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挑明真相
清醉梦2017-09-27 14:463,467

  孟迁果然没多久就回来了,正如他们当初想的那样,梁帝虽说口头上褒奖了一番,但随即而来的弹劾却是让他所有的功勋都化为了乌有,孟迁无所谓,下朝后依旧悠悠闲闲朝家里走。

  孟府满门只有他一个,他根本就不在乎能给多少赏赐,也不在乎什么列土封侯,只要他心里觉得打仗有意思,那就已经足够了。

  到了府里,早就有太子送来的东西摆在屋里了,孟迁挑拣了几样好玩的,其余的都送给了下面的人,然后回去睡大觉,一路劳顿,只有睡觉才是人生最重要的事。

  柳若兰没有想到,孟迁会来见她,她和孟迁实在没什么交集,孟迁大喇喇地站在她的院子里,四处巡视,“夫人,你这院子装饰得不错啊,就是比江陵皇宫差了点。”

  柳若兰默不作声地看着他,实在不知道此人有何目的。

  看完了院子,然后毫不客气地坐到了柳若兰旁边,拿了一个橘子在手里上下抛动,盯着柳若兰瞧了一会儿,乐了,“人人都说兰贵妃美貌非凡,果然名不虚传,能一睹夫人之容,此生无憾,哈哈哈哈……”

  柳若兰极为愤怒,这是对她赤/裸裸的羞辱!当即一掌就想打过去,却被孟迁给制住了,动弹不得。

  “将军这是何意?男女授受不亲,还请将军放尊重些!”

  孟迁轻笑,向前又靠近了几分,嗅着她身上的香味,“夫人这是在欲擒故纵吗?别以为我看不出来。”

  翠竹在旁边干着急,却不敢轻易上前,唯恐孟迁不慎,伤了柳若兰。

  柳若兰大怒,对下面的人喊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将此人拿下!”

  孟迁大笑,“夫人说什么笑话,他们是不敢动手的,万一伤了你,不好跟太子殿下交代的。我就奇怪了,你这前后变化这么大,他们就没人感到奇怪?是他们太蠢,还是被你蒙蔽了眼睛?”

  随即摇头,“狐狸精果然害人不浅,两个多月前还寻死觅活的人,如今就开开心心地和敌国太子搞到了一块儿,如果不是另有所图,那么就真的是狐狸精了。安宁夫人,你说,你到底是哪一个?”

  柳若兰手腕被他捏的几乎碎掉,再听他如此言语伤人,一时气得说不出话来。

  孟迁手上用力,只听“咔嚓”一声脆响,柳若兰顿时脸色苍白,全身无力地倒在了一旁的桌子上,翠竹等人见了赶紧过来搀扶,另外的人则是挥着兵刃冲向了孟迁,一时间屋子里混乱一片。

  孟迁毕竟是沙场上下来的,周身自带煞气,只这一点,府里的这些人就输了气势,被孟迁一瞪就吓得手脚哆嗦。

  孟迁回头看了看柳若兰一眼,道:“今天来,不过就是先给你个教训,再有下次,就不止是捏断你的手腕了,我会直接捏断你的脖子,想必美人儿的脖子,捏起来手感会特别好。”然后趾高气昂地出了安宁府。

  等到代子今过来的时候,柳若兰的伤已经被简单处理过了,右手手腕肿得不能看,还能听到“咔咔”的响声。代子今赶紧过去,给她正骨,免得骨头再次断裂,然后将她的整只手都固定住了,并叮嘱她,无论什么情况,都不要再乱动,否则这手恐怕就要废了。

  柳若兰没有说话,只是点头,梁煜辰听说这事已经来过了,没说什么就走了,不知道是去找孟迁算账,还是在考虑找她的麻烦。

  孟迁说的没错,她确实对梁煜辰另有所图,不是别的,而是他的命,大哥柳若洪死于战场,此事不提,但二哥柳若清却的确是因为梁煜辰才死的,而自己的夫君,自己的国家,也全都是因为梁煜辰坚持要灭齐才亡的,这让她如何不恨?让她如何能接受梁煜辰所谓的示爱?

  有些事情不是说说就能解决的,国仇家恨不会随着时间消失,它只会让仇恨变得愈加强烈,更何况,这才两个多月,就想让她忘记仇恨完全变成小绵羊一样讨敌人的欢心,这实在是太难了,她想的只是尽早报仇,她不在意方法,她宁愿和梁煜辰同归于尽!

