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母子重逢
清醉梦2018-02-07 10:413,377

  梁煜辰的法子确实在江陵引起了轩然大波,齐珉听说此事更是怒不可遏,他这种心高气傲的人哪里受得了别人的议论指责,但凡敢提此事的人都被他斩首示众,一时间江陵城人心惶惶。

  柳若兰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大街上行人稀少,更是所有人都沉默寡言,生怕一个不慎就人头落地。先前梁国派来的官员早就被齐珉杀害,如今发号施令的都是跟着齐珉的人,大多是些恶棍无赖,一时间民不聊生。

  按照地址找到了珏儿住的巷子,柳若兰轻轻叩门,不一会儿就听见了脚步声,“谁?”

  是墨莲的声音,柳若兰登时有些激动,分别已近一年,她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儿子,墨莲是自小跟着她的,两人一起长大,情同姐妹,若非迫不得已,她哪里舍得和他们分开?

  “是我……”声音不知不觉已经哽咽。

  墨莲似乎顿了顿,然后快走几步开了门,“小姐,真的是你……”

  外面不是叙旧的地方,柳若兰慌忙敛住心神,进去之后将门关牢,却在看见墨莲的一瞬间泪如泉涌,将她紧紧拥抱在怀中。

  “莲姨,外面是谁?”

  一个身形瘦长的年轻男子出现在房门前,脸上还带着些许的稚嫩之色,待看清了来人的面目,也是愣住了,嘴唇张了又张,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珏儿,娘亲回来了。”将近一年没见,儿子长高了许多,再也不是当初那个少年,隐隐像个大人了,只是身体抽长得太快,瘦弱感太强,看着有些弱不经风。

  齐珏有些激动,然这一年来经历太多,自己已经不再是小孩子,不能再像之前那样扑入母亲怀中,只好克制住情绪,给柳若兰恭恭敬敬行了个礼。

  “娘,儿子终于见到您了……”

  柳若兰赶紧拉起了他,“珏儿,娘的儿子,这一年来,你受苦了,娘还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

  说着说着泪水不知不觉又流了出来,一把抱住了儿子,仿若绝境之人遇到了新生,心中的欣喜与感激,任是千言万语,也无法描述其一。

  墨莲早已泣不成声,“当初听闻……小姐身亡……少爷差点就直接冲到明安……为小姐报仇……老天有眼……保佑小姐……平安无事……”

  “娘没事就好,儿子好担心……”齐珏红了眼眶,再也说不出话来,生怕下一刻就现出哭声。

  等到他们情绪稳定,这才开始讲述分开之后的事。当日沈庄自愿替死,喝下了杯中毒酒,墨莲和樊确奉命带着齐珏离开,却不想他中途返回,跑去刺杀孟迁,若不是樊确反应及时,恐怕早就酿成了惨祸。出宫之后他们化妆成普通百姓,暂居于城中,等到情势安稳,这才随流民一起南下,去了位于西南方向的遂宁。

  柳若兰皱起了眉,“你们可认识一个叫刘子钰的少年?”

  齐珏顿了顿,神色有些变化,“认识,他是樊确手下的人。”

  “那你可知他现在何处?”柳若兰心中隐隐升起怒火,直烧得她喘不过气来,她不希望把刘子钰送出去的人是自己的儿子,当初听说梁煜靖男女不忌,手段恶劣,她对此人就有些厌恶,后来他跑到自己面前说那些话,让她以为是珏儿出了事,她真的想直接除去此人,然最终理智占了上风,只来得及对梁煜辰展开刺杀。

  齐珏有些沉默,见到娘亲的激动与喜悦也消失不见,良久之后,“娘见到他了?他如今……过得怎样?”

  “我不知道,我也没见过他,只是有人拿他来威胁我,让我误以为那是你,你们怎么会认识梁煜靖?和他扯上了关系?”

  墨莲见气氛有些不对,给二人换了新茶,“这事说来话长,我们准备先去益州的,然后再想办法救出小姐,可刚到遂宁,少爷就大病一场,也是那个时候遇到了梁煜靖,那时候他化名陈靖,帮了我们许多忙,起初我和樊确还有些担心,后来见他没有恶意,这才失了警惕。”

  这话和梁煜靖所说如出一辙,柳若兰明白不能怪责他们,遭逢大变,遇到能尽心尽力、伸出援手的人,即使开始时心有防范,但时间长了难免会放下心防,更何况梁煜靖此人心机深沉,他们不是对手。

  叹了口气,“然后呢?他有没有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

  墨莲看了看齐珏,道:“要求倒是没提,只不过对少爷更加殷勤了,我们一开始没看出他的狼子野心,只当做他喜好交友,没想到他直接就要动手动脚,少爷这才把他赶了出去,不再和他来往。”

  齐珏握紧了拳头,柳若兰更是愤怒,她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会遇到这种卑鄙下流的人,只恨自己不在当场,无法替儿子主持公道,“珏儿放心,娘不会放过他的。”

