松一口气。

  而让杨毅亭疑惑的另一点,就是礼部侍郎燕灼说的那辆马车,在刺杀当晚,他们见到了中书令韩府的马车,而刺客竟然对他们不闻不问,还相当礼遇。杀人被看到,正常人的做法都应该是杀人灭口,而不是放任。

  庄氏兄弟已经被打得很惨了,杨毅亭让人把他们泼醒,将疑问问了出来,他发现,只要不涉及到韩羡本人,这两人还是挺配合的,“你们说去昆仑组织买凶杀人,目的呢?你们和太子殿下一辈子都遇不到,可别说有什么私仇。”

  庄陀喘着粗气,“我说过了,之前太子狩猎,射死了我爹,身为人子,为父报仇,天经地义!”

  “这事发生在哪年哪月,地点何处?你一一说出来。”

  “三年前八月二十,我爹无意中闯到了猎场,被梁煜辰一箭穿胸,我爹当场就没了命!”说到这儿,庄陀眼眶红丝骤起,声音也变得颤抖。

  杨毅亭想了想,三年前的秋狩是在阳朔,确实死了人,不过却不是死在太子手中,“你说的地点可是在阳朔?”

  庄陀道:“不错!”

  “巧了,当年我也在场,可是并没有发生什么误伤人命的事,莫不是你们想要故意栽赃陷害太子?”

  庄陀怒极反笑,沙哑着嗓子道:“杨大人会害死自己的亲生父亲,去陷害一个陌生人吗?对方还是高高在上的太子。”

  杨毅亭没有回答,确实不会,“那你们又凭什么断定是太子殿下害死的你父亲?”

  “箭上刻着他的名字,还能不知凶手?”

  杨毅亭道:“其实你们搞错了,三年前太子的确参加了秋狩,不过到那儿的第二天就生了重病,直到返程也没能上猎场,这件事当时很多人都知道,如今的中书令韩大人就是在那个时候推荐了一位名医,这才立功升为中书令。”

  庄陀、庄罗明显不信,“你胡说!那箭是谁射的?难道它还会自己射出来不成?”

  杨毅亭摇头,“虽说我不知道是谁杀了你们父亲,但太子殿下却是无辜的,那一场大病差点让太子丧命,回去后陛下就大赦了天下,这事你们总该知道吧?”

  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才不想承认,原来他们一直都恨错了人,也找错了复仇的对象。

  杨毅亭还有更重要的事,不想再扯此事,“好了,言归正传,你们和昆仑做交易的时候,他们拿了钱是负责刺杀,还是杀死?”

  庄陀一愣,没有明白他的意思。

  杨毅亭只好解释,“刺杀的意思就是他们出人行动,但目标不一定死,就像太子遇刺,却没被杀死一样;而杀死就是不论次数,只讲结果。”

  庄陀道:“如果我是昆仑的首领,我一定不会继续刺杀太子,我们之前的交易都默认了一定会成功,所以忽略了这种情况。”

  杨毅亭松了一口气,看来之前昆仑还是挺自信的,这两次刺杀接连覆没,恐怕短时间内掀不起什么大的风浪。

  “前天晚上,礼部侍郎遇刺的时候,那辆马车上是什么人,你们知道吗?”

  二人摇了摇头,“你可以去问管马车的老赵,他记性很好。”

  杨毅亭苦笑,“老赵已经死了,据说是风雪太大,晚上冻死了。”

  庄陀再也提供不出其他的信息。

  刚要出去,杨毅亭想起了一件事,“前天白天,你们兄弟二人在城中撞死了人,这是怎么回事?”

  庄陀道:“那人突然闯出来,我们躲闪不及,他就被马给踏死了。”

  “这么说,不是你们故意撞的了。”

  庄陀嘿嘿一笑,“我们是买凶杀人了,但也不代表所有人我们都要杀,无怨无仇,我们杀他做什么?”

  再也没有疑问,杨毅亭就离开了,这个时候有人来报,说马车找到了,已经让燕侍郎辨认过了,就是当晚见的那辆。

  马车已经摔得变了形,车里有两具尸体,经过辨认,确实是中书令韩府里的门客,这下无论如何都和相府脱不了关系,但刺客的来源,幕后的主使,却并不能就此认定为韩羡,尚需要更为直接的证据。

  让人去查这两名死者,和之前被庄氏兄弟撞死的那个人,这个时候宁愿多费些力气,也不能漏过一丝线索。

  看到杨毅亭忙得团团转,鸿胪寺卿周大人就在旁边等了等,杨毅亭看到的时候,周慕儒已经翻开了桌上的一本书,正看得津津有味。

  “哎哟,周大人来了怎么不说一声?实在是怠慢了!”

