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感染瘟疫
清醉梦2018-02-12 22:553,285

  对付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人,最好的方法就是无视,当没人理他的时候,他自然就会安静了,柳若兰只当做没看见这个人,省得闹心。

  齐珉却毫不在意,完全没有被忽视的自觉,“本来以为你们会躲到偏远的山村,没想到你们倒是心大,直接就住在了皇城附近,若不是卢将军在街上看见了你们,我可真就错过这个机会了,看来老天对我还是不薄的。”

  柳若兰摇着扇子,心中十分憋闷,觉得空气都变得越发燥热,让人喘不过气来。

  僵持到了傍晚,暑热已消,墨莲和樊确也没有消息,柳若兰明白他们定是发现异样,前去想办法了,要是贸然进来救人,那才是中了齐珉的圈套。

  等了大半天也没等到人,齐珉有些气急败坏,“不要告诉我这里就只有你们两个人,两个娇生惯养的人能活到现在?当我是傻子不成?劝你们最好识相点,把人叫回来,不然我现在就杀了你们!”

  柳若兰浑然不惧,“二弟既然说了是来暂住,避避风头,那又何必在乎我们这里有几个人?难道还怕我们不招待吗?”

  “呵呵,你以为藏起来几个人我就会怕了你?有卢将军在,任你花招再多,也不是对手!”

  “那你还担心什么?莫非是对自己没信心?二弟,作为大嫂我奉劝你一句,没这个能耐,就不要有这么大的野心,免得让天下人耻笑。”

  齐珉当即一巴掌就扇了过去,被柳若兰轻松躲开,然后带着儿子回了房间,再多看齐珉一眼,她就会忍不住想要杀了此人,可却不是时候,如今只能忍耐。

  第二天早上,柳若兰起得很早,原因是根本就睡不着,有这么一群人在旁边虎视眈眈,她根本就无法忽视。

  “代姑娘……不,太后娘娘,没想到你会在这儿,当时我们在明昌找了一整天,还以为你已经回育州去了。”

  柳若兰对他没什么好感,此时更不想理他,但卢万钧却不这么认为,在一旁喋喋不休,宛如一只聒噪的乌鸦,柳若兰瞪了他一眼,让他闭嘴,卢万钧却笑了起来,话变得更多了。

  “大早上你吵什么?你不睡觉别人还要睡觉,能不能闭上你的嘴!”

  卢万钧万分委屈,“刚一见面就对人家发火,一点也不体谅人家的相思之苦,更何况,早饭还是我做的呢。”

  柳若兰被恶心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个卢万钧简直让人无法形容,她见过不少人,只有这个最让她想杀人,连看都不想看一眼,只想趁他说话之前将他碎尸万段!

  “卢万钧,如果还想多活几天的话,就给我好好说话,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新仇旧恨,她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到时候绝对不会放过这人。

  卢万钧眨了眨眼,“我还以为你喜欢,要不我还换成书生的样子,这样是不是就显得可爱些,太后娘娘?”

  柳若兰转身就要离开,卢万钧拉住了她,附到她耳边悄声道:“若是你肯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杀了齐珉,带你们母子离开,如何?”

  柳若兰直接抽回了手,“放肆!我也是你能碰的?谁给你的胆子!”

  齐珉听到动静,倚在门边上看笑话,“大嫂果然是人见人爱,连卢将军都拜倒在了你的石榴裙下,看来我大哥眼光还是不错的,知道什么样的女人最可人疼。”

  柳若兰气得直接拔了卢万钧身上的长剑,刺向了齐珉,可惜孙连城反应太快,将她剑势拦住,护在了齐珉身前。柳若兰一击不中,索性扔了长剑,一言不发回了房间。

  等到日上三竿,还未见儿子齐珏起床,本来以为是他嫌弃卢万钧的厨艺,也就没有多想,可已经大半天了还不见人影,这就让她有些担心了。去了齐珏的房间,就看见儿子满面通红,嘴里不住呓语,吓得她赶紧跑了过去,想要把儿子叫醒,可她用尽了方法儿子仍旧不住颤抖,汗水打湿了床铺。

  让人端来了温水,给儿子擦了擦身体,并叫齐珉去请大夫,齐珉气定神闲地站在一旁,不为所动,差点没把柳若兰气死。

  虽说在慈仁堂帮了一段时间的忙,可医术博大精深,又岂是她一时就能学会的?只能采取一些紧急措施让儿子的情况先稳定下来。用烈酒给儿子降了降温,看着他温度渐渐退下,她这才心中暂安,可她毕竟不是大夫,无法准确判断儿子的情况,只好望向了齐珉。

  齐珉嘲讽一笑,“如果是你,你会答应吗?不要异想天开了。”

  柳若兰颓然坐倒,她自然知道答案,可还是不甘心,她无法眼睁睁看着儿子病倒,自己却什么都不做,据她所知,邻居家的小儿发病时也是这种情况,三天后人就没了,她无法拿儿子的生命冒险,“你想要如何?”

