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扬威将军
清醉梦2018-03-31 23:313,441

  在地下艰难地前进,虽说收获不多,可也不算白跑一趟,在一个坍塌严重的角落里,躺着一具男尸,尸体已经发臭,在潮湿阴暗的地下远远就能闻到一股腐烂之味,柳若兰皱了皱眉,赶紧掩住了口鼻。

  樊确走上前去,检查了一下尸体,“从腐烂程度来看,至少死了两三个月,能看出大致模样,其他的就无法分辨了。”

  韩羡的尸体早就被葬在了别处,死在这里的,要么是长生会的内部人员,要么就是发现了什么,被人灭口。翻找了一下死者的衣物,并没有留下什么线索,柳若兰心中不免失望,可目光一扫,就发现死者的姿势有些奇怪。死者倚在一个角落里,一手前伸,似乎想要攻击来人,夺下刀具,又似乎想要借力站起,另一只手却死死地藏在身后,若不仔细看,可能会认为此人少了一只手臂。

  “樊确,看看他后面有什么。”柳若兰指了指男尸背在后面的那只手。

  樊确将尸体搬到了一边,腐臭之味直冲口鼻,虽说见识过很多尸体,可还是被熏得脚下一顿,差点没把尸体扔出去。出于对死者的敬畏,樊确将它小心翼翼放到了旁边,在他身后,整整齐齐堆着两个盒子,由于尸体的遮挡,上面干干净净,光洁如新,只是沾染了尸臭之味。

  打开盒子,只见里面躺着两只虎符,几人都吃了一惊,这些都是前朝之物,分别可调益州和陵城兵马,当初齐太/祖兴兵,益州和陵城守将先后战死,虎符却不知所踪。后来建立齐国,太/祖皇帝铸造了新的虎符,也就没人再关心这两枚虎符的下落,不想竟会在这里找到。

  柳若兰叹了口气,“看来薛若奇的身份,已基本可以确定了。”若非前朝余孽,怎么会如此煞费苦心,残害百姓?

  齐珏将虎符拿出仔细看了看,确实是真品,自从江陵投降,他就再也没接触过虎符了,此时再去触碰,已经心如止水,这不该是他这样少年应有的心性,可经历的太多,也就把一切都看得淡了,如今只想让自己和娘过得安稳。

  “有了这两样东西,薛若奇确实可以拉拢到不少人,这也是指正他的证据。”

  找到了证据,他们将男尸掩埋,不管他是谁,都将会是铲除长生会的功臣,可惜不知他的名姓,无法让百姓铭记。

  往回折返的时候,他们走得就要快多了,一是清出了道路,没有阻碍,二是完成了任务,心情轻松,可刚走近一扇半塌的石门,就听见一声轰响,整座石门顷刻倒塌,柳若兰连忙拉住儿子,滚到了一边,樊确墨莲也及时躲开,四人都没有受伤,只是身形有些狼狈。

  “这是怎么回事?这里难道还有别的人?”柳若兰竖起双耳,探听着周围的动静。

  墨莲樊确也即刻戒备,万一有其他人,他们就凶多吉少了,所以必须在第一时间发现并解决掉对方。

  地下静得出奇,只能听到顶上砂石滑落的声音,柳若兰环顾四周,轻声道:“无论有没有其他人,我们都该早些离开,珏儿,紧跟着娘,千万别走散了。”

  齐珏点头,他的身手不行,这一点随了自己的父皇,但性子多少是像柳若兰的,只能尽力不给娘拖后腿。

  不知触动了什么,顶上的石头开始下坠,柳若兰拉着儿子迅速闪躲,躲过了一波冲击,但刚才石门的坍塌,似乎引发了一系列的后果,隔着石头他们能听到后面传来了巨大的响声。

  “这样下去绝对不行,咱们换个方向出去!”柳若兰看向了旁边的一条小道。

  樊确当先过去探路,在确认并无危险之后,他们赶紧跟上,争分夺秒。在地下多停留一刻,就多一分危险,若是被困于此,那么他们就只有死路一条。

  “这边有光亮,应该能够出去!”樊确在前面道。

  柳若兰带着儿子和墨莲顺着铺满碎石泥渣的小道前进,几次差点跌倒,他们脸上身上早就脏乱不堪,宛如泥人,饶是爱干净的齐珏,也没心思再嫌弃什么。

  跟着樊确左拐右绕,也不知走了多久,前面豁然开朗,一片强光直射了过来,他们赶紧遮住了眼睛。

  “真是没想到,你们竟然逃出来了,看来得我亲自出马了。”

  一个声音出现在他们耳边,等到睁开眼时,才发现是一个身穿青色道袍的道人,逆光看不清他的面容,但声音听着格外刺耳,如被开水烫伤了的乌鸦嗓子。

  几人顿时戒备了起来,刀刃在手,准备随时决一死战。

  “呵,干嘛这么紧张呢,咱们怎么说,都算是旧识了,故人相见,难道不该痛饮一杯,以叙别情吗?”粗哑的嗓音出口,柳若兰听着难受,可看他的面容,却又想不起来这人是谁,更不知他所说的“旧识”指的是谁。

  齐珏更是想要捂住耳朵,眉头紧皱,颇为难耐,“谁是你的旧识?把话说明白点!”

