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套路深深
清醉梦2018-01-26 00:103,484

  等到酒醒,发现自己躺在地上,柳若兰就觉得有些头疼,看来昨夜喝得太多,以至于没了意识,轻轻唤了一声,门被推开,翠竹红樱肿着眼睛进来了,大大的黑眼圈挂在两张嫩脸上,颇有些煞风景。暗自叹了口气,“你们两个辛苦了,赶紧收拾收拾休息吧,昨晚是我不对,让你们担心了。”

  翠竹红了眼圈,“小姐,我们知道您难受,可也要注意身子,若是有个万一,翠竹真的无法原谅自己。”

  柳若兰将她二人揽在怀中,安慰道:“我知道你们关心我,下次不会了,好了,你们也累了一天一夜,快些休息去吧,不然顶着两只熊猫眼,是要吓死人不成?”

  “哪里就这么吓人了。”虽如此说着,二人还是听话地出去了,让其他侍女伺候柳若兰梳洗。

  齐珉的称帝虽说让柳若兰觉得不舒服,但并非出乎意料,之前在琳山山寨,她就知道齐珉决不会放弃,只是这种方式实在让人恶心,他这么做,把国家与百姓置于何地?为了目的可以不择手段,丝毫不顾及他人的感受,将百姓再次卷入战火,打着复国的名义,不过是为了自己的私欲,满足自己称帝的野心。也不知道珏儿现在何处,若是知道了这个消息,不知道会不会做出傻事。

  天气炎热,街上的人并不多,为了让两个小丫头能够好好休息,柳若兰特地让她们好好休息,免了她们到慈仁堂来,反正这时节病人也不多。

  知了在树上鸣叫,柳若兰坐在慈仁堂里有些烦闷,正要拿着扇子到外面找个树荫凉快一下,就看见一个人向她走来,柳若兰皱了皱眉,他来干什么?

  来人是卢万钧,百马军的首领,“代姑娘,多日不见,别来无恙。”

  柳若兰将扇子置于胸前,神色有些不悦,“卢将军还记得曾答应过我什么吗?”

  卢万钧自然记得,今后再也不来找她们的麻烦,可他今日确实不是来找麻烦的,“代姑娘,卢某只是有事相求,并不是来找麻烦,还请姑娘不要误会。”

  柳若兰翻了个白眼,她那话的意思就是日后再不相见,即使见了也是陌生人,也不知道这人是真傻,还是装傻,“无论何事,我都不想再与你们有丝毫瓜葛,还望卢将军您行行好,忘记我们吧。”说着就想离开。

  卢万钧拦住了她,看样子有些失望,“姑娘就这么讨厌卢某吗?”虽说第一次见面的经历并不美好,可他们毕竟一起捉拿过奸细,怎么说也算有些交情,如今却连一句话都不愿多说,他心里还是很受伤的。

  柳若兰拿扇子挑开了他的手,“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代家只负责治病救人,朝堂争端我们不问,江湖争斗我们也不管,医者想要在乱世生存,就必须要远离一切争斗,所以将军还是放过我们吧。”

  “我若不答应呢?”

  “那就是存心与我们为敌了,虽说不至于以后见死不救,但慈仁堂还是不欢迎这类人,将军莫要让自己难堪。”

  卢万钧叹了口气,“卢某真的有事相商,在大街上说又不方便,不如去对面的茶楼,也好把话说清楚,帮不帮忙,全看姑娘的意思。”

  柳若兰转身回了慈仁堂,卢万钧这人,她实在不敢相信,两面三刀,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她懒得跟他废话。

  卢万钧拦不住她,只能跟着进去,却见慈仁堂里并无病人,只有几个伙计在那儿分拣药材,坐堂大夫早早地就出去纳凉了。

  柳若兰对着几个伙计道:“有人要找你们家小姐的麻烦,谁来帮忙打出去?”

  几个伙计当即就放下手中的药材,将卢万钧围了起来,卢万钧虽说是百马军的首领,但功夫并不好,从他打老鼠眼田五的时候就能看出来。这时候被人围住,他心里还是很没底的,直接就退了出去,毕竟不能真的动手,求人办事,态度还是要有的。

  夏天日长,到了太阳西沉,柳若兰才从慈仁堂出来,卢万钧在茶楼喝了一下午的茶,早就等得烦了,看到她出来,赶紧跑下楼,追了上去,“代姑娘,卢某等了一下午,这下子可以证明卢某的真心了吧?”

  柳若兰不想理他,但这人脸皮忒厚,任是你如何无视,他都能跑到你面前乱喷口水,惹得柳若兰都想一拳把他打晕,省得叽叽喳喳像只麻雀,在眼前胡蹦乱跳。

  “代姑娘,你就答应吧,跟卢某一起去江南,那儿需要你们慈仁堂,说到底,咱们都是大齐子民不是?代姑娘这么菩萨心肠的女子,肯定不忍心看百姓们遭受苦难。”

  柳若兰顿住了脚步,“第一,我不是菩萨心肠,我就是个恶人,这样你满意了吧?第二,慈仁堂遍布全国,根本就不需要我的帮忙,更何况,我根本就不会医术,只是个打杂的,第三,无论之前是不是大齐子民,现在所有人都是梁国子民,再加上江南正在打仗,我是个胆小惜命的人,不想凑这个热闹。现在可以请你离开了吗?”

