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百马之王
清醉梦2018-01-20 13:044,113

  翠竹红樱赶紧跑了进来,“小姐,来的至少有五十人,都骑着马带着兵器,咱们是杀出去,还是等援兵?”

  柳若兰拿出下午刚买来的一把薄刃剑,在手里弹了弹,“既然他们敢来,就得好好招待,不然岂不有违待客之道?”

  红樱也握紧了手里的兵刃,“虽说在这种地方买不到什么好货,但对付他们,却是足够了!”

  很快就有人潜进了客栈,这客栈实在太小,前面是饭厅,楼上是客房,后面一个小院子,住的是老板和伙计。客栈左右两边分别是酒坊和糕点铺,因为距云出山较近,生意也还算红火。

  此时百马军的人就从大门进入了客栈,其余的人则在外面将所有的出路堵了起来,柳若兰从窗户中看到,领头的一人身穿铠甲,手握银枪,倒是有一番将军的气派,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叫卢万钧的人。

  很快就有人闯了进来,翠竹和红樱分别把守着门窗,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来一个敲晕一个,下手既快又狠,柳若兰简直要为她们鼓掌。

  她们毕竟人少,很快就阻挡不住,只好放弃了客栈,出去和他们正大光明地打,到了外面,地方宽敞了,打起来就轻松了不少,翠竹红樱直接上去扫倒一片,为柳若兰开辟了一条道路。

  柳若兰提起手中的剑,身形一闪直接跳上了卢万钧的马,利刃横在了他颈前,“让你的人住手,否则我杀了你!”

  卢万钧摆手,身边的人看到赶紧让人住了手,生怕他有什么闪失。

  “我让人住手了,小姐可以把剑拿开了吗?”

  柳若兰让翠竹红樱上马,对卢万钧道:“恐怕要劳烦阁下送我们一程了。”

  “好说,能与三位美人同行,实乃三生幸事!”

  柳若兰坐在了卢万钧后面,拿剑架着他驱马前进,等到离开了镇子,看见接应的人马,这才停了下来,“卢将军是吧?不知我们何处得罪了你们,一次次地要将我们赶尽杀绝?”

  卢万钧紧贴着柳若兰的身子,闻言想要转头回答,无奈剑刃离得太近,只能身子又往后撤了撤,跟柳若兰贴得更紧了。

  柳若兰直接将他推下了马,然后跳了下来,黑着脸道:“说!”

  卢万钧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姑娘何必这么粗鲁呢?今日听我五弟说有人要找我们的麻烦,在下作为大哥,自然要给兄弟们报仇,不知姑娘为何要与我们过不去?”

  柳若兰冷哼一声,“我们跟你们过不去?阁下这话说反了吧?我们大老远来凌云寺上香,刚到山脚下,就被人一阵乱箭,差点死在那儿,阁下还说我们与你们为难,难道我们就应该束手就擒,直接死在当场吗?”

  卢万钧神色一转,惊讶道:“原来是误会啊,我就说和姑娘素不相识,又怎么会找我们的麻烦呢,看来是老五喝多,又开始胡言乱语了,只是,我二弟李飞,不知姑娘能否放回去呢?在下替他们给三位赔不是。”

  “你说什么胡话?李飞我们早就放了,带着他干什么!”红樱道。

  卢万钧转向了红樱,眼中明显的不信任,“可是我并没有见到二弟,其他人都说二弟被你们擒获,若是二弟回来,在下又岂会因为一点小摩擦就来和几位姑娘为难?”

  翠竹一脸焦急,“可是我们真的把他放了,当时我们就把事情说清楚了,而且又无冤仇,带着他一个大男人诸多不便,怎么可能把他带走。”

  卢万钧看了看三人,最终还是看向了柳若兰,“都到这时候了,你们还要骗我吗?你们的人马已经在这儿了,再欺骗下去也没什么意义,莫非还想杀人灭口不成?”

