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捉拿奸细
清醉梦2018-01-23 22:503,590

  李飞还是死了,虽然早就猜测可能会是这个结果,但亲眼看到,还是觉得触目惊心,人是刚刚死的,尸体还有余温,血水将石头也染上了红色。

  柳若兰上前看了看,咽喉处一刀毙命,以李飞的武力和体格,想要一击必杀是件很困难的事,更不要说直接割喉。想要造成如今的局面,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先控制住李飞,从伤口来看,下刀干脆利落,并没有挣扎痕迹,这么说,李飞当时是没有意识的。

  卢万钧将尸身从水里拖上了岸,神情有些恍惚,更多的是不敢置信,他从没想过李飞会死,李飞不聪明,但一般人也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找了这么久,却寻到这样一个结果,卢万钧心中一片空白,只觉自己是在梦中。

  “凶手还没走远,赶紧追吧。”柳若兰提醒,不忍他继续呆下去。

  听到声音,卢万钧这才慢慢回神,留下几个人守着,然后继续向前,李飞是他的兄弟,二人从小一起长大,无论自己做什么,李飞都会支持,是最忠诚的伙伴,他绝不会让自己的兄弟白白死去。

  这次的速度明显变快了,柳若兰能清晰地感觉到卢万钧内心的急迫,她也是失去过亲人的人,自然知道这种心情,卢万钧家破人亡,百马军就是他的所有,是他的精神寄托,每一个兄弟都是他至亲的人,看到兄弟惨死,而凶手就在眼前,任谁都无法平静。

  很快溶洞就变得狭窄,前方出现了光亮,一个洞口出现在他们眼前,卢万钧当先一步,直接就跨了出去,“你给我站住!”

  柳若兰一听就知道追到了凶手,也赶紧跟了过去,出了洞口是一片杂草,长得密密麻麻,幸亏前面两人已经踩出了痕迹,她走得并不艰难,但一身浅蓝色的衣裙还是染上了青绿的汁液。

  脚下山石嶙峋,很不好走,卢万钧哪里顾得上这个,拔腿就追了过去,而前面跑着的那人,又矮又小,一双老鼠眼泛着精光,身上还带着血迹,正是百马军的田五。一切因由皆是此人挑起,而今害了人命,还想要逃跑,卢万钧又怎能让他如愿?

  田五身形敏捷,又兼之生死关头,速度很是惊人,明明相距不远,卢万钧的速度也不慢,可很快两人就拉开了距离。卢万钧更是急躁,捡起石头就砸了过去,追不上还砸不到吗?只听一声“哎哟”,田五脚下踉跄,直接摔在了地上,膝盖碰到了山石,登时就流出了血。

  柳若兰突然觉得好笑,这是要进行一场石头大战吗?她可不想被无辜牵连,万一砸花了脸,可没人赔得起。

  卢万钧带的人不少,很快就围了过去,田五膝盖受伤,根本跑不快,想要学卢万钧拿石头砸,他也砸不过来,最终还是被人按在了地上。

  卢万钧上去就是一拳,田五本就长得猥琐,一拳下去眉骨开裂,更是看不见眼睛了,田五鬼哭狼嚎,卢万钧尚不解气,又揍了几拳,若不是被手下人拉着,恐怕当场就要把老鼠眼打死。

  “为什么要杀我兄弟?你说啊!”卢万钧声音都变得嘶哑了。

  老鼠眼田五咧着一张嘴呼气,明显是疼得厉害了,但听到这话,低低笑了起来,“为什么?自然是为了报仇了,你们有仇,老子也有仇!百马军叫得好听,还不是一群土匪,真把自己当神了啊。”

  卢万钧当即就要动手,被手下一人拉住,这人身形修长,弱不禁风,远远就能闻到身上一股酒味,腰间更是挂着一个大大的葫芦,“大哥,不能就这么便宜了他,有什么问题咱们回到大营再一一审问,当务之急是把二哥先带回去。”

  柳若兰知道这是家丑不可外扬,不想让她们听到。

  卢万钧似乎也回过了味来,吩咐三当家孙连城去收敛李飞的尸首,四当家刘伶将田五押回去审问,孙连城是跟在他们后面一言不发的黑汉子,而刘伶就是刚才说话的酒鬼了,真是取对了名字。这些涉及到他们百马军内部,柳若兰并没有兴趣,直接告辞,就要离开。

  卢万钧拦住了她,“三位稍待,若不是姑娘答应帮忙,那田五也不会放松警惕,引我们找到二弟,百马军虽说出于草莽,但还是应该好好感谢,还请三位莫要推辞。”

  “感谢就不必了,眼下卢将军还有正事,我们也不便打扰,希望卢将军记得答应过的条件,不要再来找我们的麻烦,告辞!”柳若兰说完转身离去,她不想与他们过多纠缠,梁煜辰此时没空,一旦想起来,百马军恐怕要遭殃。

  回到了育州兰园,柳若兰并没有感到轻松,心里反而更加沉重,本以为离开了明安,改换了身份姓名,她就可以把一切忘记,重新来过,如今看来,不过是在自欺欺人,只要一看到和齐国有关的人和事,她就无法平静,脑海中浮现的全是一年前战火纷飞、万民罹难的场景。

