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争夺齐珍
清醉梦2018-01-17 21:453,381

  晚风有些急,只站了一会儿就感到浑身发冷,还未融化的雪花片片飞舞,虽说颇具诗情画意,但瑟缩着还是回了旁边休息的屋子里。

  小太监道:“夫人,太子殿下有请。”

  柳若兰问道:“太子殿下怎么会请我过去?按理说,太子应该在前面和官员们一起才对。”

  “太子伤势复发,就提前出去了,此时正在偏殿里休息,还请夫人早些过去。”

  柳若兰无心为难他,就带着翠竹去了偏殿,梁煜辰果然在那儿休息,翠竹识趣地关上了殿门,留他们两人待在殿内。这儿暖气很足,柳若兰一进来就感到阵阵暖意扑面而来,差点打了个喷嚏,一扫之前被寒风侵袭的冷意。

  梁煜辰从榻上起身,“这儿暖和,可以将大氅脱了,不然一会儿就会觉得热。”

  柳若兰没动,“找我来是有什么事吗?没事的话就告辞了。”

  梁煜辰道:“确实没什么事,只不过觉得你不喜欢这种场合,就想陪你说说话。”

  “太子有心了,其实这种场合也没什么,捧高踩低是人之常情,更何况是在这么势力的地方,这些我早已经习惯了,只不过是从旁观者变成了体验者,没什么大不了的。”说着,柳若兰看了看窗外,似乎不想继续待下去。

  梁煜辰走到她身边,拉她坐下,“你就这么急着走吗?宁愿和那些势利之人勾心斗角,也不愿意留在这儿?”

  柳若兰回头道:“难道和太子在一块儿就安全了?我们的身份特殊,以后还是少接触为妙,免得为咱们两人都带来灾难。太子殿下可以无所畏惧,但我就不一样了,在这儿还有谁能庇护?所以只能小心谨慎,还望殿下理解。”

  “你的意思我明白,不过这一点你不用担心,当初群臣逼我娶太子妃的时候,我就已经告诉了父皇,今后非自己喜欢的女子不娶,所以没人会来阻挠。”说到这儿,梁煜辰的眼神不知不觉就变得柔和了,柳若兰被他看得实在是浑身不自在。

  “太子美意,妾身心领了,只是这未免太过荒唐,从未听闻有一国太子想要娶一个亡国太后的,还请殿下不要再戏弄妾身了。”柳若兰此时只想赶紧离开,对梁煜辰仅有的一丝好感也几乎因为这几句话而消失殆尽。

  “你觉得我在戏弄你?”

  “难道不是吗?别的不说,杀我兄长,亡我国家,逼死我夫君儿子,国仇家恨摆在眼前,殿下还觉得我会相信你的话?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我们都是不共戴天的仇人,臣服梁国是因为我是齐国的太后,要为我国子民着想,但作为我个人,我对梁国、对你,都只有恨意。所以还请殿下不要再戏弄我了,我真不知道被逼到绝路,自己会做出什么来?”

  梁煜辰静静地看着她,良久才道:“你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我还以为你早就已经动手了呢。”

  柳若兰眉头一竖,“殿下这话什么意思?”

  梁煜辰看了看她的眼睛,柳若兰毫不畏惧,最终只能嘲讽一笑,“没什么意思,有些事还是不要说出来的好。”

  柳若兰心中不悦,但也猜到了他说的是什么,只不过压着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表现出来,“既然殿下不想说,那就告辞了,天气严寒,妾身身体不适,要早些回去了。”

  “急什么,这才什么时辰,这个时候就走,未免太早了些,如果不想待在这儿,我们可以出去转转,听说这儿有不少好玩的好看的,我都没来得及仔细看过,不如夫人做个向导?”

  柳若兰淡淡道:“向导不敢当,殿下若真好奇,还是请公主来做向导吧,她对这儿比妾身要熟悉的多。”

  梁玉蝶要传递消息,自然对皇宫诸多了解,不仅如此,对一些不为人知的秘辛八卦更是了解得比一般人要多得多,要是集结成册,恐怕都能出书了。

  梁煜辰听闻,哈哈一笑,“当初没想让她和亲的,是她知道了你的事,吵着要过去的,说要帮我把你提前弄过来。”

  柳若兰却不觉得好笑,反而觉得愤怒,如果这就是他所谓的爱,那也太廉价了吧,把自己当成什么了,交易的货物吗?

  “太子殿下还真舍得。”这句话简直说得咬牙切齿。

  梁煜辰听出了她的意思,却故作不知,“你可能不知道,有很多次我都想把你抢过来,但齐玥把你保护得太好了,一直都没有机会。如果可以的话,说不定根本就不会发生这场战争。”

  柳若兰冷笑,“能成为亡国的红颜祸水,是不是还要让我感激你?别说笑了,即使世上没有我柳若兰,梁国也不会放弃灭掉齐国,别为自己的贪婪找借口。”

  “你明白就好。既然齐国灭亡是历史的必然,那你又何苦执着?守着一个注定的悲剧,难道就真的要这样孤苦一生?”

