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孟迁归朝
清醉梦2017-09-26 14:523,160

  一连几日都没有见到梁煜辰的踪影,柳若兰心中大呼过瘾,还是自己一个人无忧无虑比较好,在府里晒晒太阳,逗逗阿黄,过得不亦乐乎,宁愿跟代子今聊聊闲话,也不想去应付他,毕竟代子今对她没有所图,聊起来也轻松得多。

  外面有些阴沉,柳若兰就躲在暖和的屋子里,手边有红樱端来的瓜子糕点,旁边还有刚沏好的热茶,日子过得悠哉游哉。过了一会儿,何伯来报,说是南阳侯齐琮来了,还带着两位小公子,柳若兰当即起身,请他们进来。

  “这么冷的天,三弟怎么把他们也带出来了?就不怕冻坏了?”说着就拉着齐环、齐珮的小手,将他门带到了屋里,拿起桌上的桂花糕给他们吃。

  齐琮跟着进来,落座后道:“他们在府里憋得慌,和其他家的公子少爷们又玩不到一块儿去,只好带他们到大嫂这儿逛逛。”

  柳若兰看着两个孩子,心里很是喜欢,“没事的时候让弟妹带他们常来就是了,我这儿也没什么事,有了他们才算热闹。”

  “大嫂也知道念婉的性子,一向不爱出门,我恐怕是劝不动了。”

  柳若兰轻笑,张念婉是典型的大家闺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若不是遇到什么非出门不可的事,是绝对不会轻易出去的,这和柳若兰截然不同,她是想出门却不能出门。

  “三弟过来,可是有什么事?”虽说齐琮身上有个忠武将军的称号,不过也只是个四品的闲称,并没有什么实权。

  齐琮道:“我听说孟迁要回来了。”

  柳若兰一顿,孟迁率兵攻打江陵以南地区,如今已有一个多月了,按理说不该回来得如此之快,难道是因为别的原因?抬头看了齐琮一眼,果然看到了自己料想中的答案。

  “孟迁部一路上势如破竹,但到了陵城以南,士兵们就出现了严重的水土不服,这大半个月不仅寸土未进,还损失了不少士兵,百姓们深受鼓舞,起义军揭竿而起,对他们进行了严厉的打击。孟迁抵不住压力,只好向朝廷请求退兵,听说这一次孟迁损失了大半的兵力。”

  柳若兰心中大喜,孟迁和萧宁是这次灭齐的主将,若是能将这两人赶下台,那么也算是报了一半的仇,“那他什么时候回来?可有听到什么传闻?”

  齐琮道:“朝中对他不满的大有人在,孟迁此人一向行为乖张,做事不按常理出牌,即使是梁煜辰,对他也是诸多打压,不然也不会到如今还只是三品将军的称号。”

  “如此说来,这次孟迁回来,非但不会有封赏,还会获罪。”

  齐琮点头,“有很大的可能,不过孟迁此人还是颇有能耐的,梁帝不会杀他,毕竟陵城以南的地区还有靠他来打,齐珉只不过是暂时帮着管理罢了。”

  说到齐珉,两人都有些不是滋味,就为了一个齐王的称号,齐珉就把他们给卖了,丝毫不念旧情,如果说齐珉和柳若兰齐珏没什么感情,但齐琮不一样,他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感情比其他人要深厚的多,但齐珉却通通忘记了,毫不手软地将兄弟献给了敌人。

  过了良久,齐琮哑声道:“有时候我在想,他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如果直接自己称帝,那仍旧是在齐国的土地上,和梁人合作,然后再被梁人卸磨杀驴,图的难道就是看着我们灭亡,自己觉得好玩吗?”

  柳若兰安慰道:“我听说他暗中在组织队伍,明面上是要收服效忠我们的人,实际上却是在为自己招兵买马,不断壮大,既然连我都能知道的消息,梁人肯定也会知道,只不过是他们鞭长莫及,一时之间无法下手罢了。”

  “如果他存的是这种想法,让我们和梁人在前线拼命,自己坐收渔利,那他确实做到了,只不过到了如今,却是将所有的矛头都对准了自己,梁人拿他没办法,说不定会对我们下手。”

  齐珉一开始和梁人合作,是为了对付齐珏,如今目的达到了,他就是齐国唯一的正统,只要他振臂一呼,那么不愿意投降梁国的人自然会效忠于他的麾下,只要他声明愿意与梁国为敌,自然会有齐国子民支持,那么他想要成为齐国君主的目的确实就达到了。

  柳若兰闭上了眼,觉得很累,齐珉如果真的是打的这样的主意,那只能说此人绝对阴险,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不过若他真能收复齐国失地,重建齐国,即使会因为齐珉而受到牵连,她还是感到高兴的,毕竟她骨子里还是齐国人。

  齐琮终究没有再说什么,他们此时说什么都难免会传入别人的耳朵,还是谨慎些的好。

  柳若兰让翠竹拿了些之前买的小玩意,给两个小孩子玩,齐环、齐珮拿着就跑到了院子里,像是疯了的小猴子一样,柳若兰看着也觉得开心。

  “大嫂不准备再要一个孩子吗?”

