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洒饵捕鱼
清醉梦2018-03-29 20:003,597

  梁煜靖等了好久,才拿到旧案的卷宗,虽说之前在刑部看过一部分,但毕竟是齐国留的旧档,攻打明安时缺失了一部分,很难理清里面的头绪。此次借这个机会,他才能名正言顺来楚州查案,查长生会的案。

  回到馆驿,早早就有人收拾了最大的一间屋子留给他,里面的布置无不显示奢华富贵,梁煜靖对此非常满意。从小锦衣玉食,他确实更爱享受一些,这些天舟车劳顿,终于可以好好睡上一觉,可惜刘子钰不知所踪。

  很快就有人回报,柳若兰等一干人突然失踪,为了保障他们的安全,也为了就近监视,他派了人一路跟着,没想到这才半天的时间,就给跟丢了,这让他很是恼火,时间越短,越显得自己无能。梁煜靖捏碎了手中杯盏,碎片刺入肉里,刺痛一片。

  “在什么地方跟丢的?马上给我去找!我不信这么短的时间内,他们能人间蒸发!”

  柳若兰自然没有人间蒸发,只是离开客栈后就去了安路村的地下城堡,她已经调查清楚,自从长生会总部暴露,他们就舍弃了这座地下宫殿。柳若兰看着这恢弘的建筑,不禁感叹工匠的慧心,可惜却被不轨之人利用,导致如此伟大的建筑,成为了阴谋的巢穴。

  刘子钰默声跟在后面,心神不宁,明明已经逃脱,为何仍旧牵挂?想到离开之前客栈被人围住,他就一阵发慌,生怕那人被人捉住,受到侮辱。转念又想,那人是何等身份,身边高手围绕,哪里就缺自己一个人?不过是自己自作多情罢了。

  齐珏见他闷闷不乐,愧疚更深,他是君王,自然有人为自己牺牲。抗击梁军,死的何止千万,他没有一丝伤感,并非他冷心冷情,觉得理所当然,而是他的身份决不允许他有丝毫懦弱。如今重新见到刘子钰,他却心中一痛,无颜见人,只觉自己罪孽深重,不可饶恕。

  “子钰……”喊了一声,却发现什么都说不出口,齐珏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如此懦弱。

  刘子钰顿住身形,“少爷想说的,属下明白,这是属下心甘情愿的,与少爷无关。”思虑良久,又道:“如今我有些迷茫,不知自己如何选择,属下想先离开一段时间,等心静下来了,再告诉少爷答案。”

  柳若兰似乎明白了,并没有阻拦,梁煜靖虽说并非好人,但的确有令人沉迷的资格,若非如此,也不会骗了那么多少男少女。她不希望刘子钰陷得太深,但此事却不该由她来说,只能让他自己想明白。

  齐珏看着刘子钰离开,眼神很是受伤,“娘,我后悔了……”

  儿子如今长得高了,柳若兰只能拍了拍他的后背,“这是他自己的选择,我们对不起他,所以更应该尊重他,给他足够的自由。日后梁煜靖的消息,换个人来传递吧,这对他不公平。”

  齐珏点头,然后众人继续参观这座地下城堡,可惜暴露后就被长生会毁去了,如今只剩下断壁残垣。他们来此的目的是搜集更多的信息,之前几次想要过来,却都因为围观的群众太多,而被阻在了外面。和陵城的地道相似,这里在坍塌之后就已经被人造访过,长生会更是在第一时间将此放弃,并且将地下炸成了一堆废石烂土,再难寻找蛛丝马迹。

  “根据探知的消息,这下面还有一层更为隐秘的所在,藏着长生会的重要机密,只是不知还能不能找到,若能找到,长生会的真面目就能揭开。”墨莲说着推开了前面的一块石头。

  柳若兰扶着墙壁慢慢向前,“无论能不能找到,咱们都应该试试,做了这么久的局,咱们也需要及时避一避风头,免得惹火烧身,剩下的事留给育王就是最好的选择。”

  来到楚州之后,他们就隐姓埋名,先是在客栈住了两天,然后租了一所民居,以外出做工为由四处打听城内消息,直到最近两天才又搬回客栈,为了见梁煜靖。陵城的瑞华真人聂云显被他们刺死于房内,此事很快就被人发现,贼道人刘四海扬言为师报仇,在附近所有长生会影响的区域广发搜捕信,誓要将他们碎尸万段。

  柳若兰很少出门,一是不想被人认出,再就是没有必要,经过风云探的打探,她想要知道的消息能够源源不断地送到她的手上,所以她只要认真梳理,从中找出自己需要的就行了。而樊确出门,则是为了进一步的确认,并且将风云探无法准确给出的消息进行详细打探。

  长生会的势力不小,从他们可以操控韩羡这一点来看,朝中不乏他们的人,柳若兰将查出的几个名单飞鸽传书给了梁煜辰,很快她就收到了这几个人被罢免的消息。嘴角轻笑,他还真是信任自己呢,若自己胡乱写上几个,是不是也会有如此效果?但她没这么无聊,既然把齐国交了出去,她就绝不会乱来,毕竟这些百姓还是当初的齐人,不过是换了一种身份,如同她自己。

