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夜中幽灵
清醉梦2018-01-17 17:593,179

  从酒楼出来,梁煜辰打了个哆嗦,冷风猛然吹来,让人瞬间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抬头看来,已经有雪花飘落了。

  打马回府,余人也各自回家,刚过去了凌溪桥,突然前面白光一闪,梁煜辰赶紧勒马,马蹄骤然竖起,差点将他掀飞过去。

  刚从马背上下来,一阵箭雨飞来,众人慌忙抵挡,同时向旁边的房屋撤去,梁煜辰心下暗恼,挑这个时候来刺杀,还真是一点活路都不准备给他留。无论是否能活着回去,他都免不了要遭到弹劾,太子结党的罪名恐怕就难以洗清了。

  来不及想太多,箭雨过后,刺客悄无声息地向他们接近,梁煜辰和手下的护卫们也都屏息相待。待到刺客刚一露面,就飞一般的速度向前窜出,一刀解决,随着刺客的越来越多,梁煜辰手下死了两个人,其余的或多或少都有受伤。

  风越来越紧,雪也越下越大,但没人感到寒冷,同伴的热血将他们的恐惧驱散,胸中只有杀敌报仇这个信念!

  落雪被鲜血喷射的声音掩埋,还未飘落在地,就已经融化,随着血水亲吻大地。梁煜辰受了伤,这次的刺杀比之前的要难对付得多,也许第一次只是为了试探,这一次才是真的动了杀招。

  无论对方有多少人,梁煜辰是不会怕的,他手底下的人也不会怕,他们会让这些胆敢触他们霉头的人付出代价!

  杀光了一批,又来了第二批,从始至终,这场战斗都出奇的安静,除了兵刃刺入皮肉的声音,鲜血喷溅的声音,和倒地的声音,再也没有其他的声响,连惨叫声都没有人发出。

  直到杀光了第四批刺客,城防军才发现异常赶了过来,梁煜辰伤势颇重,下面的人也是一样,如果这个时候再出现第五批刺客,他们必死无疑,还好城防军的出现阻止了这一事件的发生。

  等回到东宫太子府,雪已经如鹅毛般挥洒,到处一片洁白,而那掩盖在白雪之下的真相,已经渐渐消失了踪迹。

  因为是太子遇刺,并且伤情严重,这事是如论如何都瞒不住了,代子今半夜被人从被窝里揪出来,冒着鹅毛大雪,极速赶到了太子府。一看到梁煜辰满身的血水,吓了一大跳,他还从没见过梁煜辰这么狼狈的样子。

  没有说话,代子今赶紧帮着把衣服脱下去,然后对伤口进行清理,伤口虽多,但并不致命,代子今暗中松了一口气,但还是紧张得一头汗水,万一太子出了什么事,梁国可就要乱了。

  梁煜辰很镇定,今天的事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他心里一清二楚,只能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去减少损失。

  那些一起吃饭的大臣,只有少数几个保全了性命,而其他的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丧命于街头。紧紧地攥着拳头,梁煜辰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不怕死的挑战,既然游戏已经开始了,不把对方碎尸万段,又怎么能甘心?

  第二天早上上朝的时候,梁煜辰强忍着一身的伤,坐着轿子去了皇宫,他必须要出面,必须要亲自解释这件事。

  朝堂上显得有些空旷,很多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以为是告假了,毕竟昨天晚上大雪纷飞,到现在还飘得紧呢。

  梁帝刚一坐好,还未等太监宣布上朝,中书令韩羡就出列启奏道:“陛下,臣有一事需要向陛下奏明,就在昨天夜里,有一伙刺客,再次刺杀了太子殿下,而侍卫们居然让太子殿下陷入险地,此时若不加以严惩,恐怕他们会更加懈怠!这让太子殿下的安全,该如何得到保证!”

  梁帝微微点头,“中书令说得有理,此事朕已经听说了,侍卫们有错,但他们在危难关头及时护住了太子,罪不至死。倒是听说昨天晚上还发生了别的事,不知中书令如何解释?”

  韩羡一愣,他不知道梁帝什么意思,“微臣驽钝,还请陛下明示。”

  这时候礼部侍郎燕灼出列道:“启禀陛下,昨天夜里,臣等几人在四海酒楼小聚,没想到一出门就遇到了刺客,尚书王大人和其他几位大人都丧命于刺客之手,而就在此时,中书令府里的马车经过,臣等求救,马车却扬长而去,不仅如此,刺客对他们还颇为客气,如果不是同党,刺客有何理由会放过马车?”

