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明安不安
清醉梦2018-01-17 18:253,161

  梁煜辰不满地看了她一眼,孙雪儿再也不敢言语,只能由着他起身。

  还未穿好衣服,代子今就披着棉衣打着呵欠过来了,“殿下这是要做什么?不是说好了伤口不好就不许出门吗?”

  梁煜辰不欲多说,“侯府出事了,我要过去一趟。”

  代子今拢了拢衣服,一个呵欠打来,差点没抓住掉下来,对梁煜辰摆了摆手,道:“赶紧躺下,你去有什么用?这事还是我去吧,真是欠你们的。”

  回屋穿戴整齐了,这才随红樱一起去了守成侯府,到那儿的时候,侯府已经挤满了人,有城防军,还有刑部和大理寺的。地上的死尸已经运得差不多了,徒留下满地的血污,连雪都给染脏了。

  柳若兰伤得不太重,之前的伤口牵扯到了,但没造成太大的伤害,说明之前的确好得差不多了。其余部分都是些小伤,养养就好,只是刺客太多,累得有些脱力,代子今见到她时,她正躺在床上,手臂还在微微颤抖着。

  随后代子今又去给府里的其他人治伤,红樱和翠竹功夫不错,尽管身上鲜血淋漓,但敌人的居多,都没有大碍。这一番救治下来,代子今惊奇地发现,侯府里几乎所有人都会武,这让他不得不佩服梁煜辰,为了柳若兰的安全,还真是煞费苦心。

  其实代子今是不理解的,梁煜辰只是十几年前和柳若兰有过一面之缘,两人除了有一次连当事人就不记得的救命之恩,其余的什么都没有,有的还是国仇家恨,都这样了,梁煜辰还纠结什么?就为了少年时的一丝念想?

  如果回到十年前,梁煜辰有这种想法很正常,谁还没个梦中情人?但他已经三十多岁了,早就过了做梦的年纪,再去留念梦中美景,就显得有些可笑了。

  代子今知道梁煜辰一直没有娶妻,府里只有一个妾氏,给他生了个儿子,不到三岁就病死了,之后再也没有其他子嗣,看他如今这样子,难道还指望柳若兰给他生儿子?代子今摇了摇头,这想法未免太过大胆。

  忙活了一夜,虽说天气寒冷,但代子今愣是出了一身的汗,他都能感觉到汗水正透过他的棉衣蒸蒸地往上冒,似乎连热气都看得一清二楚。

  眼看着天亮了,舒了舒筋骨,代子今饿得肚子“咕咕”地叫,就问翠竹,“翠竹姐姐,府里的厨子没事吧?我饿了,有吃的吗?”

  翠竹点头,“我这就去厨房看看,有没有吃的。”

  吃过了早饭,拜别安宁夫人,代子今就匆匆地往太子府赶,他觉得自己真是天生的劳碌命,两边都不给他省心,若不是晚上被吵醒了,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太子都伤成那样了还敢往外跑,真是不要命。

  回到府里,首先去汇报了一下柳若兰那边的情况,免得太子殿下着急,又出什么幺蛾子,然后才眯着眼回去睡觉,这两天真是没有一天睡好过。

  而就在他刚走后不久,王琦就一路小跑到了梁煜辰这儿,“殿下,听说昨天夜里郑轻河死了,并且被屠了满门,当时巡逻士兵刚好路过,救下了郑轻河,可还没等他说话,就已经断了气。”

  郑轻河是吏部侍郎,虽说官职不大,但却是中书令韩羡的门生,此次被灭满门,恐怕韩羡手底下的人不会轻易罢休。

  梁煜辰看了看窗外的白雪,“你说昨天的两场刺杀,到底是针对的谁?是郑轻河还是安宁夫人?两人在同一时间遇刺,郑轻河被发现,却死了,安宁夫人没被发现,却丝毫无事,如果不是清楚侯府的实力,恐怕连我都要怀疑其中另有内情了。”

  王琦也想到了这一点,“那会不会对夫人不利?”

  梁煜辰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道:“侯府里死伤大半,想必父皇会再赏赐一些人,如果有人是打的这个主意,恐怕要失望了。”

  “属下明白了。”

  京城里接连出事,城中百姓人心惶惶,不过此时却出现了谣言,说梁国强占齐国土地,是齐国的先人们来复仇了,目的就是杀光这些梁国强盗,将他们赶回惠城。有人疑惑,那为什么连安宁夫人也遇到了刺客,难道是齐国的先人们恼怒她降了梁国,再也不认这个媳妇?既然如此,那齐国的其他人是不是也会受到惩罚?

