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重生之路
清醉梦2017-09-29 16:343,459

  安宁府夜入盗贼,安宁夫人为盗贼所伤,不幸殒命,消息一经传出,就引起了轩然大波,特别是齐国旧臣,群情激愤,虽说他们很多人都与柳若兰不熟,但柳若兰是他们齐国的太后,代表着齐国,如今太后不明不白就死了,他们绝不能善罢甘休。

  梁帝听说了,依贵妃规格给柳若兰厚葬,然后让人严惩凶手。但一切也只是说说,雷声大雨点小,没几天就没了动静,这其中不是没有梁煜辰的身影。

  齐琮和齐瑶第二天就去了太子府,齐琮绝不相信什么柳若兰不幸殒命,梁煜辰的态度实在是古怪。

  梁煜辰似乎料定了他会来,请他进来然后道:“你来是想知道安宁夫人的事?能说的我都说了,当时府里所有人都睡得很沉,没人发现有刺客。”

  齐琮冷笑,“太子殿下不觉得此话漏洞百出吗?之前安宁府被袭,那么多昆仑刺客都没能讨到便宜,如今区区一个小贼怎么就让夫人出了事?到底是没发现,还是故意不去营救,恐怕太子殿下心知肚明吧。”

  梁煜辰挑眉,“众所周知,我正在追求安宁夫人,又怎么会故意不去营救?如此做对我有什么好处?”

  “明人不说暗语,”齐琮道,“之前孟迁跑到安宁府大闹,此事知道的人虽不多,但在下却是知道的,从那以后,太子就再也没去过安宁府,这其中想必是有原因的。而我猜想,恐怕是夫人不小心得罪了太子,殿下怀恨在心吧。”

  梁煜辰冷冷道:“没有证据的话,最好不要乱说,我待安宁如何,大家都有目共睹,就连你们做的那些事我都可以不去追究,还会去害她吗?”

  齐瑶听了,一脸困惑,“我们做什么事了?”

  齐琮拍了他一下,让他不要多嘴,“既然殿下把自己说得如此情深似海,那怎么不见殿下有什么行动?不仅凶手没抓到,连尸身都不让我们见,难道我们作为家属,连这点权利都没有吗?”

  梁煜辰道:“你们虽然是家属,但到底安宁是梁国亲封的夫人,按照礼法,自然该将她放在该放的地方。”

  齐琮愤怒地看着他,“你不要欺人太甚!”

  梁煜辰丝毫不在意,“该说的我都说过了,能不能接受那是你们的事,王琦,送客!”

  齐琮气得简直想直接杀了梁煜辰,但如今在人家的地盘上,他们实在是没有一丝的优势,只能不甘心地走了。

  代子今从后面出来,幸灾乐祸,“你自己惹来的麻烦,只能靠你自己解决。”

  “本来也没指望你。”

  没多久,心腹甄平来报,说是发现了柳若兰的消息,就在出事当晚,一辆马车偷偷地出了城门,由于拿着太子府的令牌,守门士兵就放了行,没有检查。

  梁煜辰自然没有派人出过城,那么车上的就是柳若兰了,不过此时她是没有理由逃跑的,所以最大的可能就是遇到了麻烦。根据翠竹红樱所说,她们那天晚上睡得格外地沉,饮食中定是出了问题,所有下人吃的都是厨房里的李大婶做的,只有柳若兰是四海酒楼刘师傅单独伺候,所以想要在饮食中动手脚,实在是太容易了。

  从李大婶那儿并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梁煜辰只能将希望寄托在那辆马车上,派人沿着马车的方向一路追寻,并且追查令牌的下落,他太子府的令牌是不会轻易予人的。

  所有接触过令牌的人在王琦的仔细盘问下,都有不在场证明,而且他们大都是太子府里的人,都懂得规矩,不敢公然造次,查到最后,王琦锁定了一个人,齐国之前的侍中董鉴。

  梁煜辰对此人有印象,投过来之后没说出什么有用的信息,唯一的功劳就是提供了进攻汐洲的办法,也是因此才得了一个礼部的员外郎当当,礼部最近在忙着新年的事,不知道董鉴是不是也在忙着。

  至于令牌,虽没给过他,但之前曾经被人弄丢过一块,梁煜辰当时大发雷霆,费了好大的劲才找到,而那时,就是董鉴最初过来的时候。

  派人私下去调查董鉴,果然发现了端倪,此人暗中竟然与韩羡往来甚密,这让梁煜辰脸色很是难看,毕竟把董鉴从王襄手中救出来的人是他,如今就这么为他人做了嫁衣,他心里自然不痛快,如果真是董鉴掳走了柳若兰,梁煜辰目光一寒,他会让董鉴付出代价!

