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著书立传
清醉梦2017-09-24 14:193,434

  梁煜辰说话果然算数,七天的假期每天都准时过来报道,比上朝应卯还要勤快,柳若兰不想见他,但无奈人家一直在她眼前晃悠,赶都赶不走。

  假期的第二天,梁煜辰就带柳若兰在书房待了整整一天,柳若兰本不想去,梁煜辰道:“你就不想知道我要做什么吗?”

  柳若兰摇头,“你爱做什么就做什么,关我什么事。”

  “那你可别后悔。”说着就进了书房,让人准备好笔墨纸砚,然后提笔写道“安宁夫人传”五个字。

  “安宁夫人,柳姓,字若兰,齐国明安人氏……”

  听到这儿,柳若兰就冲了进去,一把夺过了书案上的纸,“你要做什么?”

  梁煜辰耸肩,“是你说的,我爱做什么就做什么。既然昨天答应了要为你写书,那自然要言而有信。”

  柳若兰将纸扭成了一团,“我什么时候同意了?要写写你自己去,别带上我的名字。”

  梁煜辰又拿出一张纸,道:“你尽可以拿去,我重新写就是。”

  柳若兰咬牙,“你能不能不要无理取闹?”

  梁煜辰大大方方道:“我这是替你名传千古,哪里是无理取闹了?知道七仙女的故事吗?那也不过是人们根据想象胡编的,而我要做的,就是为你写一部传奇之作,将你的美名传遍大街小巷。”

  柳若兰想揍他,“既然如此,那我也写一部《梁国太子传》,你看如何?”

  梁煜辰惊喜道:“你愿意为我写书?那真是太好了,无论你把我写成什么样,我都会印它一千本,让百姓知道,这是你为我写的。”

  柳若兰觉得这太子的脸皮有些厚,为什么之前她就没发现?如今被他缠上,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写啊,咱们两个人一起写,然后看看谁的书写得更好,百姓们爱读。”

  这下柳若兰是明白了,这太子殿下是要动真格的了,既然如此,说出的话泼出的水,她也不能示弱,当即就拿笔开始写,“梁煜辰者,梁国之太子也,身长八尺有余,以武力见长……”

  梁煜辰道:“不对不对,我不是以武力见长,而是以智慧见长,五岁能读诗书,七岁吟诗作赋,你不能把我写成一介武夫啊。”

  柳若兰道:“是你让我写的,我想怎么写就怎么写,你少多事。”

  梁煜辰摇头,“你该不是不知道怎么写吧?以你的性子,自然不会主动来了解我,那这样好了,我就给你讲讲我的事,这样你写的也就方便些。”

  柳若兰暗恼,“我干嘛要了解你?我的书,我想怎么写就怎么写,你管不着!”

  梁煜辰无辜,“我怎么会管不着,主角是我啊,不会恼羞成怒了吧?”说着就笑了起来,留柳若兰在那儿干瞪眼。

  梁煜辰见她神色不善,不敢再笑,道:“既然是给百姓看的,就不用写得太过晦涩,还是白话文比较好。”然后提笔写道:“安宁夫人,柳姓,名若兰,齐国兵部尚书柳慎之女,少时好武艺,以征战沙场为目标,然凌溪修禊,遇一受伤男子,心生爱慕……”

  这边柳若兰写道:“梁煜辰少时聪慧,诗书子赋皆能熟读,少年时曾亲射猛虎,为世人所赞,后遇夺嫡之乱,为其弟梁煜炳所伤,流落齐国……”

  梁煜辰偷偷瞅了瞅,心下暗喜,了解的挺多的嘛,看来想要把人追到手,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

  两人就这样待了一整天,连吃饭都是在书房摆了张小桌子吃的。

  到了晚上,柳若兰突然想到,梁煜辰发疯,自己跟着瞎起什么劲?白白让他占了便宜,不过既然答应了要写书,就不能放弃,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因为这个原因,柳若兰彻底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接下来的几天两人都是在书房里度过的,虽然天气不好,但梁煜辰每天都是风雨无阻,让柳若兰渐渐习惯了他闯进自己的生活。柳若兰知道这不是什么好现象,但实在无聊的紧,门都不能出,只能待在府里,有人说说话还是挺不错的。

  “整天往这儿跑,也不怕伤口裂开?”

  梁煜辰不在乎地道:“一点小伤,没事,在你这儿也一样能养伤。”

  柳若兰嘟囔,“怎么不直接伤死你,省得在这儿烦人。”

  梁煜辰回头,“你真是这么想的?”

