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清除董鉴
清醉梦2017-10-01 14:433,246

  代子今边给她治手,边和她聊天,正说着柳若兰闷哼一声,原来代子今把她的骨头又给折断了,柳若兰真是觉得自己不适合要这两只手,干脆砍了得了,省得要受这么多罪。把之前长好的骨头折断重新接上,这样才能保证不长歪,柳若兰满头虚汗,疼得脸色煞白,也没力气跟代子今瞎聊,只想掐死他,疼死了。

  代子今手很灵活,不多久就处理好了,柳若兰却是没了精神,“你今天就是来折腾我的,见不得我有一点的好。”

  代子今笑笑,“你知道这三个月他都做了什么吗?”

  柳若兰扭过了头,“不感兴趣。”

  代子今洗净了手,然后坐在一旁,拿了个苹果开始啃,“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虽然我并不支持你们俩能走到一块儿,但至少他做了什么,你也应该听听,我知道你们有国仇家恨,但那都是之前的事了,当时分处两国,大家立场不同而已。”

  柳若兰冷哼,“你们两个是朋友,自然帮他说话。”

  代子今啃了口苹果,“你非要这么说,我也没办法反驳,只是想让你知道真相。自从十七年前被你救了一命,他就坚持到了今天,之前的事说了也没意思,还是说说你失踪之后的事吧。那天晚上你被董鉴绑走,直到第二天早上,翠竹和府里的人才醒过来,看到床上的血迹他整个人都快疯了,然后就看到了你的尸身,若不是我先一步验尸,知道死的不是你,他会做什么我可是无法想象。”

  柳若兰没有主动问过,在那个小村子里也听不到京城的消息,她一直以为是梁煜辰故意让她假死,如今听来,原来是另有隐情。

  “那尸体和你身形相似,就连身上的这两处伤都相差无几,若不是我一直为你治伤,恐怕也会被骗了去,更重要的是,尸体的头颅不见了,任谁看到都会认为是你的。他知道你还活着后就让人宣布了你的死讯,一方面是为了麻痹敌人,另一方面就是想让你摆脱亡国太后的身份,这个身份摆在那儿,怎么都是个麻烦,不仅容易被齐国旧臣当枪使,还容易引来董鉴之流的嫉恨,因为这个,你那个小叔子没少找他的麻烦。”

  柳若兰想,那肯定就是齐琮了,在这些齐国旧臣里,也只有齐琮才能得她的信任,若不是王襄在投降之际突发疾病死亡,她或许还可以找王襄商议事情,但王襄已死,能成事的,也就只剩下齐琮一人了。如今自己改换了身份,不知道他今后的日子会怎样,若是能一直与世无争,倒是可以保他一世平安。

  代子今叹了口气,“因为你的事,齐国旧臣闹得很厉害,平日里一个个都跟鹌鹑似的,结果听到你的死讯各个都像发了疯的兔子,没想到你在齐国威望还是挺高的。”

  柳若兰不置可否,毕竟她是齐国的太后,是这些齐国旧臣的精神领袖,有了自己,他们做事多少有些依仗,自己若是死了,那所有的一切都只能靠他们自己,他们当然会发疯。

  代子今一个苹果很快就下了肚,“在应付这些人的同时,他还要去找你的下落,派出了府里所有能派的人,查找你的踪迹,后来锁定了董鉴,然后直接让人拿了他,严刑逼出了你的下落,为此被不少大臣弹劾,说他无故对大臣动刑。派人去了北部大营,在军营里翻遍了也没找到你的下落,他差点疯掉,若不是一个小喽啰站出来说在路上丢下了一个染病的营妓,董鉴当时就死了,哪还会活到现在?”

  代子今抓了把瓜子,边嗑边道:“你以为他是现在才知道你在那个小村子?不是的,之前他就找到你了,只不过被人弹劾,南方又遭了雪灾,陛下派他去赈灾了。你也知道,南方一向比北方要温暖,但今年冬天却格外的冷,就是因为南方突遇大雪,死了不少人,民间就出现了传言,说齐国不该亡,梁国要遭天谴。作为梁国储君,他这个时候实在是不宜冒险,但也确实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更何况,五皇子也被困在了南方,陛下为了让他戴罪立功,就派他去了。”

  柳若兰静静地听着,对于梁煜辰,她依旧是没什么好感,只是担心南方的百姓,那些都曾是她的子民,她无法不去担心。

  “赈灾用了将近三个月的时间,回到京后,见过陛下他直接就去找了你,你说说,如果不是真的用心喜欢你,谁会费这么大的心思去讨好一个人?而就在他去南方之前,他还想着让我给你弄个身份,为的不就是能光明正大的娶你为妻?”

