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齐珉之死
清醉梦2018-03-21 21:483,443

  梁煜辰斟酌良久,这才提笔写了回信,只恨飞鸽传书,终究写不了太多的字,实在是一大憾事,若是可以,他简直想把一颗真心摆在柳若兰面前。但他也明白,欲速则不达,把人逼得太紧,只会适得其反,唯有徐徐图之。

  进宫见了梁帝,梁煜辰将长生会的事详细告之,梁帝果然重视,但齐珉之事,如今悬而未决,此时不宜大动干戈,以免给百姓留下朝廷穷兵黩武的印象,只能暗中派人,将其铲除。

  父子两人俱都收集了一些相关信息,讨论到半夜,梁帝身体有些吃不消,只得就此停住,让梁煜辰先回东宫,明日再议。

  岂料第二日,育王梁煜靖就被指派到了楚州,调查一桩齐国时期的陈年旧案,此事很多大臣不解,只有梁煜辰心中明白,这是要让五弟去解决长生会。他是太子,非有重大事件,一般很难离京,若要主持大局,派个皇子就是最合适不过的。如今育王势大,梁帝不会没有考量,将梁煜靖派到别处,也能缓解一下形势。

  梁煜辰对此并无异议,但育王党却不这么认为,认为是他有心排挤,这才使得育王于此关键时刻离京,去调查一件无关轻重的旧案。梁煜辰一笑置之,并不理会,反倒是白峰,对那些大臣道:“育王重审旧案,乃是为国为民,如今天下,尽归于梁,莫非各位觉得楚州就不是梁国国土?楚州的百姓就不需要申冤?”

  此言一出,育王党虽心里憋屈,却也不得不安静下来,涉及到国家大义,他们根本就无法辩驳,只能将矛头指向了白峰。骂他深受齐国皇恩,却不思报效,反倒背弃旧主,献城投降,实乃忘恩负义之小人。

  白峰大笑,“此言差矣,我为齐国卖命十余年,出生入死,却只得一小小都尉,如何就深受皇恩了?幸而当今陛下赏识,封我为忠义伯,这才得以扬名天下,莫非你们觉得是陛下看走了眼,我不配立于朝堂?”

  梁煜辰对白峰的表现还算满意,白峰的事,他心里清楚,若真的是反复无常的小人,柳若兰断不会让他守城,而投降之事,恐怕是不忍埋没人才吧。想到柳若清之死,梁煜辰不是没有遗憾,柳家的人,他一个都不想伤,无奈立场不同,各为其主,只能造成如今的局面。

  圣旨已下,育王梁煜靖不得不即刻启程,临行之前,他特意到太子府辞行,“听说代家二小姐也在楚州,不知有没有机会再见佳人,大哥有没有书信需要弟弟代劳的?”

  “自然是有,若是见到她,你可要客气一些,毕竟她是你未来的大嫂。”

  梁煜靖嘻嘻笑道:“这个自然,对待美人我可是客气得很,大哥放心就是。”

  收拾妥当,梁煜靖即刻出发,一丝功夫都不敢耽搁,看着梁煜靖远去,梁煜辰叹了口气,这个弟弟他是越来越看不透了。

  梁煜靖刚出发没有多久,梁帝就病倒了,卧病在床,不理朝政,国家大事尽皆交与太子之手。这事本来无可厚非,可这个时机太过凑巧,就有育王党拼死上书,要面见梁帝,以求证是不是太子故意陷害,将育王在此时期遣往楚州。

  皇帝卧病,此事可大可小,若是寻常小病,育王不在身边侍疾,回来之后只要多加问候,尽尽孝道,这事也就过去了。可若皇帝病重,那对育王就相当不利了,莫说如今太子还是梁煜辰,即使梁煜辰不是太子,此时他在身边,就比育王多了胜算,试想,谁会舍弃一个现成的皇子,而去拥护一个远在天边的人?

  育王党以鸿胪寺卿周慕儒为首,请求面见梁帝,前来探病,梁煜辰明白他们的心思,也不阻止,请示过梁帝后就让他们进来了。

  周慕儒满头华发,精神却佳,虽然比梁帝还要年长几岁,可身体却要好得多,梁帝年轻征战,身上不少旧伤,到了晚年,俱都反馈到了身上,身体每况愈下,如今只能靠药物养着,拖延时日。

  周慕儒见梁帝精神萎靡,身形消瘦,心下难免悲伤,近期为了安抚百姓,休养生息,梁帝一直宵衣旰食,早就累得脱了形,再遇上太子和育王的争斗,难怪会病倒。而从梁帝和太子的态度也能看出,这并非是太子捣鬼,暗害君王。

  周慕儒得了结论就告辞出宫,心中却是隐隐担忧,育王刚刚出发,皇帝就一脸死气,这对育王不利,因此应该让育王及时回来,免得误了大事。大理寺卿杨毅亭也是此种看法,因此匆忙飞鸽传书,劝梁煜靖尽快返回。

  梁煜靖刚刚走到明昌,得了信想要回返,却又犹豫了,父皇的身体他很清楚,母妃也时时来信,告诉他宫里的情况。几番分析之下,梁煜靖决定继续向前,铲平长生会,毕竟这才是对梁国最大的威胁,国家不稳,要来何用?他可不想坐等长生会势大,那时再想铲除,可就不是这么容易的事了。

  “他们都觉得我该回去,你觉得呢?”