  而在此时,柳若兰早已经病的人事不省,就这么被扔在了一辆破旧的板车上,上面还有不少运往军队的物资。

  一个人在前面骂骂咧咧,“他娘的,这死贱人,就会躺着装死,还没见过哪个营妓敢这么嚣张,抽死你!”一鞭子甩了下去,柳若兰毫无反应。

  另外一个人道:“你跟个死人置什么气?若是再不醒,直接扔了算了,你看看她那一身,别再是染了什么不干不净的疫病,她死了不要紧,连累了咱们就不好了。”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离柳若兰远远的,生怕被她传染,而三天之后柳若兰依旧没有醒,就被人扔到了路边,等到车马声听不到了,柳若兰这才勉强睁开了眼。

  途中她醒过一次,只一眼就明白了自己的处境,军营她是万万不能去的,只好在最短的时间内让自己看起来像是得了疫病,这其实很冒险,万一这些人不是把她扔下,而是烧了或者埋了,那她同样死路一条,但事到如今,她也只能博一下了。

  所幸上天还是眷顾她的,也可能是因为天气太冷,那些人赶着去军营送物资,所以对她的处理就简单了些。柳若兰撑着身子想要站起来,四肢麻木,还没站稳就倒了下去,三天没有吃饭,又受了风寒,柳若兰实在没有力气,但此处实在荒凉,等在这儿无异于送死,她只能慢慢积蓄力气,一步一步向前艰难的前进。

  途中遇到了两三个人,大都是骑着快马经过,并没有人注意她,柳若兰乐得被他们忽视,再加上这一身惨淡,恐怕也没人会再打她的主意。

  直到实在累得爬不起来,柳若兰才看到了一个小村镇,这才敢闭上眼睛休息,无论如何,她都有救了。

  休息了一会儿,柳若兰把脸上身上弄出来的所谓疫病标志给抹了下来,然后才走进了村子里,敲响了其中一户的门,开门的是个满脸胡子的大汉,“哪来的臭乞丐?滚滚滚,别在这儿找晦气,一边儿待着去!”

  柳若兰无法,只好去敲第二家,这家开门的是个老太太,看她可怜,就让她进了屋,虽说屋子很破,但柳若兰还是感到了温暖,比在外面寒风中好了几百几千倍。

  “多谢大娘了,能讨碗水喝吗?”

  老太太乐呵呵地给她煮了碗粥,柳若兰端不住,就让大娘将碗放在了桌子上,把手靠过去暖给暖和,她这双手,恐怕已经完全废了,再也拿不动什么东西。

  过了很久,手上才开始有了感觉,柳若兰试着活动了一下,有些疼,手指部分不太灵活,这让她心中安定不少,本以为连动都不会动了,现在看来,情况要乐观的多。

  一碗热粥下肚,柳若兰感觉整个人都活了过来,对大娘更是感激不尽,“多谢大娘,大娘实在是我的救命恩人!”说着就给老太太磕了个头,她已经没有父母兄弟,如今这大娘就是她的再生父母。

  老太太赶紧拉她起来,“你这是做什么?大过年的,我也拿不出红包。”

  柳若兰噗嗤一笑,泪水突然就流了下来,有时候感动真的不需要太多的语言。

  柳若兰就这样住下来了,老太太夫家姓程,唯一的儿子也没了,如今自己一个人住着。本来他们这个村子就偏僻,平日里也没什么人,程老太一个人守着这座房子,并几亩薄田,苦哈哈地熬日子,如今来了柳若兰,程老太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

  眼看着要过年了,柳若兰身体也好得差不多了,就和程老太一起去街上置办年货,买了不少东西,这种平常人家的日子,柳若兰过得格外温馨。

  程老太年纪大了,有些活柳若兰就抢着干,例如扫地擦桌子什么的,柳若兰干得有模有样,但遇到炒菜做饭,柳若兰就不会了,毕竟是尚书府的千金,她根本没机会接触,嫁给齐玥后就更没去过厨房了。

  程老太也不在意,“一看就知道你是大户人家出来的,没干过这种活,若是能找到亲人,那再好不过,要是暂时找不到,老婆子就教教你一个人该怎么过,这样走到哪儿也不会饿死。”

  柳若兰当即点头,跟着程老太一样一样的学,从一开始的生火,到煮白粥,最后才是炒菜,直到新年过去,到了元宵节,柳若兰依然做的一塌糊涂。

  程老太看着就笑,“果然是没生过火的,不过已经进步很大了,至少这次的还能下口,之前做的简直能烧了厨房。”

  柳若兰汗颜,得亏程老太是个心善脾气好的,若是一般人,看到她这么折腾,早心疼死那些食材原料了。

  柳若兰曾经试探着问过,程老太道:“我一个糟老太婆,还管这么多做什么,这年节,谁都不知道会什么时候死,还不如干脆活得开心些,身外之物永远都是身外之物。就像我家老头子和儿子,为家里攒下了不少银子,结果呢?还不是都便宜了我这个老太婆?我又没有其他亲人,还不如在活着的时候好好享受,也不算辜负他们父子俩。”

  程老太说这些的时候眼里并没有眼泪,而是无尽的温柔,柳若兰不由羡慕,同样是丧夫丧子,自己却活得狭隘了,如今死里逃生,是不是也应该和程老太一样,为自己和关心自己的人,重新活过呢?

继续阅读:第四十五章:终有重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