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终有重逢
清醉梦2017-09-30 16:383,332

  转眼三个月过去了,已经到了草长莺飞的时节,柳若兰在程老太这儿学了不少东西,虽说双手并不灵活,但也去镇子上找了大夫,比之前要好得多了,只是再也没有之前好看,变得有些扭曲。柳若兰浑不在意,如今的日子她很满意,白天和程老太去地里干农活,晚上回来做饭,把程老太当自己的亲娘一样照顾,一开始的时候做不惯这些,浑身都像被打了一样的疼,后来就慢慢习惯了,俨然把自己当成了乡下农妇。

  程老太没有亲戚儿女,对柳若兰是好得没话说,只是村头那家的满脸胡子的大汉,对柳若兰一直没有什么好脸色,私下里跟程老太说了她不少的坏话。柳若兰心里冷哼,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小心眼,就因为之前骂了她就一直记恨在心,怎么说也该柳若兰记恨才对,真是小人之心。

  村里的人跟柳若兰也渐渐熟识,不过看她的眼光依旧是带着敌意和鄙夷,柳若兰觉得莫名其妙,难道自己之前得罪过他们?程老太道:“你不用管他们,我跟他们说你是我之前的女儿,他们可能觉得我家老头子和儿子死得时候你都没来,是不孝顺,如今看我老了才过来,是图谋家里的这几块地。”

  柳若兰明白了,也就不去在意,村里人平时很少出门,没事的时候嚼个舌头根也没什么,反正她注定是不会停留太久的。本来柳若兰打算陪程老太走到最后,然后去找齐珏,但当她从田里往家赶时,突然发现村里平白多了不少人,都围在程老太家附近,一眼就能看出来是经过严格训练的护卫,柳若兰心头一紧,不知道来人是谁,只能先躲到一边,希望不会给程老太带来麻烦。

  仔细地辨认了一下,外面的人她都没见过,只好再靠得近些,而这么多人,也引来了不少村民的围观,柳若兰向其中一人询问了下,村民们对此一无所知,只是来看热闹。柳若兰无奈,只能硬着头皮向前冲,这些人估计是来找自己的。

  刚到门前,就有人拦住了她,柳若兰道:“这儿是我家,我还不能进吗?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声音传到屋内,里面的人也走了出来,柳若兰松了一口气,幸好来人是梁煜辰,如果是董鉴,她估计只有死路一条,还会连累无辜的人。

  “你回来了,赶紧进来吧。”

  柳若兰走进屋去,梁煜辰亲密地揽着她的腰,仿佛他们是失散了的恋人,柳若兰瞪了他一眼,然而梁煜辰并没有看见,而是直接带着她走向了程老太,“多谢大娘救我娘子性命,若不是遇到了大娘,我娘子恐怕就要没命了,也多亏了大娘照顾,不然我还不知道要到何时才能见到娘子。”

  程老太呵呵笑着,“这有什么,当时阿兰一个人在外面冻得要死,任谁看了都会救的,再说了,这几个月来阿兰也照顾了我老婆子这么久,说到底,还是我该感谢她才对。”

  柳若兰被梁煜辰的话弄得有些不明所以,只知道又被人占了便宜,只是当着程老太的面也不好拆穿,只能日后再去和他理论,“大娘,看您这话说的,若没有您,阿兰这条命都没了。这三个月来,您把阿兰当亲生闺女一样看待,阿兰没了父母,自然也把您当做亲生的娘。”

  程老太湿了眼眶,“从第一眼大娘就知道你是个好孩子,这么多天相处下来,你是什么样的品性,大娘还看不出来吗?大娘也不为别的,就是大过年的,实在是看不下去,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大娘自己无依无靠,不能让你也这样,如今家人找来了,你就放心的回去吧。”

  “大娘,你跟我一起走吧,您是我的亲娘,阿兰为您养老送终。”

  程老太摇了摇头,“我家老头子和儿子都是葬在这儿的,我死了之后也要在这儿陪着他们,你就回去吧,好好过日子,不用挂记着我了。”

  柳若兰泣不成声,当时齐玥死的时候她来不及悲伤,听到父母皆无的消息她没时间凭吊,如今这个给了她母爱,给她重生的人就在眼前,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她再也管不住眼泪。

  梁煜辰给她擦了擦眼泪,然后泪水又接着滚下,只好叹气,“看你哭的,想念大娘的时候再回来看看不就是了,怎么跟生离死别似的。”

  柳若兰这才止住泪水,吃过饭,跟程老太告别之后,柳若兰就跟着梁煜辰回去了。一路上柳若兰都没有说话,她跟梁煜辰实在是无话可说,之前的所谓情分不过是一场复仇游戏,大家都没有认真,如今又发生了这么多事,说什么都显得多余。

  一路走了五天,到达了育州,然后梁煜辰就带她去了一座宅院,上书“兰园”二字,柳若兰没有在意,如今她身无分文,又得罪了那么多人,实在是没有资格挑剔,如今只不过是换了一个新的牢笼罢了。

  接待的依旧是何伯,这让柳若兰有些意外,再往里走,果然看到了翠竹和红樱,不知道梁煜辰把他们都弄到这儿来是什么意思,想到这儿,柳若兰不禁看了看梁煜辰,她想知道这三个多月究竟发生了什么。

  梁煜辰也没有隐瞒,“安宁夫人早在三个月前就已经遇刺身亡了,如今你是代家的二小姐代子怡。”

  柳若兰皱眉,“代子今是我兄长?你看看我像是比他小吗?”