  少年将头一偏,不予理会,见梁煜靖心情低落,又有些不忍,“回不回去我不知道,这要看你更想做什么,若是觉得前面更值得你去,你就向前走,若是觉得后面更有诱惑,那就回去,反正我也做不了主。”

  梁煜靖抚了抚他的发顶,“如果这次让你做主呢?你是想回明安,还是去见你的主子?”

  刘子钰沉默,他是为了齐珏才接近梁煜靖的,作为替身,他的任务就是接近梁煜靖,让他远离齐珏。如今自己成功把梁煜靖的目光吸引了过来,可是此次南行,势必要与他们相遇,那时候的自己,当如何自处?

  梁煜靖并没有继续逼问下去,他也明白,自己是上了当,可是感情这种东西,容不得人自己做主,刚开始的时候会有受骗的愤怒,可到最后,就变成了对现实的无奈。他自诩花花公子,游戏花丛,什么样的美人没见过,却偏偏栽到了一个替身手里,不能不说是个笑话。

  最终让梁煜靖下定决心接着南下的,是一个消息,齐珉死了。这一点都不让他意外,意外的是出现在这个时候,齐珉反叛失败,等待他的就只有灭亡,为了物尽其用,梁煜靖给了他一点暗示,告诉他只要咬死梁煜辰,就会救他一命。人是惜命的动物,特别是贪心的人,像齐珉这种人,是最容易利用的。

  “上吊自杀?可笑。他这种人若是会自杀,猪都能成精了。”将纸条燃尽,只留下了灰烬和空中的一缕烟尘。

  刘子钰站在窗外,不知该进,还是该退,梁煜靖看到人影,轻叹一声,无奈道:“进来吧。”

  天色清冷,繁星满天,缺了月光的照耀,连黑夜都变得寂静了,不知道隐藏在这黑夜之后的,究竟是光明还是无边的深渊。

  九月二十一日,齐珉于狱中上吊自杀,这事一经传出,就引起了轩然大波,齐珉一介罪人,本不该引起这么大的关注,可持续了半月之久的朝堂争论,到如今也依旧没有结论,齐珉于此时自杀,怎么看,都透着诡异。

  此时梁煜辰可以说是最不希望齐珉出事的人,若是有了结论,齐珉是生是死,他都不在乎,可梁帝病重,五弟外出,所有矛头都将指向他一人,任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一方面让王琦去狱中详细调查,另一方面他赶紧去见了梁帝,每个做君王的人都有些多疑,梁煜辰自然明白这点,所以他做的每件事都会详细告诉梁帝,这也是他不受宠,却最受信任的原因。梁帝是个明白人,也是个疼爱孩子的好父亲,他从一开始就选定了梁煜辰,也明白只有他有这个能力,自然要事事为自己的继承人打算,所以他才在病发之前将育王支走。

  经过这些天的调理,梁帝气色恢复了一些,但仍旧虚弱,无法上朝,梁煜辰会把折子搬到梁帝这里,两人一同商讨。说是商讨,但其实梁煜辰处理的很好,梁帝只听一遍就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对的,除了一些政策上的大事,其余皆交由太子自行处理,但梁煜辰依旧恪守本分,每件事都会略提一提,免得梁帝不知。

  听说齐珉自缢,梁帝竟然笑了笑,“此人一看就不是知足之人,得此下场不过是早晚的事,但此事牵扯到你,你不便出马,我另派人去查此案,定会还你公道。”

  “多谢父皇!”此事由梁帝出马,是最好不过的了,既没有人敢怀疑,也能保证公允,只是不知布此局的人,到底是谁,为的又是什么。

  梁帝一连将养了大半个月,梁煜辰也劳累了大半个月,前日听闻五弟已经到达楚州,柳若兰几人却突然踪迹全无,心下焦急,恨不得一身分做两处,可现实却是自己不得不守在京城。

  自从上次飞鸽传书,两人突然间有了默契,各自在信中说些近日见闻,柳若兰说的更多的,则是百姓的生活,哪里的百姓生活富足,哪里的黎民还在挨饿,见到欺行霸市的,梁煜辰不用想就知道她会直接出手,让人不敢再犯。

  柳若兰的性子,有些狂傲,做事虽说不上鲁莽,但也容易得罪人,不然也不会惹上那么多仇家。也就在做太后的时候,性子才平和了些。可梁煜辰对她的纵容,让她故态复萌,行事更加嚣张,梁煜辰是想不担心都难,只希望这次也能够逢凶化吉,不然他真会舍下这一摊子事,偷偷跑过去。

  可他现在也不清闲,梁帝说了要派人调查齐珉的死因,可却迟迟没有结果,而育王党对他的攻击却是越来越勤,几乎是看他哪儿都是毛病,每走一步都有人说三道四,梁煜辰从来不知,原来挑刺也可以做到这样?

继续阅读:第七十八章:风起于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