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彻夜长谈
清醉梦2018-01-31 22:473,375

  柳若兰赞同这个观点,若不是事先了解过梁帝的一些政策,她也不可能最终选择投降,因为这不是她一个人的事,而是关乎整个国家的前途命运,只有一个开明并且爱民如子的君主,才能给百姓带来更好的生活。

  “那你答应赵春奇了?”

  梁煜辰点头,“既然是你开的口,我当然要满足,毕竟我还在追求你,你说是不是?”

  柳若兰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梁煜辰为她做的她都知道,心里也很感激,但有些东西梗在心里,让她无法对他真正地产生感情,“多谢,但同时也要向你道歉,目前我恐怕真的无法给你任何希望。”

  梁煜辰虽说早就有了这个觉悟,可亲耳听到,还是有些难以接受,仿佛他这十七年的坚守都是一个笑话,定了定心神,“你不用道歉,我喜欢你是我的事,与你无关,你不要有什么压力。像你这样漂亮的女子,喜欢的人自然不在少数,你也不可能去一一回应,你只要把我当成和他们一样的人就可以了。”

  有没有其他人喜欢自己,柳若兰不知道,她只知道想要杀自己的人不在少数,若非“柳若兰”已经在明安死于非命,恐怕遭遇的刺客早就换了一批又一批,自己这几个月的平静生活,全是借了代子怡的身份,才得以拥有。

  “代子今和我说过,是你在明安帮了我许多,我衷心地感谢,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回到十七年前,或许我们真的可以成为朋友。”

  梁煜辰的目的当然不是和她成为朋友,但这句话却是对他的一种肯定,眼中现出了光芒,“如今我们也可以做朋友,这十几年来,我一直都在注视着你,你也在关注着我,我们可以说是相互了解,只是上天让我们之前错过,如今的相遇就是缘分的开始。其实今天能在街上遇到,是一个意外,我本来是想直接回育州的,结果就看见了坐在酒馆里的你。”

  伸手从怀中掏出了一个方形锦盒,递到了她的手中,“来得匆忙,只买了这个,看你喜不喜欢?”

  柳若兰没有接,她不知道接过这个礼物意味着什么,看了看梁煜辰,梁煜辰将盒盖打开,里面放着一只金钗,打成了小巧的莲花形状,用蓝田玉雕成了荷叶,嵌在花朵之间,正是她看中的那一支。

  “我见旁边有家首饰店,临时进去买的,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

  这是巧合吗?或许吧,柳若兰将金钗接了过来,“多谢你的礼物,我非常喜欢。”

  “那就好,进去之后我第一眼就看中了它,觉得你戴上肯定不错。”

  后院的凉亭,正好就建在池塘边上,莲花盛开,在风中起舞,两人欣赏着粉嫩的花朵,浅酌了两杯,柳若兰将金钗戴于发间,已经有些微醺,“你追求人的手段并不高明,当初我嫁给惠帝之前,他每天都会派人将新写好的诗作拿来送我,让我评判,那时我一心想着嫁个将军,对他根本就不上心,若不是看在他是太子的份上,早就将他的诗烧了。后来他就改送鲜花,一天一朵,等我嫁过去的时候,才知道东宫的花园已经秃了。”

  柳若兰说着说着就笑了起来,梁煜辰却有些酸酸的,自己若是能早日康复,也就不会错过了她十七年,如今听她讲着和别人的故事,心里委实嫉妒得紧。

  “我是没有写诗,不过你的《安宁夫人传》我可是每天都在写,你要是喜欢,我也每天给你送过去如何?”

  柳若兰脸色顿时黑了,亏他还记得这件事,若不是因为梁玉蝶的那个所谓《轮语》,他怎么会想到这个歪主意?一想到梁煜辰在书里胡说八道她就有些来气,“你有完没完啊?我还以为你开玩笑的,难道真准备自己出书不成?”

  梁煜辰挑眉,“莫非你把之前的承诺忘了?我还记得有人说要给我写部《梁国太子传》,我可是等得心都焦了。”

  “焦了正好,可以直接拿来下酒。”

  有了酒的缘故,二人也没了一开始见面时的隔阂与尴尬,再谈起什么来也就显得轻松了不少。

  “没良心的,我的心里全是你,拿来下酒的话,不怕把自己给吃了?”梁煜辰轻笑。

  “你这话好没道理,我又没住在你心里,怎么会把自己吃了?没想到堂堂一国太子,也这样占别人的便宜。”

  “这次见面,感觉你比之前变了许多,越来越像我梦中的你了。”

  柳若兰一哂,“刚刚还在说你不会追求人,这时候倒是会说话了,果然是少年聪慧,如今到了而立之年,依旧风采不减当年。”

  “你这是说我老?咱们俩最多差一两岁,我若是老了,你又当如何?”

