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红梅盛开
清醉梦2018-01-18 10:273,768

  柳若兰伤势无碍,醒来后就让人去了太子府,送去了不少补品,这些还是太子送来的,索性就直接还了回去,另外又添了不少。她是女人家,抛头露面总不太好,就让何伯跑了一趟,自己写了字条,问太子安。

  梁煜辰看见何伯时,第一反应是出了事,然后看见何伯一脸喜色,就知道自己想岔了,“何伯,你怎么过来了?”

  何伯笑眯眯地道:“奉夫人之命,前来探望殿下,这里有夫人的亲笔字,殿下要不要看?”

  何伯是少数几个知道内情的人,梁煜辰让他做守成侯府的管家,也是有原因的。看到他这个样子,梁煜辰笑道:“当然要看了。”

  虽说柳若兰写的很有可能只是几句客套话,但他还是想看,从何伯手中接过字条,果然只有“太子殿下,早日康复——柳若兰”几个字,不过这还是让他欣喜不已,若是放在以往,柳若兰恐怕连理都不会理他。

  向何伯详细询问了柳若兰的情况,知道她身体无虞,梁煜辰感到自己的伤也好了大半,恨不能立刻就过去看看柳若兰那一副凡事与她无关的样子,之前觉得她那样子是在与自己呕气,消磨人生,现在却觉得不过是另一种生活方式,任意而为。

  因为何伯的到来,梁煜辰一天都很兴奋,代子今挖苦道:“不过是写了句不痛不痒的话,就激动成这样,没出息。”

  梁煜辰道:“就是这么没出息,你嫉妒啊?怎么不见你的小姐姐们给你写信?”

  代子今无言,虽说他确实勾搭了不少年轻貌美的小姐姐,但人家就是逗逗他,根本就不把他当回事儿,谁让他自己就没有付出真心呢。

  “过几日就是冬至了,祭天大典也准备得差不多了,不知道到时候她会不会参加。”

  代子今道:“不管她去不去,后宫设宴她一定逃不了,到时候那些贵妇们也就能一睹兰贵妃的真容了。”

  “你放心,那些人她还应付得来,一国太后也不是白当的,只不过免不了要受些委屈。”

  “怎么,心疼了?你怎么不心疼一下你自己,祭天大典的时候你的伤一定好不全,到时候穿那么多层的祭服,压不死你!”想到这儿,代子今就有些幸灾乐祸。

  梁煜辰懒得理他,听说刑部和大理寺那边查得差不多了,就让王琦过去送了点礼物,以解杨毅亭的燃眉之急。

  果然第二日早朝的时候,大理寺、御史台和刑部就交出了调查结果,昆仑组织已经剿灭,其首领不知所踪,毒蝎门余众也已经在城内进行清查,无漏网之鱼。

  下朝之后,大理寺卿杨毅亭登门拜谢,顺便探望太子,“不知殿下如何得知昆仑组织的所在?”

  梁煜辰道:“还有其它人也得到了昆仑的联络方式,我就让人顺藤摸瓜找到了散播消息的人,跟着他就找到了昆仑组织。”

  虽说梁煜辰说得容易,但实际操作起来还是费了不少的功夫,不过结果是好的,解决了最大的难题。至于刺杀柳若兰的幕后主谋,却是没有找到,为了安抚齐国旧臣,梁帝赐柳若兰为一品夫人,之前的守成侯府也改成了安宁府,俨然已把她当做府里的真正主人。

  冬至将至,几桩案子也已告破,梁帝欣喜万分,认为是上天垂怜,更加上这一年拿下了齐国,统一了华夏,所以这场祭天大典就分外隆重。

  圜丘坛是专门用于祭天的,为三层圆形祭台,此时早已陈设妥当,上设皇天上帝神牌位,及日月星辰和云雨风雷牌位,神位前摆放有玉帛牺牲等贡品。

  而在圜丘坛正南台阶下东西两侧,则陈设着编磬、编钟、鎛钟等十六种,六十多件乐器组成的中和韶乐,排列整齐,肃穆壮观。

  日出前七刻,时辰一到,斋宫鸣太和钟,梁帝起驾至圜丘坛,钟声止,鼓乐声起,大典正式开始。更换好祭服之后,梁帝登上圜丘坛中层进行燔柴炉、迎帝神、奠玉帛、进俎、行初献礼、行亚献礼、行终献礼、撤馔、送帝神、望燎等活动,仪式复杂,百官肃穆。

  梁煜辰身体尚未完全康复,陪着梁帝走完整个流程后就已经浑身湿透,甫一结束,就被人搀扶到了偏殿,脱去了一身繁琐沉重的祭服。

  到了晚上,皇帝设宴百官,而后宫则由萧贵妃款待众位夫人,冬至过后,意味着新的一年即将开始,所以这场宴席,甚是丰盛。

  柳若兰推脱不掉只能来了,和她一起的还有南阳侯夫人张念婉,她们同为齐国降臣,又是妯娌,自然比别人要亲近些。

  刚一到就听见了梁玉蝶的声音,柳若兰皱眉,果然还是免不了要和她见面,梁玉蝶似乎一直都在盯着这儿,柳若兰刚一过来,她就跑了过来,“夫人可算是到了,让我好等。”

  柳若兰和张念婉对她略一行礼,“见过公主。”

  梁玉蝶眉毛一扬,“不用客气,今日我是来专门等你们的。”

  张念婉不禁退了两步,没敢接话,她和梁玉蝶见面不多,而且一向不喜与人交际,实在是不想被牵连进去。

  柳若兰微微一笑,“有公主此话,真是三生有幸。”

  梁玉蝶眼眸一转,“夫人,我们怎么说也是十年的姐妹,各自怎样也都心知肚明,你就不要在这儿装什么贤良淑德了,今儿没别人。”

  “公主说笑了,贤良淑德妾身不会装,也用不着,只是还请公主殿下手下留情。”

  梁玉蝶勾唇一笑,“放心,这么多人面前,绝对不会让你丢人的,毕竟不看僧面看佛面,我大哥的面子,我还是要给的。”

  柳若兰脸色一变,不知道还有多少人知道这事,梁煜辰这人,什么话都能往外说吗!

