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不期而遇
清醉梦2018-01-29 23:483,361

  傍晚时分柳若兰独自出了门,赵春奇想要陪她一起,被她果断拒绝,“你不用担心我逃跑,既然答应了要报答你,我就绝不会食言!”赵春奇也就不再坚持。

  打听了一下这里的药堂,果然有慈仁堂的分号,柳若兰进去之后四处看了看,和育州总堂没什么太大的区别,就是经过战火,重新翻修了一下,看着颜色要亮堂不少。

  “这位姑娘,您是哪里不舒服?”小伙计看到有人进来赶紧跑到了她面前。

  柳若兰摆了摆手,“我不是来看病的,有事要找你们管事的,麻烦通报一声。”

  伙计见她气度不凡,也没敢怠慢,向掌柜的说明了情况,掌柜的将她请到后堂,“在下是这里的掌柜,敢问姑娘找我们管事,有何贵干啊?”

  柳若兰拿出了代子怡的玉佩,“我是代家二小姐,找你们管事的有些事,不知道他可在这儿?”

  “在在在!我这就去请,二小姐稍待!”

  不一会儿就见到了管事的,年纪不大,大概三十多岁,看着很是儒雅,“见过二小姐,在下是这里的管事,姓贺,不知二小姐到明昌来,有失远迎,还请二小姐见谅。”

  柳若兰拿出了随身的玉佩,免得他再怀疑,贺管事打量了一下就确认了她的身份,这玉佩原有一对,少主代子今和二小姐代子怡一人一枚,平日里见少主总是带着,也就比较熟悉,因此很容易就能认出。

  “我到这里来没什么要紧的事,就是想请你们帮忙带封家信,这次出来得有些匆忙,怕家里长辈担心。”

  贺管事连忙应下,其实他们早已经收到了少主的来信,要所有分堂都注意寻找二小姐的踪迹,如今二小姐在自己这儿出现,即使二小姐不说,他们也要上报的。

  信是早就写好的,虽说不准备再回去,但毕竟代家二老和代子今对自己还是不错的,她也要报个平安,免得他们着急,同时也为了让梁煜辰不至于迁怒,证明是自己要走,与代家无关。

  贺管事接过了书信,“二小姐如今宿在何处?眼下兵戎交战,出门在外实在不安全,在下在这附近有座宅子,不如小姐暂且住下,好歹是咱们自己的地方,心里也能踏实些。”

  “有劳贺管事了,我在这儿有住处,安全你们不用操心,只要告诉家里人我没事就行。”交代完了该说的事,柳若兰直接就离开了,她不想与他们过多牵连。

  出了慈仁堂,转到了偏僻的街角,趁没人注意在墙上画了个记号,这是联络风云探的暗号,只要被他们看见,就会报告给上级,然后设法联络自己。

  确认没人看到之后,她向前又走了几步,在街道两旁的店铺里闲逛,虽说是战后重建的城市,但还挺热闹,也许就是占了地理位置的便宜,无论北上南下,都避不开明昌。

  在首饰铺子里停住了脚步,无论多大年纪,看到漂亮的首饰就移不动路几乎是所以女人的通病,柳若兰平日里戴的都很简单,花式并不繁琐,只有在做贵妃时奢侈了些。如今看到新的花型纹饰,虽说造型复杂,但并不显得庸俗,在精细中凸显着华贵与大气,柳若兰一时间有些爱不释手。

  “姑娘好眼光,这是我们店里新打出的金钗,上面镶的也是上好的蓝田玉,姑娘要不要戴上试试?”掌柜的将金钗从盒子里拿了出来,递到了柳若兰的跟前。

  柳若兰有些心动,但此时她手里并没有钱,想了想还是推辞了,没想到自己会落魄到这种程度,连个首饰都买不起,若是两年前有人这么说,她一定会认为是个笑话。

  到附近的小酒馆坐了会儿,她还不想回去,年少时最向往的就是外面的生活,如今真的过上了这种日子,却又有些怅然若失,也许人就是这样的动物,永远都不知道满足,永远羡慕别人的生活,却不知别人却在偷偷地羡慕你。

  “这位姑娘,能否有幸坐在你旁边呢?”

  抬起头来,恍然觉得此人就是自己的夫君齐玥,然他身上的杀伐之气还未散去,眉宇间还带着深深的疲色,身形挺拔,如神明一般出现在落日的余晖中,让她心中猛然一跳,有种久别重逢的欣喜,在这陌生的城市给她带来了一丝慰藉。

  看着她尚在怔愣,手中的酒杯已然空了,却还不知道添酒,梁煜辰坐在对面,给她添了酒,然后让店家又加了几个小菜,难得重逢,时间让心中的那份爱恋变得更加浓烈了。

  “没想到我们会在这儿见面。”万语千言,全都凝在喉中,不知从何说起,然又知道她的态度,只能将一切按在心中,免得连这一场相见,都变了味道。

  柳若兰看清了他的样子,也知道了他的身份,瞬间清醒了过来,“你……不是应该在军营吗?”