  柳若兰趴在桌上直笑,“没说你老,三十岁算什么,人生才刚刚开始,怎么能说老?你看看我,都变成二十四岁的大姑娘了,又怎么能不年轻?你遇到我时,我才刚刚及笄,若能早些相识,我恐怕真会跟着你走,毕竟你才是我当时喜欢的那种人。”

  “好可惜啊,就晚了那么一步,不然你就是我们大梁的太子妃了。”

  “太子妃又有什么稀罕?又不是没当过。不过你把妹妹嫁过来,我就记恨你一辈子,贬妻为妾也就算了,还要整日受你妹妹的欺负,若不是五弟看上了她,我真会找她报仇。”

  梁煜辰抬起了头,“你没去找她报仇?”

  “你怀疑我?若是别人,我绝不会放过,可我如今的情况你也看到了,连个山贼土匪都对付不了,更何况一国公主?也对,毕竟我是有前科的人。”

  “我不是这个意思!”梁煜辰连忙解释,“在出征之前,玉蝶曾经遇到过昆仑刺客,受了重伤,当时为了打击韩羡,所有的证据都引向了他,并没有找到真正的幕后主使。”

  天色已经暗了,亭子里也点上了灯,柳若兰看向池塘里不再清晰的菡萏莲叶,“那个时候,我刚到育州没有多久,代子今在给我治手。”

  “若兰对不起,我不该怀疑你,只是像我们这种身份的人,永远不敢轻信别人,不知道哪一句话是真,哪一句又是假,这一点本没有什么,恰是我们的生存法则,只不过,有时候难免会伤人伤己。”

  柳若兰摆了摆手,心中有些低落,“你信也好,不信也好,反正你是一国太子,我也无法对你造成什么伤害。”

  梁煜辰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再继续牵扯下去只能让误会越来越深,只好硬生生转移了话题,毕竟天亮之后他们就必须要分开,一个回到育州,一个返回战场。

  “听说你在育州很受欢迎,上门提亲的人都快踩烂了门槛,是不是真的?”

  柳若兰眯起了双眼,“是真的又如何?难道你还能将他们全都抓起来,一一治罪不成?再说代子怡也早就到了成亲的年龄,有人上门提亲,很奇怪吗?”

  “我看你是故意的,就是成心气我,明明知道我喜欢你,还在外面抛头露面,给我招些情敌。”

  柳若兰吃吃笑了起来,“你怎么这么霸道呢?又不是我夫君,管得还挺宽,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嫁人了,免得给人家带来灾难,再说也没这个心思……”

  梁煜辰塞了块糕点进她的嘴里,“别胡说,这么多年我可一直等着你呢,难道能让我未来的皇后逃了不成?”

  咽下了糕点,柳若兰又喝了口水,这才道:“你啊,怎么这么死心眼,世上没有其他女子了不成?”

  “当然不是,谁让我先遇到了你,只一眼就再也看不进去别的女子。”

  “说的好听,这世上离了谁都照样活,当初年纪小的时候,觉得爹娘哥哥就是全部,如今他们全都不在了,我依然活得好好的。嫁人之后觉得夫君就是所有,可他死了我连伤心的时间都没有,就得带着儿子稳定朝局。再然后儿子和国家都没了,连我自己都变成了别人,可依旧活得开心,你说像我这样自私的人,有什么值得爱的?劝你一句,莫要被美色冲昏了头脑。”

  “哈哈哈哈……”梁煜辰低低笑出了声,“你怎么这么可爱?即使是拒绝我,也没必要这么诋毁自己吧?”

  “好言难劝该死的鬼。”柳若兰轻声嘟囔了一句,懒得理他。

  夜凉如水,没了潮闷的空气,也没了白天的烦躁,加上几杯淡酒,只觉得格外舒畅。而且是和自己心爱的人坐在一起,梁煜辰只觉良宵美景,也就是眼前光景了。

  眼看着夜已过半,梁煜辰丝毫没有要走的迹象,柳若兰不禁问道:“看你神色早有疲惫,何不快些回去休息?行军打仗毕竟不同往日,你此次私自外出,已然犯了军规,若因休息不当决策失误,那就不是你一个人能承担的了。”

  “可我舍不得你。”

  柳若兰翻了个白眼,真没想到这话会是梁国太子说的,传说中那个英明神武、睿智刚毅的人去哪儿了?

  “这么离不开我啊?那干脆太子也别做了,就做我的小厮得了,天天跟在我身后,岂不是更好?”

  “你以为我没想过?但我更想让天下人知道,我有多爱你,要让你成为所有女人都羡慕的那个人。”

  柳若兰头疼,她只想找到儿子,平平静静过完下半生,并不想再牵扯进任何权力的斗争,更不想和梁煜辰牵扯在一起。可从今日的情形看,这个愿望有些渺茫,看来有必要加快速度了,她必须尽快逃离这一切。

继续阅读:第六十二章:消息传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