  墨莲神情悲戚,险些又落下泪来,悄悄擦了擦眼眶,“那陈靖不知何故,第二天就突然离开了,当时我们还以为他是知难而退,后来才明白,是他回了明安。我们随即就出发去了益州,在那儿隐姓埋名,并且联络了一些有识之士,已经小有所成。”

  “不是让你们不要再过问这些了吗?齐国既亡,我们的责任也算是尽到了,你们安安稳稳过完下半生,就是最好的结局,何苦再操心这些?”柳若兰真的不愿他们再卷入这场权力斗争。

  “娘,孩儿身为齐国君主,自然要为国家、为百姓着想,又岂能将他们置之不理?”

  “珏儿,我们的责任从签下降书的那一刻就已经完成,即使还有责任,可我们也已经用性命去履行了,我们都是已经死去的人,如今我们就是普通百姓,无论朝堂争斗,还是国仇家恨,这些和我们都没有任何关系,这一点你明白吗?”

  齐珏眨了眨眼睛,低下了头,“我明白您的意思,可理智上明白,情感上却无法接受,我们骨子里就是齐国人,背负着保卫齐国的责任,岂能因为一次诈死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将一切抛下?”

  “那你可曾想过为你牺牲的人?沈庄,还有刘子钰?”

  齐珏沉默,沈庄是陪他一起长大的玩伴,为了救他,毅然饮下了毒酒,为了拖延时间,娘亲也同样饮了毒酒,只为给自己创造一个活下去的机会。而刘子钰,为了自己不被梁煜靖玷污,易容成了自己的模样,被梁煜靖抓回明安,还在途中遇到了雪灾,险些丧命。所有人都是为了他的活命,为了他选择牺牲,让他根本就没有拒绝的余地,他只是想挽回这些,又做错了什么?

  “可如果什么都不做,那才是真正对不起他们,小庄我救不了,可刘子钰还有机会,其他的我都不要了,我就想把他救出来,行不行?”话语中已经带上了一丝乞求。

  柳若兰苦笑,拍了拍儿子瘦弱的肩膀,“人自然是要救的,只是齐国的事,我们再也不参与了,娘如今只剩下你们了,莫要再让娘担心。”

  齐珏虽说有些不甘,但也只能点头,当初国家尚存的时候都无法和梁军抗衡,如今靠着身边这几个人,想要复国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更何况,二叔齐珉还在,如今正控制着江陵城。

  柳若兰示意墨莲继续讲述他们的经历,才知道致使他们来到江陵的原因竟然是自己,他们不甘心刘子钰被梁煜靖带走,又听说了自己的死讯,这才一路跟了过来,不想雪灾严重,被困在了陵城以西的荆州,等到大雪过后,梁煜靖已经带着刘子钰回到了明安。而在途中,他们无意中得知了齐珉的计划,这才一路到了江陵,想看看他到底能有多大的能耐。

  “那依你们看来,齐珉是否有这个能力?”

  齐珏神色中有些不屑,“任二叔机关算尽,他也不是做皇帝的料,从他招兵买马的手段就可以看出,他绝对长久不了。”

  齐珉之前被发配到西南,在那里结识了一些能人异士,并且依靠他们训练出了一支军队,后来军队被夺,齐珉又前往陵城、充阳等地,聚集了一批土匪流寇,当做自己起兵的资本,直到遇到了梁煜辰的人,他才真正改变了现状,靠着出卖自己的国家得到了充实的人力物力支持。

  “听说江陵以南地区都被齐珉收入囊中,这件事你们可有调查过?若真是如此,想要将他一击毙命,就有些困难了。”

  “不过是传言罢了,齐珉的军队有很大一部分都是靠梁国太子才组建起来的,因此他并没有多少话语权,当初齐珉被封为齐王,看着是将大片土地给了他,其实不然,真正的权利一直都在梁人手里。齐珉自以为实力足够,匆忙之下就称了帝,不过是自取灭亡罢了。”

  “原本以为,他至少能撑上一年半载,没想到不过是个空架子……”柳若兰是有些失望的,齐珉嚣张至此,她以为总会有些资本,却不想只是垂死前的挣扎,徒增笑柄罢了。

  齐珏撇了撇嘴,“二叔向来心高气傲,脾气也浮躁的很,有些小成绩就喜欢拿出来宣扬,生怕世人不知,若非当初得意忘了形,十年前的谋反恐怕就会是另一个结局了。”

  柳若兰却想到了其他的事,梁煜辰陈兵汐洲,时日不短,除了一开始的几场小规模交战,之后就没了动静,虽说自己并未上过战场,但也知道这很反常,即使是为了劝降,以期减少伤亡,最大程度护卫城中百姓,但也拖得太久了些,这其中不可能没有别的目的。

继续阅读:第六十四章:攻心为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