  卢万钧愣了愣,“可在我心中,你根本就不是这样的,你为什么要这么说?难道就是因为讨厌我?”

  柳若兰突然觉得这人脑子有病,一副可怜兮兮的受气小媳妇儿样,仿佛自己是个十恶不赦的登徒浪子,把他怎么了似的,传说中那个威风凛凛的白虎将军去哪儿了?莫非真的是“见面不如闻名”?正疑惑间,突然后颈一痛,柳若兰瞬间晕了过去。

  一个人从她身后出来,不悦地看着卢万钧,“真是啰嗦。”

  卢万钧笑道:“自然没有你利索,啧啧啧,一点儿也不知道怜香惜玉。”

  孙连城看都没看他一眼,转身就牵来了一辆马车,将柳若兰放入其中。

  卢万钧也钻了进去,“还好是你过来,要是四弟的话,估计人还没到,酒味就已经飘过来了。”想到刘伶那副醉鬼样,他真担心这家伙会在大街上裸奔,毕竟人家是以竹林七贤里的刘伶为榜样的。

  孙连城并没有理他,卢万钧也不觉得无聊,自顾自说道:“代姑娘虽说和梁煜辰有些联系,但也没到那种程度吧?我总觉得此事有些不妥,代姑娘的为人我也打听过,在育州城是有口皆碑的,万一伤了她,恐怕咱们也不好交代。”

  想到那人信誓旦旦地说代子怡就是破敌的关键,卢万钧就觉得荒唐,他与代姑娘虽说交往不多,但也能看得出来,这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女子,又怎么会与梁煜辰有所纠缠?不过想到之前在山上的那一番有关齐梁关系的争辩,似乎又在说明些什么,他实在想不出,一个久病的闺阁少女,怎么会认识梁国的太子,育州和惠城,离得并不近。

  “三弟,你真的相信那人的话吗?”卢万钧问道,不知道是为了说服自己,还是想要寻求认同。

  孙连城赶着马车,一路向南,他必须要抓紧时间,再过一会儿城门就要关了,若不赶紧出城,代府的人就会发现并追上来,那样他们的努力就白费了。

  等到马车终于驶出城门,孙连城松了一口气,但依旧赶得很快,如今他们最缺的,就是时间,若不能及时把这个女子送到江陵,那损失的,将是齐国的士兵和土地。

  向前拐过了一个弯,百马军的人就出现在了他们眼前,卢万钧跳下马车,按照之前说好的将所有人十个一组,化妆成普通的老百姓,逐渐地向南方转移,之前不肯南下,是不忍离开故土,可如今被仇人统治,他们又忍受不了怒火,只能南下投靠新帝,回到属于他们的齐国。

  安排好所有人后,卢万钧就带着他们出发了,既然育州无法让他施展抱负,那就去更加广阔的天地,他相信,自己终有名扬天下的那一天。

  到了半夜,柳若兰才悠悠醒转,摸了摸还在痛的后颈,心里已经把卢万钧揍成了猪头,敢暗算她?真是不想活了,她会让卢万钧明白,什么叫做后悔。

  巧的是卢万钧正睡在她旁边,马车还在辘辘地走着,柳若兰抽出了发簪,直接刺向了他的穴位,卢万钧立刻昏了过去,为了避免脑袋着地发出声响,柳若兰用左手轻轻撑了一下,然后将他放在了旁边。悄悄撩起车帘,看到赶车人的背影,柳若兰直觉此人不好对付,不敢轻举妄动。

  又听了听周围,大概十余人,柳若兰跟他们交过手,知道百马军中真正的高手并不多,只是有些怀疑卢万钧这么做的目的,她与卢万钧并无仇怨,之前的误会也已经解除,这次主动来招惹自己,肯定不会是为了请自己出游,那么就是他说的江南之事了。天下人都知道梁煜辰正带着大军前去讨伐齐珉,江陵城恐怕也已危急,这个时候带自己去江南,他是知道了什么吗?

  迅速地回忆了这段时间自己的行为,她已经尽量让自己变得活泼些,以掩盖那份成熟,加上皮肤保养得好,并没有人怀疑过她的身份,代家人和兰园的人更不会多嘴,毕竟梁煜辰在上面压着。所以肯定是其他地方出了问题,不然卢万钧为什么要抓她?她可不信是为了什么行医,她根本就不会。

  轻轻拉开了车帘,柳若兰迅速地将发簪刺入了车夫的身体,没想到车夫身子一动,发簪就偏离了穴位,非但没将人制住,就连伤口都没能划出,柳若兰赶紧收手,该换了角度再次刺出,这次她终于看清了车夫的面容,原来是百马军的三当家孙连城,难怪身手这么好。

  你来我往交了三十余招,柳若兰还没能逃脱,眼看着周围的人渐渐聚拢了过来,心下焦急,没想到孙连城其貌不扬,下手倒是挺黑,柳若兰已经被他逼得退无可退,刚刚跳下马车想要逃跑,就又被逼了回去,让她好不郁闷。

继续阅读:第五十七章:被迫南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