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弹劾韩羡
清醉梦2018-01-21 10:033,259

  杨毅亭对齐珍是不抱什么希望了,就在这时齐珍看了看桌上的证据,突然开口道:“假的,我从没见过那个人,更没找过昆仑。”

  杨毅亭简直要感动地流出泪来,广陵侯终于开了口,那证据确实是假的,不过是想把齐珍请来罢了,另外也给外人造成齐珍与此事有关的假象。当即杨毅亭就问道:“侯爷此话可有证据?那日侯爷从公主府离开,到底去了何处?”

  齐珍沉默了半晌,然后才开口道:“我哪儿也没去,就在公主府外面,我只是想确认一下,她是不是真的会去找我。”

  杨毅亭扶额,感情是两个人出现了所谓的信任问题,不过是情人间的一次试探,这本来也不归他管,只是出现了昆仑刺客,他却不得不继续审下去,“公主满世界找你,你都看见了吧,那请问侯爷是如何避开公主的搜寻的?”

  “一开始我在外面,等到所有人都出去的时候,我回了自己的房间。”

  杨毅亭愣了一下,然后就想明白了,很简单的道理,那时候所有人都忙着出去找人,自然不会注意到齐珍早已经回了府。他把齐珍带来,不过是为了掩盖自己的真实目的罢了,询问完之后就恭恭敬敬地把齐珍送回了公主府。

  而在此时,底下的人也已经伪造了好了证据,杨毅亭吃了吹那盖着印鉴的纸张,得意地笑了笑,中书令韩大人,即使是当朝位高权重的中书令,在河边走多了也难免会湿了鞋。

  凡是做官的人,根本就没有真正清白的,能登上高位的,就更加无法保证了,所以想要击垮一个人,有时候真的非常简单。韩羡手底下不干净,从一开始就没有干净过,这一点大家都心知肚明,只不过一直忌讳着,不敢与其争斗,而如今,连皇帝都无法容忍了,作为臣子的他们,自然要为君分忧。

  很快,弹劾中书令韩羡的人就一窝蜂似得向皇帝递奏折,而杨毅亭手里的证据,不过是拉开序幕的引子罢了,大家都心有灵犀,卯着劲要一次性将韩羡至于万劫不复。梁煜辰在朝廷上微笑着看了看杨毅亭,没有多说,而韩羡,则是没有想到,一个公主遇刺案竟然能将自己所有的事都牵扯出来,为了避嫌,他只好上表请罪,闭门不出,等待一切真相大白。

  政治的斗争,是可以不见血的,而如今却是所有人一起挥刀。韩羡在府中急得乱转,事情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他以为这次会和之前一样,不过几天就可以东山再起,却没想到人家是有备而来,喝了口水然后重重坐在了太师椅上,他把所以能派出去的人都派出去了,无论如何,都要挽回这个局面,他绝对不允许自己奋斗多年的成果就这么毁于一旦。

  很快就有人回报,说大理寺已经搜集了不少证据,列出了他十大罪证,件件都能让他人头落地,其中有一条是谋害皇族,说他三年前毒害太子,听到这儿韩羡心下大惊,他已经将所有知情人都灭了口,怎么还会被人查出来?

  那时候他还是一名中书舍人,因为前任中书令告老还乡,一直没有继任者,相权就握在了侍中徐肆和左仆射刘治手中。在整个中书省,只有他心思最是活泛,也最有野心,所以就想出了一个毒害太子,并且献计的方法,这件事进行得神不知鬼不觉,就连太子本人也以为自己只是生病,只有韩羡明白,太子是中了毒,然后他就推荐了一位大夫,给太子顺利解了毒。

  那次梁煜辰病得很是凶险,差点就没了性命,所以韩羡能救得太子,梁帝很是感激,又看他胸有丘壑,很是不凡,就将他提为中书令,由此官拜丞相。事实证明,梁帝的眼光很是不错,韩羡这三年间为梁国出了不少力,也为梁帝分了忧,甚至连侍中徐肆和左仆射刘治都对他甘拜下风,渐渐在朝堂上失去了话语权。

  一个国家的最高统治者似乎对臣子的野心都格外敏感,这三年来,韩羡已经越来越肆无忌惮,獠牙也露得着急了些,梁帝本来不想在这个时候动手,毕竟齐国还未完全收服,南方还在动乱,但韩羡触到了他的底线,刺杀太子他已经忍了一次,和昆仑勾结,三番两次在明安制造混乱,如今又来刺杀他的女儿,再忍下去这个国家是不是就要换主人了?