  时至今日,她都没能收到儿子的消息,也无法将自己的情况告知,若是珏儿知道自己死了,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至于梁煜靖说的那个少年,她心里不信,珏儿即使复仇,也断不会选择这种方式,恐怕是梁煜靖误会了吧。

  在育州并非没有人手,只是她还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将消息递出去,也不知道自己的死讯,会带来什么后果,别的她都不担心,齐琮能够应付,只有儿子,是她最担心的人。

  很快太子梁煜辰的大军就抵达了战场,柳若兰这边也听到了消息,没想到齐珉还有些能耐,竟然将庐江以南大部分地区收入囊中。更让人没想到的是,齐珉起兵的其中一个原因竟然是给自己复仇,柳若兰冷笑,这些话也就拿来骗骗百姓,哪有为了亡国太后起兵复仇的,更何况,他们之间的关系并没有那么好,甚至可以说是宛如仇敌,齐珉为了起兵,也算是煞费了苦心。

  前方战事如何,柳若兰不得而知,即使是翠竹红樱,也无法得到具体消息,毕竟是军国大事,她们没权利、也没资格过问。不过开战的消息倒是让不少齐国子民忆起了家亡之仇、国破之恨,一时间就连大街上的气氛,都异常沉重。

  柳若兰依旧去慈仁堂帮忙,看似不问世事,实际上却是留意着往来的人员,里面进进出出的人多,消息也就流通得快,谁家的儿子上了战场,谁家的女人生了双胞胎,不用打听,就能知道得一清二楚。而就在两个月后,她终于找到机会,跟自己的人接上了头。

  当年齐国初建,太祖皇帝就建立了一支神秘组织,风云探,为的就是能够随时随地了解全国的情况,也为了防止地方官天高皇帝远,欺上瞒下。风云探最初选的是一批孤儿,由开国将军石瑾行暗中训练,并各自伪造好身份派往全国,所有人都是单线联系,互相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也不允许私下泄露。风云探是世代相传的,从开国以来,已历百年,如今已经换了三代,忠心依旧。

  自齐玥登基,就将风云探的事告诉了柳若兰,是感激她在临江王谋反一事中的贡献,也是对她的无间信任。而后来册封梁玉蝶,为了补偿,齐玥直接将风云探的令牌给了她,由她全权处理风云探的一切事务。但她并没有启用这项权利,天子的信任是一回事,自己的本分是另一回事,直到明安城破,南下江陵,她才真正拿出了这面令牌,为儿子的江山筹谋。

  之前的昆仑刺客,是她的一次尝试,她想刺杀梁煜辰,因为他是梁国太子,是害死自己亲人的凶手,即使不能杀死,也能搅乱朝局,再加上后面接二连三的刺杀,在冬至之前出现这种事,一定会让他们害怕吧。可惜刺杀失败了,梁煜辰不仅没死,还牵连到了自己,她以为自己足够小心,却还是被他看出了破绽。

  当日孟迁直接打上门来,柳若兰就已经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可她没想到,梁煜辰竟然愿意放过自己,不仅如此,在自己遇险后,还亲自寻上门来,为自己改换了身份,从此以后,自己再也不是那个亡国太后。

  经历了这么多事,梁煜辰是最大的意外,若没有他,自己不会来到育州,变成代子怡,与风云探失去联系,同样的,若是没有他,自己或许早就丢掉了性命。他对自己的维护,即使心存偏见,也不得不承认是好到了极致,有时候忘掉自己的身份,除去国仇家恨,她也会觉得能遇上这么一个人,也是挺幸福的,可惜,命运偏偏要开玩笑,让他们在十七年前错过。

  已经发生了的,无法改变,她能决定的,只有未来。和风云探联系上后,她的第一个命令就是寻找儿子齐珏,齐珏是知道风云探的,想必也急于知道她的消息,为了防止他冲动莽撞,做出什么事来,柳若兰必须把自己活着的消息告诉他,免得造成难以收拾的局面。

  很快南方就传来了消息,齐珉自立为齐帝,已在江陵登基,得到了不少百姓的拥护与支持,柳若兰顿时觉得全身无力。齐珉称帝她并不反对,也没资格反对,只是觉得嘲讽,齐珉亲自把齐国逼上绝路,让自己不得不献城投降,如今自己降了,他却踩着无数尸骨,成为了复国英雄,这个世界真是疯狂。

  猛灌了一大杯酒,却呛到了自己,辛辣的味道在喉中蔓延,呛得她不住咳嗽,眼泪都流了出来,将翠竹红樱通通赶到了外面,自己一个人哭得死去活来,心痛的感觉,不哭一下永远都不知道,自己竟然会痛到这个程度。

  为什么哭?她不知道,或许是心中不甘,为这个国家付出了一切努力,却依旧摆脱不了亡国的命运,签下降书,被人押送到明安,亡国太后的罪名已经背上,即使换了身份又如何?也改变不了被人唾骂的命运。而齐珉呢?真正出卖了国家的人,如今振臂一呼,天下响应,成为了万人敬仰的英雄,这世界就是这么贱,这么不公,她所做的一切都沦为了笑柄,想到之前还劝卢万钧,让他顾念百姓,如今看来,这就是最大的嘲讽。

继续阅读:第五十六章:套路深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