  柳若兰被他气得够呛,长剑一扬斩断了他一缕发丝,“阁下颠倒黑白的本事倒是不小,不过本小姐没功夫在这儿与你闲扯,告辞!”

  翻身上马,握着缰绳就和接应的人一起回了育州城。

  柳若兰知道此事绝不能就这样算了,回来的途中就安排了人马,想要知道他们究竟是何目的,只有知己知彼,才能对症下药。

  两天后,派出去的人还没回来,代子今就过来了,“听说妹妹遇到了卢万钧?”

  柳若兰挑了挑眉,“你认识他?”若是他们两个真的认识,她绝对饶不了这两人。

  代子今赶紧摆手,“不认识,我一直跟着太子殿下四处溜达,对这儿还真不熟,不过倒是听说了他不少的传闻。”

  柳若兰顿时来了兴趣,竖起耳朵听。

  “虽说我也没见过他,但他在育州却是挺有名,大街小巷都能听到他的传奇故事,有空的时候你可以到茶楼听听,绝对好玩。”

  “可我怎么听他手下的兄弟说,他就是个盗马贼,因为梁人杀了他的家人,这才聚了这么多人,组成了什么百马军。”柳若兰道。

  代子今从桌上拿了个苹果,“咔嚓”咬了一口,“还挺甜,不过你说的也没错,他确实是个盗马贼,但他名声不错,这半年一直都能听到百姓的传言,说他是天上的白虎星君转世,带着他的百马军是不偷也不抢,专门找那些强盗土匪的麻烦,百姓们都叫他卢将军,称呼百马军为白虎军。”

  “这样说来,他找我们的茬儿倒是我们的不是了?”

  代子今连忙摇头,“自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想说他们也不是什么坏人,你们也没必要赶尽杀绝。”

  柳若兰顿时沉下了脸,“哥哥这是不相信我了?”

  代子今赶紧起身后退,每次柳若兰喊他哥哥都不会有什么好事,他就知道这个便宜不能乱占,这人根本就是一点亏都吃不得的,“不不不!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的意思是说他们也不好惹,咱们代家还是能不惹就不惹的好。”

  柳若兰转身就回了房间,对于不信任自己的人,解释再多也是无用,他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大不了就把罪名坐实,反正“柳若兰”已经死了,她也没什么顾忌。

  红樱臭着一张脸将代子今赶了出去,“我说少爷,既然您这么伟大,那就亲自去把那个什么飞将军找回来好了,反正我们都是坏人。”

  代子今欲哭无泪,不是他不相信,而是柳若兰前科累累,他实在是不敢轻易相信,卢万钧怎么说也是这里的地头蛇,太子殿下再厉害,也远在天边,根本就是鞭长莫及,万一出了什么事,还不得是他担着,他觉得认识他们就是一个错误,纯粹就是给自己找麻烦。

  一连几天派出去的人都音信全无,柳若兰就明白坏事了,红樱突然跑过来,“小姐,太子殿下率军出征了,恐怕一时之间没法帮忙了。”

  出征?看来自己果然是深闺小姐当上瘾了,这么重要的事竟然现在才知道,若不是遇到了卢万钧的事,是不是要等到梁煜辰得胜还朝,自己才能收到消息?

  “我说过要他帮忙了吗?若是连这点小事都解决不了,那我就别在世上混了。”当即提剑就走了出去,翠竹和红樱赶紧跟上,生怕她一时冲动出了什么岔子。

  柳若兰一身劲装,骑着马很快就到了云出山下,正是当日他们遇到李飞的那个地方,下马之后就看到地上很多脚印,旁边还有马粪,看来百马军的人已经来过了,而且这些天一直有人过来。

  “小姐,这都过去六七天了,那个李飞即使是爬,也该爬回去了,莫非真是遇到了什么仇家?”翠竹找了一圈也没看出什么来。

  柳若兰在现场仔细搜查了两遍,脚印凌乱,很难分辨出来,根本就没有一点用处,摆了摆手把红樱叫来,“那天你和刘二去追孩子,可见到了其他人?”

