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陷入敌手
清醉梦2018-04-02 20:003,636

  自从柳若兰等人失踪,梁煜靖就有些火大,不仅仅是被人戏耍的愤怒,还有被人无视的羞恼,一连几天,都没见到刘子钰的踪影,这在往常,是根本不可能出现的。作为最受宠的皇子,梁煜靖一向是众星捧月,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待遇?在外面被长生会的人视为公敌就已经够糟心了,还要受刘子钰的欺负,真当他脾气太好?

  “殿下,长生会的人开始行动了。”

  “好,等的就是他们,告诉刘民,把人给我准备好了!”既然柳若兰搭好了台,自己若不接着唱下去,这出戏不就废了吗?他才不是这么暴殄天物的人。

  长生会的人对梁煜靖可以说是兴趣极高,一方面想要致他于死地,一方面又想利用他搅乱朝局,以期达到颠覆梁国的目的。梁煜靖刚一进入楚州,就和他们结下了梁子,薛若奇可以不在意这点小摩擦,但底下的人却不这么认为,他们在这地方兴风作浪惯了,哪里受得了别人的反抗?

  接二连三底下的小喽啰过来耀武扬威,当日被刘子钰揍过的胖道人纠集了一大批人,围住了他们所住的客栈,在外面喊了良久,也没见人出来,于是一哄而上,将客栈打砸一空,客栈老板大声喊冤,可却无人肯听,反而被暴打一顿,险些酿出人命。后来不知何故,人员骚动了起来,许是看到老板身上的血,激发了人们体内的暴虐因子,一场混乱暴发,死伤了不少人,这才惊动了刺史府。

  刺史府派人将参与人员全部抓捕,可看到长生会成员,刘民顿了顿,让人将他们先押到别处,然后赶紧跑到了长生观,面见长生真人,“真人,本来在下不想打扰您的清修,可今天城西发生了一起大事,死伤了十余人,这是在下上任以来最严重的一件事,而且还被育王碰上了,您说该怎么办才好?”

  长生真人薛若奇眼眸微抬,“此事祥由,你且说来,我替你问问师尊。”

  刘民赶紧将事情始末讲了一遍,一丝一毫都不敢遗漏,说到长生弟子时,面有愧色,“本不欲稽留各位道长,可育王在此,不得不做做样子,还请真人放心,在下定会尽心款待。”

  薛若奇拂尘一挥,口中念起咒语来,须臾,睁开双眼,精光四出,“我已将此事问过师尊,育王到来,乃是天意,并非你我凡人能止,不若顺应天意,将育王接引到此,师尊与其有缘,说不定能助大人逢凶化吉。至于闹事的徒众,此乃他们命数如此,大人不必多虑。”

  刘民听了,面上大喜,“多谢真人相助,更要多谢老君!”连忙跑到老君座下三跪九叩,焚香颂福。

  薛若奇眼角瞥过,心中冷笑,不过是一个被玩弄在鼓掌之中的傻子而已,自己的目标,是育王,只要这个傻子刺史能将人引来,他自然会设法说服,如若失败,那就只能怪他梁煜靖命格太差。

  刘民当即就告诉梁煜靖,说长生真人如今正在观中,是求取灵符的最好时机,劝他早早准备,以免误了仙缘。梁煜靖听闻,心中虽然嗤笑,面上却表现得很是虔诚,并且让刘民帮忙准备车驾,只带几个随从,从简而行,一方面是为了表示诚心,另一方面是怕太过招摇,扰了真神。

  刘民连连点头称是,夸育王想得周全,一面让人准备东西,亲自带着育王上山,“殿下初到楚州,可能对此地尚不太了解,在苍莽山旁边,有一个灵虚岭,据说乃是太上老君采过灵药的地方,而长生观就建在此地。长生观虽说各地都有,但还是以楚州的为尊,毕竟长生真人祖籍楚州,这里的长生观也是真正的长生第一观,其余各地的,都是由真人的亲传弟子建立。”

  梁煜靖对此并不太感兴趣,毕竟他已经提前调查过,对长生会知道得一清二楚,而话从刘民嘴里说出来,往往会夸大其词,将一切好话用尽。他只喜欢别人对他奉承,不喜欢别人奉承他的对手。

  到得长生观,果然见到了长生真人薛若奇,薛若奇宛若一个真正的出家人,对世事不闻不问。梁煜靖也就陪他装傻,只说自己前来为娘亲祈福,连身份都没露出一毫,反正刘民早就把自己卖光了。

  很快祈福结束,梁煜靖求了灵符,和刘民一起下山,刘民似乎颇为遗憾,感觉育王殿下怠慢了真人,以育王的身份,怎么着也得对真人嘉奖一番,就这么淡然待之,实在不是敬神之道。

  梁煜靖察言观色,知道刘民和薛若奇心中都有些不满,却故意恍若未知,他一向爱看他人一身郁闷。

  刘民郁闷了两天,就再也忍不住,撺掇梁煜靖再上灵虚岭,梁煜靖问他缘故,刘民道:“殿下来得正巧,长生真人夜观天象,得到师尊太上老君指点,说方今天下太平,宜做盛典,继续为百姓祈福,为社稷祈福。殿下贵为育王,自然是贵宾,下官特来相请。”

  梁煜靖自然不信他的鬼话,还为社稷祈福,这是薛若奇该做的事吗?这应该由梁帝或者太子来做,即使是他,也没这个资格,将自己这皇室之人说做客人,刘民也是胆大,天下都是他们梁国的,更何况一个楚州?薛若奇借这糊涂刺史之口,明摆着是要他表态。

  梁煜靖思索了一会儿,对刘民道:“长生真人心忧天下万民,实乃我梁国之福,既然真人要为国家百姓祈福,本王自然不能不去,只是本王来得匆忙,不知要备些什么东西才好?”

