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昆仑余孽
清醉梦2018-01-18 18:123,285

  梁煜辰静静地看着自己的妹妹,梁玉蝶说完之后就见到大哥的眼神,不禁吓了一跳,“大哥,你这是干什么?你别这样看着我,挺吓人的。”

  梁煜辰收回眼神,将手里的毛巾扔到了水盆里,“听你所说,是齐珍自己跑的了?”

  梁玉蝶点头,“他虽然受了伤,但要想逃跑也不难,在我府里的这段时间,他早就把守卫的情况摸清楚了。”

  “你喜欢的不是齐琮吗?怎么又对齐珍这么上心了?”

  梁玉蝶眼泪又要往下掉,“哥,喜欢一个人不喜欢一个人是自己能控制的吗?要是真的能控制,你又怎么会喜欢了柳若兰十七年?”突然意识到什么,梁玉蝶瞬间闭上了嘴。

  抬头见梁煜辰没有反应,这才松了一口气,“哥,我刚才不是故意的。”她一时忘了柳若兰已死,已经不可能再回来了。

  梁煜辰摆了摆手,“行,你先回去吧,我一定帮你把人找回来。”

  梁玉蝶再次确认了梁煜辰没事,这才肿着两只眼睛离开了。

  叫来了王琦,梁煜辰让他去找齐珍,毕竟这个妹妹最能折腾,若不把齐珍好好地找回来,自己这儿一准儿要遭殃。

  三月正是春意盎然的时候,本来在这大好时光里应该美人相伴,郊游踏青,但梁煜辰却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不一会儿王琦就急急地跑了过来,“殿下不好了,公主在回府的路上遇到了刺客!此时正昏迷不醒!”

  梁煜辰吃了一惊,脑海中第一个冒出来的念头就是柳若兰,不过随即就觉得不可能,莫说柳若兰此时人根本不在明安,即使在,她也没办法在一个小村庄里就开始策划这一切。

  匆匆赶到了公主府,梁玉蝶躺在床上,面无血色,刚刚哭过的眼睛还红肿着,太医也随即赶到,为她处理伤口,梁煜辰回避了,就去盘问跟着梁玉蝶的侍卫。侍卫们大都受了伤,据他们所说,出了太子府,梁玉蝶就命令他们四处去寻找齐珍,而她自己则是拐了个弯,去找齐琮,结果没走多远就遇到了刺客,等侍卫们发现赶到的时候,梁玉蝶已经身受重伤,杀死了三个刺客,余下的两个刺客不敌逃跑了。

  其中一个侍卫说,他们检查了尸体,那三个刺客都没有舌头,所以他们怀疑是昆仑又开始了刺杀。

  梁煜辰皱起了眉,自从上次追剿昆仑,就让他们的首领逃了,莫非他们还有其他的刺客没有带到中原?无论如何,敢动他梁煜辰的妹妹,就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这事很快就传到了梁帝的耳朵里,梁帝平日了最宠这唯一的女儿,怎么可能咽得下这口气?当即就让之前办案的大理寺卿杨毅亭和刑部尚书温浸言再次负责此事,两人相视,都是苦笑。

  这次杨毅亭和温浸言出了不少的人力物力,终于在三天之内抓到了刺客,并且连昆仑的老巢都给端了,梁帝大喜,亲自下令将昆仑的首领斩首示众,并将其头颅悬于城门之上,以儆效尤,一时间,走在城门下面的人都要小心翼翼,唯恐不小心滴到身上一身的血。

  而就在这时,齐珍又悄悄地出现了,梁煜辰听到这个消息就撤了自己的人,听到玉蝶受伤还知道回来,看来这个齐珍也不是完全没这个心思,梁煜辰无心去掺和他们两个人的事,只是每天都要看看从育州发来的消息,知道柳若兰的手正在慢慢恢复,也就勾起了嘴角。

  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在昆仑的老巢,杨毅亭他们发现了不少有趣的事,昆仑会将所有委托他们的消息都记录在案,他们在其中找到了之前太子和安宁夫人遇刺时的资料,委托刺杀太子的是庄陀和庄罗兄弟两人,而委托刺杀安宁夫人的,却是一个叫伍秋的人。伍秋此人是之前出现在礼部侍郎燕灼刺杀现场的人,当时他和另外一人刘询驾着马车出现在了现场,而毒蝎门的刺客,非但不杀他们灭口,还和他们打了招呼,因为找到他们的时候,二人都已经死亡,所以无法直接指证中书令韩羡,如今证据确凿,而此人恰是韩羡的门客,韩羡无论如何都与此免不了干系。

  将证据呈上去之后,梁帝果然震怒,让韩羡给个说法,韩羡抵死不认,“陛下容秉,伍秋此人虽说是我韩府的门客,但臣与安宁夫人素来并无冤仇,臣何苦害她?想来是伍秋与她的个人恩怨,若想知道缘由,直接去查伍秋本人不是更加简便?杨大人却将事情推到我这儿,难道不是别有用心?”

