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消息传来
清醉梦2018-02-02 09:493,374

  第二日一大早代子今就来到了明昌城,柳若兰基本上是刚躺下,就听到了他的声音,心中很是哀怨。都怪该死的梁煜辰,拉着她聊到了天色将明,她眼睛都睁不开了,最后气温转凉,梁煜辰这家伙又死皮赖脸留在了她房中,美其名曰为她护卫安全,谁知道有没有起什么坏心思。

  “你醒了?怎么不多睡会儿?”梁煜辰刚趴在桌上眯了会儿,就听到了代子今的声音。

  柳若兰顶着黑眼圈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亏你还有精神,怎么不累死你!”

  梁煜辰打了个呵欠,“出征在外,常常几日几夜不合眼,现在都习惯了。”

  “可我不习惯!下次决不陪着你疯!”

  梁煜辰心中大笑,连疲惫都减轻了不少,让仆人打了桶水,回到自己房间冲洗了一下身子,然后才出去见代子今。

  代子今风尘仆仆,刚开城门他就带人进来了,见到柳若兰他们二人,激动莫名,“终于见到你俩了,真是一个个的都不让人省心,妹妹,你说在慈仁堂都能被人掳走,你也是越来越长本事了,还有你,大敌当前,竟然抛下大军自己跑出来,还有没有一点做太子的责任心?”

  赵春奇抱着胳膊看热闹,“没想到大梁国风如此开放,可以指着太子的鼻子数落。”

  代子今赶紧收回了手,转向了赵春奇,“我说你是什么人啊?大人说话,小孩儿别插嘴!”

  柳若兰咳了一声,“他算是我的救命恩人吧。”

  “哦,知道了。”代子今并不关心,对梁煜辰道:“既然人也找到了,太子殿下,您也该回去了吧?再待下去恐怕会生变故。”

  梁煜辰有些不舍,但毕竟身负重任,交代了些事情就离开了,留代子今在这儿和柳若兰一起返回。

  “快说说这些天你遇到了什么事,哥哥我都快急死了,家里两个小丫头天天跑我哪儿捣乱,若是找不回你,她们能把房子拆了。”

  柳若兰简单讲了事情的经过,看他实在劳累,就让他去休息了,免得赵春奇看见了想揍他。

  “他刚刚自称你哥哥?可我看他还不到三十岁。”赵春奇觉得有趣。

  柳若兰懒得解释这么多,“梁煜辰已经答应你了吧?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动身?以你的性子,肯定是迫不及待了吧。”

  “怎么?想和我同行不成?我倒真想看看,梁人治下的明安,有什么不同。”

  “没什么不同,只是看到自己的成果,你会更加开心而已,之前对你了解不多,如今看来,也是个挺有意思的人,”

  赵春奇皱眉,“哪里有意思了?”

  当然是做起事来很纯粹这一点有意思了,若是别人,遇到得罪过自己的人,肯定乐得看笑话,哪有像他这样跑过去救人的?而且就为了换一个进藏书阁的特权,简直吃亏吃大发了。

  再次出去的时候就觉得有人跟踪,柳若兰心中疑惑,是梁煜辰不放心,还是赵春奇想要毁约?不过随即就将赵春奇排除了,自己就住在他家里,他根本没必要多此一举,难道是百马军的人?

  故意将人引到了一条巷子里,转身就看见一个干瘦的人跟在身后,“阁下何人?跟踪了我一路,到底所为何事?”

  那人比划了两下,将一个纸团扔在了她身上,然后飞快地跑远了,柳若兰想要去追,但见到纸团后就放弃了,上面写了她想要知道的消息,珏儿竟然在江陵?当初她就交代了樊确和墨莲,让他们带珏儿离开,安安稳稳过一辈子,他此时怎么会出现在了江陵?

  将纸团焚尽,柳若兰心情有些沉重,此时江陵是齐珉的天下,若是让他知道珏儿在江陵,那儿子就凶多吉少了。齐珉与她有怨,更是对珏儿有恨,对皇位求而不得的恨,十年前,她毁了齐珉的谋反之路,十年后,南阳王齐琮又夺了他的军队,让他最终选择了勾结梁人,将国家拱手相让,这时候再遇到上一任君主,即使他没有恨意,也不可能让齐珏善终。

  本来就担心儿子的安危,如今她更不能袖手旁观,只是梁煜辰和代子今都在身边,她委实需要找个合适的机会,不能再为他们所困。

  回去和代子今商量了一下,说她想到汐洲看看,代子今怀疑地看着她,“太子殿下刚走,你就想他了?之前也没见你俩关系这么好,怎么突然就‘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了?”