  “呵呵呵呵……陛下,这么快就将臣给忘了吗?”

  齐珏一惊,仔细看向这人,确实有些熟悉,但这张脸却如他的声音一样,不复当初,他竟然是齐国的扬威将军沈赫,昔日齐国左仆射王襄的大舅子。

  当初明安失陷,他和母后不得不南下江陵,在崔王两派的斗争中,崔派曾经推举过沈赫前去战场,抵御梁军。但王襄不同意,以沈将军旧疾复发为由,将人选推到了崔莳的儿子崔茂头上,两党争论不休。最后还是三叔齐琮主动请缨,这才为齐国争取了一段时间。

  柳若兰显然也想起了这位将军,当初他们联合王襄一起将崔派打击得七零八落,这位将军也出了不少力,后来江陵被围,王襄病死,沈赫也不知所踪。

  她还以为沈赫不愿投降,归隐田野,却不想变成如今的模样。当即上前,问道:“沈将军何故在此?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沈赫眼中爬满恨意,“发生了什么?你们还有脸问?若非你们献城投降,我怎么会变成这样!”

  柳若兰不明所以,但隐约猜测,定是与一年前的国破有关,若沈赫因此受了重伤,导致面目全非,那他肯定是来报仇的,他们势必要有一战。柳若兰并不想与之发生冲突,只好试探道:“沈将军,当时情况混乱,我们也有很多事情不知,将军可否将实情相告?”

  沈赫嘶哑的嗓音发出冷笑,宛若地狱里的修罗,“好一个不知,今日就让你们死个明白!”

  当时江陵被围,齐珏命白峰带领新军守城,而沈赫,则被派去向西南调兵,沈赫带着兵符飞马赶到了位于西南的益州,在那里驻扎着三十万兵马,用来守护边疆。益州附近,民族诸多,纠纷不断,当初齐珉被贬到益州之南的戎州,可以说是吃尽了苦头。

  沈赫是齐珏留下的最后一张王牌,然而等沈赫到达益州,却发现三十万大军不翼而飞,徒留一地荒凉。沈赫惊讶之余想到了齐珉,齐珉逼宫失败,被贬到戎州,距此不远,可能会趁此时机捣鬼,于是又匆忙赶到了戎州。

  然而刚到戎州,还未踏进齐珉府门,一支冷箭射来,沈赫中箭倒地,随后一片大火冲天而起,若非还剩下一丝力气,沈赫早就丧身火海,哪还有命来?即便如此,他也受了重伤,嗓子被烟熏坏,脸上被倒下的木桩蹭到,面容尽毁。

  柳若兰听完,不免伤感,当时齐珉正在与梁煜辰合作,内外勾结,攻打江陵,而他手中的五万人,不知有多少是来自益州,“那三十万大军,恐怕再也寻不见了。”

  “呵呵呵呵……”沈赫狞笑,“都到这个时候了,太后娘娘想的竟然还是那三十万大军,若真的有心,怎么那么轻易就签下降书呢?我为齐国虽说不上鞠躬尽瘁,可也是流过血的,如今我被你们害得人生尽毁,怎么不见你们有一丝表示?”

  “沈将军,此事是我们对不起你,我向你道歉,若早知齐珉狼子野心,也就不会造成今日的局面。只是齐国已灭,虽然谁都不想看到,也心有不甘,可形势如此,我们也别无他法。不希求将军能够谅解,只是表达我们的一片诚心。”

  沈赫一声轻嗤,“诚心?你们若是有心,我也不会落到如此地步!如今说什么都晚了,今日到此,就是为了送你们上路!”背后大刀挥出,直接就斩向了离他最近的柳若兰。

  樊确墨莲一个猛攻沈赫下盘,一个阻他前路,柳若兰身形急掠,向旁避去,手中长剑出鞘,将大刀轻轻一拨,抽身而退,齐珏则退向后方,袖箭对准了沈赫,随时准备射/出。

  沈赫一击不中,抡起大刀复砍,只是对象换成了齐珏,毕竟这四人中只有他不会武功,只是动作灵活些。齐珏自然明白这些,袖箭直接射/出,被沈赫躲过,墨莲趁机一剑刺中了沈赫右臂,鲜血濡湿了衣袖。

  沈赫眼神一沉,大刀横扫,四人全都闪到了一旁,不敢轻易上前。柳若兰向三人使了个眼色,此时不宜和沈赫死战,要争取尽快离开,免得有更多人过来。几人心中各自明白,再下手时就以离开为主,尽量不跟沈赫力拼。

  沈赫一着不慎腿上中了一箭,齐珏赶紧跑开,柳若兰等人紧随其后,以他们四人合力,拦住沈赫并不艰难。向前跑了没多久,齐珏慢下了脚步,渐渐不动,柳若兰顿觉不妙,沈赫能在出口等着他们,自然不会没有准备。

  果然,一群人阻在了前面,每人手里都拿着弓箭,只有一声令下,就可以将他们射成刺猬,沈赫从后面追上,嘶哑的嗓子传出阴冷的笑声,“你们,一个都跑不了!”

继续阅读:第八十二章:陷入敌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