  没人知道下一个遇刺的会是谁,这接连的事故,已经让朝中大臣人人自危,从最开始的太子遇刺,再到安宁夫人和郑轻河,也许下一个就是自己,就连皇宫,最近都加强了守卫。

  韩羡听说郑轻河死了,气得是火冒三丈,让手底下的门客出去查,无论什么手段,都要找到凶手,他倒要看看,是谁敢和他过不去!

  不过杨毅亭的速度却是比他要快得多,派人直接到他的府邸拿了庄陀、庄罗两人,声称已经找到了确凿的证据,就是这两人到昆仑组织买凶杀人,太子遇刺,和他们脱不了干系!

  韩羡不悦,跑到他的府上拿人,真当他死了不成?当即韩府的人就将来人团团包围,大有不死不休的样子。

  大理寺的人不敢硬闯,只好回去将情况秉明,杨毅亭也不着急,直接就进了宫,向梁帝讨了一纸诏书,然后带着人浩浩荡荡来到了韩府。

  韩羡见到杨毅亭带人过来,沉下脸色,“大理寺卿这是要做什么?莫非是来拿我的吗?”

  杨毅亭陪起笑脸,道:“不敢,只不过是奉陛下之命,捉拿两个小贼,还请中书令大人行个方便。”

  韩羡道:“到我府里拿人,还想让我行方便,杨大人未免太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杨毅亭无奈,只好拿出了圣旨,“中书令大人,接旨吧!”

  韩羡脸色一变,恶狠狠地瞪向了杨毅亭,接下圣旨头也不回地走了,余下众人面面相觑,只能乖乖地让杨毅亭将两人带走。

  杨毅亭顺利带回了庄陀、庄罗,却无法撬开他们的嘴,即使用尽酷刑,两人也坚持是自己的主张,与韩府无关,这让杨毅亭咋了咋舌,只能另想办法。

  不过他倒是知道了昆仑组织的联络方式,在昆仑地区,奉鹰为神明,而昆仑组织的首领就养了一只雄鹰。有鹰出没的地方就有昆仑组织,而他们选择刺杀对象,也是根据鹰的选择,鹰朝哪儿飞,就刺杀哪个方位的目标。

  当想要委托昆仑杀人时,就需要带上足够的定金和刺杀目标的资料,放到到城外的城隍庙,至于能不能成,还要等昆仑的回复,一旦确定了就会通知收取酬金,等到酬金到手,才会对目标展开刺杀。

  因为之前昆仑还未到达明安,所以庄氏兄弟只能跑到了宛州,也是因此才得以露出马脚,而如今的迹象表明,昆仑已经到了明安,若是有其他人知道了他们的联络方式,恐怕会陷入更大的危机之中。

  杨毅亭问过这两兄弟,是如何得知昆仑组织及其联络方式的,二人都说不出来所以然,只说无意中看到,就试了试。杨毅亭扶额,看来这下就更加麻烦了,昆仑不会无缘无故就跑到中原来,他们的联络方式也不会凭空出现,这背后到底是谁在策划一切?

  为了验证庄氏兄弟的说辞,也为了能顺藤摸瓜找到昆仑的落脚点,杨毅亭派人去城外的城隍庙放了定金和自己的资料,反正案子破不了也是一个死字,他已经无所畏惧了。

  然而事情却并不顺利,派出去的人了无踪迹,就这么凭空消失了,杨毅亭当即感到不妙,派人搜寻,最终在城隍庙以南的一个水沟里发现了那人的衣服,上面还沾着破碎的血肉。

  杨毅亭想到了那只被奉为神明的雄鹰,暗暗咬了咬牙,这个仇,他一定不会忘记!

  回去的路上,所有人都有些胆战心惊,毕竟死的是他们一起共事的兄弟,如今突然就这么死了,连尸体都没有留下,不禁让他们升起兔死狐悲之感。

  回到大理寺,刑部尚书温浸言已经等候多时,见到杨毅亭就拉着他向外走,杨毅亭心中暗喜,莫非是案子有了突破?

  而等到了刑部的停尸房,杨毅亭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刺杀安宁夫人的,是昆仑的人,而刺杀吏部侍郎郑轻河的,却是模仿杀人,和当初在凌溪桥刺杀太子的,如出一辙!

  杨毅亭张着嘴巴看向了温浸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温浸言沉默了良久,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当初太子遇刺时,最大的嫌疑人就是中书令韩羡,如今郑轻河也是死于同一手法,所有矛头都指向了中书令,而他们却不知道该不该将此事上奏陛下。

  温浸言最终道:“上次的事也没有确凿的证据,只能说是韩府的人自作主张,如今还需要更加强有力的证据才行,不然你我就只有死路一条!”

  杨毅亭自然明白,当即也不多说,转身回到大理寺,他要再好好审一审庄氏兄弟。

继续阅读:第三十四章:陈年旧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