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地下城堡
清醉梦2018-03-20 08:583,173

  聂云显将人引到室内,手指切到孩子的脉搏,微微皱眉,妇人顿时急了,可又不敢出声,生怕打扰了道长,只能干着急,双手微微前伸,想要做些什么,却又无能为力。

  有小道士端来了茶水,妇人也没心思喝,道了谢后仍旧殷切地看着聂云显,想知道孩子到底是怎么了,什么时候能醒?

  齐珏站在后面,看不清楚,只见聂云显手指在孩子身上点了几下,然后端来一碗符水,给孩子喂了进去,没过多久,孩子的哭声就响了起来,妇人激动得不住磕头,感谢活神仙救了孩儿性命。聂云显擦了擦汗水,说了几句勉励的话,就推托劳累,回了房间。

  齐珏并不相信这些怪力乱神,但他也不懂医术,只能猜测聂云显是通过刺激几个重要穴位,这才使得孩子苏醒,跟符水没有一点关系。

  偷偷跟着那妇人,来到了她的住处,只见依山傍水,实在是一处风水宝地,不远处有一地面陷了下去,想到娘亲前两日说的古墓,心中隐隐明白了什么。

  眼看着妇人抱着孩子回了家,齐珏停住了脚步,之前听娘说这本不是古墓,而是地下通道,他心中好奇,下去看了看。

  通道很宽敞,因坍塌里面有很多泥土,更有不少积水,没走两步就弄了一身泥浆,齐珏嫌弃得跺了跺脚,却发现鞋子都湿透了,心中莫名地烦躁。

  沿着通道向村子的方向走去,可以看见不少脚印,看来想要盗掘古墓,或者好奇心重的人还真不少。更能看到洞壁上还有不少新的掘痕,想来是为了试探里面有没有墓室。

  很快通道就到了头,却根本没有可以上去的地方,齐珏有些泄气,火折子照了照洞壁,想要找出蛛丝马迹。按照常理,通道是通到村子里的,那就一定有出口,如今地道坍塌,四处全是泥壁,根本无法通人,这样的话,地道就失去了意义。

  敲了敲四周,全都是实心的,齐珏摇了摇头,又四处走动了几圈,将每一处都仔仔细细寻过,突然一个转身,露出了笑容,原来在这里。

  这地方是在头顶,这一点毋庸置疑,只是离地面太近,以至于向上敲击,声音都差不太多,这才让人忽略。齐珏稍微避开了一些,然后拍开上面的一层泥土,一块青石板出现在他眼前。

  齐珏并没有贸然上去,用脚步丈量了一下大概的距离,然后返回了地面。村子里人数不少,刚才那妇人回去的时候,就有不少人前来围观,因为古墓的事,最近也有很多陌生人过来,所以村民只是瞅了瞅他,并没有在意。按照地下的方向和距离,齐珏装作好奇的样子四处走动,却是渐渐锁定了目标,一个破败的茅草屋。

  齐珏找了个村民,开始和他闲聊,有意无意中将话题引向了茅屋,只几句话就套出了所有情况。

  茅屋的主人是个傻子,父母死后一个人生活,村里人对他多有接济。后来梁人打来,很多人都逃往南方去了,傻子不愿意走,饿死在了家中。等到朝局稳定,村民回归,在茅屋里找到了傻子的尸骨,战争期间最常见的就是死人,村民将他和其它尸首一起埋在了后山,也算是入土为安了。

  齐珏将情况告诉了柳若兰,正当他们准备走访村民,查探地道真相的时候,聂云显过来了,明显是得了什么风声。

  “这位小兄弟和娘娘关系不错,不知出自何处?”柳若兰身边的人,自然不同寻常。

  齐珏哼了一声,没有理会,这世上有资格问他的,还没有几个。

  柳若兰不动声色,手指轻轻敲击桌面,“你是不是管得太宽了?”

  聂云显挥了挥拂尘,笑道:“娘娘对我的成见有点深啊,我不过随便问问,娘娘千万别气。只是尊长如今正在闭关,恐怕要劳驾几位多担待些了。”

  “你以为把我们囚禁在此,就能如愿了吗?”

  “冤枉啊,我们长生观从来没有囚禁娘娘,据我所知,这两位可都出去过呢。”说着瞥向了齐珏和樊确。

  柳若兰憋着怒火,“意思是,他们出去还是错的了?这就是你说的待客之道?既然如此,我们也不在这里讨嫌,还望你这个观主能够放过!”

  “娘娘这是什么话,您有亡国仇,我们有灭家恨,我们合作乃是同仇敌忾,娘娘真的不打算好好考虑考虑吗?”

  柳若兰翻了个白眼,她最恨别人威胁,聂云显已经无耻到这种程度了,还妄想她能合作,简直是痴人说梦!

