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抽身而退
清醉梦2018-03-28 13:413,529

  刘子钰冷冷地看着梁煜靖,“玩得可还开心?”

  梁煜靖嫌弃地将身上染血的外袍扔在了地上,拿出火折子就给烧了,“若没这些人捣乱,玩得还真不错。竟然溅上了血,真是够恶心的。”

  刘子钰转身就走,再也不想管他死活。

  梁煜靖喊了他几声,刘子钰装聋作哑,继续向前,然后身形一跃,消失得无影无踪。

  梁煜靖心生不满,觉得应该晾他一晾,转头去看,发现只剩下了自己一人,身边其他人早就被自己遣到了别处,暗自叹息,看来接下来的路,只能自己走了。

  “这位公子,看您相貌堂堂,威风凛凛,定会蛟龙出海,凤翱青天,何不卜上一卦?”一个算命先生微眯着眼道。

  梁煜靖对这种装神弄鬼的人统统没什么好感,更何况他本就是龙子皇孙,命数还需要他们来算?连看都没看一眼,径直走了过去。

  等见到柳若兰等人,已是第二天早上,梁煜靖睡意朦胧,就听见有人敲门,说是故人来见。梁煜靖出门就看见樊确站在门外,不禁打了个招呼,“早啊,好久不见!”

  樊确对他没什么好感,若非遇到他,刘子钰不会被迫离开,变成脔/宠,少爷更不会到此时还心怀愧疚。

  见樊确面色不佳,梁煜靖也懒得多话,反正他的目标从来就不是这个侍卫统领。见到柳若兰之后,梁煜靖心下暗叹,自己大哥的眼光果然不错,都三十多岁的女人了,竟然还和少女一般,似乎比上次在明安相见,更加显得年轻了。

  “夫人,别来无恙!”

  柳若兰请人坐下,寒暄了几句,这才步入正题,“我们在楚州已近两个月,将长生会的基本情况已经摸清。在楚州的安路村有一座地下城堡,经查为长生会的总部,不过下雨导致暴露,如今已经废弃。长生会的全部人员都已转到地上,但很多并不做道人打扮,所以想要分辨,有些难度。我们已经查明,长生真人原名薛若奇,乃是前朝皇室后人,早在前朝灭亡之际,就有不少人马组织起了反齐复国的行动,但一直没能成功,不过前朝留下的巨大财宝却资助他们建造起了地下城堡,成为他们反叛的据点。”

  梁煜靖啧啧称奇,“没想到竟然是前朝余孽,我还真以为是韩羡搞的,想他被我和大哥联手摆了一道,应该没那么大实力,看来果真如此。另外,能顺利拉下韩羡,夫人居功至伟,您说是不是?”

  柳若兰不去理会他话里的深意,梁煜辰这个当事人都不计较,更何况一个育王?当初为了刺杀梁煜辰,她不得不寻求帮助,而五皇子梁煜靖则是最好的合作伙伴,昆仑组织,则是最大的牺牲品。当时的合作早已和如今没了关系,细说起来,他们谁都别想把自己撇清。

  “再次合作,咱们定能势如破竹,扫清长生会,夫人说是吗?”眼睛却撇向了侍立一旁的齐珏。

  齐珏被梁煜靖灼热的目光刺痛,心中翻起汹涌怒气,却不得不压制下来,如今剿除长生会,还要依赖此人,他可不能让他死得太早,怎么也得干完活儿再杀。

  柳若兰显然发现了这种情况,神色如常,只挥手让儿子回避,省得惹出祸来,梁煜靖此人,她自会让他付出代价。心里转过了百道弯,面上却道:“育王此次奉旨而来,自然该由你来主持大局,我们不过游山玩水,如今为百姓做到如此地步,也算是尽了一份心,剩下的,我们就不参与了,祝殿下好运!”

  梁煜靖没想到她这么直接,事情管到一半就抽身而退,将烂摊子交给自己,怎么想都觉得吃亏,“夫人不再考虑考虑?我大哥还托我带了一封书信,夫人要不看完再做决定?”说着将书信递到了柳若兰手中。

  柳若兰将信拆开,里面又是一些情话,当着梁煜靖这个外人的面,不禁更是羞恼,连忙调整了下呼吸,让自己不至于脸红起来。信中除了诉尽相思,也不是别无内容,粗略提了一些治国的理念和即将施行的惠民措施,却丝毫没提长生会的事。

  “信我看完了,无论是圣谕,还是私信,都没有让我们参与的影子,所以这种立威扬名的大事,还是应该你自己解决,不送!”柳若兰并不想掺和进来,虽说她早就已经入局。

  梁煜靖万般无奈回了自己房间,只觉诸事不顺,没过多久就有人回报,说楼下已经被人围住,像是冲着他们来的,个个气势汹汹。

  “这是怎么回事?莫非是来报仇的?”

  从窗缝中看去,果然客栈已被团团围住,不少人伸长了脖子向他们这个方向瞅,昨天在青楼,因为刺客行刺,不得已杀了一人,莫非还要自己偿命不成?

