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冤家路窄
清醉梦2018-01-28 22:403,195

  在城门下坐了一天也没讨到一文钱,柳若兰感慨乞丐难当,然后饿着肚子跑到了一边,再不吃饭就要饿死了。摸遍了全身,除了那枚玉佩,就只有自己的首饰,跑到河边把自己洗干净,然后将两只耳环当了,跑到街边的小吃摊上买了几个包子,食物入肚,这才感觉重新活了过来。

  看到几个人在街上四处打探,柳若兰就转过了身子,虽说脸上做了些伪装,但仔细看还是能认出来的,只希望这些人能赶紧离开。

  一个包子咽下,那几人才离开,柳若兰紧张得连水都没敢喝,生怕他们冲到自己面前,眼看着他们消失在街角,这才端了碗水喝下,差点被包子噎死。

  耳边传来一声轻笑,柳若兰转头就看见了一个熟人,不,是两个!赵春奇和王青正坐在自己旁边的桌子上,自己眼瞎到何种程度才能把这两人忽视?柳若兰瞬间怀疑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

  赵春奇心情很好的样子,比上次见面少了份阴翳,看着像是正常人了,王青依旧寡言,沉默得如同地上的影子,也忠心得如同影子,不离不弃。

  “原本还好奇,他怎么会舍得让你死,原来是自己逃出来了。”

  柳若兰翻了个白眼,这人明显脑补错了方向,“齐珉登基,你不应该跟着他吗?怎么跑到了明昌?”

  赵春奇坐到了她旁边,悄悄道:“告诉你一个秘密,我跟齐珉不是一路人,他想要做皇帝,而我,要的是齐国灭亡,如今我们俱都得偿所愿,自然要分道扬镳。”

  柳若兰没了之前的胃口,包子有些吃不下去,真是刚出虎穴,又遇豺狼,卢万钧不是好人,赵春奇更非好鸟,和卢万钧至少无仇无怨,和这位,那真是仇怨俱全啊。柳若兰心中哀叹,流年不利,真是到哪儿都要倒霉。

  “咱们两个怎么说也差点成为夫妻,为了这个缘分,不如到我那儿住上几日,如何?”赵春奇笑眯眯道。

  柳若兰还真没见过他的笑脸,此时见了不禁感觉毛毛的,有些瘆得慌,连忙拒绝,“多谢好意,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了。”

  赵春奇看了看街边,百马军的人又转过来了,“你的事,就是躲着他们吗?要不要我大喊一声,帮你吸引点注意力啊?”

  柳若兰无奈,只好接受他的建议,总比被卢万钧抓去当人质要强得多,但想要在他手中逃脱,就不那么容易了,深深为自己的命运担忧。

  自从改换了身份,柳若兰觉得自己真是回到了从前,一点小事都要苦恼半天,跟做太后时的稳重完全两个样子,难道真是把自己当成小姑娘了不成?再次叹气,入戏太深啊。

  赵春奇居于城北,宅子不大,也没几个仆人,这让柳若兰有些意外,就是在琳山山寨,他也是一群人伺候着,如今这么几个人,真的够用?

  让人收拾了一间屋子出来,“知道你身份尊贵,没受过什么苦,但在我这儿,也只能如此,太后娘娘就将就一下吧。”

  “少来讽刺我,你怎么有闲工夫跑到这儿来?明昌离战场这么近,就不怕被误伤?”

  赵春奇挑眉,“你都不怕,我怕什么?”

  柳若兰暗中吐槽,我那是被迫的,跟你哪能一样,嘴上却道:“我也不会多待,这几天就要回去的。”

  “回去?回江陵还是回明安?”

  “都不是,我要回育州。”话一出口,就觉得不对,她是齐国太后,回育州做什么?梁煜辰既给她安排了这个身份,肯定还会有后招,自己巴巴地回去,不是自投罗网吗?想到梁煜辰做的事和对自己的那些心思,她突然不想回去了。

  “育州?听说那儿山清水秀,确实是个好地方,有空的时候去那里走走也是不错的。”

  柳若兰突然有些疲累,不想和他继续聊下去,既然已经重获自由,是时候去找珏儿了,若是一直在梁煜辰的监视之下,这辈子都别想再见到儿子。

  连日来被卢万钧下药监视,身体已经疲惫不堪,如今到了赵春奇这儿,竟然睡得异常安稳,不知是太累的缘故,还是放下了心防。赵春奇虽然并非好人,到底也算是故交,为人还是靠得住的,至少不会两面三刀,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吃饭的时候赵春奇不在,老管家赵伯说他出去了,让柳若兰随意,柳若兰也就不再客气,在院子里逛了会儿就觉得热,只好拿着扇子跑到树下凉快。

