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各奔东西
清醉梦2018-02-26 00:473,555

  柳若兰并没有明确的目标,这次离开也可以说是一次游历,见识见识祖国的大好山河,虽说曾经是山河之主,但所到之处,不过方寸之间,如今能够以普通百姓的身份一览盛景,心中是说不出的喜悦。

  梁煜辰因为瘟疫之事,暂时无法离开,只能等一切事毕,才能返回明安。虽说嘴上豁达,但他心里还是很不情愿的,在记忆里追寻了十六年的人,早已化为了一种执念,今生是无论如何也放不下的。只是他懂得一件事,逼得太紧只会带来反效果,只有适当放手,才能打动人心,而他有这个自信。

  离开之前柳若兰问过他,是不是真能放手,不再找她,梁煜辰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答道:“我承认自己做不到这种程度,但我会尽自己所能,不去打扰你的生活,直到你主动找我。如果路上遇到什么危险,任何一家慈仁堂你都可以进去,代家二小姐的身份,永远都不会变。”

  “你怎么不说这块腰牌?难道太子殿下的腰牌不比代家二小姐的玉佩管用?”柳若兰轻笑。

  梁煜辰顿了顿,“在百姓眼中,慈仁堂要比太子有用得多,况且你去的都是齐国故地,我的身份反倒是个麻烦。”

  柳若兰“噗嗤”一笑,“那你还把腰牌给我?不是成心给我添麻烦吗?”

  “虽说麻烦,但为了以防万一,你还是带着比较好,这样我也能放心。”

  柳若兰无奈只好收下,她明白梁煜辰的意思,要是遇到了慈仁堂管不了的事,她可以用这块腰牌狐假虎威,借借他的势。之后的事实证明,这块腰牌其实就是快废铁,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原因嘛,自然和它的主人有关。

  而此时的梁煜辰,听着王琦的汇报,知道柳若兰几人已经扮成了普通的百姓,一路南下去了,心中顿时溢满了离愁,没想到自己竟然陷得这么深了。

  半月之后,城中的瘟疫才彻底清除,期间死伤的百姓有千余人,梁煜辰带领江陵官员举行了一次祭天祈福仪式,旨在祈求上天,广降福祉,保佑江陵百姓祛除疫病,迎来安康,同时也为死难的百姓祈福,愿他们早登极乐。

  仪式持续了三天,等到仪式结束,梁煜辰就带着人马返回明安,平叛已经结束,接下来就需要将齐珉并其党羽押送回京,交由梁帝和大理寺定罪。

  押送期间,卢万钧大叫冤枉,哭喊着要见太子,押送官兵被他惹得烦了,直接就挥鞭子,卢万钧大叫道:“打人了!打人了!这里打死人了!还有没有王法!”

  到了最后,败在他的嗓门之下,官兵只好将情况上报,梁煜辰过来的时候,就看见卢万钧一身脏污,眼睛却格外有神,四处瞅着风景,完全没有身为囚犯的自觉。

  “你就是卢万钧?见我有什么要说的?”

  卢万钧早就看见他过来了,却等到他开口才把头转过来,似乎根本就没把太子放在眼里,“当然有,谋反的是齐珉,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们凭什么抓我?”

  “你自己做了什么,还需要我说吗?若交代不出新鲜的东西,那就闭嘴,省得浪费彼此的时间。”

  卢万钧坐在囚车里,“那你让他们离远点,我可以提供些你不知道的线索。”

  梁煜辰谅他也耍不出什么花招,就同意了,然后走到了他跟前,“如果你说的是废话,我现在就杀了你,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死了就死了,不会有人在意的。”

  卢万钧心中暗哼了一声,面上却有些狗腿,“放心,我知道分寸的。当日我们之所以南下,是受了一个人的挑拨,而那人是韩羡的门客,叫做聂云显,到了江陵就消失不见了,后来我才知道,他是齐珉的人。把我们骗到江陵之后,齐珉并不信任我们,派我们做了几次刺杀,然后就将我们安排在了城外的荒村,以作不时之需。期间我们跟踪过聂云显,他行踪神秘,在城外的一个村子里进进出出,不知在搞什么,后来我们才知道,他是在实验瘟疫。”

  梁煜辰果然来了兴趣,江陵的瘟疫实在来得蹊跷,他刚刚收复江陵,就传来了瘟疫死人的消息,明摆着就是针对他和梁国的,而这次的瘟疫只针对身体虚弱的人群,并且发病极快,若是加以利用,恐怕后果不堪设想。只要说一句上天惩罚梁国太子,降下瘟疫,那么剩下的强健之人恐怕就会拿起刀兵,加入谋反的队伍了。只是为何齐珉放弃了这个计划,梁煜辰还想不明白。

  卢万钧似乎知道他的疑问,轻笑了一声,有些幸灾乐祸,“他没想到你们来得这么快,更没想到自己手底下的人全不可信,能信任的,竟然只剩下我们百马军,他不跑谁跑?难道还等着挨刀子不成?当初我们竟然信了他的鬼话,也是愚蠢。”

  梁煜辰挑了挑眉,没说话,他要让卢万钧自己把话说出来。

  卢万钧抬头看了看他,只好继续说,“其实我们最多只是个帮凶,略施惩戒就行了,没必要把我们押送回京吧?您看这些士兵大哥平日里已经够辛苦了,何必再给他们平添负担呢?”

