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出现转机
清醉梦2018-02-21 22:433,406

  孙连城是第一个发现异常的,迅速出击,将暗中的侍卫拖下了屋顶,齐珉听到动静迅速赶到了齐珏的房间,看住柳若兰,“救你的人来了,猜猜看,他们会怎么死?”

  樊确手下的人大多都留在了益州,用来联络有识之士,这次前来江陵,只带了五六人,却在雪灾时折了两个,如今手底下能用的,只有三四人,而这仅剩的几个人,也在两天前被派出去打探消息了,至今杳无音信。柳若兰有些担心,万一不能将孙连城拿下,那樊确就危险了。

  儿子清醒过一段时间,喂了些吃食,不多会儿就又睡了,如今齐珉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们,即使齐珉不在,柳若兰也不会独自逃生,儿子就是她的命。

  卢万钧则是守在了门前,孙连城已经和人战成一团,柳若兰看不到外面的情况,只能听到刀剑碰撞的声音,心中越发焦急起来。

  “看来,你的人还不错。”齐珉抽出长剑抵在了柳若兰的颈上。

  柳若兰没能让他如愿,她从来不是坐以待毙的人,反掌就将长剑夺下,直接将齐珉击晕,卢万钧见情况不妙,跑过去掐住了齐珏的脖子,对付柳若兰他不是对手,但对付一个昏迷的病人,他还是有信心的。

  “卢万钧,你真的想找死?”料理了齐珉,柳若兰提剑就走向了卢万钧,她不在意结果了这人,省得他野心太大,牵连了其他人。

  “你不要儿子的命了?”

  柳若兰瞥了眼地上的齐珉,“你想变成他那样吗?”

  卢万钧头上开始冒汗,他不是柳若兰的对手,若非有孙连城在外面坐镇,恐怕柳若兰早就跑得没影了。看了看躺在地上的齐珉,卢万钧咽了咽口水,他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三弟身上,只要能将外面的人拿下,柳若兰自然是他的囊中之物,到时候抛开齐珉,自己就可以带着兄弟们成就大业,若是三弟失守,那么等待自己的,恐怕就是死路一条。

  眼看着卢万钧头上已经急出了汗,柳若兰心里也并不轻松,他们都在赌,赌孙连城的胜败,只要外面传来消息,一切就将成为定局,孙连城若胜,柳若兰别无他法,只能暂时屈服,孙连城若败,那百马军的账,可就要一起算算了。

  卢万钧虽说对三弟一向很有信心,可毕竟双拳难敌四手,从外面的动静可以听出,来的人绝对不少于十人,在心中计较了一番,卢万钧开始寻求最好的解决方法,“那个,太后娘娘,您看我们也是一片赤诚,千辛万苦才来到江陵,为的就是复国,您老人家能不能高抬贵手,不要和我们这些小老百姓计较?”

  柳若兰挑了挑眉,卢万钧这人永远都能把算盘打得噼啪响,倒是挺会算计,“想要谈条件,那也得拿出点诚意吧?”

  卢万钧松了松手,从齐珏的脖子上移开,却暗中放到了齐珏的后心,准备随时取他性命,脸上也堆起了笑容,让人看着就有些作呕,“这样诚意够了吧?”

  柳若兰自然不会错过他的小动作,兔起鹘落间已经冲到了他面前,迅速将儿子拉到了一边,然后长剑顺势一横,已经将卢万钧前路封住,再也近不了身。

  “太后娘娘未免欺人太甚了,在下手无缚鸡之力,娘娘就一点也不知道疼惜吗?”

  将儿子放在一旁,柳若兰提剑就走了过去,她倒是想好好“疼惜”一下这位白马将军,就是不知道他有没有这个命来消受。

  齐珏甫一离手,卢万钧就大呼不好,以他对柳若兰的了解,这女人报复心极重,根本不可能放过自己,但嘴贱却是浸入骨子里的个性,还不容他思考,话就冒了出来,此时再想收回,显然是不可能了。

  “还有什么遗言吗?说来听听。”柳若兰手指抹了抹剑身,是把好剑,落在齐珉手上真是可惜了。

  卢万钧抑制住身体的颤抖,“那个,娘娘,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饶过我这回吧,百马军还有那么多人等着我回去呢,您肯定不忍心让他们失望……”

  不等他说完,柳若兰直接就将人打晕,和齐珉放在了一起,她才不会让自己的双手沾上这种人的血。

  不多会儿,外面的声音停了,柳若兰握紧了剑柄,让自己保持冷静,无论进来的人是谁,她都必须要有足够的警惕性。

  脚步声有些不紧不慢,未带丝毫杀气,柳若兰不敢贸然决断,只等着这人继续向前,到了门前,脚步顿住,一个清亮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几日不见,可有想我?”

  柳若兰心中暗骂,这人不好好待在宫里,跑到这里来作甚?难道真那么小气,连一块腰牌也舍不得,非要捉到自己不可?当即收了长剑,将门打开,“你怎么来了?代子今呢?”