  杨毅亭当即道:“下官也只是据实禀报陛下,未敢擅加揣度。”

  “既然如此,那杨爱卿就继续调查吧,也好还中书令一个清白。”梁帝当即就宣布了散朝。

  杨毅亭就知道会是这么个结果,其实他早就查清楚了,伍秋虽然明面上是韩羡的门客,但实际上却是听命于齐国的探子,所以事情很可能是安宁夫人自导自演了一出苦肉计,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刺杀礼部侍郎的毒蝎门刺客,就显得可疑了,因为这意味着刺杀太子的也是安宁夫人。

  不过安宁夫人已经死了,又是一个死无对证,但安宁夫人既然能和毒蝎门和昆仑扯上关系,那么郑轻河被灭满门是不是也与她有关呢?毕竟是发生在同一天晚上的事,若说没有一点关系,怎么着都让人无法相信。杨毅亭仔细查了郑轻河一家的资料,这才发现了一件事,原来郑轻河的父亲郑茂曾经在战场上杀死过柳若兰的哥哥柳若洪,杨毅亭扶额,这个女人的报复心还真不一般。

  查清楚了这些,再去思考之前的几起刺杀案,就变得简单了,首先太子街头遇刺,是庄氏兄弟策划的;然后的太子夜间遇刺,和礼部诸位大人遇刺,都是伍秋请的毒蝎门;再接着是安宁府遇昆仑刺客,郑轻河被毒蝎门灭门,这其中是伍秋,也可以说是安宁夫人在策划,也就是说,除了第一次的太子遇刺,其余三起遇刺都与安宁夫人脱不了干系。而庄氏兄弟之所以会刺杀太子,乃是因为有人告诉他们太子是他们的杀父仇人,至于这人是谁,他们最终也没有说出口,杨毅亭大着胆子猜测了一下,如果这人也是伍秋,那是不是就可以说明,安宁夫人想要刺杀太子?

  杨毅亭所有的推测都只能是推测,安宁夫人既已死,一切就都失去了意义,只能将所有事情往韩羡身上引,这样才是对所有人都有利的。

  不过杨毅亭能查得出来,韩羡自然也能查清楚,这一点他们都明白,安宁夫人已经死了,所以接下来就要着落在齐国旧臣身上了。此次公主遇刺,就是因为广陵侯齐珍无故失踪,这才招来了刺客,而在昆仑那儿并没有查到此次买凶的人,这样一来就有两种解释,一是买凶者提前毁掉了证据,另一种就是此次刺杀是昆仑自己的主意,与买凶者无关。

  杨毅亭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当天他就拿着证据跑到公主府去指证齐珍,齐珍看都没看他一眼,也没做任何辩解,倒是刚刚醒来的公主梁玉蝶听了大发雷霆,差点当场拿剑砍了他。

  杨毅亭避过了梁玉蝶的剑锋,向后退道:“公主息怒,下官只是怀疑,想要询问一下侯爷,如果他是冤枉的,一定完璧归赵!”

  梁玉蝶受了重伤,这一活动伤口顿时裂开了,染红了衣衫,公主府里所有人都吓得不轻,跟着杨毅亭过来的人也是心惊胆战,万一公主再出点什么事,他们可就要跟着遭殃了。

  尽管事情并不顺利,杨毅亭还是带回了齐珍,只不过齐珍完全不配合,还是一副什么都不说的样子,似乎完全不明白自己当前的处境。

  杨毅亭坐在了他面前,“侯爷想必也知道下官是为什么请您过来的吧,公主遇刺,虽说昆仑首领已经伏诛,但其中还有诸多疑点,希望侯爷能够配合。”

  齐珍没有出声,似乎根本就没听到他在说什么。

  杨毅亭有些不满,齐珍不过小小的一个降将,叫他侯爷还是看在公主的面子上,他有什么可高傲的,“事关公主,还请侯爷配合!”

  齐珍依然没有动作,杨毅亭有些恼火,但又不能用刑,在公主府的时候他看得一清二楚,公主殿下对齐珍颇有好感,万一日后公主真的嫁给了他,自己肯定会倒霉。

  但齐珍这么油盐不进,杨毅亭也是不甘心,只能好言相劝,“下官看得出来,公主对侯爷关系不一般,侯爷在公主府住了这么久,想必也是对公主格外关心。此次公主遇刺是因为侯爷突然失踪。公主不放心才出去寻找,以至于让小人钻了空子,下官想知道,侯爷究竟去了何处?”

  齐珍抬眼看了看他,眼神再次放空,仿佛就是一个木头人,杨毅亭从没听说过齐珍是个傻子,不过想想齐珍刚进公主府的时候的确被公主折腾得够呛,难道那个时候齐珍不幸伤了脑袋,所以公主才对他格外上心?

  ————————————————————————————————————————————————————————

  有事停更,暂时先请个假,之后不定期更新,等到忙完了就会恢复日更。

继续阅读:第四十八章:弹劾韩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