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被迫南下
清醉梦2018-01-26 22:193,530

  柳若兰真是后悔,就这一次独自出门,结果就中了暗算,也不知道怎么会这么倒霉,虽说翠竹红樱她们不过是梁煜辰派来监视她的,可在紧要关头也确实是得力帮手,如今自己一个人面对这么多人,还真是一点胜算都没有。

  “三当家是吧?不知本小姐怎么得罪了你们,要费尽心思来绑架我?”柳若兰问道。

  孙连城并不答话,只是将刀横在了她颈前,威胁之意显而易见。

  柳若兰气闷,这人怎么跟赵春奇身边的王青似的,开口说句话能死吗?知道自己无法逃出,只能转身回了马车,这段日子真是过得太安逸了,身手退步了不少,只打斗了这一会儿,就出了一身的汗。

  看到卢万钧还在马车里昏睡,柳若兰恼怒地踢了他几脚,孙连城也真是心大,连看都不进来看一眼,也不怕自己杀了他的首领。后颈还有些疼,柳若兰用手揉了揉,这肯定是孙连城的手笔,自己当时正对着卢万钧,他就暗中下了黑手,卑鄙!无耻!

  早就知道卢万钧不是好人,没想到还是着了他的道,柳若兰忿忿地又踢了几脚,卢万钧一声闷哼,睁开了眼睛,“嘶!怎么浑身都疼?看来在马车里睡觉果真不是个好选择。”

  突然看到柳若兰坐在旁边,惊喜道:“你醒了!有没有不舒服?没想到坐马车也这么难受,诶?我衣服怎么脏了?”上面赫然是几个脚印。

  想明白了怎么回事,卢万钧一脸委屈,“你竟然踢我。”

  柳若兰顿时觉得头皮发麻,怎么说他也是个大男人,是百马军的首领,要不要这么无耻?就连儿子齐珏十岁之后都不再装可怜了,这家伙是还没断奶吗?

  “我不该踢你吗?我还想杀了你呢,卢将军真是好手段,竟然能使出这么下作的方法,真是令人刮目相看。”柳若兰冷冷道。

  见这招没用,卢万钧只好放弃,“代姑娘莫要误会,卢某也是事出有因,大家都是齐国子民,如今齐国危急,我们自当尽一份心力。”

  “好一个事出有因,”柳若兰真想直接剁了此人,“威逼利诱不成,就开始强取豪夺了?口口声声说着救国救难,却连一个弱女子都不肯放过,这就是你的救世之法?小女子今天算是见识了!”

  卢万钧有些怒色,“代姑娘身为齐人,又是慈仁堂的人,难道不该为国为民,做些贡献吗?”

  柳若兰被气笑了,自己竟然和这样的人争辩,看来果然不能离蠢人太近,是会传染的,这人偏激到了骨子里,认定了的事,决不会轻易更改,自己何苦与他置气?当下也不再多言,免得被这人气死。

  见她不答,卢万钧认为她是心虚,“当初是姑娘和我说,应当以天下万民为重,如今新帝登基,就是为了我齐国百姓,既然在育州无法大展拳脚,那就去江南,去战场。我百马军人数不多,但也有一腔热血,每个人都是可以为国家奉献一切的大好男儿,姑娘身为慈仁堂的二小姐,如今需要你的帮助,又怎么能推三阻四?”

  柳若兰闭目假寐,活了三十年,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自以为是,还非要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到别人身上,遇到这种人,跟他较劲是一点用都没有,只能无视。

  啰啰嗦嗦说了大半天,柳若兰都要睡着了,卢万钧见她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就有些生气,“代姑娘,卢某好言相劝,你就这副态度吗?卢某真是看走了眼!”

  如此行了三日,柳若兰不发一言,就在那儿看着卢万钧跳脚,为了防止她逃跑,每日的水食都被下了药,让人浑身无力,别说逃跑,就连走路都需要人扶。她还真没受过这种屈辱,即使是落入赵春奇手中,那也是以礼相待,有求必应,更不要说梁煜辰对她的百般呵护了。想想兰园的人发现自己失踪,指不定会急成什么样,她心里竟有些不忍,毕竟都是些尽心服侍她的人,若是因此被梁煜辰怪罪,未免有些冤枉。

  卢万钧这几天有些兴奋,或许他真的幻想着为国杀敌,只是当初梁军攻来的时候,他不仅没能杀敌,反而偷了军中的战马,这一点怎么说都让他的形象大打折扣,很难让人信任。不知道见了齐珉之后,齐珉会不会直接把他送到前线,趁机除掉他。

  不过转瞬一想,以卢万钧的身份,齐珉还真不会见他,齐珉的性子她了解,一向狂傲自大,若不是手上缺人,估计赵春奇他都看不起,更何况一个养马的?所以卢万钧此去,只能是送死,不过人家自己愿意,她又何苦去做这个坏人?

  一路走得都很顺利,没遇到什么阻碍,也没看见前来寻她的人,柳若兰心下疑惑,翠竹她们决不会不管不问,代子今也在育州,他更不会置之不理,难道他们一点线索都找不到?还是说,卢万钧将线索引到了别处?

