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前来相救
清醉梦2018-02-14 09:203,384

  卢万钧从她手下挣脱,费了好大的功夫,“女人家家的,这么暴力干嘛?不同意就不同意,何必动手动脚,欺负我打不过你吗?”

  “为什么打你,你会不知道?”柳若兰冷笑,“告诉你卢万钧,最好别来招惹我,我脾气不好,若不小心打死了人,你可千万别到阎罗殿去哭,丢人!”

  卢万钧揉了揉身上被打的地方,一阵钝痛,想必已经青了,不禁咧了咧嘴,“不就碰了你一下,至于吗?”

  柳若兰一脚将他踹到了一边,对付记吃不记打的混蛋,根本就用不着客气。

  门外的孙连城听到声音,直接闯了进来,看到卢万钧没死,警告地看了柳若兰一眼,然后将自家老大拖了出去,柳若兰这才清净了一些,可随之而来的,则是面对困境的无助与悲哀。

  而就在这条巷子里,已经多家传出了哭声,不少老人孩子都得了一种怪病,发病极快,三天就能夺走一条鲜活的生命,而经大夫诊治,确认这是一场突发的瘟疫,已经在城中大量出现,一时之间,江陵城内人人自危。

  梁煜辰伤势未愈,就听到了这样一条消息,赶紧就起了身,吩咐白峰关闭四门,并派出城中和宫中的大夫为百姓治病,缓解病情,以期能及时找到救治之法。为了保障疫病不再蔓延,最好的方法就是隔离,然后由专人进行负责,但代子今找到他说,这次的疫病虽说来势汹汹,但并不可怕,只对身体不好的老人孩子有影响,健康的成年人则根本不用担心。

  “还有这样的疫病?之前也曾发生过瘟疫,男女老幼都无法幸免,能活下来的微乎其微,你能为自己说的话负责吗?”

  代子今一拍胸脯,“好歹我也是慈仁堂的少主,这点眼力还是有的,你就不用担心了,若是贸然进行隔离,恐怕会造成城内的恐慌,对你太子殿下的名声也不好。”

  梁煜辰收复江陵城没几天就闹出了瘟疫,对他来说确实是个麻烦,就怕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拿这个进行攻击,说他是个灾星,只会给百姓带来灾难,无法为万民表率。

  “名声我倒不太在意,父皇也不可能让别人继位,只是一定要保证百姓的安全,这些天就辛苦你了。”

  代子今绝不是在说大话,来到江陵的第一天他就发现了这种病人,仔细研究了发病情况和发病机理,如今已大概能确认是什么引起的,只要再试验几次,就可以阻止病情的恶化,能不能彻底痊愈,还需要进一步的观察。

  很快大街上就可以看到各药堂的郎中和宫里的御医,看诊治病一律免费,并且安排士兵进行巡逻值守,免得有人趁机动什么手脚,更主要的是为了维持秩序,避免出现拥挤以及前来捣乱的情况。

  事情和代子今说的一致,前来看病的大都是身体不好的老人,和尚未长成的孩子,年轻人也有,但都是些弱不禁风的人,平日里就容易生病,遇到疫病就很容易中招了。

  由于患者时昏时醒,大夫的数量有限,很多人赶着牛车过来瞧病,还有的直接就背了过来,街上挤满了病人和家属,大声呼喊者有之,失声痛哭者有之,哀哀乞求者有之,似乎整个江陵都笼罩了一层阴霾,让观者伤心,闻者落泪。

  白峰奉命保障大夫们的安全,并且安排士兵疏导好百姓,免得因为一些小事,在这种危急时刻,再造成不必要的伤亡。正在他四处巡视之时,余光突然瞥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一时之间有些怔愣,然后迅速反应了过来,顾不得和手下打声招呼,就冲着那个人追了过去。

  一直追到条偏僻的死胡同,那人才停下了脚步,白峰微微喘着粗气,有些不确定地问:“是你吗,墨莲?”

  那人转回了身,正是一年未见的墨莲,白峰心中一阵激动,却又马上回过了神,当时太后娘娘让他献城投降,以赢得梁人的信任,不至于辱没了他的才能,让墨莲和樊确带着陛下远走他处,隐姓埋名,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她,那是不是意味着,陛下也在此处?

  “墨莲,你怎么会在这儿?陛……少爷呢?是不是也在城中?”

  墨莲徐徐走到了他旁边,“白将军,当年的誓言,可还记得?”

  “永生不忘!我这条命是柳将军救的,必誓死为柳家效忠!”梁人攻破明安时,正是因为身受重伤,他才得以逃过一劫,而能够不死,只是重伤,则是柳若清在战场上从敌人手中将他抢了回来,他当时就立下誓言,为了柳家万死不辞!

  “那好,现在夫人和少爷遇到了麻烦,需要你帮忙,你帮是不帮?”

