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攻心为上
清醉梦2018-02-09 00:403,323

  没过几日,柳若兰就听樊确说,城中有些骚乱,想到自己之前出的主意,她心下了然,看来梁煜辰果真用了这个法子,若能因此使齐珉失去威望,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孙子云:“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希望结果能如自己所料。

  昔日的江陵城,繁华富饶,如今却是满目萧条,走在街上都鲜少遇到行人,照此发展下去,只会激起百姓的恐慌和仇恨,齐珉似乎也料到了这一点,撤了不少巡逻的士兵,也不再乱抓嚼舌根的人,只把重心都放在了四个城门上,只要护得了门户,江陵就是安全的。

  入夜时分,天气尚余一丝暑热,墨莲煮了酸梅汤,他们在树荫下喝着解乏,不一会儿樊确归来,带来了最新的消息。

  “梁煜辰派人绕过江陵,已将南部城池拿下,齐珉虽说有所防备,但不是他的对手,如今的江陵已成孤城。”

  历史仿佛在不断地重演,一年前梁军就是这样夺下了江陵,灭亡了齐国。一年后,梁军再次把江陵困为孤城,只不过守城的君主换了一位。

  柳若兰看了看身边的齐珏,轻轻问道:“是否觉得,有些不甘心?”

  “不甘心是有,但此次儿子是站在旁观者的位置上,看得更加透彻了些。二叔太过激进,根本就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况且梁国君主广施仁政、安抚百姓,没有人愿意再起战乱,所以失败是必然的。”

  收复南方诸城梁煜辰并没有用太多力气,那些将领大多都是他的人,之前没有动作不过是要麻痹齐珉,将其一网打尽,而在此期间,他也没有闲着,交代了几个文官编了出话本子,并且改编成戏词,让人在城中演唱。

  齐国素喜风雅,文人墨客不计其数,读书识字已成为一种习惯,即使是乡间小儿,也能背出一段千字文来。而今天下甫定,正是人心离乱的时候,最经不得有心人的挑拨,所以齐珉称帝,才能得到那么多人的响应。但想要破解也不难,梁煜辰的话本子戏曲里描述的正是国家安定、百姓和乐的故事,着重讲了一些国家的政策,以及带来的诸项好处,让人在大街小巷广为传唱,一时之间,影响甚深,许多人对戏中的生活都心生向往,而对比现实,发现这样的生活就在眼前,也就没了跟着起兵反叛的心思。

  代子今对此大为敬佩,“你这主意还真是不错,就是见效慢些,也亏你有这个功夫,若是其他人过来,恐怕直接就要开打。”

  “打是免不了的,只是齐国既降,那天下万民就都是我梁国子民,我自然要心加爱护,尽量减少伤亡。还有,你自己也是齐国人,怎么就能把一切说得如此轻松?让我都差点忘了你的身份。”梁煜辰打量着他,一点也不像是个亡国的人。

  代子今满不在乎,“在我们看来,国家的兴替就和人的生老病死一样,无法逆转,即使能救得了一时,也救不了一世,齐国这些年来已经病入膏肓,既然没有能力去除腐肉,换来新生,那就让它转入轮回,重新投胎去吧。”

  “你这比喻倒是有趣,只是明白这个道理的不多,真正能做到的又在少数,情感二字,最是难以割舍,对人对国家都是。”

  代子今伸了伸懒腰,“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她看得比你透彻,要不然早就把百马军收归麾下了,其实齐国梁国又有什么区别?都是同一个祖先,谁来做天下之主和百姓们真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正在这时,白峰过来了,代子今对他们的军务不感兴趣,直接就退下了。

  “禀告殿下,江陵以南的地区已经拿下,顺利切断了江陵的补给,是不是该趁此时机直接攻城,一举拿下江陵?”

  “不可,”梁煜辰道,“当初攻齐之战拿下其余诸城,却偏偏对江陵围而不攻,你可知为何?”

  “为了江陵千年古城?”

  “不错,江陵自古以来繁荣富饶,历史悠久,更是六朝古都,当初明安一战,虽说已经尽量小心,但还是造成了一些不可挽回的损失,这才有了后面对江陵的围而不攻。士兵们大都是些粗人,况且杀红眼的时候,又哪里顾得上指令?”

  “末将明白了,只是如今兵临城下,殿下要如何打算?难道要等齐珉投降?”以白峰对齐珉的了解,这个可能性极低。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如今你只需看好下面的士兵,让他们吃好睡好,免得到了关键时刻掉链子,其他的事情,该说的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

  “是,末将告退。”白峰说完就退了出去。

  萧宁见到他从梁煜辰那儿出来,跑过去问道:“殿下可有什么吩咐?”