  梁煜辰直接转身,让人“好好招待”,若再满嘴废话,浪费时间,那就直接打死,反正他还有私仇要报,如今他跟柳若兰学坏了,有仇有怨绝不憋着。

  卢万钧直接傻了眼,伸长了胳膊大叫,“你别走啊,我还没说完呢!我知道聂云显在哪儿,我可以带你们去找他!”

  然而梁煜辰已经不打算听下去了,让王琦留了个人专门审问,绝对不怕撬不开他的嘴。卢万钧是个识时务的人,一看那人凶神恶煞,满面寒霜,登时一五一十将知道的全都说了出来,就差没把自己五岁尿裤子的事说了,等到那人远去,没了踪影,卢万钧这才敢大声喘一口气,梁煜辰手底下的都是些什么人啊,不会是专门用来刑讯逼供的吧?卢万钧接连打了几个哆嗦,不敢再去招惹他们。

  自从韩羡逃脱,到如今已经半年多了,没想到在这里竟听到了他的消息,本以为这么长时间,韩羡早就被仇家追杀,殒命江湖,未料他不仅活得好好的,还和齐珉勾结在了一起。据卢万钧所说,聂云显听命于韩羡,因在育州遇见了代子怡,这才起了将百马军诓骗到江陵的念头,为的不过是掩人耳目,同时也是对自身安全的一个保障。

  “卢万钧是怎么知道的?若聂云显有心欺瞒,不会这么容易就露出破绽,而且聂云显跟随韩羡多年,定是知道代子怡的真实身份,否则劫持她有什么用处?只不过是没将实情告诉百马军众人。”梁煜辰一针见血指出道。

  王琦从属下那里问得一清二楚,“根据审问,卢万钧说他们并不完全信任聂云显,在穿过汐洲城的时候,由于排查严密,难以进出城,这时候聂云显找了一个叫卓义的司马,这才得以顺利通过。卢万钧不信那人,派人暗中跟着,这才得知了实情。”

  卢万钧并没有声张,而是装作不知,继续带着百马军众人前往江陵,对待聂云显也一如往常,等到聂云显被齐珉单独派出,他才让孙连城去追,若非如此,哪里知道瘟疫的真相?卢万钧虽不是什么好人,却也没丧心病狂到这种地步,和几个兄弟商量了下,准备抛开齐珉,找个山头继续当山贼土匪,免得被这群疯子牵连。可还没等他们逃出,梁煜辰的大军就陈兵城外,将江陵城围得铁桶一般,齐珉别无他法,跑到了他们居住的荒村,让他们埋伏刺杀。卢万钧等人见齐珉势弱,宛如丧家之犬,计上心头,准备“挟天子以令诸侯”,这才跟着齐珉重又返回江陵,遇到了柳若兰。

  “这么说,他并不知道聂云显的下落,不过是为了多活一时,为自己减轻罪责的托辞。”

  “是,”王琦道,“属下已经派人去之前聂云显待过的地方寻找,要不了多久就会有回应。”

  “齐珉呢?最近有没有闹腾?”齐珉自醒来后就不让人省心,似乎是无法接受失败的打击,精神失常,行为疯癫,整日大喊大叫,累了就失声痛哭,捶胸顿足,吵得周围所有人不得安生,为此没少挨打,可依旧没用,照样我行我素。

  “前几日打破了一只碗,险些将自己割伤,因此士兵就给他下了点药,让他睡了,这样也省得打扰到其他人。”

  梁煜辰点了点头,这样也好,他是不想再听到齐珉的声音,只一次就差点把耳朵刺聋,他真怀疑齐珉是装的,为的就是以这种方式对他们进行报复。

  等回到了明安,已是秋高气爽,将此次南征的事务一一交接,进宫向梁帝汇报,梁帝对这次出征还算满意,只是态度上却有些耐人寻味,“此次征战,似乎比往常多费了不少时日。”

  梁煜辰恭恭敬敬地站在下首,“启禀父皇,如今天下万民,皆是我大梁子民,孩儿不忍多增杀戮,是以此次征战以劝降为主,攻城为辅,幸而上天眷佑,父皇福泽深厚,此次平叛少有伤亡,实是我大梁之福。”

  “少来这些虚的,我也不管用什么方法,既然你顺利平叛,抓住了逆贼,那先前答应你的事就绝对算数,赐婚诏书朕已经写好了,婚期定在何时,你自己拿主意,到时候好让礼部准备。”

  梁煜辰赶紧拜倒,“多谢父皇成全!只是儿臣还未……与她商量好,恐怕要等些时日了。”

  梁帝骂了一声,“没用的东西,都到这个时候了,还搞不定一个女人,真是丢尽了皇家的颜面,给你一年的时间,若是再不成功,朕就收回成命!”

  “三年行吗?毕竟齐惠帝才死了一年……这就改嫁的话,恐怕会让人说闲话……”

  梁帝恨铁不成钢,“身份都换了,还计较这些?朕看还是收回成命的好,免得到时候更加麻烦。”

  梁煜辰赶紧接过了诏书,不管怎样,东西还是放在自己手里最安全。

继续阅读:第七十二章:瞄准小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