  柳若兰听了心里不是没有想法,但不爱就是不爱,强求不得,“你说这么多,无非就是想让我知道,他为我做了多少牺牲,可你有没有想过,这些我需不需要?一个人对于不需要的东西,给的再多也是徒劳,所以你有时间还是劝劝他吧,不要把时间浪费在不相干的人身上。”

  代子今气结,“你以为我没劝过?我几乎天天都在劝,但他不听我又有什么办法?一个死不回头,一个死不低头,真是能被你们给气死。”

  柳若兰委屈,“关我什么事?喜欢我的人多了去了,难道我都要一一回应?从一开始我就明确拒绝过他了,既然不是我要求的,那我何必负责任?若是每个喜欢我的人我都要负责,那我宁愿去死。”

  代子今摇头,“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只是如今的情况对你对他都没什么好处,你就不能试着接受接受?”

  柳若兰一声冷笑,“昨天他还拿一个陌生人来要挟我,如果是你,你会接受吗?我还没那么贱。”

  代子今苦笑,真是猪队友啊,看来梁煜辰追不到人也是有原因的,并不全是柳若兰的问题。

  而在太子府,梁煜辰正在地牢里对董鉴用刑,虽说有人弹劾,但董鉴毕竟是个小人物,又是叛国投过来的,对他根本就造不成什么影响,梁煜辰把他关在这儿就是为了能随时过来解气,敢打柳若兰的主意,他会让董鉴后悔生在这个世上。

  再一次把董鉴泼醒,“韩羡已经彻底放弃你了,有没有觉得后悔?”

  董鉴咳嗽了几声,声音沙哑,“后悔?呵呵呵呵,最大的后悔就是没有及时除掉小皇帝和柳若兰,要不然也没有你得瑟的时候。真是没有想到,堂堂的梁国太子,竟然会看上柳若兰那个女人,凡是跟她沾上关系的男人,都没有好下场,齐玥、赵春奇都是前车之鉴,下一个就是你了,哈哈哈哈……”

  “既然你也说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那还是送你上路吧,免得你再留在这儿也是受罪,既然你能想出把她送到军营的主意,那我也送你过去好了,那儿的人不挑食,老男人的话,应该也会要吧。”

  董鉴顿时挣扎起来,“梁煜辰,你卑鄙!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然后挣开守卫,一头撞在了墙上,鲜血四溅!

  梁煜辰嫌弃地离开了,让下人把这儿好好打扫,免得脏了自己的地方。

  董鉴不过一个小小的员外郎,竟然也敢将手伸到他这儿,真是找死,莫说韩羡不会管他,就是再高一级,韩羡也不会管,只要不涉及到核心利益,这些小人物,谁会在意他们的死活。

  出来后就看见了耷拉着脑袋的梁玉蝶,梁煜辰许久不见她,却见她瘦了不少,不禁问道:“府里克扣你的伙食不成?怎么瘦了这么多?”

  梁玉蝶闷闷地抬起头,“没有,是我自己不想吃,不关他们的事。”

  梁煜辰拉着她左右看了看,有些不可思议,平日里梁玉蝶活泼得跟个猴儿似的,如今老老实实地站在他面前,他一时还真接受不了,“你这到底是怎么了?”

  梁玉蝶撇了撇嘴,终于哭了出来,“大哥,齐珍不见了……”

  梁煜辰赶紧将她抱在了怀里,“齐珍不见了就不见呗,反正你喜欢的是齐琮,大哥帮你把齐琮绑到你公主府,你看怎么样?”

  结果梁玉蝶哭得更凶了,“大哥,你帮我找他好不好?我不要齐琮,就要齐珍……”

  这下梁煜辰明白了,把妹妹带了房里,让人去打热水,给她湿了毛巾擦脸,“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梁玉蝶抽噎着将事情说了一遍,原来她发火将齐珍又打了一顿,之前她经常打他,齐珍都是忍着,打也打不过,也没法还手,伤养好了也就没事了,反正他话一直很少,梁玉蝶也习惯了。没想到这次齐珍挨了打直接就没影了,梁玉蝶消了气后去找他,就发现房间是空的,连回来的痕迹都没有,梁玉蝶第一反应就是这次下手重了,他还在挨打的地方昏迷着,当即就跑了过去,结果却是空空如也,连一个人都看不见。

  梁玉蝶急了,去问府里的下人们,结果全都摇头,没有一个人知道齐珍去了哪儿,梁玉蝶很生气,想着就让他死了算了,也就没去管他,结果晚上睡觉的时候一直在做噩梦,都是齐珍浑身是血倒在地上的样子,梁玉蝶心中不安,派人出去找,却丝毫没有找到,万般无奈这才跑到了太子府。

继续阅读:第四十七章:昆仑余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