  白峰向他见了个礼,“并无什么吩咐,只是让大家吃好睡好,等待命令。”

  萧宁跟着梁煜辰时日也不短了,自然明白这话的意思,这意味着,总攻马上就要开始了,韬光养晦了这么久,也是时候让齐珉看看真正的实力了。

  半夜突然火起,外面顿时一片喊声,梁煜辰刚一起身,就听到有人来报,“报告太子殿下,敌军袭营,来人有百余人,烧了南边的寨门,白将军正带人前去追击。”

  梁煜辰急忙穿好衣服,问清了具体情况,将人一一安排下去,如今大军就驻扎在江陵城外,齐珉不可能没有动作,有动作,就说明他急了,人只要一急,就容易露出破绽。

  不多一会儿,白峰来报,捉到了袭营的人,并将人带了进来,梁煜辰问了问损失情况,得知救火及时,士兵只有烧伤,并没有人员死亡,这才放下了心,开始审问俘虏。

  据俘虏交代,齐珉如今已是丧心病狂,自从南部几个城镇丢失,他就开始变得残虐噬杀,疑神疑鬼,觉得所有人都是梁国的奸细,为此在大街上抓了不少无辜百姓,后来在几个心腹的劝说下,这才平静了一些,但听不得半点忤逆之言,稍有不慎,就会人头落地。

  “那他派你们过来,就是为了烧本太子的大营?”

  “太子殿下饶命!齐珉派我们过来本是要刺杀殿下,但小人们自知不是对手,又不敢不来,只好出此下策,烧了寨门。”

  梁煜辰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也不跟他计较这么多,只问了几件自己想知道的事,而这俘虏也是懂事,问什么就说什么,如竹筒倒豆子,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废话还不少,直听得周围众人昏昏欲睡,不住点头。

  梁煜辰揉了揉脑袋让人把他带下去,“嘴里没一句有用的,看来也是什么都不知道,白白浪费了这么长时间。”

  眼看着天色渐明,不少士兵都是满脸疲色,梁煜辰心中一紧,让人去检查了下各个岗哨,交代下去务必注意警惕,免得让敌人钻了空子。

  很快就有探子从江陵传来了消息,说是齐珉放出话来,说梁国太子梁煜辰已于昨晚遇刺身亡,大军不日就要回京,让城中百姓不用担心。梁煜辰听到之后真是哭笑不得,自己活得好好的,就这么被人说成了死人,真当自己不敢攻城不成?

  不过他并没有被气昏头脑,一旦强行攻城,势必会对江陵城造成极大的危害,那时候齐珉就可以站在道德制高点来指责他,让他陷于危局,这种事他是绝对不会让它发生的。

  大军压境,将四个城门紧紧围住,梁煜辰命人射了一封信,劝齐珉为了江陵百姓着想,能献城投降,齐珉收到信后直接将信撕得粉碎,连看都没看上一眼。

  梁煜辰并不在意,每天都会重写一封,并让人抄录,一并射入城中,总会有人愿意看的,等到齐珉坚持不下去的那一天,就是他们胜利之时。

  柳若兰也听说了这件事,觉得有趣,齐珉向来不是什么有耐心的人,论阴谋诡计更非梁煜辰的对手,梁煜辰如今大军压境,齐珉只有战与降两条路,正如一年前的自己。若是战了,以他的兵力不足以将梁煜辰打垮,能守得住城已是最好的结局,若是降了,也不见得有什么好的结局,此时不同往日,他此时的行为是谋反,而非两国交战,投降还能保得性命。

  怪只怪齐珉心肠太毒,容不得人,当年能弑父杀母,此时自然可以牺牲一切,他的那些盟友下属听说这些事,又遭到残酷的镇压,自然明白哪个是真相,哪个又是谎言,在做事的时候自然会多为自己想想,而不是一味向前。

  围困日久,百姓们也就明白,先前说的什么梁煜辰遇刺,根本就是谎言,对齐珉,也就更加没有信心,只有怨恨了。之前的陛下和太后娘娘都选择了投降,如今他一个王爷,自封为帝,还给他们带来了这场灾难,简直是不可饶恕。

  有的时候,人心是一件复杂的东西,你把最好的真心拿出来,未必就能得到相同的回报,他们反而会来质疑,觉得你有不可告人的目的,当你真的掺杂了邪念的时候,他们反而觉得这才是正常。当初为了百姓选择投降,一路上遇到各路刺客追杀,险些丧命,这些柳若兰还记在心里,那时候真是万念俱灰,仿佛自己活着都是一种罪恶。而此时再去回想,却坦然得多了,可以眼睁睁地看着梁人围困江陵,而无一丝波澜。

  “照这样的情况下去,齐珉坚持不了几天。”

继续阅读:第六十五章:攻城为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