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出征南方
清醉梦2018-01-21 10:033,196

  梁煜辰有些后悔了,当初柳若兰住在安宁府,他还可以隔三差五过去看看,如今把她送到了育州的代家,真是隔了万水千山,加上他很少有机会离京,所以想要见面真是比登天还难。如今他闲在府里,倒是有了时间,不过身有嫌疑,还是低调的好,若是被人发现偷偷去了育州,估计就要有太子谋反的传闻了,他可不希望因为美色就丢了性命。

  孙雪儿见他闭府不出,就知道定是出了大事,因此每日里就花费心思做了不少他喜欢的菜式和点心,梁煜辰照单全收,只是晚上并没有去她那儿,仍旧自己一个人睡。孙雪儿咬了咬嘴唇,自从有了孩子后,殿下就再也没去过她那儿了,府里虽说只有她一个人,但也捱不住那么多说闲话的,那些下人们当面不说,可背地里说的却是非常难听。她知道殿下心里有人,书房里的那幅画就挂在那儿,府里所有人都知道她是谁,如今是全天下人都知道,可是安宁夫人已经死了,殿下还要再继续等吗?

  孙雪儿明白,任何男人都不喜欢善妒的女人,所以她一向知道自己的本分,更何况,作为一个妾,她也没有资格去嫉妒,所幸的是,殿下眼里没有她,也没有其他的人,大家都一样,嫉妒也就没有了意义。

  梁煜辰并没有发现孙雪儿的心思,他心中从始至终只有一个人,别的人他根本不会在意,想到柳若兰在外面沾花惹草,他就一阵醋意翻腾,当年只差了一步没能让她做自己的太子妃,一错就错了十六年,如今他再也不会让这个机会溜走。

  散朝之后,梁煜辰专门去见了父皇,向他陈明了一切,梁帝黑着脸坐在书案后面,差点把奏折撕了,“真是没有想到,你们两个也能斗起来,前几天联手斗韩羡不是合作得挺愉快吗?怎么这么快就让人抓住了把柄?一点都不给人省心。”

  “父皇莫气,五弟和孩儿都有分寸。”

  梁帝冷哼一声,手指重重敲击着桌案,“是不是看朕身体不行了,就再也不把朕放在眼里?朕还没死呢,你们兄弟就开始窝里反,若朕死了,是不是还要血流成河才行?”

  梁煜辰赶紧跪下,“儿臣不敢。”

  “不敢?老五一向不问政事,如今也掺和了进来,若不是你把他逼急了,他怎么会如此?看来你真该回去好好反省反省了。”

  “父皇教训的是。”

  从那以后,梁煜辰就再也没见过五弟,他一向知道梁煜靖不如表面上这么单纯,也从未敢轻视,但这一次梁煜靖做的实在是不够厚道,利用完了甩到一边倒也算了,却是给了他背后一刀。梁煜辰轻笑,宫中有萧贵妃在,自然是比自己要强得多。

  心腹甄平暗中来报,说陛下已经派人去调查了,杨毅亭手里的证据很多都无法直接造成伤害,不值一提,只不过太子的名声难免受损,一旦种下了怀疑的种子,很容易再次引发栽赃事件。

  梁煜辰道:“他们打的就是这个主意,不用管他们,你只好做好自己的事就行,这个时候还是尽量小心为妙。”

  甄平点头,很快就回去了。

  没过多久,育王梁煜靖就上门了,看到梁煜辰一个人在后院练剑,偷偷看了好久,却不敢上前,等到梁煜辰终于练完,回过头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面色尴尬地喊道:“大哥。”

  梁煜辰嗯了一声,拿过毛巾开始擦脸上的汗,“好久没来了,难道是小美人儿又不听话了?”

  梁煜靖干笑了两声,“大哥说笑了,他那个人,就没听过话,我也没指望他能老实。”

  “那你怎么有空来我这儿?不怕小美人儿又跑了?上次见他确实长得不错,你要是玩腻了,不妨送给大哥玩两天。”

  梁煜靖脸色不佳,跪了下来,“大哥,这事我是真不知道,你能不能不要记恨我?我从来没想过跟你争什么,从小到大,你对我,还有玉蝶,都好的没话说,弟弟绝对没有不该有的心思!”