  “一见面就问别人,真是一点都不关心我,本宫可是要吃醋了。”梁煜辰笑道,还上来踢了齐珉几脚,差点没把人家脑袋踢破。

  柳若兰懒得和他开玩笑,“我儿子病了,可能是感染了瘟疫,代子今有和你一起来吗?”

  梁煜辰也不再说笑,上前看了看齐珏的症状,确实和街上的病人有些相似,马上叫来了王琦,“吩咐下去把这两个人关押好,然后带着这位少爷去找代子今。”

  王琦动作很快,几个侍卫把齐珉和卢万钧带走,王琦则亲自背着齐珏出去了,柳若兰赶紧跟上,被梁煜辰拽了回来,“你先等等,我有话跟你说。”

  “我儿子都病成这样了,你觉得我还会有心情听你说话?什么事等我儿子没事了再说。”柳若兰抱拳道了声谢就出去了,留梁煜辰一个人可怜兮兮。

  无奈叹了口气,这都是自己找的,如今人没追到,麻烦却是一大堆,看来白峰和那个丫鬟,还得在自己那儿多待几天。

  王琦很快就带着齐珏到了慈仁堂,代子今检查了一下,“没事,只是早期,比外面的病人强多了,待会儿我开几服药,让小袁告诉你怎么用。”

  小袁全名袁自在,是代子今的徒弟,平日里跟着他一句话也没有,非常没有存在感,但为人老实稳重,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帮手,代子今对他非常满意,更何况这人悟性奇佳,是学医的好苗子。

  让人去把药煎上,小袁拿出了一套银针,找准了穴位就给齐珏扎上,下手干脆利落,手法纯熟,一看就是练过千遍万遍的。不一会儿齐珏就睁开了眼,柳若兰赶到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一幕。

  “有劳了,你去保护太子殿下吧,这里我看着就行。”道了谢让王琦回去,自己亲自照顾儿子。

  代子今余光瞟见,手里也没停,“这是谁啊?哪家的小帅哥?”

  柳若兰一边注意着儿子的反应,一边道:“你外甥,要不要过来给个见面礼?”

  “哈哈哈,你什么时候生的,我怎么不知道?”突然想到了柳若兰的身份,笑声戛然而止,猛然间回过了头,将齐珏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又看了看坐在旁边的柳若兰,像,简直太像了!可齐国的皇帝陛下不是已经……

  代子今尚在尴尬,齐珏却似乎清醒了过来,看了看周围的人,没有开口,见代子今一直盯着自己,疑惑地抬起了头,“你是?”

  代子今瞅了瞅柳若兰,“那个……妹妹,我该怎么介绍自己……”

  “舅舅好。”说完之后齐珏就闭上了眼睛,有些虚弱,等到喝完了药,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柳若兰给儿子擦了擦头上的汗,拿起扇子轻轻摇着,免得天气太热,儿子睡不舒服,见代子今还在一边愣着,打趣道:“收了个外甥,这是高兴傻了?”

  代子今看了看四周,这里还算是安静,外人轻易不会到他这里来,赶紧关上了门,低声问道:“太子殿下知道这事吗?”

  柳若兰觉得他脑子肯定出了毛病,王琦亲自送来的人,梁煜辰会不知道?反问道:“你说呢?这事他迟早会知道,与其千瞒万哄,不如直接就告诉他,他若真的容不下我们母子,那我们干脆殉国,反正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也不在乎这些。”

  代子今听出了一身的冷汗,“姑奶奶诶,你说得简单,他为何要让你借我妹妹的身份?不就是为了你们的将来吗?可现在突然冒出了一个儿子,还是齐国的皇帝,这叫什么事啊?于公,他是梁国太子,有责任铲除一切不利于国家的因素,于私,小皇帝是你宝贝儿子,若是有一点闪失,恐怕你就会找他拼命,这种难题,全扔到他一个人身上,你不觉得有些残忍吗?”

  柳若兰轻哼,“原来还是我的过错了,早放过我们还有这些麻烦吗?”

  “话不能这么说,他的心思,你又不是不知道,若真能放弃,又何苦等到今天?”代子今真是替梁煜辰感到不值,喜欢上这么一个麻烦的人,无论是身份,还是人,都是一个大麻烦。

  “所以问题的关键在他,而不在我。”

  “啧啧,真无情,我都怀疑你是不是铁石心肠。”看了看她对齐珏一脸宠溺的神情,加了一句,“估计这世上也就只对你儿子一人好了。”

  “胡说,”柳若兰小声吐槽,“我明明那么心软的一个人,怎么可能铁石心肠。”然后抬头瞪了代子今一眼,“还愣着干什么,外面那么多人等着你的救命良药呢,别浪费时间。”

  “哦哦……”拍了拍脑门,代子今赶紧接着研究医书,重新搭配药材,城里这么多病人,发病又快,确实一刻也耽搁不得。

继续阅读:第七十章:学会放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