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攻城为下
清醉梦2018-02-10 00:103,197

  围城第三天,江陵城门突然大开,梁军如入无人之境,一往直前,梁煜辰带人直接闯进了皇宫,却已经是人去楼空,白峰对这里熟悉,带着人掘地三尺,却也没找到齐珉的丝毫踪影。

  梁煜辰即刻命人封锁四门,并且严查进出人员,免得让其钻了空子,结果齐珉没抓到,鬼鬼祟祟的人倒是抓了不少,细审之下才知道是齐珉的手下,之前就跟着他四处招兵买马。围城之初,齐珉就对他们说有十万大军包围在后,让他们不必惊慌,谁知道第二日齐珉就没了踪影,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逃出去的。

  “会不会是混在了百姓之中,或者在这些俘虏中间?”

  梁煜辰四处巡视了一下,“我已经让人拿着画像一一辨认了,希望他还在城中。”

  代子今没有随他们进宫,而是一个人在外面闲逛,江陵城他来过不少次,这里也有他们慈仁堂的分堂,只是如今时节,并没有开张。来到医堂的后门,轻敲了几下,就听见了开门声,代子今一亮玉佩,那人就明白了他的身份。

  代子今招来管事,问了问这半年来的情况,有没有什么疑难杂症,特殊病例,江陵人口密集,慈仁堂又是最有名的医馆,有什么时疫病症都无法逃过他们的眼睛。代子今从小喜欢研究各种医理,其中固然有为妹妹寻找治病良方的目的,但很大程度上也是一种兴趣,之前就听说江陵出现了一例病人,起初只是普通的发烧,吃了药温度降下,几天后却又发病,烧得全身通红,宛如烙铁,无论什么方子都无法根治,最后人烧傻了,没过几天就突然离世。

  代子今详细问了这件事,并找出了药方,跟当日负责治病的大夫一起商讨研究,浑然忘了外面正对齐珉余部进行着清缴。

  梁煜辰的动作很快,两日之内肃清齐珉余党,解救出被囚的官员,让他们各司其职,并以最快的速度保障江陵城的正常运转。大街上贴满了官府告示,告知百姓城中恢复秩序,凡是无辜人员,绝不会受到池鱼之灾,但若知道叛党消息也鼓励举报,会根据具体情况进行奖赏,一时之间,因为私怨赶来举报骗钱的不在少数。

  梁煜辰见此方法不行,让人在告示下又添了一条,“若查清为私怨而恶意举报者,以叛党同谋论。”这才减少了工作量,可还是没有齐珉的消息。

  街上开始有了行人,商铺也开门做生意,只有四门仍旧森严,进出都要详细盘查,梁煜辰将这儿的情况写成奏表送回了明安,然后派孟迁和石越祖继续南下,虽说暂时压制住了齐珉的手下,但还是需要强硬的镇压,只有把人打怕了,他们才知道什么叫做屈服。

  白峰突然来报,说是审出了线索,围城当日齐珉撕了劝降信后就没人见过他了,第三日城门大开,也是因为找不到齐珉的下落,人心散乱,这才让城中的探子找到机会,若非如此,不知要围多久才能拿下江陵。

  “齐珉手下有一个叫王成的,是他的心腹,城中大部分士兵都归他管,听闻此人武艺高强,有勇有谋,是最早追随齐珉的人。据他所说,齐珉下令严守城门,然后自己一个人进了太华宫,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

  “太华宫?里面可有密道暗室?”太华宫是宫中的主殿,平日里上朝议事就在此地。

  “末将已经派人搜过,密室没找到,只找到了一个暗道,在大殿后面,是通往御花园的,不知齐珉是否改换了装扮,趁机出城。”

  梁煜辰轻轻拍了拍桌子,他们齐家人还真是会躲,当初在明安,就让她和小皇帝从眼皮子底下溜了,如今齐珉也来这一套吗?“扩大范围,再仔细地搜,三天之后若还找不到,就找个人砍了,告诉天下百姓,说叛贼齐珉已死。”

  亲自去了太华宫,让王琦又仔细搜了一遍,这种地方宽阔空旷,即使有密室,也不会太大,反复核实了一下,除了地底下,再没有其他可疑的地方。在御座之上,雕着双龙戏珠,梁煜辰上前轻轻转了转珠子,地上顿时出现了一条细缝,正在皇帝的御案之下,接着缝隙变大,足以容纳两人通过。