  韩羡一听,就知道这事有鬼,他只知道太子昨晚和一干大臣聚会,然后遇刺,却不知道还有这么一桩,顿时道:“陛下明鉴,此事与我府中绝无关系,臣昨日早早地就歇下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燕灼道:“死了这么多大臣,韩大人一句不知就可以当做没有发生吗?众位也都看见了,今天缺席的这些大人,昨夜不是惨死,就是重伤,难道就不该给他们一个公道吗?”

  韩羡皱眉,本来今天是准备弹劾太子结党的,没想到却被他们抓住一件莫须有的事纠缠,心下不悦,道:“臣问心无愧,还请陛下明鉴,还臣一个清白!”

  梁帝幽幽开口,“上次太子遇刺交给大理寺卿处理,这才几日,就又出现了同样的事情,杨毅亭,你这大理寺卿是不是不想干了?”

  杨毅亭赶紧告罪,就知道陛下绝对不会忘记他,“臣已查明,昆仑组织最近出没是在宛州附近,臣已经派人去查,不日就会有结果。”

  “这么说,此次不是昆仑的手笔了?”

  杨毅亭擦了擦汗,道:“昨夜听闻此事,臣当即赶到现场,对尸体进行了查验,虽说刺客也是哑巴,但和之前的明显不是一批人,这批人是最近才被毒哑的,应该是为了嫁祸。”

  “既然如此,那就给朕查,朕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欺负到太子的头上,这不是明摆着打我梁国的脸吗!”

  “臣一定竭尽所能,查出刺客,以正国法!”

  韩羡突然出列道:“陛下,臣有一事不明,既然是礼部的众位大人小聚,太子殿下是怎么和他们遇到的?难道说,太子殿下闲来无事,无意中与他们偶遇了?”

  此刻梁煜辰并不在朝堂上,因为伤口开裂,正被太医围着包扎伤口。

  燕灼道:“中书令大人还真说对了,众人皆知,四海酒楼乃是明安城最好的酒楼,既然是小聚,大家自然要挑好一点的,难道韩大人没去过吗?”

  韩羡自然去过,不仅去过,还去过不止一次,“那可真是巧,随便一去就能遇到太子殿下,为什么我就从没遇到过呢?看来还是跟太子殿下无缘。”

  突然话题一转,对梁帝道:“不过臣倒是听说,太子殿下将四海酒楼的厨子请到了守成侯府,专门侍候安宁夫人,为此还经常往侯府里跑,不知此事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那安宁夫人可就享口福了,太子殿下又何必跑到四海酒楼,直接去侯府不是更简单?如果是假的,太子殿下和一国降后走得这么近,恐怕不太妥放吧。”

  这时候御史中丞石越旗道:“陛下,臣有本参。”将手中折子递给了一旁的小太监,“臣听闻中书令韩大人广蓄门客,已达三千余人,而我大梁律法,禁止私蓄门客,难道中书令大人是想效仿孟尝君不成?”

  孟尝君是战国时期齐国的贵族,是“战国四公子”之一,手下养门客数千人,素有贤名,以至于天下知孟尝君而不知齐王,此时拿孟尝君来比韩羡,倒是委屈了孟尝君。

  果然韩羡辩道:“孟尝君的雅名,在下高攀不起,说到门客,那些根本就不是门客,不过是在下收留的难民,难道石大人觉得不妥?”

  石越旗道:“中书令大人收留难民自然没有关系,可这些难民若是打着韩大人的名义,在城里寻衅滋事,那就是大人监管不力了。前几日,微臣查到,中书令门下庄陀、庄罗两人,曾经去过宛州,而那个地方就是刚刚杨大人所说的昆仑组织出现的地方,不知是巧合,还是奉了谁人的命令。而就在昨天,这两人在城中大闹,驱车撞死了人,不仅没有赔偿道歉,反而对巡逻的士兵大打出手,声称要让他们家破人亡!”

  韩羡沉声道:“此事实属误会,他们二人去宛州不过是探亲,而昨日之事,臣有所耳闻,不过是和百姓发生点小摩擦,已经赔礼道歉了,并未像石大人所说那么危言耸听。”

  而经这么一转,先前关于梁煜辰的事就这么被自动忽略了,以攻为守有时候也是一种聪明的选择。

  本来梁帝听闻太子遇刺,非常震怒,平复了心情才来上朝。此时再听到底下一群人吵吵嚷嚷,只觉不胜其烦,让刑部、大理寺和御史台一起去查这件事,顺便也查一下中书令和此事有没有关系。

  韩羡一听,只好告假,回家反省,无论事情是不是他做的,作为当事人,都要避嫌,这是朝堂上的惯例,如果他脸皮够厚,死撑着要留下,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难免会让人多想。

继续阅读:第三十二章:昆仑再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