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暗度陈仓
清醉梦2018-02-10 22:553,422

  四喜带着梁煜辰进了一所破院子,掀开床板就看见了下面乌黑的洞口,四喜不敢抬头看他,低声道:“就……就是这里……”

  梁煜辰身边只有五六个人,如今都在外围搜索,他招来了两人,让他们进去试探了下,却发现里面空无一人,只剩下了一些生活琐物,看样子也是匆忙间离去的。

  想到那个叫丸子的拼死也要示警,梁煜辰一声冷笑,让人立刻去追,这么点时间,任他们插翅也逃不了多远。

  侍卫下去之后,梁煜辰刚要起身,就听见了利刃刺入皮肉的声音,转身看了看提着刀的四喜,只见他双目赤红,手中的刀还在滴着鲜血,一副癫狂的模样。

  梁煜辰拔剑就将他当场斩杀,这次是自己大意了,没想到一个废物也能伤到自己,摸了摸后腰的伤口,血流如注,可见四喜是下了全力的。

  侍卫听到声音,赶紧从洞口出来,就看见太子殿下捂着伤口,摇摇欲坠,赶紧发了信号,让人赶来增援,若是太子有什么三长两短,他们万死也难赎其罪。

  很快王琦就带着人赶来了,看到梁煜辰的情况吓了一跳,赶紧将他护送回城,到了城门附近的时候又找了辆马车,将梁煜辰扶进去,直接就去了慈仁堂。

  代子今研究病历正入神,就听见了敲门声,管事一脸严肃地把他请了出去,他这才知道出了大事,赶紧让管事把院中其他人都清了出去,并将慈仁堂后院戒严,为梁煜辰处理伤口。

  将衣物除去,就看到身上的伤口还在冒着血水,梁煜辰脸色苍白,勉强保持着清醒,“还好你跟着……过来了……其他人,我不放心……”

  “闭嘴!”代子今简直要气炸了,第一次见到梁煜辰的时候,他就是身受重伤,自己看不下去才救了他一命,没想到这次又受了这么重的伤。

  “这次又是谁伤了你?不要告诉我还是她派的刺客。”

  “不是,这次是我……疏忽了……没想到,会受伤……”声音已经有些微弱。

  代子今手法娴熟地为他处理伤口,一边又忍不住吐槽,“你看看这浑身的伤口,没想到做个太子也这么危险,齐珉抓到了吗?看你整天忙得团团转,就这也能受伤,也是一种能耐。”

  梁煜辰忍着伤口的剧痛,说话有些艰难,“一时失察……而已……辛苦你了……”

  代子今懒得和他废话,这人根本就听不进去劝,劝他放弃柳若兰,他不听,劝他不要给自己找麻烦,他倒好,不仅自己受伤,还扔来了一个“妹妹”,认识这样的朋友也算是自己倒霉。

  包好了伤口,然后吩咐人去煎药,梁煜辰不能留在这里,毕竟慈仁堂人来人往,无法保证他的安全,“喝完了药就送你回去,伤口问题不大,就是失血过多,需要多养些时日,这些天你就消停一点吧,免得出了什么事,再来怪我医术不精。”

  梁煜辰扯了扯嘴角,“自然不会。”

  太子遇刺受伤,事情非同小可,萧宁白峰不敢懈怠,在梁煜辰居住的宫殿又加强了守卫。江陵是齐国的第二都城,梁国灭齐后对它非常重视,大有舍弃故都惠城,也将它作为第二都城的打算,因此派人整修翻新了一遍,没想到却是被齐珉占了便宜。而梁煜辰住的,则是江陵皇宫的太子府,尽管梁帝不在,但也要时刻注意自己的身份,免得给人留下了把柄。

  “殿下,人没找到,却发现了刺客的同伙,据说是一群叫百马军的人。”王琦道。

  梁煜辰躺在床上,手里正拿着孟迁的军报,说是已将充阳所有叛军收服,问他是杀是留,将军报放在一旁,“百马军,是代子今之前说的那个吗?”

  “是,不过只抓住了一些喽啰,他们的首领提前跑了。据他们交代,他们从育州来到江陵,就一直住在城外的村子,首领卢万钧带着其他几个当家去见了齐珉,他们之间说了什么没人知道,只是一直神神秘秘的,直到围城前,卢万钧才回来了一趟,将他们所有人转移到地下,并挑了几个好手用来埋伏刺杀。”

  “那个丸子说齐珉在村子里,这事他们怎么说?”

  “属下问过了,齐珉从宫里逃出后,就直接去了村子,村里人都知道,只不过从未见过,而他离开的时候,村口是必经之路,那人知道也是正常。”

  梁煜辰却觉得事有蹊跷,齐珉即使再不谨慎,也不至于把行踪暴露,弄得众人皆知,再说了,既然逃出了城,就应该尽快离开,藏在城外的一个荒村里,怎么看都不是长久之计,简直是愚蠢之极。

  “那些人再细细审一遍,抓齐珉的时候,把卢万钧等人也带上,一个都不能让他们逃。”他可是还记得百马军的账。

  王琦领命后就下去布置了,梁煜辰则重新拿起了军报,这个孟迁,真是越来越难驯了,两万叛军,他就想直接杀掉,莫说整个天下都已经属于大梁,就算不是,杀俘也是令人不齿的行为。他即刻就写下书信,让人八百里加急,直接送到孟迁手中,绝不能容忍他这么胡闹!