  任何一个组织,想要成就大事必须有所倚仗,长生会倚仗的无疑就是民心,但他们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同样也是民心。柳若兰在慈仁堂待过几个月,见过太多情况,自然明白医者的无助与悲哀,当一个人药石无医,回天乏术,无论你医术有多高明,最后都会被人骂作庸医,并非你本身的过错,而是家属需要一个发泄。

  长生会如今凭借的就是假借神明的医术,柳若兰去过楚州的慈仁堂,自从长生会势力渐大,慈仁堂的信誉也在走着下坡路,这是在其他地方绝不会发生的事。而对于无法医治的疾病,长生会则会寻一个冠冕堂皇的说辞,美其名曰“得道升仙”,如此简单的骗术,竟然也能骗过这么多人,百姓的愚昧,可想而知。

  柳若兰并非想要抨击什么,齐国重文轻武,人人爱好风雅,她本以为全国人民皆会如此,没想到在楚州竟能见到这么多笃信长生、废田修仙的。若长生会仅仅治病救人,这本没有什么,朝廷非但不会制止,还会给予嘉奖,可他们煽动百姓,废弃农田,一心求仙,更兼聚众公审,这就有违国法,有碍民生了,任何一个统治者都不会容忍。

  “民以食为天”,若所有人都一心修炼,不务农桑,那迎来的只能是死亡,长生会此举用心险恶,因为在他们心中,这些不过是当初背叛了前朝的叛民,死了一点也不可惜。

  柳若兰觉得长生真人薛若奇是个疯子,一方面恨着所有人,一方面又要利用所有人,将人玩于股掌,享受操纵者的乐趣。对付这种人,最彻底的方法就是唤醒民众,让他们看清这个所谓的长生真人,到底是什么嘴脸。但这并不容易,长生会出现了三年,在齐国还在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控制民众,如今他们影响深远,远非一朝一夕就能摧毁。

  梁煜靖的到来在柳若兰的预料之中,梁帝身体渐差,自然不会将隐患留在明安,这是早就注定了的结局,即使梁煜靖成功铲除长生会,也再难回京,恐怕等着他的就是发配封地的结局。

  如今柳若兰已经埋下了鱼饵,只等梁煜靖一到,将其触发,那么长生会就会将所有矛头对准梁煜靖,而梁煜靖的身份摆在那里,她有足够的信心保证他的安全,并且顺势将长生会赶下神坛,彻底击垮。

  如今进入地下城堡,为的不过是致命一击,让梁煜靖出面虽说可以快刀斩乱麻,但未免不太道德,日后梁煜辰想起来,恐怕会觉得自己过于阴毒,万一出了点什么差错,自己可就要背黑锅了,所以不得不继续寻找良策。

  柳若兰出了一身的汗,地下虽说不大,可毕竟是长生会的总部,里面暗门极多,经过下雨的坍塌,和炸药的爆炸,再想进去简直是阻碍重重。他们一边前进,一边清理道路,在废墟中前进。

  齐珏喘着粗气,“娘,这里真能找到东西吗?”

  “我也不知道,若这里找不到,我们只好去苍茫山了。”说来可笑,长生真人竟然藏身在佛教之地,不知他口中的师父太上老君会不会怪罪。

  樊确和墨莲多次潜入长生观和苍茫山,所获颇丰,但自始自终都没找到关键性的证据,他们听到的消息也根本无法让人信服。柳若兰认为,既然薛若奇是前朝皇室后裔,自然会有信物,不然绝对无法组织起这么多人,靠他所谓的仙人弟子说法,也就只能糊弄糊弄百姓,韩羡和聂云显之流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直到后来,风云探查出了韩羡和聂云显的底细,柳若兰恍然大悟,原来他们祖上是前朝的臣子,因不满齐太/祖皇帝反叛,被灭满门,如今到了他们这一代,仇恨犹在,很容易就被薛若奇说动,加入了长生会。

  “齐国虽说只传四代,却也飨国百年,薛若奇想要一朝颠覆,并非易事,如此看来,齐国灭亡,也有他们的一份功劳。”若非如此,韩羡怎么会成为梁国的臣子?只是齐国既灭,他们的野心却没有消失,反而越发大了,妄图控制百姓,重新登上帝位。

  齐珏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梁煜靖在这里,他们绝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连齐珉都能扶植利用,更何况一个更加有利的人?”

  长生会最喜欢的恐怕就是朝局动荡,民心不稳,而此时朝堂之上最激烈的,莫过于太子和育王的明争暗斗,韩羡在朝多年,薛若奇知道的自然也不会少,如今柳若兰设法将梁煜靖送了过来,长生真人薛若奇该感激她才对。

  “把梁煜靖当做触发鱼饵之人,不若说他就是鱼饵,薛若奇既想利用他,又想除掉他,一方面扩大争端,引起动乱,另一方面却又不敢信任任何人,要时时提防,生怕被反咬一口。而梁煜靖的态度,则是此事的关键,若能和长生会达成一致,那么薛若奇肯定会更加猖狂,但梁煜靖此行目的就是扫除长生会,所以他的选择,将决定接下来的所有命运。”柳若兰分析道。

  “那娘觉得他会怎么选?”

  柳若兰轻笑,“和梁煜辰争斗得再厉害,他也是梁人。”

继续阅读:第八十一章:扬威将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