  红樱摇头,“那几个小鬼跑得快,人又分散,我和刘二只抓住了两个,根本没看见其他人,小姐是怀疑那些孩子吗?”

  “只是想知道他们有没有看见什么,或许他们当时就躲在哪儿也说不定。”

  柳若兰也没纠结太多,看着地上的脚印大都是向南去的,就上马跟了过去。云出山很大,远远望去连绵不绝,就是骑着马也得一天一夜才能走出它的范围,沿着路一直向南,途中发现了新鲜的马蹄印,柳若兰不动声色,悄悄跟了上去。

  没过多久,就看见路边一座茅屋,旗杆上挑着一个“茶”字,下面几张桌子已经坐满了人,柳若兰放慢了速度,走到茶棚停了下来。

  一个小老头提着茶壶走了过来,“客官,路上辛苦,来壶茶水润润嗓子吧?”

  柳若兰看了看,“人都满了,我们还是去别家吧。”

  “别啊,外面是满了,可屋里还有桌子,几位客官还是里面请吧,这附近就小老儿这一个茶棚,过了这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那好吧,若是真没座位,我们还是要走的,不能就这样耽搁了功夫。”柳若兰翻身下马,把缰绳交给了红樱,然后走进了茅屋。

  里面果然还算宽敞,摆了四张桌子竟然还有余地,看来真是不能小瞧这破旧的茅屋。小老头擦了擦桌子,给她们拿了三个碗,然后倒上清茶,“三位客官请,小老儿这里有名的云出碧芽,就是在这云出山上采的茶。”

  端起碗,果然闻到一股清香,柳若兰没有立即饮下,她虽不经常行走江湖,但也不是傻子,这里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有问题,竟然还想瞒过她?一碗茶直接就泼向了身后拿刀的人,然后迅速起身,将右边那人打翻在地。

  听到动静,外面的人也都坐不住,直接抄起刀就将茅屋团团围住,将她们三人困在屋内,眼看着柳若兰她们很快就将屋里的人全部打倒,小老头赶紧躲到了角落,免得被无辜伤到。

  外面的人围得严实,但她们也不是吃素的,这些天被代子今怀疑,柳若兰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下手丝毫也不留情,只要不伤人命,全都往重里打。三两下就解决了屋里的废物,然后直接就冲了出去,把那些人吓得够呛。

  柳若兰轻松挽了个剑花,“本小姐脾气不好,有什么事就直说,万一惹恼了我,我可不能保证会不会引起血光之灾。”

  外面的人犹豫了几下,挥刀就砍了上来,柳若兰挑眉,就喜欢这些不怕死的,闲了这么久,正好需要活动活动筋骨。翠竹红樱也勾起了嘴角,就他们这些人,和当初的昆仑刺客完全不在一个水平线上,打他们跟玩似的。

  剑影刀光,翠竹红樱身形不住变动,轻松地在这群人中穿梭,还未看清她们的动作,就听见“咣当”的响声不绝于耳,几乎所有人的刀都掉在了地上,红樱手执长剑,笑嘻嘻道:“还有谁想要来试试吗?本姑娘绝对奉陪。”

  掌声从左畔传来,一个白衣公子走到了她们面前,“三位果然不凡,卢某今日真是大开眼界了。”挥了挥手,其他人都站到了一旁,不敢再来碍事。

  柳若兰“哼”了一声,找个干净的凳子坐了下来,“卢将军就是这么待客的吗?看来真是见面不如闻名。”

  白衣公子正是她们前几日见到的百马军首领卢万钧,如今褪去银甲,一身书生装扮,倒是显得有那么几分温文尔雅,“几日前多有得罪,只是到现在我们还没有找到二弟的下落,所以失礼之处,还望海涵。”

  柳若兰挑眉,“我们可当不起,无缘无故被你们围攻三次,若不是还有些本事,恐怕早就命丧黄泉,哪里就敢得罪你们?卢将军明说,怎么才能放过我们,放了我手底下的人?”

继续阅读:第五十三章:云出争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