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长生道观
清醉梦2018-03-18 23:323,292

  “既然在路上拦了,那怎么着也得通个名姓吧,你们到底是什么人?”齐珏不耐烦地用脚点着地面。

  那道人将头一仰,高声道:“道爷我叫刘四海,乃是长生观观主瑞华真人的弟子,今日特奉师命,请几位过去。”

  齐珏翻了个白眼,真没见过这么趾高气昂来请人的,莫说他是一届帝王,即使是个普通人,恐怕也不会乐意过去吧。

  柳若兰注意到这群道人人数不少,来往的百姓看到他们多是恭恭敬敬,很自觉地避开了,觉得有些意思,当即道:“我们与长生观素无瓜葛,如此相邀,似乎有些说不过去吧?如果真的有什么事,还请直接相告,免得造成不必要的误解和麻烦。”

  刘四海看了看形势,虽然仍旧盛气凌人,但早已心生怯意,色厉内荏道:“哪那么多废话?让你们过去就过去!”

  柳若兰面色一沉,既然不识抬举,那就没必要沟通了,转身就走,完全将这群人无视。

  刘四海带着道人们想要阻拦,却根本不是对手,被樊确和墨莲轻松搞定。

  回到客栈,柳若兰觉得有些不对,店小二看他们的眼神带着明显的敌意,再也不是之前的客客气气。

  墨莲担忧道:“这些道人委实古怪,咱们还是尽早离开的好。”

  柳若兰虽说很闲,却也不喜欢和麻烦为伍,几人商量了一下,当即决定出发,也不管时辰已晚了,反正此时月明星稀,路上也看得清楚。

  刚刚走出城门,事情就开始急剧恶化,本来只有几个人,后来跟着的人越来越多,全都恶狠狠地盯着他们,宛若一群饿狼,而他们,则是嘴边的肥肉。

  柳若兰皱眉,前两次遇到刘四海,并没有什么人重视他,为什么这次会有那么多人追随?难道长生观真的是什么不得了的地方?

  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事后一定要仔仔细细将长生观调查一番,看看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蛊惑这么多百姓!

  他们无法对百姓动手,只能选择逃走,希望能用速度将人群甩掉,可百姓越来越多,他们的行动也越来越受限制,规模已经达到了触目惊心的程度。

  “各位,还是跟道爷回去吧,免得动起手来,彼此尴尬!”

  不知何时,刘四海又出现了他们面前,柳若兰看到他就有些火大,这人的无耻简直可以和卢万钧媲美了!

  夜凉如水,却丝毫无法让人平静,等进到长生观,见到所谓的观主之后,柳若兰更加想要杀人。

  “聂云显,你什么时候出家了,我竟然不知!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你就成为了一观之主,还有这么多追随者!”柳若兰此言,极尽了讽刺。

  瑞华真人,也就是聂云显,此时身穿一身道袍,手执拂尘,看上去还真有一番仙风道骨。但柳若兰知道他就是害自己被绑架的罪魁祸首,此时见面,自然不会对他有什么好脸色。

  聂云显挥退众道士,笑嘻嘻道:“太后娘娘,别来无恙?”

  柳若兰一惊,没想到他会叫出自己的真实身份,之前被绑架,卢万钧曾说过,是因为代子怡的关系,看来聂云显并没有对他说实话。此时身份暴露,她也没有否认,只是儿子的身份,绝不能让这些人知道。

  柳若兰目光一寒,“知道的太多,可是很危险的。”

  聂云显呵呵一笑,“娘娘说笑了,既然我敢说出来,就说明必有所求。明人不说暗话,我并非想要挟什么,不过是有件对双方都有利的事情,需要娘娘的帮助。”

  “无论何事,我都不需要!更不想见你!”

  “话别说得太早,齐国灭亡,对娘娘来说,恐怕不仅仅是国仇家恨吧,我们普通人尚且无法接受,更何况失去了至亲至爱的您?”

  这话确实够狠,直接就戳中了事情的关键,在柳若兰想要放弃一切的时候提出来,让她根本无法释怀。

  然而事实却是,齐珏还活着,若真的如外界知道的那样,她只剩下孤身一人,那她无论如何也不会拒绝,但如今,她只想平静度过一生,让儿子能够一世安稳。

  轻笑一声,柳若兰看着聂云显问道:“你的主子不是韩羡吗?难道他打算自立门户,这才过来拉拢我?齐珉我尚且不闻不问,更何况一个外人?你们未免把自己看得太重了。”

  聂云显并不生气,“娘娘莫要把话说得太满,齐珉失败,乃是因为实力不足,太过贪功冒进。我们则不然,早在五年前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只待时机成熟,定能拿下明安,改朝换代!”