  “据他们说,殿下杀了真人的弟子,要捉殿下回去接受神明的审判。”

  梁煜靖冷笑,莫说他杀的乃是刺客,即使不是,这些人也没资格审他,不过是一群尚未开化的愚民,几句教唆就为人所惑,他还真不看在眼里。

  想要去见见齐珏,却听得他们已经离去,如今客栈里,只剩下了自己这一群人,梁煜靖突然有种被人骗了的错觉,或许这本就不是错觉,毕竟柳若兰是向着梁煜辰的。

  看着黑压压的人群,梁煜靖心中冷笑,这算什么,借刀杀人吗?他梁煜靖从来不是能任人宰割之辈,“刘子钰呢?”他要确定,这里面是不是还有他的一份功劳。

  “属下不知。”

  梁煜靖不知什么滋味,狼崽子就是狼崽子,你对他再好,他也不会有丝毫感激,到头来还是会咬你一口,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沉吟半晌,梁煜靖命令所有人扮成普通百姓退出客栈,尽量不要与人造成冲突,毕竟铲除长生会,还需要民众的支持。

  收拾了下随身物品,梁煜靖和众侍卫瞅准了旁边的屋顶,从屋顶上面转到了隔壁,然后悄悄跃下,不声不响从客栈里逃脱,随后就赶到了楚州刺史府,摆明了身份,只说来查旧案,不提长生会一个字。

  刺史刘民早就听闻朝廷要派一位皇子来此,心中震怖不已,生怕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惹到了不得了的人物,这才引起皇帝的重视,要来调查自己。虽说名义上是说来此查案,可育王是谁?当今皇帝最受宠的皇子,母亲更是萧贵妃,如今的后宫之主,若非大事,会派他来?即使没有大事,育王来此游山玩水,可万一服侍不周,得罪了殿下,自己的小命可就要玩完了。

  估算了育王的行程,刘民寻思也就在这两日,心下更是焦惶,夜夜宿在长生观中,时时祷告,祈求真神保佑,让自己渡过难关。此时乍闻育王到来,慌忙迎出,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下官楚州刺史刘民,拜见殿下。”

  “流民?这名字取得很不用心啊。”梁煜靖扫了一眼刺史府,各种装饰物件,无一不透着寒酸,就连正厅的桌椅,都有一个是缺了腿的。

  刘民擦了擦额角的汗水,尴尬笑道:“下官的名字,乃是父母所取,父母乃乡下小民,不识大字,让殿下见笑了……”

  梁煜辰嫌弃地坐在了椅子上,“我说刘刺史,你这府中也太俭朴了些,楚州乃是鱼米之乡,国之重地,在这里做官,怎么着也是个美差,怎么你就混得如此地步,也太让人不敢相信了吧。”

  刘民顿时面如土色,吓得跪地求饶,“下官一向兢兢业业,万不敢贪污受贿,鱼肉百姓,望殿下明察!”

  梁煜靖翻了个白眼,“刘刺史多虑了,本王此次过来,只为查一桩旧案,刺史不必如此惊慌,只将卷宗拿来就是。”

  刘民这才胆战心惊起身,吩咐人去取,在梁煜辰面前,更加坐立不安,不知该如何说话。

  梁煜靖一声轻笑,“近来我母妃身体微恙,又近寿辰,不知楚州可有什么灵验的寺庙殿宇,本王来日去求一道灵符,也可聊表孝道。”

  刘民闻言,微微放松,“殿下果然孝感苍天,若说庙宇,城东的苍茫山上有一座苍茫寺,香火甚旺,远近的百姓都喜欢去那里焚香礼佛。但若说祛病除秽,则城中的长生观最为灵验,不仅观中真人道长法术高超,且经常为百姓义诊,不收取半分钱财,实在是江南地区的活神仙。殿下若是有心,下官可带殿下前去长生观求一道灵符,定能保娘娘身体安康,福泰延年!”

  梁煜靖大喜,道:“若果真如此灵验,那本王绝对不会忘了刘刺史的好处,回京之后定会在父皇面前多多美言。”

  刘民喜不自胜,对长生观更加虔诚。

  忽然府外人声鼎沸,一府卫来报,说城西有人聚众闹事,打砸了一家客栈,造成多人死伤。如今一片混乱,急需官府前去维持秩序,解决此事。刘民当即就急红了眼,“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啊!都闹出人命了还不过去,难道还想等血流成河吗?”

  转身一看,育王还在自己身侧,刘民一惊,差点软了腿,育王这才刚到楚州,就发生了如此事件,实在于自己不利,只好望向了育王,“那个,殿下……楚州治安一向良好,今日乃是意外……意外……”说着声音低了下去。

  梁煜靖似乎并未听到此事,沉默了良久,才道:“刘刺史这是有事?既然如此,那就赶紧去办吧,本王在这里稍等一会儿,拿了卷宗就回驿馆。”

  刘民赶紧否认,若是自己走了把育王晾在一边,那他就别想有好日子过了,不论殿下记不记仇,都会让人觉得自己轻慢贵人,少不了影响仕途,严重了还会丢掉脑袋。所以他只能一面焦急等待下属把卷宗早些找来,一面又望向了门口,生怕事情闹大,解决不了。

  梁煜靖看他实在焦灼不安,再次出言让他先走,刘民犹豫良久,这才告辞出府,毕竟身为一方父母,确实应该以民为先,时时记得百姓。

继续阅读:第八十章:洒饵捕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