  “你是说,他们如今都在江陵?”太后娘娘的事他不太清楚,只能从梁煜辰的态度判断,娘娘不会出事,但具体情形却似丝毫不知,前几天在汐洲城,隐约听人说代子今带了位女子来找殿下,可惜他另有军务,没能得见,如今想来,恐怕就是娘娘了。

  墨莲将事情原原本本告诉了白峰,并道:“你们现在不是要抓捕齐珉吗?那你就把他抓回去吧,既救了夫人和少爷,也能让你得个功劳。”

  白峰勾起了嘴角,“好,即使没有功劳,我也义不容辞。”

  “他们有十余人,几乎人人武功高强,我和樊确观察过他们,其中有一个绝顶高手,我们不是对手,而夫人和少爷又在他们手中,贸然救人反而会得不偿失,所以想让你找个由头来个调虎离山。”

  “行,包在我身上。”想到墨莲能找他帮忙,白峰心里就甜滋滋的,这些天自己出来得频繁,一定是被她看到了,也不知道自己形象如何,是不是显得不够英武。

  两人说定了计划,白峰送墨莲出去,没想到刚一走出巷子,就看见了一个不该出现在此地的人,吓得他顿时脸色煞白,下意识将墨莲挡在了身后,“殿……殿下,您怎么在这儿?”

  梁煜辰脸色很不好,本来就失血过多还未恢复,可为了城中局势的安稳,不得不亲自过来,对他们进行安抚,免得引起恐慌和暴乱,没想到刚一到现场就看见白峰溜了,当即就让人跟了过来,没想到却听到这样一番话。

  “偷了我的腰牌没几天,这就遇到麻烦了?”嘴上虽这么说着,心里却是担心的,但在白峰和墨莲面前,他自然不能显得太在意,那样岂不是显得自己无能,追了这么久却连一丝回应都没得到,还要上赶着前来帮忙。

  白峰跪在了梁煜辰面前,“请殿下赎罪,但柳家于末将有救命之恩,末将实在无法坐视不管,待将夫人少爷救出,末将再来领罪。”

  梁煜辰把玩着手上的戒指,“白将军,你如今是我大梁的臣属,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还需要我来提醒吗?”

  墨莲眼看着白峰处于劣势,无法摆脱,心下一横,袖中匕首直接就刺向了梁煜辰,白峰大惊,想要阻拦却已经来不及,只见匕首倏忽间就要刺进心脏,梁煜辰伤势未愈,向旁躲闪势必会牵扯到伤口,后退了两步硬生生握住了那只刺杀的手,手腕翻折,将匕首打落。

  “果然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一手将墨莲推到了一边。

  白峰赶紧拉着墨莲跪下,“还请殿下饶恕墨莲,一切都是末将的错,末将愿意以死谢罪!”

  墨莲怒视着梁煜辰,“杀不了你是我技不如人,但他是无辜的,堂堂太子不会就这么草菅人命吧!”

  梁煜辰眸中没有一丝感情,声音更是冷的吓人,“草菅人命?勾结叛逆分子就足以治他死罪,哪里是草菅人命?更何况,包庇刺客,那就是同党,杀他,理由足够了!”

  “你!”墨莲被气得够呛,她开始后悔了,以前从未这么鲁莽过,今日却还要连累他人,难道真的是自己急傻了,才如此自不量力,将自己和白峰都送上了死路?

  “殿下,末将愿意领罪,只是夫人如今还在齐珉手中,求殿下相助,及早将他们救出。”

  梁煜辰没有做声,让王琦将两人带走,然后挑了几个贴身侍卫,去了柳若兰居住的地方,他倒要看看,她遇险的本事有多高。

  还未走近,就看见有人从院子里出来,几个侍卫全都在暗处,已经悄悄潜了过去,梁煜辰为免被发现,只好拐到了旁边的巷子里,迎面看到了一双冰冷的眼睛。

  “不想死的话,最好别出声,你的那些侍卫,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梁煜辰轻笑,“如果我没猜错,你就是墨莲口中的樊统领吧,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挑的人,身边的人都蠢得可以。”

  “你不信?”樊确手中的利刃已经抵在了梁煜辰的咽喉。

  梁煜辰混若不觉,“又一个过度自信的家伙。”话音刚落,樊确的刀就坠落在地,梁煜辰脚尖一挑,没让它发出声音,而樊确,手上却多了一个伤口。

  “靠你护着他们母子,我还真不放心。”

  这时候王琦已经摸清了柳若兰的具体位置,不但给了樊确一个下马威,还抓住了刚才从院子里走出去的那个人,一身酒味,臭气熏天,感觉鼻子都要被熏坏了。

  “樊统领,你家主子就在里面,想要救的话,那就抓紧,不然到了我手里,就不会轻易放人了。”这件事自己出面还是不好,只能暗中相助。

  樊确没有出声,但显然已经答应了,梁煜辰心中叹道,还是这个比较识抬举,知道什么才是最要紧的事。

继续阅读:第六十九章:出现转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