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一场游戏
清醉梦2018-04-05 00:383,171

  梁煜靖想要站起来,却根本做不到,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刘子钰,“我怎么会在这里?长生会的总部不是已经毁了吗?”

  刘子钰语气冷了下来,“怎么?怀疑我?”

  梁煜靖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只是本能地怀疑任何人,刘子钰在他视线里消失的太久,他不知道能不能相信。

  “既然怀疑我,那刚才喂你的药和糕点,都吐出来吧!免得毒死你!”

  梁煜靖讪讪一笑,“咱俩谁跟谁啊,我还不相信你吗?我记得昏迷之前见过一个人,拉了我一把,这才使我没能丧命,是不是你啊,救命恩人?”

  刘子钰一声冷哼,“这是我做过的,最后悔的一件事!”显然是承认了这件事。

  两人正谈论间,一人从外面进来,笑道:“两位真是好雅兴啊!”

  刘子钰当即变了颜色,做出防备的姿势,梁煜靖听到声音,面色一沉,这是薛若奇的声音。

  长生真人薛若奇穿了一身便装,比穿道袍的时候多了点人情味儿,但梁煜靖依旧对他生不出一丝好感。

  “阁下费尽心机,所谋为何?”

  薛若奇淡淡一笑,“育王殿下就是心直口快,不过这样正好,也省得浪费彼此的时间。最近朝廷正在实行新的农典,太子殿下可谓是风头正盛,育王难道不想做些什么吗?”

  梁煜靖倚靠在床上,轻蔑一笑,“长生真人不是方外之人吗?怎么关心起这个来了?”

  薛若奇并没有被点破伪装的尴尬,反而笑道:“我是谁,恐怕殿下早已心知肚明,既然如此,咱们还有必要这么互相讥讽吗?”

  梁煜靖撇了撇嘴,“说吧,把我弄到这儿来,究竟想干什么?”

  “长生会的影响,殿下也看到了,只要我说一句殿下乃是真龙天子,你说梁煜辰还会有机会吗?”

  梁煜靖“嘁”了一声,“你真当所有人都是傻子?莫不是装神仙入戏太深,真把自己当做神仙了?”

  薛若奇任是脾气再好,此时也沉下了脸,“提醒殿下一句,您现在还在我的地盘,若再惹我不高兴,我可就不会客气了。”

  “一群躲在地下的老鼠而已,能耐我何!”

  薛若奇攥紧了拳头,然后又放开,他何必说这么多废话,直接动手岂不是更好!

  刘子钰见到他的动作,挡在了梁煜靖面前,“阁下想动手吗?”

  薛若奇放松神情,笑道:“怎么可能,两位可是我的贵客,招待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向你们动手?小兄弟千万不要冤枉好人啊。”

  梁煜靖的身体实在不宜动武,此时打起来对他们是一点好处都没有,心中叹了一口气,无奈道:“我也不跟你说那么多废话,就你刚才所言,是不是也太儿戏了些?若要合作,或者说,交易,那就开诚布公,别再藏着掖着,这样也能显出彼此的诚意来,你说是不是?”

  薛若奇点头微笑,“原该如此,我之所求,不过是要一个说法,为我祖父平反。齐卿为了谋反,给我祖父泼尽了脏水,这口气,我如何能咽下?”齐卿则是齐国的开国之君。

  梁煜靖冷哼,“真的只是平反,而不是造反?齐国都亡了,你还想怎么平反?我看是另有所图吧。“

  “何必说的这么难听呢?大家各取所需而已。”

  “你看我像是会老老实实做傀儡的人吗?所以还是趁早打消了这个念头的好。”

  “殿下就这么不知道爱惜性命吗?既然如此,那就只好得罪了。”薛若奇说着就退了出去。

  刘子钰岂会让他如愿,只一招就将薛若奇制住,拖到了房内,“无论你有什么阴谋,都休想得逞!”

  薛若奇先是吃了一惊,然后挤出了笑容,“我既然敢来,就绝不会没有准备,刘子钰是吧?前几日我遇到了一群有意思的人,据说乃是齐国的陛下和太后,如今已经被我拿下,你想不想见他们一面?”

  “你说谎!他们早就不在人世,你如何能见到他们!”刘子钰捏紧了薛若奇的脖颈。

  薛若奇有些喘不过气来,却丝毫没有挣扎,等到刘子钰手指放松,边咳边笑道:“既然……不……不相信……又何……何必……激动……”

  刘子钰恨声道:“不许你拿他们开玩笑!”