  突然想到代子今的话,说他并不看好自己与梁煜辰,也几次三番进行劝阻,当时觉得这再好不过,可若是他真的因为这个不来救自己,那她恐怕真的要去见齐珉了。

  这一日他们行到了明昌城,要下江南,明昌和汐洲是必经之地,柳若兰除了第一天想要逃跑,其他时候都很听话,卢万钧一度认为是自己的言辞让她羞愧,无言以对,所以就放松了警惕。

  进了城后,大街上行人很少,因为梁煜辰就在庐江之南的汐洲城,而明昌,则是运转粮草的必经之地,这也是明昌城小却意义重大的原因。只要渡过了庐江,穿过汐洲,就能顺利到达江陵,但如今两军开战,各据一方,想要到达江陵,就不那么容易了。

  “虽说明昌不是战场,可进出城还是很严,若是到了汐洲,估计就很难进城了,更不要说出城,恐怕即刻就会被打成奸细,挂在城楼上示众。”卢万钧和几个首领商议着。

  三当家孙连城一向寡言,此时也是一言不发,四当家刘伶摸了摸腰间的酒葫芦,“明昌还好说,大不了绕远点,可汐洲城是真的绕不过去,除非翻山,可据我所知,汐洲两边的山陡峭异常,不要说车马,就是普通人都上不去,咱们这拖家带口的,根本行不通。”

  卢万钧皱眉,难道真的要硬闯不行?“若是其他人,多送些钱财就行,可这次遇到的是梁国太子,恐怕钱财没送出去,咱们就没了性命。”

  刘伶又看了看葫芦,忍不住舔了舔唇,“大哥,那人既然知道代家小姐的事,那是不是也有办法帮咱们通过汐洲,不然这千辛万苦到了城门下,却根本进不去,那不就白费功夫了?”

  孙连城也将目光转向了卢万钧,毕竟他们集体南下,就是那人的主意。

  说起那人,和老鼠眼田五脱不了干系,上次抓住田五的时候,他们就觉得有问题,田五不过是个偷鸡摸狗的,怎么会变成别人的奸细?后来经过审问,田五才将实情说了,在一次偷盗的过程中,他一个不慎被人当场捉住,田五哭爹喊娘,请求饶他一命,那家主人是个富贵的,也不在乎这点东西,就问了他几句,田五当场就把自己和百马军卖了个精光。

  那主人姓聂,名云显,居于育州城东,百马军的传闻他听说不少,没想到一个小小蟊贼竟然会是他们的五当家,顿时冷嗤,山贼土匪就是山贼土匪,永远上不了台面。不过当时屋内还有一位重要客人,那人倒是挺感兴趣,这才留下了田五的狗命,让他时刻留意白马军的动静,并听命行事。

  而杀害二当家李飞,则是一个意外,那日调戏柳若兰不成反被其羞辱,田五心中就埋下了余恨,想要找机会将其好好收拾一番。在慈仁堂外面蹲守了几天,无意中知道了她们要去凌云寺上香,田五暗中冷笑,机会来了。

  李飞空有一身蛮力,田五几句话就将他哄了过来,带了三十余人马,他们就出了山,早早地埋伏在了山脚下,没想到她们倒霉,遇到了一群小乞丐,只剩下两个人留在下面。田五当即就下令放箭,却不想柳若兰她们身手不弱,他们三十余人都不是对手,眼看着败局已定,为了避免大哥怪罪,田五带着人就悄悄地溜了,留下了李飞一人。

  “田当家,跑那么快干什么?”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了眼前,正是聂云显,田五顿时吓了一跳,万一让人知道自己偷偷将消息卖给他人,大哥肯定不会饶了自己,赶紧挥手让其他人先回营寨,自己跟着聂云显走到了一边。

  “聂先生,您怎么来了?有什么需要效劳的吗?”田五赔笑道,先前被捉的印象太深,他实在是不敢怠慢。

  聂云显轻笑,“没事我就不能找你说说话吗?不过是路过此地,打个招呼罢了。田当家为我们做的,在下是不会忘的,日后定不会亏待了你。”

  “五弟,这人是谁?你为他做什么了?”李飞的声音突然就在耳边响起,田五结结实实打了个激灵,差点没把心脏吓出来。

  就这样,为了避免自己的事情泄露,田五将李飞骗到了山中溶洞,将其打昏绑在了里面,然后再去报告卢万钧,说李飞被柳若兰所劫,一切都进行得有条不紊,后来卢万钧将柳若兰她们捉上山,田五这才稍稍放心,找机会跑到了溶洞,却不想被人跟踪,万般无奈只好将李飞直接杀害。

  而这次给卢万钧出主意的人,就是这个聂云显,当他们从田五口中得知一切的时候,卢万钧气愤地跑到了聂云显的宅子,要杀了他为二弟报仇,聂云显不慌不忙,“卢将军,杀了你二弟的,可不是我,你凭什么要找我报仇?我可从来没让田五杀过人,不过是传递些消息罢了。”

  “可若没有你,我二弟根本就不会死,这一点,你休想狡辩!”

  聂云显淡淡一笑,“不如我给你们指条生路如何,也算是为二当家抵命?”

继续阅读:第五十八章:偷偷溜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