  刘民自告奋勇,“殿下能够光临就是对长生观最大的支持,下官自会为殿下准备仪仗,绝对不会堕了殿下的威名。”

  如今盛典之期已到,薛若奇早已在驿馆通往长生观的途中埋伏了人马,防的就是育王中途反悔,而刘民准备的车架仪仗,也都换成了长生会的人,布下这么大的一盘棋,薛若奇怎能让它出现变故?

  “殿下,刘刺史已到门口。”

  梁煜靖让人服侍自己穿好衣冠,一身盛装走出了房门,“刘刺史来得挺快啊!”

  刘民赶紧行礼,然后道:“今日乃是难得一见的盛典,下官不得不分外上心啊,殿下来此查案辛苦,下官自然要替殿下分忧解难。”

  陈年旧案毕竟是梁煜靖来此的借口,他这些天不得不借着查案的名义四处瞎逛,说是了解风土人情和地理位置,来推测当年的案发真相,其实不过是查探长生会的势力范围。而就在他四处乱逛的时候,几次遭遇胖道人,他都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在他身上下了什么咒,怎么自己走到哪儿都能遇到他?

  梁煜靖是个行事干脆的人,第三次遇到胖道人的时候,也就不再装作看不见,直接让侍卫将他暴打一顿,可怜胖道人之前被刘子钰打的伤还没有痊愈,这次又遭了殃,若非师父非要让他盯着这个人,他才不愿意每天出来讨打,真是欲哭无泪。

  听刘民提起查案的事,梁煜靖眉头微皱,自从上次和刘子钰分别,这人竟然真的没有回来过一次,这么久了,即使是养只猫也有感情了,可这人,却依旧铁石心。也不知自己是中了什么蛊,竟然会对一个替身感兴趣,动真情。

  “刘刺史作为楚州的父母官,如此爱民如子,实在是我大梁官员的典范,回去之后,定要将刘刺史的事迹告诉父皇,并在京城广加宣扬,免得埋没了刘刺史。”

  刘民心中大喜,面上却忍着笑意,佯作谦虚,“这些都是下官应该做的实在当不得殿下的夸奖。”

  梁煜靖也不去揭穿,反正他也高兴不了几时,就权且做个好人,让他多做一会儿美梦。

  刘民安排的排场确实不错,梁煜靖非常受用,如果这些人没有包藏祸心的话,他心里说不定会更加舒服。走到半道,梁煜靖有些口渴,让人去取些水来,在等水的过程中下了马车,刘民看见,赶紧过来请示,生怕怠慢了他。

  “本王不过是想歇一歇,刘刺史不必如此担心。”

  刘民看了看天色,有些焦急,“不是下官担心,而是时辰快要到了,若不能及时赶到,误了吉时就不好了。”

  梁煜靖眼眸一弯,笑道:“我又不是要娶亲,误了也不打紧的。”

  突然一声马嘶,拉着马车的两匹马发疯了般冲跑了起来,梁煜靖猝不及防,被车辕撞到,一下子滚了出去,事发突然,所有人都来不及反应,刘民更是不小心被梁煜靖带倒在地,险些滚下山去。顾不得爬起身来,刘民大声急喊,“快救殿下!”

  这一声喊勉强算是稳住了人群,充作仪仗的长生众人们手忙脚乱,赶紧向着梁煜靖掉下去的方向寻找,刘民更是急出了一身的汗,险些哭了出来,若是育王殿下在自己面前遭遇不测,那自己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梁煜靖滚了良久,终于撞到了一块石头,停止了下落,可被车辕和石头撞过的地方,却似乎碎成了齑粉,让他瞬间失去了知觉。

  一个人影匆匆忙忙赶至,摸了摸他被撞到的地方,长出了一口气,还好,只是受了一点轻伤,没什么大碍。

  等到梁煜靖睁开双眼,不由一怔,这是什么地方?转了转脑袋,看向了四周,就看见一个人端着一碗药走了过来,“终于醒了,把药喝了吧。”

  梁煜靖想要坐起,身上一痛,又躺了回去,“嘶!我这腰不会是断了吧?”

  刘子钰将药碗往桌上一放,抱着胳膊站在床前,“不错,从此以后你就只能躺着过下半生了,真是为民除害,免得某个流氓再去祸害人家的大姑娘、俊公子。”

  梁煜靖哀怨地看了他一眼,“没良心的小东西,看到本殿下这么惨,还不快来扶我?”

  刘子钰翻了个白眼,将他扶起,然后把药灌了进去,差点没把梁煜靖呛死。梁煜靖咳嗽了大半天,这才喘匀了气,“你……你这是……”

  刘子钰根本就不等他说完下半句,一块糕点就塞进了他的嘴里,“闭上嘴吧,我现在不想听你说话。”

  “那我们现在是在什么地方?”梁煜靖努力咽下了糕点,差点没把自己噎死。

  刘子钰脸色有些不太好看,过了良久,才道:“长生会总部。”

继续阅读:第八十三章:一场游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