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偷偷溜走
清醉梦2018-01-27 21:213,354

  卢万钧冷笑,“我二弟的一条命,就这么不值钱?今日非要让你为我二弟偿命不可!”

  聂云显后退了两步,“我有一要事必须告诉将军,当日遇到田五的时候,我还遇到了一人,那人是太子梁煜辰的红颜知己,若是能抓到她,将军想要成事,就不再困难。”

  当时梁煜辰早已经领兵南下,但齐珉还未称帝,卢万钧并不相信,梁煜辰一直在惠城长大,根本不可能认识育州的人,就算认识,也不可能没有一点保护。

  聂云显见他不信,周围的人随时都能将自己射成刺猬,心中也有些害怕,“慈仁堂的少主代子今,乃是梁煜辰的至交好友,这一点在明安城几乎人人知晓。他的妹妹代子怡,则是梁煜辰的红颜知己,都说代子怡一直在别院养病,其实不然,代子今早已带她去了梁国,据说就是在梁国太子的帮助下,这才治好了痼疾,将军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代子怡身有痼疾这事在育州并不是什么秘密,慈仁堂少主这些年来一直走南闯北,就是为了寻找灵方妙药,为妹妹治病。而自己能够捉到田五,也多亏了代家二小姐的帮助,她那一身武功,明显证明了她此时身体强健,事实莫非真如聂云显所说,乃是梁煜辰帮忙治好了她?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万一弄错,不但得罪了慈仁堂,还会有全军覆没的危险,这个险我可冒不起,还是杀了你报仇来得痛快。”

  “将军且慢!”眼看着卢万钧发令的手势就要落下,聂云显赶紧喊住,他可不想就这么不清不楚地死了。

  “在下昔日曾做过中书令韩大人的门客,跟在他身边多年,对梁国各个官员贵族也多了解,有了在下帮忙,将军行起事来,也能多一些把握。”

  卢万钧心中不屑,“原来是韩羡的门客,听说他作恶多端,已经被梁国皇帝通缉,不知道是真是假,若是真的,那抓到你是不是也算是大功一件?”

  聂云显在心里把他骂了个狗血淋头,面上却并不显示,“将军说笑了,如今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俗话说‘敌人的敌人是朋友’,我们既然有着共同的敌人,那何不放下仇恨,一起对付梁人?”

  卢万钧没有立即同意,但却放过了他,之后就派人去调查了代子怡的事,果然如聂云显所言,代子今与梁煜辰关系甚笃,在明安期间更是多次宿在了东宫太子府,作为妹妹,代子怡跟梁煜辰的关系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虽说梁煜辰曾经追求过齐国太后,但太后早丧,如今留下的,就是代子怡,况且东宫妃位空置多年,此中缘由,着实耐人寻味,卢万钧犹豫了良久,依旧无法下定决心。

  直到齐珉称帝,聂云显再次劝说,不仅要将代子怡劫去,还要将百马军所有人都带到江南,在新帝的带领下收复中原,还于故国。

  卢万钧被说动了,就连整个百马军都被说动了,四弟刘伶抱着酒葫芦道:“只有在战场上,那才叫打仗,像咱们这种小打小闹,根本没意思,我要去江南,跟梁人真刀真枪地干!”

  如今走到了明昌,接下来的路实在艰难,没办法只好将聂云显叫了过来,看看他到底有什么好主意。

  聂云显一副书生装扮,摇着一把破扇子,“见过几位首领,不知找小生过来,有何要事?”

  刘伶撇了撇嘴,“少在我们面前装腔作势,说话再这么酸里酸气,就让你扮娘们,反正也一副小白脸的模样。”

  聂云显隐隐有些怒气,不过被他压制了下去,若非想要借着他们的势力一起南下,他才懒得受这份气,“四当家说的是。”

  卢万钧将情况一一说明,问他有什么办法,聂云显轻松道:“这个就不劳各位首领操心了,既然是在下劝说各位南下,就自然有入城之法,汐洲城中有在下的知交好友,在下一封书信,就可以顺利穿过汐洲城。”

  “不知你那位好友是什么人?什么职位?”卢万钧问道,他可不能随随便便就把百马军交给他人。

  聂云显明显看出了他的想法,“我那位好友姓卓,名义,乃是汐洲司马,正好可以助我们顺利通行。”

  他们如今住在明昌城内一家小客栈内,柳若兰并一个婆子住在一起,百马军的人分布四周,将她看得严严实实。经过这么些天的观察,柳若兰虽不能确定卢万钧绑自己来的具体原因,但也可以猜出一二,他们一直称自己为“代姑娘”,就意味着“柳若兰”的身份并没有曝光,可能是梁煜辰又做了什么手脚,让他们查不出来吧。

