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夜有盗贼
清醉梦2017-09-28 14:593,188

  柳若兰的伤虽然不重,但伤筋动骨一百天,也不敢随意挪动,只能吊着胳膊在屋里看书,若说前几天她还有些担心,但之后就无所谓了,事情已经发生了,该来的终究会来,倒不如放宽心,静静等待。府里的下人们虽说态度变了,但依旧勤劳,有条不紊地打理着安宁府,一丝不苟地伺候她,让人挑不出一点的毛病。

  柳若兰想了想,这么久了还没有什么消息传来,那就是还未决定对她的惩罚,她相信以梁煜辰的能力,想要压下此事根本不难,就看他的态度了,若是他真如自己所说的那么在意她,应该会有所行为,不过柳若兰也明白,他们这类人,最不可信的,就是感情。

  新年将至,却没有丝毫的喜气,想起之前和代子今翠竹一起逛街,买了不少的料子,柳若兰就让翠竹拿了过来,挑了匹喜庆的绸子,“你穿这个好看些,可以考虑做个夹袄。”

  翠竹看着她,神色有些复杂,柳若兰只当做不知,“这个颜色跟红樱挺配,你拿给她看看,如果不喜欢,可以换其他的。”然后将所有的布料都分配了出去,只剩下了几匹浅颜色的,翻来覆去看了几遍,柳若兰摇头,“这几种颜色做里衣不太合适,做外衣又太素了,还是留着天气暖和了做几件裙子吧,看着还清爽些,过年穿实在不合适。”

  翠竹默默地看她将布料分配给身边的丫头,然后又开始念叨着让何伯去置办年货,务必要喜庆热闹,翠竹不知道她为什么还能如此轻松,但看着她这样,心里着实不太好受。她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将要伺候的是齐国的太后,之前还担心过,怕这太后娘娘脾气不好,但柳若兰脾气不错,虽然经历了这么多,但待他们,却是好得没话说,所以她心里是希望柳若兰和太子能好好在一起的。如今发生了这种事,她才明白,是自己想得太简单了,仇恨这种东西,不是轻易能够消除的。

  今年的冬天格外寒冷,天刚擦黑,柳若兰就让厨房做好了饭,在暖和的屋子里吃完后就直接上床睡了,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如果不是怕碰到手,她还会裹得更加密不透风。也不知道是什么时辰,柳若兰睡得正香,突然觉得身边有声响,赶紧睁开了眼,习武之人通常都比较警觉,因为屋里空气不流通的缘故,柳若兰发现的已经有些晚了,一个黑影冲到了她床前,银光闪过,钢刀砍向了她的脖子。

  柳若兰反应不及,只能向床下迅速滚去,但冬天裹得太严实,严重限制了她的行动,虽然避开了脖子,但刀还是砍在了被子上,即使卸了不少的力,柳若兰背上还是一痛,想必已经见血。黑影挥刀想要再砍,柳若兰已经从被子里钻出来冲到了桌前,本想要拿剑抵挡,想起来自己右手还未康复,左手实在没什么用,当即就放弃了,向外面跑去,边跑边叫人,希望侍卫们听见动静能过来救她。

  不幸的是,天气太冷,并没有人被惊醒,似乎连空气都被寒冬给冻住了。这让柳若兰从心底冒出了一股凉气,难道今天就是自己身死之日?安宁府里的人她多少是了解的,不可能这么大的动静还没听到,要么是无法赶来,要么就是不愿意救她,如果是前者,她还可以安慰自己,如果是后者,她也无法苛责,只能怪自己命不好了。

  外面很冷,但柳若兰已经注意不到了,就穿着一件单衣在冷风中躲避着刺客的刺杀,刺客对府里明显不熟,这让柳若兰心里好受了一些,利用地形躲过了几次致命的攻击,但刺客也被她完全激怒了,每一次下手都极其狠毒,不仅要她的命,还要让她慢慢地死。

  这场追逐战并没有持续太久,没过多久柳若兰就撞上了一个人,一个不该出现在这儿的人,柳若兰只顾着躲后面的刺客,完全没有发现此人,等到撞到他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

  柳若兰是被冻醒的,她极力蜷缩起身子,但寒冷依旧,只能极其不情愿地睁开了双眼,眼前坐着一个人,柳若兰吓了一跳,抬头望去,竟然是之前的侍中董鉴!柳若兰这才发现,她正躺在地上,只穿着一件单衣,然后就打了几个喷嚏。

  她昏过去之前没有看错,刺客果然是董鉴派来的,董鉴见她醒了,一脚踩在了她的手上,柳若兰冻得没了知觉,也感觉不到疼痛,这让董鉴更加恼火,将她两只手都弄得血糊糊得一片。

  柳若兰见他累了,这才开口,“侍中大人这么对待一个弱女子,是不是太过有违君子之道?”