  “公主说笑了。”

  就在这时,萧贵妃来了,宴席正式开始,萧贵妃坐在主位,先是说了些场面话,共度佳节之类的,然后才宣布开宴。

  梁玉蝶作为公主,本应该坐在萧贵妃下首的,但她偏不这样,跑到了柳若兰这儿,两个人挤在一块,萧贵妃看到,“公主和夫人的感情真好,不愧是十年的姐妹!”

  柳若兰面上称是,心里却是恨不得把梁玉蝶扔一边去,两个人明争暗斗了十年,梁玉蝶还往这儿凑,也不嫌膈应。

  场上有梁国的歌舞,柳若兰没怎么见过,不禁多看了几眼,梁玉蝶道:“没你跳得好看,要不你上去给她们跳一曲,让这些夫人们也长长见识?”

  柳若兰淡淡道:“公主谬赞了,若论舞蹈,实在是无法和她们相提并论。”

  却没想到这话让旁边的中书令韩夫人听到了,立刻惊奇道:“安宁夫人会跳舞啊!太好了,大家都没见过齐国歌舞呢!”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柳若兰,柳若兰微笑道:“齐国歌舞不若梁国大气,以纤柔灵动见长,虽说妾身之前习过歌舞,但已经有十余年未曾练习,实在是忘得差不多了,如今又受了伤,实在是无法献丑,恐怕要扫各位夫人的雅兴了。”

  听闻此话,尽管这些夫人们觉得是个借口,但也不能强行让她跳,若是传扬出去,说她们欺负一个受伤之人,那就不好听了。

  梁玉蝶道:“这有何难?夫人受伤不能跳舞,那就唱一首齐曲给我们听听,别的不说,我可是听过你唱歌的,简直是如闻仙乐,各位夫人们如果不听听,简直就是人生憾事!”

  柳若兰笑道:“公主殿下就休要取笑了,贵妃娘娘和众位夫人可能不知,昔年妾身和公主共同在这皇宫侍奉惠帝,妾身以歌舞博得一时宠爱。但自从公主殿下嫁到齐国,夫君就再也不愿看妾身的歌舞,也是因此才十余年未曾习练,众位可知这是为何?”

  韩夫人问道:“为何?难道惠帝不爱看歌舞了?”

  柳若兰道:“非也,是夫君见到了公主殿下,觉得英姿飒爽,就再也不愿意看这些矫揉的歌舞了,觉得还是骑射兵马最为好看!”

  梁玉蝶昂首道:“骑射自然比歌舞要好!”

  柳若兰点头,“那能不能请公主殿下给大家展示一下?这儿场地恐怕不行,不如公主舞剑助兴如何?”

  梁玉蝶知道上当,随即道:“剑乃凶器,与此时此景不符,还是歌舞比较合适。”

  “既然如此,那咱们还是好好欣赏为妙,不然就白白辜负了这些舞娘的辛苦了。”柳若兰看向中央的舞池道。

  梁玉蝶心下暗哼,点头称是,却把自己不喜欢吃的东西全都夹给了柳若兰,“夫人请用,尝尝宫里的手艺,比之前如何?”

  柳若兰知道梁玉蝶一向幼稚,见她如此只觉好笑,道:“多谢公主了,这些食物甚是美味。”

  这次柳若兰和梁玉蝶暗中较劲,那边梁国君臣对待齐琮兄弟和白峰就是明嘲暗讽了。从到明安的第一天起他们就履受欺侮,但男子汉大丈夫,遇到事情自然是能屈能伸,齐瑶是个软性子,这种人心大,怎么都能活得舒坦。齐琮则是把怒火压在心底,伺机报复回来,而白峰,就显得不咸不淡了,既没有受辱的表情,也没有丝毫要报复的打算,就像根本就没听到一样。

  齐琮心中暗自庆幸,幸好五弟没来,否则以他的性子,恐怕会当场把桌子掀翻,他是一个宁折勿弯的人,不知道这些日子,他在公主府过得怎样。

  梁煜辰因为身体原因,露了个面就很快退下了,宣了太医给伤口换药,等到太医提着药箱回去,梁煜辰累得已经不想说话。想到柳若兰此时可能正在被人刁难,就遣了个小太监把柳若兰叫出来,想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这边柳若兰被人敬了一杯酒,顺势就醉倒了,人事不知,翠竹请示了一下萧贵妃,就搀着柳若兰去了一旁休息,刚走几步就遇到了来寻她们的小太监,当即就将柳若兰带了过去。

  柳若兰自然是没醉的,这宫里虽说做了一些修葺调整,但和之前几乎没什么差别,她在这里熟得很。

  拦住了翠竹和小太监,柳若兰走向了御花园,在那儿种着很多梅树,而此时正是梅花盛开的时候。去年此时,齐玥还在,柳若兰和齐玥偷偷地从宴会上跑出来,在这儿偷情一样约会,就躲在红梅树下。

  那时候还有其他人过来,他们两个就悄悄地隐藏在阴影下面,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的陛下和兰贵妃就躲在身后,而在梅树附近约会的少年少女,正含情脉脉地互诉着衷肠,齐玥和柳若兰就像是孩子一样看着面前的少年少女,仿佛他们自己也变得年轻了。

继续阅读:第三十六章:争夺齐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