  “我偷跑出来的,”梁煜辰深深注视着她的双眼,似乎要看到她的心里,“代子今说你可能会在这附近,我就过来了。”

  柳若兰被他看得慌张,眼神便转向了酒杯,“两军交战,主帅却临阵脱逃,这是大罪。”

  “他们不知道,即使知道了,我也不会出什么事。”梁煜辰出来没有告诉任何人,如今战争胶着,为了避免百姓的伤亡,他只能尽力劝降,实在不行才能硬拼,免得留下一个残虐的骂名。

  “也是,毕竟你的身份在那儿,是我糊涂了。”想到这个人是梁国的储君,未来的皇帝,柳若兰心中就有些不是滋味,她还记得二哥柳若清就是死在他的手中。

  梁煜辰见她神色有些冷淡,心中暗叹,只怕自己终究不能撼动她的内心,国仇家恨阻在面前,自己越陷越深,对方却越来越清醒,这恐怕就是上天对自己的惩罚。

  两人都没再说话,场面一时有些尴尬,幸好小二这时候端来了小菜,梁煜辰给她夹了一些放在碗里,“听说这是明昌的特色菜,你来尝尝?”

  柳若兰将菜咽下,味道确实不错,突然就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我出来没带钱,你带钱了吗?”

  梁煜辰看了看桌上的酒菜,挑眉道:“你怕我吃霸王餐?”

  柳若兰回头瞅了瞅店里的伙计和掌柜,“他们打不过你,可以放心吃了。”

  梁煜辰勾起了嘴角,“即使他们要打人,我也会护着你的,绝对不让你受到一丝伤害。这次让你遇险,是我的疏忽,下次绝对不会了。”

  “既然你说是你的错,那我可不可以得寸进尺提个要求,就当是为你赎罪了?”柳若兰还记得赵春奇的条件,他的人情还是尽早还比较好,拖下去只会变本加厉。

  梁煜辰第一次见她这么直接,心中有些兴奋,这是不是意味着不再拿自己当外人?“你尽管说,只要我能做到。”

  见他眼中明显的喜悦,柳若兰又有些无法开口了,她不想利用别人的感情,尽管梁煜辰是他的仇人,但也不能践踏他的真心,“我……”

  思考了良久,终究还是开了口,“这次能够得救,多亏了一个人,他想要进藏书阁去查些典籍,还希望你能帮忙。”

  “是个什么人?”毕竟藏书阁在皇宫内,他不能随便就放人进去。

  “这人你应该认识,他叫赵春奇,是我齐国前工部尚书赵觉的儿子”

  梁煜辰思索了下,就想起了这个名字,似乎和柳若兰差点订了婚约,没想到他们竟然还有联系,他记得当年赵觉被斩,只有赵春奇逃过一劫,如今看来,似乎另有隐情。

  “他如今可有妻室?”

  柳若兰有些莫名其妙,怎么突然扯到赵春奇的妻子身上了?“应该没吧,一直没见过。他曾经替你做过事,你不应该了解得更清楚?”

  梁煜辰记起来了,这人曾在齐珉手下待过,还弄丢了柳若兰,当时他就觉得有问题,如今上赶着来英雄救美,肯定没安好心。

  见他一直不说话,柳若兰以为他不答应,“不行就算了,我回去再和他商量商量。”想到王青的身手,她还是有些怕的,虽说赵春奇不至于让人打她,但这么大的威胁还是让人心里发憷。

  “没说不答应,吃完了饭我和你一起回去,当面和他说。”他倒要看看这个赵春奇到底是何模样。

  回了赵府,在书房里找到了正翻着书籍的赵春奇,见到梁煜辰,他明显一愣,看了看柳若兰,这才拱手行了个礼,“见过太子殿下。”

  接下来的谈话柳若兰并不知情,她只负责引荐,能不能说服梁煜辰则是赵春奇自己的事,无论成功与否,都和自己没什么关系。

  过了没多久梁煜辰就出来了,“今晚我就住这儿了,代子今他们明日就会赶来,到时候你们一起回去,我也能放心。”

  柳若兰不想回去,但却不能告诉梁煜辰,“不回去的话,军中不会发现?我听说齐珉如今势头正盛,你这么做无疑是助长了他的威风。”

  “齐国的状况,我想你比我更了解,若非如此,也不会下定决心投降,从外面看或许齐珉的势头不错,可若是真的分析,就会知道不过是一盘散沙。”

  “如今的状况,和去年又有不同,你不能拿过去的情况来推测现在。”

  梁煜辰看着她轻笑,“那依你之见,此时的齐国和当时的齐国,哪个更加强大?百姓求的不过是安居乐业,梁国能给他们提供这个条件,我想他们还是会接受的。”

继续阅读:第六十一章:彻夜长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