  正在这时,卢万钧走了进来,看到齐珏的情况大吃一惊,“他这是……瘟疫!”

  “你说什么!”柳若兰失声叫了起来。

  卢万钧赶紧解释,“你别急!我也只是看着像,具体是不是我还说不准,只是这些天见到外面不少人都感染了,和他情况基本上一样,先是发烧打颤,昏迷不醒,第二天则会全身溃烂,第三天就……”

  瘟疫?这些天只顾着关注梁煜辰和齐珉,竟然忽视了这么重要的事,夏天本就容易引发疾病,儿子这段时间身体长得太快,营养有些跟不上,以至于身形瘦弱,极易生病,没想到竟然染上了瘟疫?柳若兰手指有些颤抖,不愿相信,更不敢相信,这是她的儿子,她唯一的亲人,她根本就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耳边似乎还能听到隔壁传来的哭声,她见过那个孩子,粉嫩可爱,才刚刚长出了两颗牙齿,见到人一点都不怕生,谁抱都是咯咯直笑,眼睛眯成了一条线。听说孩子病了,她还让墨莲前去探望,结果只三天孩子就没了,尸身更是惨不忍睹,为了防止传染,家人忍痛给烧了,孩子的母亲直接哭昏了过去。

  听到珏儿也可能染上这种病,柳若兰心痛如绞,“二弟,你也听到了,珏儿是我唯一的孩子,我绝不能让他出事,要怎样你才肯救他?”

  齐珉一声轻嗤,“我都到这个地步了,还能如何?要的不过是保全自己的性命,其他的,即使我说了,你也做不到。”

  “你尽管提,只要能保证我儿没事,我一定答应!”

  齐珉眼中笑意渐浓,看来这一招还是有用的,任何母亲都无法漠视自己骨肉的性命,正如当初自己的那个娘亲一样。

  “要求还真有一个,不过你儿子的命,我却无法保证,只能答应带他去看大夫,至于死活,就不是我能决定的了。”

  “你想要什么?”

  齐珉走到她身边,俯下/身吐出了三个字,“风,云,探。”

  柳若兰顿时一惊,极力让自己稳住心神,免得露出破绽,“你说什么?我没听说过。”

  齐珉登时眼神就冷了下来,“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在我面前装傻,真当我不知道实情吗?我已经调查过了,其他人手里根本不可能握有风云探,只有你,是最有可能的人,这事恐怕连你的宝贝儿子都不知道吧。”

  这事珏儿当然知道,柳若兰心里冷哼,也就齐珉这样的小人,才会这么认为吧。风云探的事一向机密,不知齐珉是如何得知,然如今情况危急,儿子一刻也拖不得,即使知道这是一个陷阱,她也无法选择。除非能将齐珉直接杀掉,脑海中突然响起了卢万钧的话,柳若兰闭上了眼,要不要赌上一次呢?

  良久,柳若兰的声音才低低响起,“让我考虑考虑。”

  齐珉气得砸了房中的茶壶杯盏,甩袖离开,他没想到柳若兰竟然如此不识抬举,都到这个地步了还想怎样?再拖下去,只会浪费彼此的时间。

  卢万钧并没有跟着一起离开,似乎是知道柳若兰的打算,将门关劳,坐在了她旁边,“要不要听一下我的条件?我敢保证,绝对会让你满意。”

  柳若兰没心思再多说废话,心中烦躁不已,“直说就是。”

  卢万钧笑了笑,手指却不规矩地爬到了她的后腰,“我想要的,是齐国的江山,只要太后娘娘和陛下振臂一呼,其他的就交给我们,咱们各取所需,如何?”

  柳若兰直接抓住了他的手往后翻折,差点没把它折断,“哼,就你这样的货色还想要染指齐国江山,也不拿镜子照一照,自己有没有这个资格!”

  卢万钧差点惨叫出声,“疼疼疼疼!有话好好说,君子动口不动手!”

  柳若兰一脚将他踢翻在地,“齐珉再不是东西,那也是齐国的临江王,你又是什么东西,连自己的山寨都管不好,还想着利用我们复国?我实话告诉你,降书既然签了,那就意味着我再没想过复国的事,已经为它死过一次了,我不想再死第二次!”

  去他的国家大义,为了齐国,柳家世代征战,结果连个后人都没能留下,为了江陵子民,她选择投降,背尽了骂名,却迎来了阵阵刺杀,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齐国,结果呢?就是现在这样,想要安静地过一辈子,都是个奢望。

继续阅读:第六十八章:前来相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