  而在柳若兰居住的小院子里,此时却迎来了一群不速之客,柳若兰将儿子护在身后,看着渐渐逼近的齐珉和卢万钧等人,心里有些绝望。

  “大嫂,一年不见,你倒是变得越来越年轻了,一点都不像是三十岁的女人,还有你,大侄子,没想到你还活着,把二叔骗得好苦。”

  后面的卢万钧等人均是一惊,他们只知道代子怡和梁煜辰关系匪浅,却没想到见到的竟是齐国的亡国之君齐珏和太后柳若兰,他们竟然还活着?

  “卢将军说见到了梁煜辰的红颜知己,没想到这个人竟然就是大嫂,我就说嘛,梁煜辰一向自诩深情,为了一位女子至今没有娶妃,而这位女子则是齐国的太后。年前听说大嫂没了,以他这样的人,自然不会这么快就移情别恋,看来还真是让我猜对了。”

  柳若兰气得双眼要冒出火来,却又不敢激怒他们,以她和儿子的情况,根本不是这些人的对手,幸好墨莲和樊确出去了,这样多少也还有一丝希望。

  “住口!休要胡言乱语!”齐珏指着齐珉,气得脸色通红。

  齐珉哈哈大笑,“胡言乱语?那你就问问你的母后,我说的是不是真的?看她敢不敢承认。”

  齐珏怒视着齐珉,“你以为我会上你的当?别做梦了,当初你勾结梁人,导致汐洲城破,然后又和孟迁做戏,强行攻入江陵城,你个卖国贼子的话,有什么可信?如今倒好,自立称帝败得一塌糊涂,却还意思到我们这里来耀武扬威,真是丢尽了皇家的颜面!”

  “大侄子说的挺溜啊,十年不见,长得越来越像你的母亲,害得我都不敢认了,早知道你还活着,二叔也就不用这么麻烦了,直接昭告齐国子民,必定会云集响应,声势如山,何愁大业不成?”

  “你做梦!我死也不会任你摆布!”

  柳若兰吓得赶紧将他拉了回来,免得他再说出什么不吉利的话。

  将两人逼进了屋里,齐珉反客为主,给自己倒了杯茶,“如今的局势,你们也看清楚了,我没有你们那么幸运,都死了还可以复生,所以只好托你们的福,在这里暂避一阵子了。”

  听到此处,柳若兰稍微松了一口气,只要时间充裕,那就有机会逃走,不像现在这样,打得他们措手不及。

  “二弟还真是会开玩笑,如今全城戒严,到处都在搜捕诸位,我们这儿也不见得安全。”

  齐珉笑了笑,眼神暧昧,“有你在,就是最大的安全。”

  气得柳若兰说不出话来,她知道梁煜辰的心意,但在国家大义面前,这点感情根本不算什么,若真的有用,齐国会灭亡吗?自己的两位哥哥会死吗?所以她才不肯接受,也不敢接受,一旦遇到国家大事,自己就会成为被防备、被舍弃的对象,这一点,她比谁都看得清楚,任是对她千依百顺的齐惠帝齐玥,不也夺了她的皇后之位?

  齐珏听见齐珉又在侮辱自己的母亲,险些直接动手,被柳若兰拦住,卢万钧等人还在旁边虎视眈眈,她不能让儿子有事。

  齐珉招来了卢万钧等人,“你们守着这个院子,有什么风吹草动即刻来报,我不信这里只有他们母子二人,见到可疑的人就直接拿下。”

  卢万钧应了一声,带着兄弟出去了,屋里只留下了他们三人。

  “真是没想到,大嫂竟然成了代家的二小姐,梁煜辰此举,可是准备要娶你入主东宫?世上的女子,能成为太子妃已经是够幸运了,而大嫂竟然可以做两国太子妃,莫不是要羡煞天下女子?”

  柳若兰冷冷道:“二弟还请慎言,没有根据的话就不要乱嚼舌头根,显得像个长舌妇。”

  齐珉一拍桌子,杯子直接坠地,被摔得粉碎,“长舌妇?大嫂这话说得好,梁煜辰先前在城中散布流言,说我弑父杀母,这话又是从谁嘴里传出来的?梁煜辰本事再大,也查不出那么多年的事吧,何况这事知道的也就那么几个人,你说对吗,大嫂?”

  柳若兰并没有被他吓到,像他这样大言不惭直接承认弑父杀母的,她还真是从没见过,“宫闱密事,大多相似,更何况,流言只是对付你的手段,不一定就是真的,如今只不过碰巧遇到了事实,以你这大度的性子,自然不会介意。”

  “大嫂倒是牙尖嘴利,在自己亲生儿子面前,也能把谎言说得这么漂亮,真是不一般啊。”

继续阅读:第六十七章:感染瘟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