  梁煜辰皱了皱眉,“你这是做什么?你是我看着长大的,我还不了解你吗,赶紧起来吧,让人看见了笑话你。”

  “你先原谅我,不然我就跪在这儿不起来。”说着偷偷瞄了一眼梁煜辰。

  梁煜辰擦完汗穿上外衣,“不起来是吧,那你跪着吧,我先去吃饭了,之前给安宁请的厨子如今就在我府上,你一向不爱这些,所以还是跪着吧。”

  听到这儿梁煜靖立马站了起来,可怜兮兮地看着梁煜辰,“大哥……”

  “真应该拿镜子让你照照,哪有一点王爷的样子,活脱脱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玉蝶见了都要喊你妹妹。”

  梁煜靖抓住他的手,“妹妹就妹妹,我还想喊她哥哥呢,大哥,原谅我吧,我再也不会了。”

  梁煜辰叹了口气,“吃饭去吧,看见你这副样子就想揍你。”

  到最后梁煜辰也没有松口,这是他从小看到大的弟弟,相互之间是什么品性,大家都心知肚明,他原谅也好,不原谅也罢,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梁煜靖求的,不过是心里的安慰罢了,而他,却不打算给,只是想让彼此都长个记性。

  本来以为可以在家好好休息几天,没想到南方来了消息,齐珉竟然反了,梁帝立刻将他和几位大臣召到了宫中,商量着领兵将领,并着户部和兵部抓紧时间准备物资,以期尽早出发。在梁国的将军中,最能打的还要数萧宁和孟迁,这两人一直是南下攻齐的功臣,经验丰富,并且熟悉南方的地形,所以几位大臣都有意让此二人领兵,与齐珉一绝死战,趁此彻底扫除齐国余孽的复国之心。

  梁帝并没有做决定,而是让梁煜辰重返朝堂,第二日由百官共同推举人选,出人意料的是,推荐萧宁孟迁的竟然没有几人,反倒是推荐齐国降将白峰的不在少数。梁帝眯了眯眼,没想到还不到半年,白峰就已经有了如此名望,看来还是小看此人了。

  “太子对此如何看?”

  梁煜辰出列道:“儿臣愿领兵前去剿灭反贼,为父皇分忧!”

  顿时底下一片哗然,太子虽说之前被弹劾,但依旧是一国储君,如今陛下身体越来越差,说不定哪天就会离去,若是太子不在朝堂,到时候登上皇位的是谁,可就不一定了。

  梁帝瞅着下面小声议论着的群臣,不禁问道:“太子身为一国储君,如此犯险,就是所谓的孝道吗?”

  梁煜辰赶紧跪下,“儿臣不敢。儿臣之所以自荐领兵,乃是相信此战一定会得上天庇佑,旗开得胜,是以儿臣愿意身先士卒,保我大梁安宁。”

  “父皇,万万不可!”育王梁煜靖跪下道,“父皇,大哥乃是太子,实在不宜冒险,此战还是让儿臣去吧,儿臣曾经游历过南方,对那儿的风土人情都颇为熟悉,一定能够尽快归来。”

  大臣们议论纷纷,都在阻止两位皇子的涉险,如今陛下仅余三子,太子是早早就定下了的,素有威望,育王虽说游戏人间,但极受宠爱,宫中又有萧贵妃把持后宫,实在是不容小觑,另外幼子还在襁褓之中,此时是无法指望。所以下一位帝王就在太子和育王之中,无论是谁领兵,终究都有风险,既有失宠的风险,也有拥兵谋反的风险。

  梁帝自然也想到了同样的问题,嘉奖了两个儿子,然后驳回了他们的请求,“一心念着国事是好的,但也要想想自己身上的担子,如今不是你们任性的时候。”

  最后梁帝选了孟迁和育王手底下的石越祖,石越祖是御史中丞石越旗的弟弟,一向勇猛,有“在世张飞”之称,另外派了熟悉地形的白峰随军,相信有这些人在,齐珉也能消停一段时间。

  等到真正领兵出征的时候,却是由太子梁煜辰亲自领兵,百官震惊,明明陛下已经拒绝了任何皇子出征,太子如何变成了主帅?

  就在梁帝召见群臣的那一天,等到所有大臣离去,太子单独求见了梁帝,请求让自己领兵,梁帝道:“如果是你坐在朕这个位置上,你会同意吗?”

  梁煜辰垂首道:“如今朝堂不安,儿子还是离开较好,由太子亲自领兵,胜算也更大些。”

  “如果兵权到手,太子回头攻打明安,那朕不就危险了?”

  梁煜辰稽首,“儿臣不敢,儿子以性命担保,绝不会做出不仁不孝之事。”

  梁帝将他扶起,“朕自然是信你的,若你能得胜归来,朕定然会为你赐婚,让你得偿所愿。”

  “多谢父皇。”

  梁煜辰的事梁帝很清楚,包括柳若兰还活着的消息,梁帝并不在意自己的太子娶的是谁,他在意的只有梁国,只要梁国能长久,他可以什么都不在乎,一个女人,无论她是不是亡国太后,那都不重要。梁煜辰出征,一是为了证明自己,避免朝堂争论,另一方面就是将齐国彻底收服,也将柳若兰彻底收服。

继续阅读:第五十章:路有小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