  梁煜辰让人把御案移到了一旁,然后派几个人下去探路,不多一会儿就有人回报,说是道路太长,向北方延伸,似乎能通到城外。

  梁煜辰马上派人顺着通道去追,即使找不到人,能找到线索也是好的,若是放虎归山,不知道还会惹出什么祸患来。

  通道很长,中间没有岔路,一直向北,出口就在城门外的一口枯井中,梁煜辰看了看井口新留下的痕迹,还有余下的绳索,就知道找对了方向。

  “王琦,你带人拿着画像去附近一一查问,务必要找到齐珉。”

  “属下遵命。”点了一些人就跟着地上的痕迹向前跑去。

  梁煜辰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如今正是草木繁盛的时节,这儿又有些偏僻,因此长满了杂草,大有遮天蔽日的势头,若是在里面藏人,还真不容易发现。

  忽然一阵风起,梁煜辰迅速躲到了一边,避开了攻击,随身侍卫赶紧拔剑护主,与刺客战成了一团,而草丛中又跳出了更多的刺客,梁煜辰不得不提剑反击。

  “保护殿下!”侍卫们将他护在中间,然敌方身手不弱,几番交手,侍卫竟不能成功将他们拿下,反而被打散了阵型。

  梁煜辰不敢轻敌,挥剑刺穿了一人的胸膛,接着又有其他刺客前来,奋不顾死,直接对着他砍杀,看来是专门在这儿等着他的。

  接连解决了几个刺客,侍卫们也腾出了手来,护着梁煜辰就要离开,梁煜辰轻笑了一声,“还不知道他们的身份,我又怎能轻易就走?未免也太便宜了他们。”

  话音刚落,一剑将最前面的刺客斩杀在地,血花飞溅,在夕阳下显得格外艳丽,宛若地狱黄泉盛开的曼殊沙华。

  余下的四个刺客明显被他吓到了,连反应都慢了半拍,梁煜辰才不会手软,什么样的血腥场景没见过,什么样的刺杀没经历过,这些人,不过是小菜一碟,他何时会惧怕这些?

  真正从地狱走过的人,是不会心慈手软的,活捉了一个,却不敢自杀,梁煜辰就这么站在他面前,一句话不说也将他吓得心惊胆颤。

  “是谁派你们来的?”

  那人不敢抬头,“皇……皇帝陛下……”

  “皇帝?这天下如今只有一个皇帝,你说的是哪个?”

  那人身形一颤,直接倒在了地上,“殿下饶命,是……是齐珉这个逆贼!”

  “想要我饶你一命,也不是不可以,带我找到齐珉,我就饶了你。”

  那人赶紧爬了起来,带着他们去了和王琦完全相反的方向,梁煜辰不知道这人是否可信,但他完全有信心将其一击必杀,所以也不在意他是否会耍些阴谋诡计。

  很快就到了一个村子,却听不到犬吠人声,更没有傍晚时分的袅袅炊烟,那人让他们等在村口,然后一声口哨,就看见一个矮个子男人探出了头,闪着精光的两只眼睛四处转了转,这才道:“四喜,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其他人呢?”

  “丸子哥,陛下在吗?我有重要情报需要当面向他禀报。”说这话的时候,双腿却有些哆嗦,眼神更是不住闪躲。

  名为丸子的矮个子男人从屋后面走了出来,“陛下刚走,有什么事可以跟大哥商量,话说你到底怎么了?抖个什么劲?”待看清了他身上的血迹,顿时变了颜色,“他们都死了是不是?你就自己一个人逃回来了?你个懦夫!”

  声音还未落下,就被一人制住了咽喉,再也发不出声来,然后就看到了从四喜身后走出来的梁煜辰。

  “我不喜欢听废话,齐珉去了哪里?”

  丸子想要大喊,向村子示警,却根本无法做到,只能徒劳挣扎。

  “若你肯乖乖合作,我可以对你们不予追究,但若有一句虚言,”说着看了看后面的村子,“我会让这里血流成河,不信的话尽管试。”

  丸子停止了挣扎,但看向他们的眼神却带着明显的敌意,连对四喜,都没了之前的关心与热情,剩下的只有失望与厌恶。

  “你想好了吗?”梁煜辰问道。

  丸子点了点头,梁煜辰这才让侍卫松手,却不料这人竟然真的不怕死,大声嚷嚷了起来,瞬间惊起了林中的飞鸟,整个村子都在回荡着他的喊声,侍卫猝不及防,直接就将他毙命掌下。

  四喜更是吓破了胆,若是其他人或许还会被激出一点血性来,但他一开始就被梁煜辰吓怕了,此时更是瘫成了烂泥,也不知道齐珉怎么会选他去做刺客。

  梁煜辰知道暴露了踪迹,当下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接让侍卫搜查,他自己则拖着四喜让他给自己指路,既然村子里看不到人影,那必然是在地下了,不知道齐珉在这儿藏了多少人。

继续阅读:第六十六章:暗度陈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