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梁子大论
清醉梦2018-01-17 22:143,182

  这话题就到此为止了,梁煜辰再也不敢提将两人写成书的事,不过心里有了主意,想要以后能够顺顺利利,有时候用点手段也不是不可以。

  继续翻看梁玉蝶的《轮语》,梁煜辰看得是哈哈大笑,“不行了,我要把这书推荐给父皇,父皇平日里都没什么乐子,玉蝶简直就是他的开心果。”

  “太子殿下倒是个孝顺孩子。”

  “那是自然,家里第一个孩子总是受到的关注多些,父皇疼我,我自然要孝顺。”

  柳若兰不信,但凡大家族里都是闹得血雨腥风的,更不用说皇家了,别的不说,昔年二皇子梁煜炳和皇帝的亲弟弟梁义隆不就是骨肉相残?这个时候他能说得出来孝顺的话,到时候如何还是两回事,只要不触及到核心利益,谁也不能保证以后会怎样。

  当天梁煜辰就让人去公主府要了一套梁玉蝶的大作,直接就送到了御书房,梁帝看见《轮语》两字,就皱了皱眉,错别字都错到书名上了,这书的质量也就堪忧。

  一边的洛公公看到了,走过来道:“这书是太子殿下送来的,说是为了博您一笑。”

  梁帝这才翻开了手中的书,第一页的大肥猫画得还行,至少知道是只猫,然后就是那篇狗屁不通的序,“看来刘宗元此人,名不符实啊,传言果然不能尽信。”远在天涯海角的刘大才子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看来果然感冒了。

  梁帝大致扫了一眼,没发现序中梁玉蝶的大名,然后就朝后面翻,恰好翻到了其中一篇“梁子论”,内容为“梁子曰:世有千里马,虽无人驱驰,马犹千里也,人有盖世德,虽无人称赞,人犹信义也,故梁子有无上之德,不骄弛,不自矜,虽无庸人赞赏,梁子犹自知也。”

  梁帝差点笑死,这所谓的“梁子”,也是够自信的,再朝下翻,一篇“齐子论”,内容是“齐子曰:治大国如烹小鲜,粮油齐备,未足矣,尚需鱼饵,鱼饵已足,未足矣,尚需垂钓,得鱼去鳞取脏,葱姜一二,白酒一二,加水炖之即成。而治国者,万事皆备,其事可成。”

  “胡说八道。”梁帝嘟囔了一声,但还是接着朝下翻去,见到了一个“南阳子”的标题,“南阳子,何许人也?齐国之美男子也。齐国众人以文会友,南阳子独见其长,而其相貌,天下一绝。一日,南阳子与众泛舟游于江渚之上,忽见一冲天白鹤,众皆嗟叹,南阳子曰:一白鸟尔,胡为乎叹之?复前行,鱼虾争相船跃,入南阳子怀中。南阳子叹曰:无食尔等,何苦自荐,且去归家。余人莫不赞叹。”

  梁帝摇头,“通篇都在说南阳子貌美,莫非南阳子是个女人不成?”

  再往后看,就看到了柳若兰的那一篇“篮子说”,然后他就瞅见了“玉蝶”、“公主”的字样,笑得肚子疼,“哎呦,这篇好像是在说咱玉蝶公主,美貌天下无双,真是要笑死朕。”然后他又翻到了那篇序,终于确定了作者。

  “这书竟然是咱们的公主写的,不错不错,真不错,若是人人一本,恐怕就不愁日子无趣了,哈哈哈哈……”

  当即就让人按照手里的书,印了几百本,要给大臣们传看。

  洛公公笑了笑,心里想着这事可要事先告诉太子和公主一声,万一日后公主恼了,那可就麻烦了。

  而主人公梁玉蝶却还浑然不知,和齐珍在府里练剑,几番打斗下来,齐珍再一次输了。

  “我说你是不是故意的?每次都是这样,跟你打真是没劲。”

  齐珍捡起地上的剑,“你是不是喜欢我三哥?”

  梁玉蝶没回头,擦了擦头上的汗,“是又如何?与你有什么关系?”

  “那你为什么不去找他?把我关在府里,是为了引他过来?”

  梁玉蝶将毛巾一扔,“我的事不需要你管,你只要知道,一切都要听我的就已经足够了。”

  “不需要我管吗?”齐珍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直到齐珍不见了踪影,梁玉蝶才将视线收回,自从齐珍来到公主府,她对齐琮的执念就没那么深了,连她自己都觉得奇怪。

  之前齐琮不在,她只能以折磨齐珍为乐,可后来齐琮来了,她却忘记了,等到记起,齐琮的妻子张念婉也跟着来了,梁玉蝶自认侠义之人,不愿意跟张念婉这种柔柔弱弱的小女人一般见识,就一直拖到了现在,而如今,她确实对齐琮没有了执念。

  说曹操,曹操到,这边刚想完他,他就自己送上了门。齐琮的目的很简单,他要见齐珍,梁玉蝶翘着二郎腿,看也不看他,手上摆弄着刚才的长剑,“想见齐珍的人多了,我难道要一一给你们通报?”

