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风起于野
清醉梦2018-03-26 19:163,398

  梁煜辰并非软弱可欺之人,对待无来由的诋毁,虽说不会如泼妇骂街,反骂回去,但他会以其人之道治之。安排手下的御史,有空没空就去揪几处错,权当做整顿风气,免得整个朝堂一片乌烟瘴气。

  争斗太甚,接连不少官员落马,梁煜辰的手段让育王党投鼠忌器,不敢再贸然行动,而育王至今未归,也使得他们有些动摇,生怕一个不慎,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如今国家初定,很多政策的制定与实施都亟待而行,虽说统一之前就有了方针战略,可也要结合具体民情。根据柳若兰送来的信息,梁煜辰让人深入民间去调查详情,得到不少的反馈,再拿去和大臣们商议,制定更加细致的法度。

  梁帝养病期间,本想放手让太子全权管理朝政,可看到新法制定,于民有利,就再也坐不住,生怕太子资历尚浅,稳不住大局。事实证明,梁帝有些多虑,太子的手腕还是有的,想要国家繁荣,黎民富足的大臣还是有的。

  经过所有人的呕心沥血,一部关于民生民治的律法诞生,名曰《大梁农典》,这部律法重新规定了百姓的土地分配原则,将原来的按户分配改为按人口分配,而赋税的缴纳则减为之前的三分之一,这在很大程度上减轻了百姓的负担。并且效仿商鞅变法,奖励农耕,凡种粮能手,皆有金银爵位,这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了百姓的积极性。

  《大梁农典》最先是在明昌地区试行,如今已见成效,因此有足够的说服力得以推广全国,而这部律法的制定,也使得更多百姓信服梁煜辰,拥护太子,这一点就足以彻底击败育王。

  而就在此时,梁帝将齐珉谋反事件并其死因公之于众,齐珉谋反,乃是不容置疑的事实,天下百姓皆为见证。关于幕后主使,就是齐珉本人,这一点有其心腹的证词与往来书信为证。至于将矛头指向太子,暗示其欺君罔上,骗取功劳,不过是临死之前想要搅乱朝局,让梁国不得安宁。

  “齐珉之死乃是畏罪自杀,朕已派刑部尚书温浸言详查此案,若有异议,可问温卿。”梁帝身体初愈,就到朝堂之上为太子洗冤,这让很多人都明白了他的态度。

  而就在全国都在为新法庆祝欢呼的时候,梁煜靖却丝毫也高兴不起来,刚到楚州他就遇到了麻烦,据手下的人说,长生会在这一片区域很受欢迎,不少民众都会在家里供奉长生真人的画像,俨然把他当做了活神仙。梁煜靖“啧”了一声,这长生真人也是胆大,真不怕福气不足,折了阳寿?

  本来想要微服私访,先去见识见识长生会的影响,就看见几个道人正抓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姑娘,欲行不轨,梁煜靖见那姑娘还未长成,懵懵懂懂,心下可惜。刘子钰却是忍受不住,出手将姑娘救下,把几个道人打得头破血流。

  梁煜靖走上前去,见姑娘已经吓得坐倒在地,连忙把她扶起,“小姑娘,这几个人是坏人,你看不出吗?家里的大人没告诉你,不能让别人碰自己的身体吗?”

  小姑娘瞪着一双大眼睛,满脸疑惑,“他们是长生观的神仙,爹爹说要我听他们的话。”

  梁煜靖一怔,明白了过来,心下不知什么滋味,到底是长生会势力太大,百姓惹不起,还是他们皆被蛊惑,丧心病狂?这姑娘明显什么都不懂,就被自己的父亲送入狼窝,若非被他们遇到,下场可想而知。叹了一口气,梁煜靖放柔了语气,“如今已经没事了,你可以回家了,就说是神仙让你回去的。”

  小姑娘摇了摇头,指着倒在一旁的几个道人,“可爹爹说,他们才是神仙,你没穿神仙衣服,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

  “那你说,神仙会干坏事吗?”

  “爹爹说神仙都是好人,能救人的性命,还能给我们吃的,当然不会做坏事。”说着还掰起了手指头,似乎在回想爹爹说过的话。

  梁煜辰已经可以确认这个姑娘心智有些问题,只好继续道:“神仙是好人,可他们不是,好人是不会欺负小姑娘的,他们是欺负小姑娘的坏人。”

  小姑娘思考了半天,似乎才转过这个弯来,拍手道:“他们是坏人!坏人被打倒了!”

  梁煜靖把小姑娘送回家,却没想到她的家人根本就不领情,反而愤恨他们的多管闲事,让他们无法升仙。

  梁煜靖气极反笑,没想到这里的百姓竟然如此愚昧,跟着那群假道人还想得道升仙,莫不是疯了?

  没心情和一群疯子置气,梁煜靖带着刘子钰和手下侍卫直接去城西的悦华客栈,寻找柳若兰,毕竟自己手里还带着大哥的书信。

  可到了客栈,却根本没寻到人,打听了一下,才知道这几个人在这里是声名远扬,端掉了一个地痞流氓的窝点,把他们全送进了大牢。

  梁煜靖心中大乐,这确实是柳若兰的风格,只是她口口声声说着要做普通百姓,过平淡生活,如今又这么大出风头,难道不知会惹来大麻烦吗?

