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传书寄情
清醉梦2018-03-21 12:383,332

  直到夜色来临,齐珏和樊确才回来,两人都是一脸疲色,柳若兰拉儿子坐下,心疼不已。

  “娘,我们找到韩羡的下落了!”

  柳若兰刚想让儿子休息休息,齐珏就一脸兴奋地喊了出来,樊确也点头,表示此事属实。

  齐珏喝了口水,然后将白天的见闻一一讲解,柳若兰这才知道,原来所谓的地下城堡竟然是长生会的总部!

  “若不是见到了那个刘四海,我还不能确定,原来这几日他跑到楚州来了。我和樊确打听了一下,就听有人说,这里乃是长生真人的闭关之所,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工夫,连老天都看不下去了。”

  “长生真人就是韩羡?”柳若兰问道。

  齐珏摇头,“听说砸死了人,我们过去看了,和通缉令上的韩羡很像,据当地百姓说,这人是最近才过来的,声称是长生真人的弟子。”

  柳若兰皱眉,她并没有见过韩羡,若真的认错,定然会后患无穷,让儿子和樊确去休息,自己则去联络风云探,看看能否得到确切的消息。

  风云探的速度很快,第二天一早就将详细信息送了过来,死者确是韩羡无疑,而真正的长生真人,则另有其人,韩羡不过是一个幌子,如今被扔出来的替死鬼而已。

  如今瑞华真人聂云显为贼人所害,长生会已经召集百姓在附近城镇搜索,他们的处境很是不妙。正在这时,一只信鸽落在了柳若兰的肩头,“咕咕”叫着,柳若兰心中微恼,这人说过不来打搅,这才过去多久,就开始食言而肥,果然不值得信任。

  展开信纸,上面就写了两句话,“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柳若兰老脸一红,轻斥道:“老不正经!这么大的人了,还学人家小年轻,也不嫌害臊。”

  纸的背面用蝇头小楷写道:“婚旨已达,盼君归兮。”柳若兰更是无地自容,没想到梁煜辰竟学会了这套哄姑娘的手段,不知道这次的军师是谁。

  柳若兰显然冤枉了太子殿下,这次梁煜辰是发自肺腑想要让她回来,并非是经过了什么高人的指点。经过在明昌和江陵的相处,他自觉越陷越深,情话说起来也就更加顺心顺手,再也不觉难堪。毕竟喜欢一个人没错,用心追求一个人更没错,觉得此举不雅的人,那才是可怜人,因为他们还没有遇到,能让自己为之付出一切去爱的人。

  近来梁帝的身体每况愈下,朝堂之上暗流涌动。育王梁煜靖自从去了刑部,每日忙碌,翻看旧档,重审了不少冤假错案,一时之间,声名鹊起,成为百姓口中的青天王爷。而梁煜辰,却因为齐珉之事,失了威望,如今形势,对他有些不利。

  齐珉谋反一事,证据确凿,本来并无疑问,但定罪之后,齐珉却突然恢复了神智,声称自己谋反,并非自愿,乃是被小人谋害,以自己的名义起兵,这才造成了如今的后果。齐珉大声喊冤,请求重查此案,不然他死不瞑目。

  梁帝本不欲理会,齐珉本就是梁国的一根刺,对于这种出卖自己国家的无耻小人,死了也就死了,他根本就不在乎,更何况齐珉之前疯疯癫癫,说尽疯话,谁知道他嘴里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

  但是齐珉却将脏水泼向了太子梁煜辰,这是梁帝不想看到的。梁帝一直都很清醒,他知道什么样的人适合当皇帝,什么样的人只能当一个闲散王爷,所以他从来不给梁煜靖不该有的希望。

  但育王并不这么想,每一个有野心的人都不会容忍自己毫无机会,出生于皇家,从一开始他就有继位的资格,凭什么要拱手相让?因为自己的母妃不是梁人吗?

  育王在刑部帮忙,可所有人都知道,他是梁帝最受宠的儿子,他的娘亲是如今的后宫之主,梁煜靖想要调查什么,那是易如反掌。所以他对齐珉一事提出了疑问,并且在早朝上列出了自己的疑点。

  这件事是梁帝没能想到的,虽然明白自己的儿子绝不可能只是个花花纨绔,但梁煜靖一脸天真的样子还是让他放松了警惕,这才导致一场持续了半月之久的朝堂争论。

  争论的焦点本应该在于齐珉是否栽赃,可最终却变成了太子此次出征,是否真实,有没有欺君骗取功劳的行为,这就从本质上混淆了重点。一场骂战在太子党和育王党之间展开,这让梁煜辰清晰地看到了五弟的实力,也明白了这份兄弟之情有多廉价。

  梁煜辰并不是傻子,二弟梁煜炳的事他还记得清清楚楚,他以为自己以诚相待,梁煜靖多少会收敛些,没想到却步步紧逼,要致他于死地。人的善良与忍耐都是有限度的,一但突破了底线,只会引起更加强烈的反弹。