  韩羡手底下门客虽多,却没有掌握军队,梁帝不动他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但既然他自己找死,梁帝也不能不成全,太子梁煜辰和五皇子梁煜靖得到了讯息,都暗示了自己的人,所以朝堂上才能如此整齐划一地出现弹劾韩羡的景象。韩派的人本想反驳,但有心人看了出来,所以他们聪明地选择了沉默,也就如此将韩羡送向了死亡之路。

  梁煜靖早就已经成年,住在宫里多有不便,加上最近韩羡这事儿,梁帝心里也就有了危机感,为了避免儿子们出现流血事件,封了梁煜靖为育王,将他迁出了皇宫。梁煜辰和五弟正坐在院子里赏花,一个少年突然跑了过去,梁煜辰刚看了一眼,梁煜靖就没了踪影,杯子都没能放在桌上,而是掉在了地上。

  一旁的管家在一旁陪着,梁煜辰一笑,“这就是五弟的小美人儿?”

  管家点了点头,笑着道:“王爷就喜欢些漂亮孩子,这一个格外惹人怜爱,就是脾气差了点,天天闹着要跑,王爷这些天都没能有空出去。”

  “既然如此,那本宫就不打扰了,卫管家和五弟说一声就行了。”梁煜辰是不想自己一个人在这育王府赏花,要赏也是回自己的太子府。

  卫管家将梁煜辰送出了府,就看见一群人正将那个叫刘子钰的孩子围在了中间,育王梁煜靖不喜欢别人碰自己的人,所以侍卫们也只敢围着,并不敢上手抓人,梁煜靖阴着一张脸走到了刘子钰身前,一把将他提了起来,然后扯到了自己房里。

  “是不是几天没动手,就浑身难受?我可告诉你,这几天本王有其他事,懒得跟你计较,若是再不识抬举,别怪我手下不留情!”

  刘子钰倔强地瞪着他,嘴角噙着一丝冷笑,“从我遇到你,你何时留过情呢?这时候倒把自己说得这么高尚。”

  梁煜靖不想动手,但刘子钰实在气人,只好将他关了起来,等处理完韩羡,再来找他算账。

  韩羡从来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死得这么快,十大罪证一经列出来就引起了民众的强烈不满,明安大多数还是齐国遗民,他们不关心政治,但对梁人还是存着恨意的,梁国的中书令倒了,他们自然拍手称赞,更何况还有那有名有据的十大罪证。

  一开始韩羡并没有把这些放在眼里,直到有人来报,皇帝要杀了他,他才真正明白自己得罪了谁,当即带了几个人连夜潜出了明安城,直奔江南而去。

  梁煜辰听说此事,气得说不出话来,他们把京城守得这么紧,韩羡竟然还能逃跑,真不知道他到底还有多少底牌是他们没有摸清楚的。不过韩羡这么一逃,无异于承认罪行,所以他们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将其抓捕归案了。

  大理寺卿杨毅亭是育王梁煜靖的人,从一开始他们就已经设好圈套等着韩羡往里钻了,韩羡虽说在朝堂之上耀武扬威但他根基尚浅,一个人如果做了跟他身份不相配的事,那么被抛弃就是时间问题了,梁帝早已无法容忍,所以韩羡此人注定是这个结局。

  梁煜辰派人在各处拦截,让人务必将韩羡抓捕归案,而就在此时,杨毅亭突然风头一转,将矛头对准了太子。梁煜辰早就知道五弟不会屈居人下,只是没有想到他会这么沉不住气,才刚刚将韩羡逼到绝路,就来拉自己下台,难道真觉得自己好欺负不成?

  梁帝似乎也没有想到杨毅亭会突然状告太子,饶有兴趣地听完了杨毅亭所列的罪证,说太子纵容臣下欺压百姓,收取贿赂,兼并土地,并且杀害平民百姓,实在不堪为一国之储君。梁帝目光阴狠地瞪了杨毅亭一眼,不过离得太远,加上没有人敢抬头正视龙威,所以杨毅亭并没有发现梁帝已经黑了脸色。

  梁煜辰心下轻笑,这个大理寺卿也太不知死活了,五弟想要当太子,可是父皇不这么想,他那么疼五弟,怎么舍得把这个担子扔给他?更何况才刚刚有了封号就急着跳出来,也太不把父皇放在眼里了。

  梁煜辰心下并不着急,先是表明了自己的清白,然后就闭门思过了,虽说韩羡的例子就在眼前,但梁煜辰有足够的自信,韩羡手底下做事不干净,但他不会,他做事一向是不留把柄。

  在院子里泡上一壶新茶,看着身边抽出嫩芽的柳树,不禁想到了柳若兰,这段时间柳若兰仗着自己代家二小姐的身份着实是出尽了风头,在育州为非作歹,勾三搭四,带着翠竹和红樱两个丫头跑到慈仁堂去做学徒,抛头露面的,让所有人都知道代家有一个仙女似的二小姐。代子今在信中还道,上门求亲的已经踏破了门,代家老爷子每天都要忙着应付各种各样的人,都是些有头有脸的人,又不能直接赶人,很是费劲。

继续阅读:第四十九章:出征南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