  柳若兰对他的大言不惭报以嗤笑,“那就预祝你们成功,我就不奉陪了,能教出做贼的弟子,也是一种实力。”

  聂云显脸色微红,刘四海的事他多少知道一点,这人本就是个贼偷,因雪灾之故倒在了长生观门前,险些冻死,被救之后就留在了长生观,但小偷小摸的毛病却是改不掉,总喜欢随处顺别人的东西。

  “那个,这是个意外……”

  柳若兰没心思听他解释,“事情如何,我不关心,只想问一句,我们能走了吗?”

  聂云显有些为难,“这事恐怕不行,我还要请教一下尊长。”

  “莫非也是个自称‘大贤良师’的太平道人?”柳若兰讽刺道。

  “大贤良师”乃是汉末黄巾起义的领袖张角的自称,利用施符治病笼络人心,声势浩大,为当时朝廷的一大祸患。

  柳若兰此言无疑是揭露了他们收买人心,起兵造反的手段,聂云显自然听得出话中的含义。

  “娘娘果然聪慧,今晚的情况您也看到了,效果还不错吧?黄巾起义失败,是因为没有做好长远的打算。而我们不同,从一开始就制定好了计划,能够应对任何突发状况。”

  齐珏一直在后面假扮随从,闻言不禁腹诽,“即使是神仙,也决不敢夸口能预料到任何事,更何况你们这一群乌合之众?若真能预料得到,韩羡也不会如丧家之犬,亡命江湖了。”

  聂云显将他们安排到了观中的后院,摆明了不放人,声称要将此事汇报给尊长,让他们稍待。

  柳若兰明白硬闯指定要吃亏,只能暂且忍下脾气,等待所谓尊长的回复,若真的是韩羡在这里捣鬼,她保证立刻报官,说不定还能拿到不少赏钱。

  万分不满地住了下来,齐珏撅着嘴发脾气,他自小万般宠爱,何时受过这种委屈?简直想偷偷溜到聂云显房间,将他一刀解决。

  柳若兰使了个眼色,安抚了他一下,然后将樊确派出,去调察这道观的底细。

  一连三日,不见聂云显的踪影,而樊确也将他们调查个底朝天,原来早在三年前,民间就出现了一个活神仙,长生真人,号称太上老君的弟子,能够救死扶伤,治好了不少穷苦百姓,因此在百姓中很有名望。后来他就创建了长生会,广收门徒,并且迅速扩张,如今已在多个地区建立了据点,和当初的黄巾军简直如出一辙。

  “五年前开始策划,三年前长生真人出现,而韩羡当时刚刚做了中书令,看来野心大的人果然到处都是。”齐珏倚在一旁,注视着门外的动静。

  “若是韩羡没有出事,这时候恐怕就要开始夺权了,我听说梁帝的身体越来越差,恐怕这段时间不会安宁,我们能够离开,也是一件幸事。”柳若兰眉尖微蹙,暗暗担心。

  “远离权利中心,确实幸运,可遇到这群人,也够让人心烦的,若真的风云变幻,咱们就得靠自己,再也指望不了其他人。”到时候梁煜辰处于风暴之中,恐怕无暇顾及他们,而齐珏,有便宜可占是绝不会客气。

  如今风雨欲来,朝堂之上暗流涌动,民间不少百姓被长生会蛊惑,若真的引发动乱,必会给梁国带来致命一击。

  “韩羡虽说被迫逃离,可他手中的人脉资源甚广,从朝廷下令到现在,已经大半年过去了,却依旧找不到他的踪迹,这就是最大的问题。当时我还觉得是因为韩羡手无兵权,这才如此狼狈,现在看来,倒有可能是抽身而退。”

  墨莲将茶酙好,送到柳若兰和齐珏手中,“小姐的意思是说,韩羡乃是故意进入圈套?”毕竟弹劾韩羡的引子,乃是昆仑刺客,而这件事的真相,则是柳若兰的肆意报复,并将祸水东引。

  齐珏托着下巴,喃喃道:“莫非他早就看出了梁义兴的忌惮,这才趁机逃走?若是这样,他早该离开,而不是把自己搞得身败名裂,如丧家之犬。”

  就在这时,前面传来了哭喊声,齐珏一顿,让樊确在这儿保护柳若兰,自己跑了过去。道观不大,没几步就跑到了前面,看见一妇人正抱着一个幼童嚎啕大哭,跪在地上对着众道士不住磕头。

  齐珏心道,孩子病了就该去找大夫,跑到道观又有何用?难道这群骗子还能起死回生不成?

  不一会儿,瑞华真人聂云显就施施然走了过来,亲自将妇人扶起,温声道:“夫人先别着急,容贫道为令公子把脉。”

  妇人听到此言,喜不自胜,慌忙又拜服于地,泪水奔洒,分不清是悲是喜,看着怀中孩儿,复又一脸祈求望向聂云显。

继续阅读:第七十五章:地下城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