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读书日常
清醉梦2018-01-18 10:263,431

  柳若兰哑然,虽然知道齐珍绝不可能是真的自愿,但他既然说了,自己也就不好再过多干涉,只好道:“既然如此,我尊重你的决定,会将此事告诉你的哥哥们,让他们不用担心。”

  齐珍点头,这样就再好不过,他也明白如今的局势,齐国旧臣又哪里有说话的权利。

  看着时辰不早了,梁玉蝶就开始赶人,“如今人也见了,你可以走了,免得出了什么事还要怪罪到我的头上。”

  柳若兰看了看齐珍,只能让他多加保重,然后带着翠竹回了安宁府。坐在马车里,柳若兰看向窗外,一片洁白,昨夜里又下了一场雪,虽说不大,可也着实让大地变了颜色。

  本来街上是很热闹的,但时辰已晚,只剩下了满地的脚印车马印,依稀有几个零散的人影,等到回到安宁府,她已经开始瞌睡了,稍微洗了洗就上床休息了,一年就这样结束,希望新的一年里,能遇到点让人高兴的事。(冬至在古代地位很重,是新一年的开始,相当于如今的元旦,有七天的假期。)

  第二日一大早,梁煜辰就上了门,柳若兰还未吃早饭,梁煜辰也毫不客气,吩咐厨房多做了几个菜,柳若兰坐下,有些不悦,“太子殿下身体未好,就不要来回奔波了,还是回府多多休养比较好。”

  梁煜辰毫不在意,道:“你既然在这儿,我自然就该在这儿,还要回到哪个府去?”

  “殿下此言何意?”

  梁煜辰道:“这些天我也想明白了,我对你确实是有喜爱之情的,这一点绝不仅仅是因为十六年前的救命之恩,还有就是这十几年如一日对你的思念。我想换做任何一个人,十六年的执念都不会轻易放弃,也不可能说放弃就能弃得掉,这些已经随着时间变成了一种本能,喜欢你,就是我的本能。”

  “太子殿下说话真是越来越好听了,如果我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可能早就已经感动得要流泪了,可惜,我已经嫁过人了,也不再是小姑娘,所以殿下这招对我没用。”

  梁煜辰摆手,“随你怎么想,之前还不确定对你的感情,如今既然明白了,就不能什么事都不做,如果可以,你会天天见到我,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回心转意。”

  “时间再久,国仇家恨也不会消失,除非你让我兄长和夫君儿子都活过来。”

  “你这是刁难人,即使是神仙,也不能让死了那么久的人复生。国仇家恨是不会消失,但人是会变的,更何况,我已经还了你两次,应该也差不多了。”

  柳若兰目光犀利地看向了他,“你说什么?我不记得你还了我什么。”

  这时候饭菜已经端上了桌,梁煜辰拉她坐下吃饭,“你一定不会忘的,只是还清之后,就不要再揪着不放了,给我一个机会,也给你自己一个机会,人生苦短,实在没有必要为了死人而为难活着的人。”

  柳若兰摔下筷子,头也不回地就往外面走,梁煜辰一把抓住了她,“我说错了吗?这些你都懂,只是不愿意承认,一辈子都活在别人的眼光中,为了所谓的名节大义,这真的就是你所追求的吗?不见得吧,如果真是这样,你就不会在年少时救我了,我想你应该看得出,我并不是你们齐人。”

  不错,柳若兰想起来了,从那次梁煜辰脱了衣服让她看伤疤的时候她就想起来了,梁氏皇族有在身上刺青的习惯,不过却不是什么鸟兽虫鱼,而是一种植物,沙漠中常见的沙冬青。一开始柳若兰并不认识,还以为刺的是什么花,后来无意中画出来被哥哥柳若洪看见了,告诉她这叫做沙冬青,是沙漠里常见的植物,可以药用,但也有微毒,马见了是绝对不会吃的,并且听说梁国皇族有在身上刺沙冬青的传统,但没人见过,也不知真假。

  那个时候柳若兰在心里偷偷道,这个传说是真的,我就是那个见过的。知道自己救了一个梁国皇族,这让她有些害怕,唯恐会带来什么祸患,好在很长一段时间,齐国都相安无事,她也就忘了这件事,因为心里担心,所以就忘得格外彻底,似乎这样就能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

  “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你是什么人,即使是条受伤的狗,我也不会见死不救,你不用拿这个来要挟我。”

  “我没有要挟你,赶紧坐下吃饭,这么冷的天,吃点饭也能暖暖身子。”

  柳若兰转身坐下,“咱们两个不合适,你还是早些放弃吧,免得费心又费力,最后一无所获。”

  梁煜辰道:“这是我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无论结果如何,都是我心甘情愿的,这下你满意了吧?”