  薛若奇喘过了气,嗓子却仍旧不太舒服,咳了几次,然后道:“有没有开玩笑,你见一个人就知道了。”

  刘子钰怕他耍什么阴谋,不敢让他叫人,可又心中担心,下意识看了梁煜靖一眼。

  梁煜靖也很好奇会见到什么人,轻轻点了点头,反正薛若奇在手,也不怕他耍什么花招。

  薛若奇喊了两声,外面果然有人进来,刘子钰当即看紧了薛若奇,免得他趁机逃跑。

  “你不用紧张,我和薛若奇,不过是各取所需,即使你杀了他,我也不会眨一下眼睛。”

  声音难听至极,让人耳朵生疼,抬头看去,隐约可见隐在衣服兜帽后面,爬满疤痕的脸。

  “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儿?”刘子钰谨慎问道。

  “呵!”沙哑的声音一声冷笑,“你也认不出来,我当年可是威风得很,可以说是天下皆知,后来有了柳若洪和柳若清,似乎就没人记得我了。”

  刘子钰当即就想起了一个人,原来是他,沈赫!“你怎么会和他搅在一起!”他记得,沈赫和王襄是站在一队的,心里还有些良知,是会为了国家考虑的人,如今怎么和长生会勾结在一起?

  沈赫摘下了头上的兜帽,露出了脸上的疤痕,“为什么?当然是为了报仇!任是谁变成我这个样子,都不会善罢甘休吧!”沙哑的嗓子加上这幅容貌,这可以说是恐怖至极,宛若见到地府的阴司判官。

  “你到底做了什么?”

  沈赫眼眸微眯,慢吞吞道:“做了什么?自然是将昔日的陛下和太后娘娘,送上西天了。他们本就该是死人,是时候投胎转世了。”

  刘子钰怔了良久,突然大笑,“沈将军说起大话来,还真是一点都不含糊,果然和无耻的人在一起久了,脸皮都会变厚。”

  沈赫眸中杀光顿现,出手直接就袭向了躺在床上的梁煜靖,梁煜靖不好行动,只好滚到了地上,躲过了一次攻击。但他动作还是太慢,被沈赫转手抓到了旁边。

  “身体不行,就该老老实实等着被抓,徒做挣扎,不过让自己死得更难受些。”沈赫沙哑的嗓音冲到了梁煜靖耳中,听着让人想死。

  “你的嗓子,可比身手有杀伤力多了。”

  沈赫当即就想要捏死他。

  薛若奇对刘子钰道:“如今似乎是你们形势更差一些,不如交换一下俘虏?”

  “不换!”刘子钰和沈赫异口同声,留下薛若奇和梁煜靖干瞪眼,事情似乎有些不妙。

  薛若奇再次开口,“这里怎么说都是我长生会的地盘,你们几位是不是有些过分了?难道不怕我的徒子徒孙过来,将你们一网打尽?”

  梁煜靖呵呵一笑,“能来的话,早就该来了,到现在还没一点动静,你就丝毫不知道怀疑吗?反正我是有些怀疑,你的脑子是不是有点问题。”

  薛若奇脸色一变,示意沈赫动手,沈赫见了,不为所动。

  刘子钰抄起桌上的药碗,“嘭”的一声在桌上碰碎,用碎片直接在薛若奇身上划了一道,薛若奇一声惨叫,不敢再有动作。

  沈赫冷笑,“你就不怕我杀了这位皇子殿下?”

  “有能耐就尽管杀,今天长生会所有人,都休想逃脱!”

  话音刚落,一群人就冲了进来,梁煜靖微微一笑,“来得不够快啊,害得本王被人挟持,你们该当何罪啊?”

  薛若奇见到来人,眼神一黯,却并没有惊讶,显然是预料到了这个结果,很容易就接受了。

  沈赫抬眼看了他一眼,“没想到你这么没用,真是枉费我一番心思,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无情!”

  一掌击向了梁煜靖,然后身形急掠,想要冲出房门,但来人并不少,沈赫也不和他们纠缠,左冲右突,竟然真的让他跑了。

  梁煜靖被打得不轻,跌在地上很久都爬不起来,被侍卫扶着才回到了床上,“你们来得也太慢了!再晚来一会儿,本殿下就要没命了。”

  众人一齐跪下请罪,刘子钰则是翻了个白眼,“人都抓起来了吗?”

  “共抓到长生会成员二百三十六人,找到两间密室,里面全是搜刮的民脂民膏,已经派人前去清点了。”

  “既然如此,就带着殿下回去,此地不宜久留,还是尽快离开的好。”刘子钰吩咐完了侍卫,将薛若奇交给了他们,自己去哄梁煜靖。

  “怎么,你也知道生气?”

  梁煜靖怒视着他,“即使是做戏,你也做的太真了吧,我真怀疑,再遇到这种情况,你绝不会对我手软!”

继续阅读:第八十四章:解决问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