  转念一想,有自己和大哥做后盾,她确实不需要收敛,就如他做事,也从来不知道“收敛”二字。

  忽听得门外人声鼎沸,梁煜靖好奇,不禁转头去看,原来是长生观的道人在街上施符治病,百姓们纷纷前往,即使没病,也想要求得一张灵符,贴在家里,镇宅安家。

  梁煜靖对此没有兴趣,可想到来这儿的目的,只好跟着人群过去看看热闹。却见城中一个小广场上,人满为患,梁煜靖带人挤到了中间,勉强能看得清楚。四五十个道人站在广场之上,面前的桌上摆满了画符香烛,不少百姓正在求他们诊病。

  “看着挺像这么回事,也不知道行如何。”眼看几个奄奄一息的病人被符水治好,梁煜靖越发觉得有趣,看来不虚此行。

  看得倦了,将手下的人都派了出去,然后带着刘子钰伪装成游人,在楚州闲逛,了解风土人情。突然一声大喝,一群人过来拦住了他们的去路,梁煜靖眼神一扫,原来是之前遇到的那几个畜生。

  “就是他们!给我打!”一个鼻青脸肿的胖道人叫道,说话导致他脸上的肥肉都颤了几颤,疼得他龇牙咧嘴。

  刘子钰侍卫出身,对付他们这群五体不勤的骗子,绰绰有余,不消几下,就将人全部打倒在地。

  梁煜靖走上前去,一脚踩在了胖子身上,差点没把自己滑倒,不禁摇头叹息,“看来是没少搜刮民脂民膏,身上的油都能直接下锅了。”

  刘子钰回头瞪了他一眼,“你恶不恶心?”

  梁煜靖勾唇一笑,“我下次注意!”然后转身对地上横七竖八“哎呦”直叫的人道:“有能耐就起来啊!瞎叫唤什么?觉得自己叫得很好听?”

  胖子破口大骂,“爷想叫……就叫,要……要你管……”

  梁煜靖摇头,“一群怂货,打你们都没意思,这样好了,叫你们老大来,本公子看看他本事如何。”

  胖子带人灰溜溜地跑了,还不时回头大骂,似乎这样就能让自己显得不那么怂。

  梁煜靖都懒得讥讽他们,从未见过这么笨的对手,和他们计较都是侮辱自己的智商。

  “这么出风头,就不怕他们有所察觉?”刘子钰问道,他觉得私下里调查可能效果更好,而不是一开始就吸引敌人的注意。

  梁煜靖笑道:“我来楚州的消息早就天下皆知了,既然如此,不如就光明正大地调查,本王名声在外,不在外面好好游戏花丛,英雄救美,怎么对得起我的名声?你就跟着我好好欣赏欣赏楚州的美人吧!”说着捏了捏他的脸蛋。

  刘子钰将脸转到一边,“想看美人还不简单,我这就带你去!”

  楚州位于陵城之南,为鱼米之乡,到处可见秀丽温婉的江南美人,早些时候见到的小姑娘,容貌就很不错,不然也不会落入那群人面兽心的畜生手里。刘子钰带梁煜靖穿过小巷,走过闹市,很快就拐到了一条繁华的街道上,甫一进来,就闻得阵阵丝竹之声,梁煜靖当即明白过来,这里乃是风月之所。

  “公子喜欢什么美人,尽管进去,我可就不奉陪了,告辞!”说罢转身就走。

  梁煜靖连忙将人拉住,“我不过是逢场作戏,你吃什么干醋?既然你不愿来,我可就自己进去了,你可别后悔?”

  刘子钰扭头就走,根本不加理睬。

  梁煜靖心道,果然是宠得太过,此时若不给他个教训,日后不得上天?当即也不再管他,自顾自上了青楼。

  点了楼里的花魁,梁煜靖搂着美人就进了房,畅谈风雅之事,玩得不亦乐乎。玩性正酣,窗边瞥见一条黑影,梁煜靖当即心中警惕了起来,不过面上却仍旧不显颜色,和花魁大谈诗词。

  敲门声起,花魁万般不愿地过去敲门,难得遇到如此知心之人,可惜却是个君子,眼看着就要进入正题,却被人打扰,心中难免恼怒,直把敲门之人骂得狗血淋头,怨他不知时宜。

  开门看时,却不见人影,只有楼下的丝竹之声传入耳中,花魁更是暗恼,不知是谁如此无趣,敢来打扰她的好事,若是让她知道了,定得好好教训教训!

  将门关好,花魁整理妆容,敛衽入内,只一回头,就吓得一声惨叫,跌倒于地,久久不敢言语,更忘记了动作。叫声引来了不少人,推门但见一个干瘦汉子,倒在血泊之中,而之前的年轻公子,却不知所踪。

继续阅读:第七十九章:抽身而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