  “随便你。”柳若兰不再理他,吃自己的饭。

  有了假期,梁煜辰就一整天都待在这儿,代子今平日里那么喜欢往这儿跑的人,都自动消失了,这让柳若兰不得不独自面对,但她跟梁煜辰确实没什么话可说,就坐在屋里自己看书,一声不吭。

  梁煜辰身上有伤,也做不了什么大动作,就在旁边看着她,这让柳若兰非常不舒服,心思完全放不进书里去,一直都在留意着旁边的人,希望他快些离开,不要在这儿烦她,但梁煜辰偏不,就在那儿一直盯着她,柳若兰真想一脚把他踢出去。

  过了好久,梁煜辰道:“该翻页了吧?这一页书有这么好看?你都看了快一个时辰了。”

  柳若兰瞪了他一眼,“我想看到什么时候就看到什么时候,要你管。”说着就翻了一页。

  梁煜辰偷笑,“是不是一直都在想着我,所以才看不下去?看来还是我比较有吸引力,要不陪你聊聊?不要钱的。”

  “咱俩没什么可聊的。”柳若兰又翻了一页过去。

  梁煜辰过来看了看书名,原来是《论语》,“既然在看《论语》,不如我们就聊这个?看看我学的东西有没有错?”

  柳若兰扬了扬手中的书,“你看错了,这不是《论语》,是你妹妹玉蝶公主让人写的《轮语》,你要不要看看?”

  梁煜辰接过那厚厚的一沓,翻开第一页就看见了一只大猫,柳若兰道:“这是你妹妹自己画的,说这是她书的标志,免得被人偷印了去。”

  再翻开第二页,是由齐国的大才子刘宗元为书写的序,梁煜辰挑着读了几段,“……古有孔圣人留《论语》一书,今有大齐皇后梁玉蝶撰《轮语》五十策,以记齐宫诸事,彰大齐文人风范。大齐素有文国之雅称,乃天下风流之朝都,而于齐都宫室,则尽显风流……”

  梁煜辰皱眉,“这写的都是什么?刘宗元就这个水平?”

  柳若兰笑道:“自然不是刘宗元写的,不过是借了他的名头,想来他也不会说什么,听说是公主身边的小宫女写的,这水平还算可以吧?”

  梁煜辰摇头,继续向下翻,后面就是书的内容了,只见上面“梁子论”三个字着重标出,看来是第一篇的标题了,接下来就是“梁子曰:齐国之美,美于上青天,若论天下宫阙谁敌手?明安城里朝北走,红杏墙头第一楼……”

  “这个梁子是谁?梁玉蝶?”梁煜辰实在是觉得不忍直视。

  柳若兰笑着点头,“不是她还能是谁?这书可是她亲自写的,然后让翰林院抄录了两百本,送给各位大臣,听说还在民间印制了上千册,放在书店里售卖。”

  “那你这本是她送的?”

  柳若兰点头,“书写好后,她就亲自抄了一本送给我,前几天被阿黄叼到了厨房,不小心当成废纸给烧了,这是昨天她又送的。”

  梁煜辰扶额,真没想到他这个疯癫的妹妹竟然还会静下心来写书,虽说内容实在是不敢恭维吧,但这精神还是可嘉的,如果她能这么消停的话,他不介意给她出几本书。

  又向后翻了几页,还是“梁子论”,梁煜辰问道:“她有在里面写你吗?”

  柳若兰道:“你翻到最后,里面有个‘篮子说’,那就是写我的。”

  梁煜辰翻到最后,还真找到了,他一开始以为是“兰花”的“兰”,没想到会是“篮子”的“篮”,不知道是自己妹妹写了别字,还是故意的,向下看去,发现只有短短几句,“篮子曰:试问人间最绝色,梁国都城独一枝,惠城城外柳纷纷,公主颜色天下闻,天上宫阙都几许,琼宫玉树喜翩飞,玉蝶飞舞跃九重,嫦娥羞见掩宫门。”

  梁煜辰嘴角抽了抽,“你说这种话?”

  柳若兰反问道:“你觉得呢?”

  “好吧,这种话也只有玉蝶说得出了,不知道当初抄书的大学士们是怎么忍的。”

  “这有什么,皇后下令,他们哪敢不从?再说了,抄书这种事哪用得着大学士,底下闲着的人多的是,随便找几个就可以了,反正皇后又不可能时时盯着。”

  梁煜辰一想也是,连自己都看不下去,那些大学士自然更看不下去,哪里会跟着自己的傻妹妹胡闹。

  “不过,我倒是有了主意,你说,我若是将咱们的事也写成书,广为流传,那样是不是就能名传千古了?”

  柳若兰当即一本书砸了过去,“日后自然会有史官来写,用得着你操心?”

  梁煜辰哈哈一笑,“史书跟话本子能一样吗?要是我写成了,到时候大街小巷说书的,都可以说咱俩的故事,你看看能不能流传千古。”

  柳若兰冷冷道:“你是流传千古了,恐怕我就遗臭万年了,说不得还能与褒姒妲己相提并论。”

  梁煜辰干笑两声,“那个,我没想到还有这种情况。”

继续阅读:第三十八章:梁子大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