  梁煜辰并没有回应育王党的攻击,并非相信清者自清,而是一旦出手,就要给予对方致命一击,让其再也没有翻身的余地。

  这日梁煜辰回府,不想竟遇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自从育王挑起事端,来他府上的人,已渐渐变少,能见到这人,更不容易。

  “不研究你的《清明山志》,跑到我这里来干嘛?我记得不欠你人情。”梁煜辰微微抱着胳膊,声音懒散,完全不似正处在风口浪尖的人。

  赵春奇抿唇一笑,“殿下好风度,上次来时,我曾送过殿下一言,说殿下有血光之灾,注意防范齐国旧臣,看来殿下并未当真。”

  “不过是一点纷争,离血光之灾,还差得远吧?你这话是盼着我倒霉吗?”

  “殿下说笑了,我说的准不准,咱们各自心中明白。今天我来,就是再送一句话,让殿下欠我个人情,不知殿下会不会让我如愿?”赵春奇眼神笃定,似乎早就料到,梁煜辰不会拒绝于他。

  梁煜辰前两日确实受了点伤,答应了五弟要带他去军营住上几天,路过靶场的时候,不想一个新兵将箭射偏,从他身上擦过,若非反应及时,恐怕就要血溅当场了。

  梁煜靖气急,拔剑就斩了这新兵,梁煜辰想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太子遇刺,此事非同小可,梁煜辰想起赵春奇的话,心中有些计较,又因为伤得不重,故并未追究,只让王琦暗中调查。

  这事梁煜辰不欲宣扬,因此知道的不多,赵春奇能知道,他可不信是因为什么未卜先知,定是有人说了出来。

  “既然你算得这么准,那可曾为自己算过命运?”

  赵春奇看了看身边的王青,笑道:“殿下不必吓我,我的命运如何,上天已有预示,不过为自己做卜,乃是逆天行为。我胆子不大,所以只好算算国运,为殿下分忧。”

  “那你算出了什么?”

  “殿下此次定然无忧,但南方必有祸事,望殿下早做准备。”

  “这话未免太过宽泛,知道了用处也不大,就这样还想让我欠你人情?”嘴上这么说,心中却不这么想,毕竟柳若兰如今就在南方。

  赵春奇撇嘴,“殿下这是要赖账吗?”

  “说吧,要我办什么事?”梁煜辰无奈,术士的话怎么说都是有理的,和他们根本无法讲道理。

  “事情简单,我要见一见齐珉,殿下不会拒绝吧?”

  梁煜辰还真不能答应,“若是之前,或许还可以一见,如今的形势你也了解,此时让你去见他,莫非我疯了?”

  赵春奇摊手,“解读《清明山志》时,我遇到了一个困难,转机可能就在齐珉身上,若能让我见到他,说不定可以化解后面的波折,让殿下也少走些弯路。”

  梁煜辰略微思索了下,“我想想办法,尽量让你见他一面。”

  赵春奇满意地离开了。

  梁煜辰处理了些公事,孙雪儿捧茶而至,“殿下,喝杯茶润润嗓子吧?”

  梁煜辰对她并没有什么感情,不过是父皇赏赐,不好拒绝,自从孙雪儿怀孕,他就再没进过她的房间。而就在儿子夭折时,竟然得知孩子的亲生父亲,另有其人,梁煜辰对孙雪儿,就更加不愿理睬了。因此孙雪儿送来的东西,他从来不动。

  别人不知其中缘故,认为孙雪儿不得殿下欢心,因此想要自荐枕席的人比比皆是,梁煜辰一概拒绝,不少人甚至认为他有断袖之癖,若不是柳若兰被押送回明安,恐怕到此时他还顶着断袖的名号。

  让孙雪儿退下,然后王琦过来,给梁煜辰重新添了茶,“夫人到了楚州,似乎遇到了些麻烦。”

  梁煜辰皱眉,“发生了什么事?”

  王琦将事情详细汇报了一遍,梁煜辰听完,立刻写了封信,让人加急送到楚州,在那里有他的人,相信能够有所收获。

  没想到赵春奇刚刚说过南方有祸,就出了一个长生会,这种事情不同于直接谋反,想要处理得当,行事还需谨慎,不然容易引起民愤,对他们的统治不利。

  信刚送出去,王琦就听到了鸽子声,赶紧将信筒取下,交给了梁煜辰,“夫人的信。”

  梁煜辰一阵惊喜,本以为那张信会石沉大海,没刚到会收到回信,将纸展开,一手娟秀的小字映在眼前,“韩羡已死,长生误民,望朝廷斟酌除之。”

  虽说对他只字未提,梁煜辰也挺满足,柳若兰之前对他只有仇恨,遇事根本不会告诉他,还得靠他千万般打听,如今肯跟自己提意见,就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继续阅读:第七十七章:齐珉之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