  “你们长生会能够壮大,靠的不过是招摇撞骗,收买人心,若百姓们直到你们不过是一群骗子,你说结果会是如何?”

  聂云显哈哈一笑,似乎在听一个笑话,“娘娘莫非是在说笑?长生会创建至今,怀疑过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可我们依旧是百姓心中的神明。方才娘娘说我们是骗子,这话却是不准,治病救人我们当然会,只不过是托了神明的名字,不算骗人。”

  聂云显明显有些得意忘形,连研制瘟疫的事也一并说了出来,柳若兰登时变了颜色,其他的都可以忍,唯有此事,不可原谅!

  齐珏握紧了拳头,强忍怒意,就是因为自己染了瘟疫,这才让娘亲深受齐珉和卢万钧的威胁,这是他身为人子的耻辱!

  柳若兰镇定心神,沉声问道:“江陵瘟疫,是你的手笔?”

  “自然,这可是不世出的杰作!寻常瘟疫,几乎对所有人都有作用,搞的尸臭漫天,用来屠城是最恰当不过的,但过于恶心,我是看不上的。而此次江陵瘟疫,则是针对老幼虚弱者,恰好能去弱留强,将强者留下,充做战斗力,这么伟大的成功,足以写入史册!”

  齐珏忍不住,一掌切过去,聂云显应声倒地,然后对着他一阵拳打脚踢,非要替死去的江陵百姓出这口恶气!

  既然擒下了聂云显,他们就不得不尽快逃离,齐珏将他绑缚在床下,然后一刀刺下,扎在心口,即使不死,也能掉半条命。

  柳若兰不想让儿子染上血腥,但聂云显此人实在恶贯满盈,此时不是心善的时候,而聂云显,也不值得可怜,她还觉得,让他死得太便宜了些。

  处理了聂云显,他们大摇大摆走出了房门,为了说话方便,聂云显来的时候特意遣散了众道士,如今却是正合他们的意。

  匆匆离开了长生观,他们不敢停留,一路南下,直奔楚州。等到天色渐明,他们也到了城门之外,四人连夜赶路,身上尽皆尘土,形容狼狈。

  入了楚州城,寻了家偏僻的小客栈,暂作休整,然后准备些干粮水食,再去其他几个地方看看风土民情,这是柳若兰一直以来都期待的。

  “前阵子大雨,冲塌了一处农田,你们可知下面有什么?”

  “有什么?莫非有只老虎?”

  “呸!你家的老虎住在地下啊?这可比老虎有意思多了,乃是一座地下城!”

  “地下城?这怎么可能!咱们这儿气候湿润,若不做好防潮措施,房子都可能朽掉,埋在地下,那指定要沤成烂泥,根本不可能!你这牛也吹得忒没意思!”

  “你才吹牛呢!地下城就在城西的安路村,不信咱们过去看看?”两个人当即就朝外走,一路奔西门去了。

  齐珏听得有意思,陵城出现了地下通道,楚州又出现了地下城,这真的只是巧合吗?两地相隔不远,若说有联系,那是大有可能。

  来不及休息,齐珏就要去追那两人,柳若兰不放心,让樊确一同前往,彼此也能有个照应。

  回到房间,忽然见桌上放了一枚小小的莲花木雕,柳若兰心中惊喜,拿在手上仔细端详。只见两朵并蒂莲昂然玉立,下面还有几支含苞待放的花骨朵,从荷叶间争相涌出,想要沐浴阳光的温暖。

  整个木雕线条清晰流畅,形象栩栩如生,柳若兰有些爱不释手,想着终究是客栈里的东西,无奈只好又放回了原地。

  墨莲打了些水,伺候柳若兰梳洗,看到桌上的木雕,微微一笑,“小姐觉得这木雕如何?”

  柳若兰视线凝在木雕上,“虽说不是古物,但胜在用心,视之犹如活物,实在精美!不知道店家舍不舍得出手。”

  墨莲掩唇轻笑,“这个,店家恐怕做不了主。”

  柳若兰失望之色溢于言表,她自幼便爱莲花,柳尚书为她专门开了一方荷塘,嫁给齐玥后,住处也是有荷塘的,如今漂泊在外,果然不能够太贪心。

  “不过,”墨莲道,“这个木雕却是送给小姐的,小姐不用遗憾。”

  柳若兰摆手,“我跟店家素不相识,人家凭什么荣给我?莫非……”

  突然想到儿子前几天神神秘秘,难道这就是他口中的惊喜?柳若兰嘴角溢出温柔的笑意,“这孩子,害什么羞呢,累了这么久,还要自己跑出去。”

继续阅读:第七十六章:传书寄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