  “那是自然。”

  梁煜辰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笑容渐渐淡了,接着写东西。

  柳若兰也觉得无趣,看了看之前写的东西,然后继续向下面写,她对梁煜辰的了解都来自探子,所以写起来也不算费劲,毕竟是齐国的大敌,她不可能不多加关注。

  瞅了瞅梁煜辰写的东西,柳若兰的脸瞬间黑了,“凌溪桥一别,柳若兰对那受伤之人越加思念,想要知道他是否痊愈,过得好不好,然而皇帝赐婚,这让她更加苦恼,不知道如何逃避……”

  刚想将纸抢回来撕掉,梁煜辰就先她一步藏到了身后,“说好了各自写各自的,你不要对我的作品动粗。”

  柳若兰阴沉着脸道:“前提是你不能胡乱写,我什么时候对你思念了?我那时候根本就不知道你是谁,思念个鬼!”

  “都说好了是写着玩,你这么认真干嘛?”

  柳若兰突然一笑,道:“太子梁煜辰,实有龙阳之好,府内面容姣好之少年无数。我若是这么写,你会不会生气?”

  梁煜辰讪讪道:“开个玩笑嘛,何必当真。”

  柳若兰挑眉,“那我也是开玩笑,你又何必当真?”

  梁煜辰道:“那这样好不好,我把你的名字改掉,然后接着写,这样如何?”

  “求之不得。”柳若兰才不想让他瞎写呢,却不知道梁煜辰只是将柳若兰改成了柳兰若,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写的是谁。

  七天过后,梁煜辰就开始忙起来了,柳若兰大大松了一口气,这下终于不用陪这个太子爷了。

  代子今笑嘻嘻地跑过来,“夫人这几天过得如何?”

  柳若兰抱着阿黄侧躺在躺椅上,悠悠吐出两个字,“心累。”

  代子今听了哈哈大笑,“若是他知道你这么形容,估计整个脸都会变成黑的。”

  柳若兰深切赞同,“你就不能跟他说说,让他别来做无用功?我实在是不想应付他,比带孩子还累。”

  代子今又是一阵大笑,“带孩子?这天底下也就你一个人能这样说他了。我当然劝过,可是根本没用啊,他那个死性子,认准了的事是绝对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所以夫人,你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安宁了。”

  柳若兰叹气,“这么大的人了,什么事该坚持,什么事要放弃,还拎不清,真是让人郁闷。我听说他府里是有人的,怎么还拴不住,往我这里烦人?”

  代子今道:“你说的是孙雪儿吧?那是当初陛下赐他的,曾经生过一个儿子,后来就夭折了,殿下对她没什么感情,你不用担心。”

  柳若兰奇怪道:“我干嘛要担心?你不会以为我是因为这个才拒绝太子的吧?你想多了,我现在只想好好活着,为我齐国百姓谋些福利,其他的是一点心思都没有。”

  代子今讪笑,“那个,是我小心眼了。”

  柳若兰悠悠道:“你们男人是不是都认为没有别人的庇护,女人就活不下去?”

  代子今赶紧摇头,“夫人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保证!”柳若兰自然是不需要别人庇护的。

  “少花言巧语。我问你,我府里这么多小姐姐,你全都勾搭过,那有没有想过要负责啊?”

  代子今“啊”了一声,“这个,那个……”

  柳若兰脸色一沉,“不想负责就别招惹,有些小姑娘是会当真的,别的我管不着,但我府里的,你若是再犯,我是绝对不会客气的。”

  代子今摸了摸鼻子,“我只是开个玩笑,没想怎样……”

  “那我若是也开玩笑,说你是我放在梁国的探子,你会怎么想?”

  代子今苦笑,“夫人这话可不能乱说,会要人命的。”

  “你知道就好。”

  代子今给柳若兰检查了身体,没什么问题,比太子殿下的情况好得太多了,“夫人已经没什么问题了,以后想出去我绝不拦着。”

  柳若兰看了看天色,“不如现在就出去逛逛?”

  代子今点头,两人带着翠竹就出发了,明安城大街依旧热闹,代子今和翠竹在后面争论着要买什么,柳若兰但笑不语。

  翠竹指着前面的布店道:“夫人,要不我们去挑点料子吧,过年的时候可以多做几件漂亮的衣服。”

  柳若兰点头,几人一起进了布店,里面人不少,多是些贵夫人和大家闺秀,翠竹跑到了几匹大红色的布前,道:“夫人,这个摸着不错,过年的时候穿这个好不好?”

  柳若兰道:“喜欢的话就多买些,年轻女孩子就该穿些鲜艳的。”

  “哎呀,这是给夫人您选的。”

  柳若兰一笑,“我这个年纪就不穿这样的了,还是穿些其他颜色的比较好。”说着就看起了几种偏暗的布料。

  代子今道:“夫人这么年轻,怎么能整天穿这些死气沉沉的颜色,不好看,还是翠竹姐姐选的好看。”

  柳若兰摇头,“穿太鲜艳的不好,我还要为亡夫和儿子守孝。”

  代子今一顿,当即就明白了,齐玥和齐珏都是今年驾崩的,柳若兰确实要注意,是他忘记了。

  翠竹也就放下了手中的布,另外选了几种淡雅的,虽说素了点,但也不失华丽,在过年的时候穿还是挺合适的。

继续阅读:第四十章:西域美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