  董鉴呸了一声,“对你根本就不用讲什么君子之道,如果不是因为你们母子,我又岂会逃到梁国,在人家这儿摇尾乞怜?”

  柳若兰试图活动一下双手,但实在冰凉,无法控制,只能慢慢尝试,“董大人言重了,即使没有我,齐国也会败,董大人既然不愿投降,想来是打算以身殉国了,大人高洁,小女子自愧不如。”

  董鉴更加愤怒,一脚踢了过去,柳若兰倒在地上,慢慢爬了起来,喘着粗气不住颤抖,“大人这是要做什么?杀了我吗?”

  董鉴冷哼一声,“杀你岂非太过便宜了你?本来想着把你卖到妓院里去,不过想想,年纪都这么大了,恐怕也是个赔钱货,干脆把你弄到军营里去,做个军妓应该没什么问题。”

  柳若兰脑子有些模糊,可能是受了寒,有点发烧,惨白的嘴唇轻轻一碰,道:“真是劳大人费心了。”

  她不知道这是哪儿,但董鉴敢做出这种事,肯定有所倚仗,凭他的性子,绝不会在未站稳脚跟的时候得罪太子。脑袋太沉,她无法思考太多,只是从心底觉得董鉴此人太过阴险,来到明安这么久一直蛰伏,等的就是今日的必杀一击,真是难为他忍了这么久,也怪自己疏于防范,对安宁府太过放心了。

  如果是平时,柳若兰还会跟他说上几句,看看他跳脚的模样,不过此时她实在是没有精力,也无法脱身,很快就陷入了昏迷。

  董鉴似乎是一拳砸到了棉花上,心里气急,却又拿柳若兰没有办法,又踢了几脚才算勉强满意,郁卒地让人将柳若兰连夜送走,省的再惹来什么麻烦。

  过年的时候明安城分外热闹,天不亮就有很多菜农拉着一车车的新鲜果蔬等在了城门外。城外的这些人,大多数也都是起早来城里卖东西的,除了常见的瓜果蔬菜,还有活蹦乱跳的鲜鱼,打着鸣的公鸡,伸着脖子巡视领地的大白鹅,一时间,是热闹不已。

  很快城门就开了,小贩们也都赶紧进城,趁着现在找个好位置,把手里的东西都卖了,好换些钱买些年货,回家好好过年。

  而在明安城大街的尽头,一座府邸却是闹得人仰马翻,早上醒来翠竹就发现夫人不见了,不仅如此,床上的被子还被砍出了一道长长的裂痕,沾染着血迹,翠竹当即就吓得愣在了那儿,眼睛向一旁的桌上瞅去,那儿放着夫人的宝剑,有危险的时候夫人就是拿它御敌,而此时,那剑正好好地放在那儿,纹丝不动。

  而在院子里很多地方,都发现了打斗的痕迹,红樱第一时间去了太子府,但太子上朝去了,只有代子今昨夜没走,留在了太子府,当即就赶了过来。

  代子今赶紧让人四处去找,人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丢的,这个时候找无异于大海捞针,但太子的脾气他也清楚,如果柳若兰真出了什么事,安宁府的那些人,都要跟着倒霉。

  很快,就有人在城门外发现了一具尸体,代子今当即心就凉了,如果柳若兰真的遭到不测,梁煜辰绝对会发疯。也不管尸体是谁,代子今骑着马就去了城外,他要亲眼看看死者是不是柳若兰,心中很乱,到了那儿一看,尸体已经没有了头颅,只能看出来是个女人,身上的衣服破败不堪,又脏又乱,代子今仔细辨认了一下,料子精细,当是铺子里最贵的蜀锦,柳若兰从未穿过这么华贵的衣服。

  心下一松,代子今这才能仔细去验这具尸体,虽说身形和柳若兰相似,连右手骨折的地方都很相像,但代子今是医者,柳若兰伤势如何,他心里清楚得很。

  又拉下衣服,看了看尸体的左边肩膀,竟然同样有一道刀伤,代子今眯起了眼,到底是柳若兰真的遇袭,还是金蝉脱壳,他有些搞不清楚了。

  没多久梁煜辰就过来了,代子今将情况说了说,梁煜辰看了看尸体,“你确定这不是她?”

  “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我,你看哪个大夫会弄错自己的病人?”

  梁煜辰对王琦道:“即刻通知刑部,安宁夫人昨夜遇害,让他们过来把尸体运走。”

  代子今怔了一下,随即恍然,“你这是,在助她逃跑?”

  “不管她是不是金蝉脱壳,从今天起,安宁夫人就已经死了。”

继续阅读:第四十四章:重生之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