  “我的事情不要你管!”柳若兰起身就要出去,却再次被拉住。

  “你到底要做什么?”柳若兰实在是愤怒了。

  梁煜辰轻笑,“你要相信我,我想得到的人,终究会得到,你还是早些做好准备吧。”

  柳若兰抽出手来,头也不回地走了。

  熟悉了室内的温度,乍一出来确实不能适应,但她是不会继续留在那儿的,梁煜辰此人太过张狂,之前还真是看走了眼,以为他是什么正人君子,如今看来,不过如此。

  刚一出门,就看见梁玉蝶在附近转悠,柳若兰当即就要转身,却被梁玉蝶发现,“安宁夫人!原来你在这儿!让我好找。”

  几步跑到了柳若兰面前,“这儿是不是让你想起了陈年往事?既然如此,不如跟我回公主府吧,带你去见个熟人。”

  柳若兰自然知道她指的是谁,从来到明安,她就再也没见过广陵侯齐珍,此次过节,梁玉蝶也没有让其出门,看来是已经完全将其软禁了。

  柳若兰没有拒绝,她也想要去见见这个五弟,看看他如今到底过得如何,如果可以,她也想早日救他脱离苦海。

  坐上马车,一路赶往了公主府,梁玉蝶突然道:“你就不怕我把你杀了?”

  柳若兰眼睛都没抬,“你不会的。”她很了解梁玉蝶,虽然刁蛮任性,却也不是什么坏人,只不过是喜欢和她过不去,暗地里使些小手段罢了。

  梁玉蝶撇了撇嘴,“是不是你觉得我特别傻,所以才这么大摇大摆就上了我的车?根本就不相信我会害你?”

  柳若兰道:“上你的车是因为我自信能够应付,与你傻不傻无关。”

  梁玉蝶脸色难看,“你竟然说我傻!”

  “明明是你自己说的,不要诬陷好人。”

  “那我说你傻,你怎么不承认?”

  柳若兰幽幽道:“你说什么我就要承认吗?我又不傻。”

  梁玉蝶想要砸墙,哼了一声不再理她,嘴角暗暗勾起了笑,盲目自信是要付出代价的。

  马车拐了几个弯,就看见了公主府的大门,下车之后果然看见齐珍就等在门口,见到柳若兰,齐珍先是一喜,然后行礼道:“见过太后。”

  梁玉蝶哼了一声,“还太后呢,齐国都没了,她早就不是什么太后了,这话若是被别人听到了,参你一个意图谋反的罪名,看你们该怎么办。”

  柳若兰将他扶起,“五弟好久不见,不知手上的伤,可有好转?”

  齐珍神色一黯,道:“已经没事了,若不是臣无能,也不会落到如此地步。”

  “事情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纠结谁对谁错了,如今大家都能好好活着,就是最大的幸运了。”

  梁玉蝶有些看不惯,“在门口杵着干嘛?还不进来,净给我丢人!”

  三人进了屋,柳若兰对梁玉蝶道:“五弟既已是陛下亲封的侯爷,一直住在公主府多有不便吧,公主还是应该早日让他回府。”

  梁玉蝶坐在椅子上,道:“这儿是公主府,他是我府里的人,什么时候让他走是我的事,用不着你操心!”

  “公主府的事,我确实管不着,但他是我齐国旧臣,作为昔日的齐国太后,有责任为我齐国子民着想。”

  梁玉蝶不屑,“要是这么说的话,我还是齐国的皇后呢,即使你儿子做了皇帝,我也是嫡母,太后也有我的一份,我自然有权利决定五弟的去留。”

  齐珍就在一旁看着二人争论,心中悲愤莫名,自从到了公主府他就受尽欺侮,无时无刻不想着逃离这里,回到齐国,然而齐国战败,已经投降了梁国,他实在是无处可去,梁玉蝶又对他严加看管,但凡敢逃跑,就会一顿毒打,骨头断了再重新医治,他都不知道自己身上还有哪根骨头是完好的了。

  看到齐珍在一旁也不说话,柳若兰不禁心疼,之前的齐珍受尽宠爱,性子很是乐观开朗,自从明安被围,他整个人都变了,虽说之前他们交集不多,但此时同患难,更应该互相照顾才是。

  任凭柳若兰说什么,梁玉蝶都不松口,柳若兰无奈,“看来我只能上书陛下,请他来决断了。”

  梁玉蝶毫不畏惧,“我父皇是听你的,还是听我的?你大可以一试。”

  “如果百姓知道我齐国的广陵王在公主府遭到虐待,想必不会开心,陛下应该会考虑百姓的意见。”柳若兰道。

  久久没有开口的齐珍终于开了口,“大嫂,我的事让您费心了,实在是没有必要如此大费周章,留在这儿是我自愿的。”

继续阅读:第三十七章:读书日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