  “我想起了一件事,或许对他来说有些帮助,必须要当面告诉他。”

  “怎么不早说啊?”代子今有些不满,但想想汐洲就在附近,也没多想,等到所有人修整完毕,第二日就带着他们去了汐洲城,柳若兰心中感激不尽。

  渡过庐江,就看到汐洲城前的两座大山,将汐洲城护卫其中,若没有人跟着,她是无论如何也无法顺利穿过汐洲,由此对代子今又多了一份愧疚,自己注定要对不起这个名义上的兄长了。

  汐洲如今全城戒备,对来往人员都要严加盘问,代子今身上有梁煜辰的腰牌,一路畅通无阻,到了梁煜辰居住的帅府,柳若兰就看见大大小小的将领正在商议军情,自知身份尴尬,也就没有上前,万一出了什么事,自己可不想成为替罪羔羊。

  等到商议完毕,将领退出,代子今和柳若兰才进去,梁煜辰按了按太阳穴坐在椅子上,见到他俩还是有些惊喜的,“你们怎么来了?不是让你们回育州吗?”

  “她说有事要告诉你,我想着育州也没什么要紧的,就带她过来了。”看着他俩的眼神充满了暧昧,一副我都懂的样子。

  柳若兰无力扶额,也不知道这家伙都在想些什么,梁煜辰倒是哈哈一笑,让他先出去了,只留下了柳若兰一人。

  “你有什么要对我说?”目光中充满了温柔。

  柳若兰不想白白利用他,告诉他的也的确是齐珉的一些弱点,齐珉自小就相当自负,总是觉得自己更适合做太子,然而非嫡非长,无论如何也轮不到他,为此小小年纪就设计害死了自己的母亲戚婕妤,将罪责推到了受宠的德妃身上,德妃是四皇子齐瑶的母亲,因此而受了冷落,这才导致齐瑶成年后一直有些胆小怕事。后来显德皇后怜他自幼丧母,将他养在了自己膝下,而这才是他的最终目的。

  “齐珉此人,比我听说的要狠得多。”

  “十年前的谋反,想必你也知道,当时孝文帝被他下了药,病情越来越重,齐珉见时机成熟就发动了政变,孝文帝不肯立他为太子,他险些就将孝文帝直接掐死,这种无君无父的畜生,想要对付他,就得另辟蹊径。”

  梁煜辰表示好奇,“你有好主意?”

  “他既然能为了帝位将国家拱手让人,杀害自己亲生父母,那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所以一般办法对他毫无作用,只有来个釜底抽薪,公布他的恶行,让他无法聚集民心,这样才能用最少的伤亡打赢这场仗。”

  这个办法可行是可行,就是需要耗费一定的时间,只能作为辅助,并不能快速解决问题,不过柳若兰肯告诉他这些,就已经让他很开心了。

  “我会派人将齐珉的事迹在民间散布,别的不说,杀母弑父,仅这一条就能让他万劫不复。”

  “那就好,”柳若兰道,“若是其他人称帝,我或许还会感到欣慰,但齐珉此人,实在没有资格坐在那个位子上,若不杀他,实在难解我心头之恨!”

  梁煜辰知道,是齐珉联合他们才最终灭亡了齐国,直到最后一刻齐珉还装做好人前去扣城门,柳若兰不可能对他没有怨恨,即使是他,也觉得齐珉绝非善类,阴险至极,为了目的可以不择手段。

  柳若兰说完之后本就要离开,但日落黄昏,梁煜辰心中不忍,就留他们在城中宿了一夜,免得到了明昌却叫不开城门。然而此举却正中柳若兰下怀,当天夜里就骑马出了城,直接向江陵赶去。

  梁煜辰脸色很是不好,柳若兰一来他就知道另有目的,却没想到她会直接偷了腰牌大摇大摆地出城,大军到来之时已经和齐珉开过一战,两边都没讨到好去,如今僵持不下不过是为了减少伤亡,却没想让她钻了空子。

  代子今急得在房中走来走去,绕得梁煜辰头晕,“你能不能消停会儿?若是太闲就去后面救治伤员,免得在这儿碍眼。”

  “诶,我说太子殿下,你怎么这么淡定?她可是齐国太后,如今就这么从你的帅府跑了出去,你就丝毫不担心?万一将这里的情况告诉齐珉,这仗还怎么打?你在这里拖得越久,育王在京里就越得意,到时候支持你的人恐怕都跑过去支持他了。”

  “既然你这么闲,不如替我抄些东西,把这些抄个几千份,然后散到江陵等地区,来一个攻心计。”说着将一张密密麻麻的纸交给了代子今,上面写的恰是柳若兰说的那些事,不过又添油加醋了不少。

  代子今简直是恨铁不成钢,“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思玩这个?要抄东西你找文书去,我又不是你的属下,凭什么要听你差遣。”

  “那行。”说着喊来了随军文书,将纸张交给了他们,让他们务必多抄一些,毕竟要将这些传到整个南方地区,让齐珉再也无法立足。

  “就凭这几张纸,就能对付得了齐珉?你没发烧吧?”代子今在一旁泼凉水。

  “别着急,这只是一个开始。”

继续阅读:第六十三章:母子重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