  柳若兰转身,“你这是什么意思?是劝我找个人嫁了,还是收养个孩子?”

  齐琮道:“大嫂还年轻,实在是没必要就这么过下去,我今天带他们两个来,也是想让大嫂看看,如果大嫂觉得合适,就过继一个到你名下,如果没这个意思的话,听闻太子一直在追求大嫂……”

  “我是不会夺别人的孩子的,至于太子,那依你之见,我该怎么办?”

  “此事还是要大嫂自己拿主意,其他人根本就没有干扰的余地,如果大嫂决定答应太子,齐国旧臣绝对不会说什么,若大嫂不愿意,我们会替你回绝,让他也收敛一下。”

  柳若兰看着远处打闹的孩童,确实动了心思,不过齐珏才刚刚过世,作为一个母亲,她还是无法将感情转变得如此之快,“你的好意我懂了,不过我目前还没有这种想法,梁煜辰既然愿意在我这儿耗费时间,我也就拿他做个挡箭牌,大家各取所需。”

  齐琮点头,凡事有利有弊,只是希望柳若兰到最后不要把自己赔进去才好。

  齐琮带着孩子走后没多久,梁煜辰就过来了,脸色不太好看,“听说你只是拿我当挡箭牌?”

  柳若兰笑笑,“做人啊,偶尔装装傻也没什么不好。”

  梁煜辰坐下,让人将他刚带来的橘子端上来,顺手挑了个大的递给了柳若兰,“刚从南边运来的,你尝尝。”

  柳若兰看了看橘子,然后道:“不是在生气吗?怎么还拿东西过来?我还以为明天就要露宿街头了呢。”

  梁煜辰见她不接,只好将橘子剥开了皮,一瓣一瓣给她弄干净了才递了过去,“这样可以吃了吧?”

  柳若兰“噗嗤”一笑,“殿下这是从哪儿学来的?不会是代子今教的吧?”

  梁煜辰眼眸一垂,默认了。

  柳若兰觉得有意思,毫不客气地接过了他剥好的橘子,“今天我和齐琮说的,你全都知道了?”

  梁煜辰点头,“在这明安城,还没有我不知道的事,齐琮刚一进你的安宁府,就有人过来报告了。”

  “看来以后要说你的坏话,就得偷偷地说了,绝对不让人听见,不然你又跑过来兴师问罪,我可是惹不起。”

  “有些话你可以当着我的面说,传到了别人耳朵里毕竟不好。”

  柳若兰笑,“意思是,想说坏话就直接说,比如说,你其实是个自大狂?”

  梁煜辰皱眉,“我有吗?你对我绝对有误解。不过我说真的,你和齐琮的那些话,能传到我的耳里,就能传到别人那里,你以后还是要注意些。”

  “你这是,在关心我?”

  梁煜辰又剥好了一个橘子,“我说过了,目前是在追求你,既然你不让齐琮管这件事,那是不是就意味着,你心里,其实也是认可我的?”

  “果然自大,这下我可没冤枉你吧。”

  梁煜辰不跟她计较,最近柳若兰心情好了不少,也肯对他说这么多话,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看来想要追求一个人,果然要时时刻刻都黏在一起,这样没话也会逼出话来,在心里给代子今记了一功。

  “如果你真的想要个孩子陪你的话,也是可以的,你整天闲着也是闲着,多个人来闹腾你,省得你没事乱想。”

  柳若兰瞪他,“我的事不需要你管,八字还没一撇呢,就开始管我了?再说了,我一点都不闲,你的《梁子传》我还没写完呢。”

  梁煜辰问道:“不是《梁国太子传》吗?什么时候变成《梁子传》了?听见这名我就想起玉蝶的梁子曰,整个人都不好了。”

  柳若兰笑道:“就该如此,反正你们两个都是一家人,就别分什么彼此了,通通都叫做梁子,省得人家不知道你们的关系。”

  梁煜辰不满,“别,我不蹭她的大名,丢不起这个人。”

  柳若兰吃着橘子心花怒放,如果这话让梁玉蝶听到,估计会暴跳如雷吧。

继续阅读:第四十二章:挑明真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