  吃过了晚饭,柳若兰上床休息,婆子看她睡着了这才回到自己床上,虽说习惯了被人服侍,可这种防贼一般的目光,还是让她心里别扭,开始的时候根本睡不着,后来只好装睡,幸好这婆子就是普通的老百姓,不然还真无法糊弄。

  天气炎热,赶路时间长了人就容易乏,婆子很快就睡着了,柳若兰能听到她的鼾声。悄悄从床上爬起,盆架上放着一盆水,是睡前洗脸用的,因为太累,婆子没有倒掉,柳若兰用水拍了拍脸,按了几个穴道,让自己变得清醒。

  身体里药性发作,经过这么多天的实验,她已经能通过刺激穴道暂时将其压制,如今眼看着就要渡江,再不逃跑就没有机会了,她可不想跳江,毕竟不会游泳。在房间里找了把水果刀,然后推开后窗跳了下去,下面的人很快问了声“谁?”,被柳若兰一掌击晕。

  轻轻将人放在地上,耳边是蟋蟀的叫声,和客栈前面喝酒划拳的吵闹声。自从明昌城被梁人攻下,梁帝就迁了不少百姓过来,并且实施了一系列的鼓励政策,凡是之前的原住居民,只要愿意回来,房屋土地一切照旧,愿意从其他地方迁过来的,给予种子土地,并且派专人进行指导,保证农耕,所有人免除三年的赋税。这一政策不仅在明昌实施,也在各个遭受战火的地区实施,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百姓的流失。而客栈里能这么热闹,也是得益于明昌城的重新管理,虽然比不上从前,但人口总数已经上来了,要不了几年就能恢复到当年的状态。

  小客栈里除了他们,还住有别的人,卢万钧将人分散在客栈四周,既是警戒,也为了防止她的逃脱,柳若兰没敢直接出去,先是观察了一下几人的位置,这才找了个死角偷偷潜出,没敢发出一点声音。

  出了客栈没多远,就听见身后传来了脚步声,“应该跑不远,赶紧追!”

  是卢万钧的声音,柳若兰不慌不忙,转进了身边的巷子里,天上无月,只能看到密密麻麻的星星。在夜色中摸索着,轻轻打开了一户人家的大门,不知道是家中无人,还是睡得太晚,柳若兰并没有惊动旁人,等到卢万钧他们的声音远去,这才转身出来。

  “姑娘要去哪里?”

  一个声音在耳边炸起,柳若兰猝不及防,手上一抖,差点将人家的门卸掉。

  吞了吞口水,让自己重新镇定,这才缓缓转过身来,说话的是个中年男子,身上没穿衣服,只简单披了一件外衣,柳若兰赶紧把脸扭了过去,“对不住啊,小女子遇到了人贩子,无奈之下躲到这儿,还请大哥见谅。”

  那人打了个呵欠,“哦,这样啊,那你走吧,还以为是贼呢。”

  柳若兰道谢之后匆匆离开,还好这人没有歹意,不然她不确定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要知道人在危急时刻,很容易失去理智。

  卢万钧的人马还在搜寻,但不久之后就全部返回了客栈,战争时期,宵禁查得严,任他们是山贼土匪,也不得不遵守规矩,毕竟这里不是他们的地盘。

  柳若兰孤身一人,躲过了几次搜查,摸了摸身上的东西,找到了一块玉佩,这是代子怡的东西,不知道这附近有没有慈仁堂,即使有,她也不敢随意进去,万一卢万钧守在门前,那就是自投罗网了。

  记得城西有座城隍庙,已然破败,但足够隐秘,若不是当初听梁煜辰提起,她也不会知道,如今也只好先去那儿。

  在城隍庙里过了一夜,柳若兰已经全身灰尘,顺势将自己扮成了乞丐,然后大摇大摆坐在了城门前,她倒要看看,卢万钧走是不走,反正他们百马军主要是为了南下投军,捉自己不过是顺手而已。

  然而,她的愿望没能实现,百马军的人确实到过城门,但没能认出她,在城里找了一天也没找到,卢万钧气急败坏,将昨晚守卫的人骂了个狗血淋头,然后继续寻找。

  刘伶有些不解,“不过是个女人,丢了就丢了,大哥之前不是不同意这个美人计吗?”

  卢万钧心中烦躁,“这不是同意不同意的问题,人在我们手中丢了,万一她将我们卖给梁人,我们百马军这么多兄弟,不就危险了?”

  刘伶一愣,“对啊,那还等什么,赶紧走啊!只有赶紧到了齐国,我们才能真正安全啊!”

  “可她始终是个隐患,不找到她我心难安。”

  刘伶喝了两口酒,突然道:“她之前也知道咱们的身份,不也没告诉梁人吗?依我看,还是先到江陵,留几个人在这里找人,这样也能两不耽误。”

  “今晚找不到,明天我们就出发,一个人也不能留。”卢万钧断定她不会出城,一定还藏在城中。

继续阅读:第五十九章:冤家路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