  梁煜辰道:“他今年二十六,你二十四,外人看不出来的。”

  柳若兰翻了个白眼,她都三十岁的人了,如今让她做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梁煜辰脑子里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

  两人进了屋,梁煜辰对她道:“身份的事你不需要操心,在这儿没人会来打扰,代家的人也不会过来。代子怡身体不好,一直在外面养着,年前不幸去世,见过她的人寥寥无几,所以你来顶她的身份,没人会发现的。”

  柳若兰指尖轻轻敲着桌面,“你这是什么意思?散布我的死讯,再给我换个身份,你以为这样就没人知道我的存在?然后被你囚禁一辈子?”

  梁煜辰挑眉,“你能奈我何?这儿是育州,不像明安有那么多帮手,看你还能掀起什么风浪,不过我劝你一句,五弟回来了,带了一个小美人儿,我五弟向来男女不忌,如果你要是不听话的话,那个叫刘子钰的会遇到什么,就不需要我多说了吧。”

  “你这是在威胁我?刘子钰是谁,我根本就不认识,随便你们好了。”柳若兰扭过了头。

  “你真的不认识?既然你丝毫也不担心,那我就告诉五弟,不用怜香惜玉,想做什么直接做就是了。不过有句话我要提前告诉你,我五弟玩腻了的,不是直接赏给底下人玩死,就是卖到青楼妓馆,听说明安的潇潇馆做的就是小倌儿的生意。”

  “用一个陌生人来要挟我,亏你想的出来。”

  梁煜辰耸肩,“那下次就把刘子钰带来好了,也好让你们母子重逢。”

  柳若兰陡然一震,睁大了眼睛瞪着他,吼道:“你到底要做什么?我儿子早就已经不在了,你还要做什么?”

  梁煜辰轻轻抚过她的脸,“我要做什么,你还不清楚吗?”

  柳若兰死死地咬着嘴唇,然后用力一扯,领口大开,“你想做的不就是这个吗?我一个三十岁嫁过人的女人,何德何能能得到太子殿下如此的青睐?”

  梁煜辰眯了眯眼,然后帮她穿好了衣服,“我要的是你全身心的臣服,到时候我会明媒正娶,将你娶进门,让你做我的皇后。”

  柳若兰哧的一笑,咬牙切齿地挤出了两个字,“做梦!”

  梁煜辰不置可否,将她安顿好就离开了,这三个多月他因为寻找柳若兰耗费了太多的人力物力,是时候回去好好处理一下董鉴这个人了。

  梁煜辰离开后柳若兰就陷入了沉默,翠竹和红樱也不敢打扰,之前她们对柳若兰冷颜以待,如今太子又将她找了回来,还为她该换身份,这意味着什么,她们都明白,安宁夫人这个身份不合适,而代家二小姐的身份则刚刚合适。

  第二天代子今就过来了,笑嘻嘻地道:“妹妹,哥哥我来看你了,让我看看你的手如何了。”说着就去看柳若兰的手,拿在手上仔细打量,嘴里啧道:“这才三个月不见,就能把那么好的一双手变成鸡爪,你也是厉害,骨头是接上了,不过位置却是有些偏差,你不会是自己接的吧?”

  柳若兰摇头,“反正以后有你这个哥哥罩着,即使废了也没什么。”

  代子今摇头,“这可不行,你要是这样出去,不是砸我们代家的招牌吗?咱们代家世代行医,慈仁堂知道吧?那就是代家的的祖业。”

  柳若兰这才知道代子今原来来历这么厉害,本来以为不过是梁煜辰的朋友,如今看来,恐怕也要牵扯到朝堂了,代家虽说无人做官,但慈仁堂的名号却是举国皆知,连太医院的药都需要到慈仁堂去进货,可以说慈仁堂垄断了这一带的医药生意。什么人都可以得罪,唯独不能得罪医者,更何况慈仁堂确实名副其实,不仅医术高超,而且价钱也便宜,在民间深受百姓好评。

  知道了这些,柳若兰就丝毫也不担心了,有代子今在,自己的手估计就有救了,虽说不抱什么希望,但若能痊愈,也是好事一件。

继续阅读:第四十六章:清除董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