  周慕儒已近六十,头发花白,但保养不错,皮肤不见松弛,看着还显硬朗,给人一种温厚长者的感觉,任谁见了,都心生亲近。

  周慕儒一笑,道:“你这儿正忙着,我也没什么要紧事,就想着等你忙完了再说不迟。”

  杨毅亭赶紧给老大人奉上热茶,“上次多亏了周大人,不然的话晚辈不知道还要愁多久才能查到是昆仑这个组织,如今大人过来,可是又有什么发现?”

  周慕儒抚须点头,“关于第二批刺客,老朽已经有了眉目,从他们的兵刃和穿着,很难判断是不是中原人。但验尸的时候老朽过去看了一眼,发现他们有个特点,身上同一部位几乎都有伤疤,温大人仔细地查验了一下,发现是毒蝎的纹身。”

  “毒蝎门?”杨毅亭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个。

  周慕儒点头,“昔年毒蝎门在我梁国横行一时,虽说派兵征缴,但他们数目众多,又分散于各地,难免会有漏网之鱼。”

  既然是毒蝎门,那么刺杀太子、灭门郑轻河就有了解释。毒蝎门在梁国以阴狠毒辣著称,但他们飘忽不定,也鲜有主动和官府过不去,所以梁国对他们一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直到十六年前,梁帝立长子梁煜辰为太子,二皇子梁煜炳和皇叔梁义隆就对太子进行了多次的刺杀,最严重的一次使太子昏迷五日不醒,几近气绝。梁帝震怒,将梁煜炳和梁义隆贬为庶人,但梁煜炳贼心不死,抱着与太子同归于尽的想法利用其兄弟之情,将匕首刺进了太子的胸口,太子当即反击,没能让他得逞,事后梁帝对梁煜炳失望透顶,赐他宝剑自刎,而梁义隆则不知所踪。

  几年之后,梁煜炳的事已经渐渐为人淡忘,而就在此时,毒蝎门迅速地壮大了起来,等到朝廷发现他们已成威胁的时候,事情早已经来不及。毒蝎门四处扩张,所到之处,寸草不生,而他们的首领,则是梁帝的亲弟弟梁义隆。

  梁义隆一直混迹在西域周边,勾结各种人物,在梁国通往西域的道路上劫掠商队,无恶不作,后来加入了毒蝎门,在一次内斗中登上了首领的位置,为了报仇,他无所不用其极,对梁国人进行惨忍的屠戮。

  梁帝得知此事,让太子带兵讨伐毒蝎门,最终在黄石谷进行了决战,毒蝎门众被剿杀殆尽,梁义隆被郑茂斩杀,而郑茂,则是郑轻河的父亲。

  没想到事隔多年再次遇到了毒蝎门,周慕儒和杨毅亭心里都颇不是滋味。

  “如果真的是毒蝎门卷土重来,恐怕又会是一场灾难。”杨毅亭叹道。

  “所以老朽才过来告诉杨大人,希望此事只是一个推测,至于真相,还是要辛苦杨大人了。”说完周慕儒就走了。

  很快就有人回报,马车里的两个人一个叫伍秋,另一个叫刘询,都是韩羡的门客,跟韩羡的公子韩子素一向亲近,最近两人都是和韩公子同进同出,形影不离,不知为什么会出现在马车上。

  杨毅亭皱了皱眉,他最不想得罪的,除了太子,就是韩羡,若是去询问韩公子,一定会被记恨,叹了口气,他还是去了韩府。

  看到他来,门房眼里全是警惕,想来他还记得是自己带人捉走了庄氏兄弟,虽说不敢得罪他,但那神情也足以让杨毅亭郁闷了。

  韩羡听说他来,果然很是不耐,直接让人把他轰走,杨毅亭哀叹,以后的日子堪忧啊。

  这边大理寺的情况不容乐观,那边刑部却是查出了不少东西,仵作已经确定,刺客确是来自毒蝎门无疑,这让温浸言也倍感头疼。

  好在清理郑府现场的时候他们发现了脚印,刺客灭了郑家满门,并没有全军覆没,而是任务完成后撤退了。刚下过雪的地面很容易留下脚印,虽说很快脚印就和道路上的混在一起,但还是让他们分析出了大致的方向,就在城东一带。

  派人对城东进行了严密的排查,重点放在手臂上有刺青和伤疤的人身上,很快就揪出了十余人,这些人招式狠辣,为了捉他们费了不少的力气,虽说损失惨重,但最终还是给太子遇刺和郑府灭门案画上了句号。

继续阅读:第三十五章:红梅盛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