  可是孟迁看出来了,这个人得罪过太多人,自然不怕得罪她,更何况他只是说出了真相,一个让梁煜辰故意忽视的真相。

  处理好手上的伤,代子今没说什么,直接就走了,柳若兰也没去管他,就连身边的翠竹红樱,对她都变了颜色,有些事情大家都不是傻子,有人敬你爱你,你就是高高在上的安宁夫人,若没人捧着你,你不过就是一个降后,一文不值。

  柳若兰并没有太多的失落,这些事都在她的意料之中,没人是天生就该被别人尊重的,她只是失去了原本就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已经无端拥有了这么久,也是时候还回去了,只不过是断了一只手,并没有什么关系。

  不过柳若兰还是挺庆幸的,还好是孟迁过来挑明了真相,若是由梁煜辰亲自说出口,恐怕她真的会没命,因为那意味着他对自己的忍耐已经到达了极限。梁煜辰对她有十六年的执念,一旦自己的行为超出了他对自己的幻想,那么他应该不在乎将这一切打破,再重新造一个符合自己标准的。

  柳若兰苦笑,自己果然还是操之过急了,之前的两次刺杀,本来都已经快要成功了,结果功亏一篑,反而折了不少人进去,真的得不偿失,如今一切暴露,自己还能活到几时?只希望能得一个全尸,也算是她最后的体面了。

  一连三天,都没有人登门,连代子今都没有过来,柳若兰明白,自己这将死之人,手上的伤治与不治已经没什么区别了。只是看着府里所有人都一张死人脸,柳若兰心里有些难受,她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才让他们变得活泼一些,如今又回到了从前,不禁有种白费心血的心酸与无力。

  唯一不变的就是阿黄了,阿黄是她从门口捡来的猫,一向跟她亲近,此时见她躺在床上,手上还吊着夹板,似乎有些奇怪,不过阿黄是个懒性子,只有饿了的时候才会分外活泼,其他时候都是懒洋洋的,就那么爬到了她身上,找了个舒服的地方,满意地睡了。

  别的柳若兰都不担心,她只担心梁煜辰会迁怒,到时候将怒火转移到齐国旧臣和齐国百姓身上,虽说她早已有了这个觉悟,可还是私心里希望梁煜辰能放过其他人,只惩罚她一人就够了。

  在等待中苦苦煎熬,柳若兰觉得已经过去了很久,实际上还不到五天,过不了几天就是新年了,梁煜辰也许是事物繁忙,所以才忘了自己吧,柳若兰如是想。

  事实上梁煜辰的确很忙,但也没忙到连去看她一眼的时间都没有,只是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从第一次街头遇刺,梁煜辰就知道这是柳若兰做的,虽说梁国将明安作为国都,但毕竟这里还是齐人居多,柳若兰能命令的人,是他想不到的,让他防不胜防。

  另外这些人都格外忠心,又都掺杂着其他的属性,比如说之前死掉的伍秋和刘询,就是两次刺杀的关键人物,他二人完成任务后就驾车从崖上摔了下去,以死明志,并且因为身为韩羡门客的缘故,又将疑点转移给了韩羡。

  梁煜辰知道柳若兰不会甘心,看到她暗中的小动作,有时候还觉得好玩,但看到她连自己都能刺杀的时候,梁煜辰是真的开始佩服,这一出苦肉计着实着实吓了他一跳,对自己都这么狠的女人,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他不想拆穿,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彼此心照不宣就好了,却没想到孟迁刚一回来就挑明了一切,这让他无法再继续装糊涂,所有人都在装糊涂的时候,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这样玩的是个情趣,一旦挑明就失去了所有的意思,再也玩不起来,所以梁煜辰不知道,该如何再去对待柳若兰,像之前那样,他已经做不到了。

  所以他还是挺讨厌孟迁的,在他不该多管闲事的时候跳出来,给他们所有人尴尬,也是当众扇了他一耳光,打他识人不明,美色误国,梁煜辰心中暗怒,却又无法直接对孟迁动手,只能将这一口气憋在心里,实在是难受。

  代子今晃晃悠悠地走了过来,不客气地给自己倒了杯茶,“几天不去见她,真的一点都不担心?”

  梁煜辰瞪了他一眼,“这不正如你所愿!反正从一开始你就是不赞成的。”

  代子今慢悠悠地饮下茶水,“我是不赞成,可你这要死要活的样子,实在是难看,我看了觉得恶心,该怎么办?”

  梁煜辰一个橘子砸了过去,“少在这儿看我笑话,小心我让你一年都见不到漂亮姑娘。”

  代子今嘿嘿一笑,顺手剥开了橘子,“你这个人也是,明明人家不喜欢你,还找人刺杀你,你怎么就死性不改呢?莫非就如古言所说,男人,都是天生的贱骨头?上赶着的看不上,对自己不屑一顾的,却偏偏喜欢的紧,这不是贱是什么?”

  “你就当我贱骨头不就行了?还说我,你自己也没好哪儿去。”

  代子今点头,“古人诚不我欺啊,不过你们都这样了,你确定还要再过去看她的脸色?这事可是都传出去了,太子殿下美色当前,被人骗的团团转,你再过去找她,恐怕对自己不利。”

  梁煜辰翻了个白眼,“过年之前我都不会再见她,这下你放心了吧。先晾她一段时间,也让这事赶紧过去,之后的事,之后再说。”

  代子今嗤笑,“心还真是大,晾着她就完了?我可听说很多人都在等着看她的笑话呢,你这样不冷不热的,不知多少人要失望。”

  “我管那些人干嘛,我跟他们又不熟。”

  代子今点头,“果然内外有别啊。”

继续阅读:第四十三章:夜有盗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