  赵春奇回来就看到她躺在藤椅上,扇子有一搭没一搭地扇着,“追你的人已经出城了,这下可以放心了吧。”

  柳若兰抬头,“多谢了,既然已经安全,明日我就启程吧,省得在这儿给你添麻烦。”

  赵春奇喝了杯茶,坐在了她旁边,“我很好奇,你到底招惹了什么人,看他们的样子,有几个武功不低。”

  “你竟然关心起我来了,这实在让我受宠若惊,不过那些人你还是不要打听了,他们和你的目标完全相反,是投奔齐珉的。”

  “你就不怕我之前骗你,还在为齐珉做事?”赵春奇没想到她会直接说出来,是心大,还是完全就不在乎?

  “我即使不说,你也能查得出来,我何必自找没趣?”

  “既然如此,我也算是救了你一命,那我要些报酬不算过分吧?”

  柳若兰就知道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赵春奇和她是什么关系,怎么会无缘无故来救她?所以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只要力所能及,我尽量。”

  “痛快!”赵春奇将她请到了书房,从墙上的匣子里小心翼翼地取出了一本书,远远看去,纸张早已泛黄,还有多处破损,待他将书放到书桌上,柳若兰这才隐隐约约看清了上面的字——《清明山志》。清明山位于商洛之地,离此处相去甚远,柳若兰不明白他的意思。

  赵春奇把书放下后拉她过来看,又不让她离得太近,生怕不小心损坏了这书,连说话时声音都轻了几许,“这是我在此地找到的,传说是前朝的玉真山人所著,里面预言了后世千年的命运,只要有了它,就可以破解天下大势,及时趋利避害了。”

  玉真山人是前朝的游方道士,疯疯癫癫,一直被人当做疯子,但也有人称其字字真言,每一句话都预示着未来的运势,对其推崇备至,没想到赵春奇竟然也对他感兴趣。

  “你难道要我帮你破解他的谜题?我可看不懂他写的什么。”玉真山人逝世前,曾经窥破天机,将所知所感写成了一本天书,一方面是为了警示后人,同时也为了避免天罚,然最终敌不过天意,书成之日,玉真山人也没了生息,没想到这本天书就在自己眼前。

  赵春奇轻笑,“我自然知道你无法破解,但明安城的藏书阁却有各种文献,我就是想进去翻阅一下,好及时推测出齐珉还能活多久。”

  柳若兰扶额,“这个不用推测,派个刺客过去,说不定他连明天都活不到。”

  赵春奇不悦地瞪了她一眼,看向《清明山志》的时候却是满目温柔,“我不过是举个例子,你不用跟我较真。”

  柳若兰想到在琳山山寨的书房里,分门别类摆满了各种地方志和奇闻异事,想来就是为了寻找这本天书,她对天书没什么兴趣,也不会把时间浪费在破解预言上,既然赵春奇提了要求,她也只能尽量满足。

  “南阳侯齐琮如今就在明安,我写封信给他,他会帮你的。”

  赵春奇将书重又装回了匣子,“你不随我一起回去?如今太后娘娘已是死人,万一齐琮不认,我到哪里去跟你讨债?”

  “那我就没办法了,明安我暂时还回不去,你只能找其他人帮忙了。”

  赵春奇自然不依,他还从不做赔本的买卖,“既然如此,那就去找梁煜辰,反正他就驻扎在汐洲城,速度快的话,一天就能到达,由你出面,我想在在藏书阁横着走都不难。”

  柳若兰欲哭无泪,她最不想见的就是梁煜辰,更不想欠他的人情,如今梁齐开战,她的身份本就敏感,再大庭广众地跑到军营去,肯定会惹出麻烦,“你能换个要求吗?藏书阁又不是什么军事重地,没必要惊动他吧。”

  赵春奇笑得颇为玩味,“就这个要求,你都不答应?梁煜辰为了你可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你不用担心。”

  就是这样才担心好不好?梁煜辰恨不得全天下都知道他喜欢她,可她真没这个心思,能不想着杀他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这个时候过去求他,真是上赶着示好送人情,不是她能做出来的事。

  可看到王青就站在外面如门神一般,她又不敢拒绝,这真是赤/裸裸的威胁啊,赵春奇,算你狠!

  回到房间郁闷了一会儿,就想着如何趁这个机会看看附近有没有自己的人,上次接触风云探已经大半个月了,也该有了回信,只是被卢万钧这么一搅合,又得重新进行联系。

继续阅读:第六十章:不期而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