  齐琮道:“自然不是这个意思,五弟既然住在公主府,至少要先见见主人……”

  不知何时,齐珍已经站在门外了,齐琮乍见五弟,激动得忘记了动作,和梁玉蝶说了一半的话戛然而止。

  从椅子上站起,一把将齐珍抱在了怀里,“五弟,真是好久不见!”从明昌被围到如今,已经半年之久,齐琮无时无刻不在担心他的安危,公主府也来了几十趟,却是第一次见到了活生生的人!

  “如果知道会发生这么多事,当时我是断然不会率军出城,不仅丢了明昌,还连累你受了这么多的苦,是三哥无能,对不起你!”

  齐珍拍了拍三哥的肩膀,“这些不怪你,是我无能被擒,和三哥没有关系,如今见到大家安好,我心里就已经很满足了。”

  齐琮放开他,“对,我们大家安好,这就是最大的满足!今后你还要继续留在这儿吗?我们可以帮你离开公主府。”

  梁玉蝶咳了一声,“这是当我不存在吗?当着我的面商量逃跑,你们也太狂妄了吧。”

  齐琮将五弟护在身旁,对梁玉蝶道:“怎么说我五弟也是陛下亲封的侯爷,就这么一直住在公主府,恐怕有损公主的清誉吧?”

  梁玉蝶不在乎,“本公主都嫁过人了,还在乎什么乱七八糟的清誉?再说了,如今这是我梁国治下,我们梁人不像你们齐人,什么三从四德,对女人一点都不公平。我们讲究的是在不影响别人的前提下,怎么高兴怎么来,大家都是如此,管那么宽干什么,吃饱了撑的吗?”

  “话虽如此,可要是我五弟不愿意,那是不是公主就会放行?”

  梁玉蝶噗嗤一笑,“你自己问问他愿不愿意?如果不愿意的话,你今天就可以把他带走。”

  齐琮看向了齐珍,想要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想法,齐珍抬头,“三哥,对不起,我不能离开这儿。”

  “为什么?是不是她威胁你了?你不用怕,三哥会保护你!”这个答案实在是让齐琮意外,让他不敢相信。

  齐珍摇头,“三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昨日大嫂也来过这里,问我要不要离开,我的回答跟今天的一样,我是自愿留下来的。就像公主说的,我留在这儿是自己的事,与他人无关,是我想要陪着公主的,还请三哥成全。”

  齐琮再三确认了说这话的是自己的亲弟弟,然后神色复杂拍了拍他,“希望你说的都是真的,你要记得,只要你想出来,我们随时都会等你。”

  等到齐琮失望地踏出公主府大门,齐珍才敢从背后看他,眼眶已经不知不觉红了。

  梁玉蝶冷冷道:“委屈了?想走的话你直接说,何必在我面前装可怜。”

  齐珍没有说话,转身走了。

  梁玉蝶想要发火,却没了对象,回到屋里将桌子掀了过去,上面的茶水糕点摆设全都破碎在地,吓得旁边的侍女不住哆嗦,生怕主子拿她们撒气。

  就在这个时候,宫里传来了信儿,说是梁帝看了她写的《轮语》,龙心大悦,决定印他个几百本,分发给大臣,梁玉蝶这才心情好了一些。

  到了书房,梁玉蝶拿出纸笔,决定继续将《轮语》写下去,研好了磨,在纸上写道:“世间之事,不顺八九,虽以圣人之言自勉,然终非圣人,怫怒更甚。昔日齐国之南阳子,今日视之,知所言尽虚,实在是草包而已。此所谓见面不如闻名,人生之理也。然南阳子之弟广陵子,则神武伟岸,宛若天神,盖南阳子之误也。”

  然后觉得还少了些什么,又在后面加了几句,“故梁子曰:广陵子乃真神也,南阳子一欺世盗名之徒,可恶至极也。”

  将笔放下,仔细查看了两遍,梁玉蝶一扫之前的阴霾,暗自欣喜,自己的文章真是越来越好了,说不定就能流传千古,和孔子的《论语》相媲美。

  让人将写好的文章收拾起来,梁玉蝶又去翻了翻之前的《轮语》,看见“南阳子”的标题恨不得把那几页全撕了,不过想想终究是自己的作品,一笔一划写出来的,撕了实在是对不起自己,只好将其折了起来,以后不看就是。

继续阅读:第三十九章:著书立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