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瞄准小偷
清醉梦2018-02-27 23:533,591

  刚回到东宫太子府,育王梁煜靖就已经在里面等着了,见到他归来,高兴得冲了出来,“大哥可算回来了,这段时间你不在京城,可把我给累坏了,父皇让我刑部帮忙,差点没把我累死。”

  “刑部掌管天下刑狱,父皇那是看重你,怕你无聊,所以才将这么重要的事交到你的手上,你可不能游手好闲,再这么胡闹下去了。”梁煜辰进入内室,换了一身轻便的常服,然后才坐下来和这个五弟聊天。

  梁煜靖撇嘴,“什么看重我,明明就是怕我惹麻烦,你是不知道,前一段时间,玉蝶闹着要嫁给齐珍,弄得满城风雨,大街小巷无人不知。父皇是怕我也来这么一手,所以才把我弄到了刑部,整天让我看那些案子,看得我晚上都不敢睡觉,就怕做噩梦。”

  “这么说,玉蝶的事,父皇答应了?”梁帝一向疼孩子,柳若兰的事情都能答应,更何况一个齐珍。

  梁煜靖一脸的兴高采烈,“答应是答应了,不过过程却是曲折,齐珍是什么人?脾气犟得要死,当初死活不肯投降,结果被打断了胳膊,在玉蝶那里更是吃尽了苦头,即使是真心喜欢玉蝶,嘴上也不会承认,结果直接被玉蝶拉去了早朝,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让父皇赐婚,差点没把父皇气死。”

  这确实像玉蝶干的事,梁煜辰为这个妹妹感到深切头疼,“这么说,他们的婚事是定了?这么大的事,也没人告诉我一声,像话吗?”

  梁煜靖哈哈大笑,“不是我不告诉你,是他们两个又闹出了别的事,齐珍那家伙闹别扭,离家出走了,玉蝶正在千里追夫,哪还有功夫记得咱们?”

  梁煜辰本打算去公主府一趟,这下子也不用去了,倒是省心,不,是非常不让人省心!他都能想到 自己父皇被气得两眼冒火的情景。

  “千里追夫,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跟孩子似的?你也不跟着劝劝。”

  梁煜靖吓得连连摆手,“你还是饶了我吧,玉蝶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还想活命,惹不起。”

  梁煜辰低头轻笑,还好玉蝶只是他的妹妹,要不然他肯定会头疼死,想到这儿有些同情自己的那个死情敌齐玥了,宫里住着玉蝶这个皇后,还有不省心的柳若兰,难怪他死的那么早。

  “这次出征和上次有什么不一样?好玩吗?要是好玩的话,下次我也要去!”

  梁煜辰轻斥了一声,“打仗怎么能是玩?若是可以,谁愿意整天打仗,你若是有兴趣的话,大哥带你去军营住两天,也感受感受军队的气氛,如何?”

  梁煜靖两眼放光,他自小受宠,梁帝根本不忍他受一点委屈,出征的事从来都不考虑他,只想让他当个闲散王爷,一生荣华。然而事与愿违,梁煜靖就是个闲不住的主儿,当初灭齐的时候就偷偷溜出来,游荡了大半个齐国,若非如此,也不会结识齐珏和刘子钰,如今能老老实实待在刑部不去惹事,已经是莫大的进步了。但男孩子对于军队,还是有着天生的向往的,披坚执锐,征战沙场,相信每个少年都曾做过这种英雄梦。

  问了些朝堂最近的事宜,梁煜靖颇有些不耐,“也没什么事,就是几个老头子商量着要如何休养生息,安顿百姓。之前庐江以北的地区都安置得不错,这次经过齐珉的叛乱,南方地区可能要多费些心思,这些我也不懂,听着都烦,就没怎么听。要不我把那几个老东西叫来,让他们说给你听?”

  梁煜辰敲了敲他的脑袋,“什么老东西,那些都是国家的栋梁,为了梁国殚精竭虑,怎么到了你的嘴里就这么难听?”

  梁煜靖揉了揉脑袋,“至于吗?为了他们还打我,那我今天就不走了,你要负责管饭!”

  梁煜辰是看出来了,这个弟弟原来是来蹭饭的,自己不在府中,他不好意思来,如今刚一回府,这小子就麻溜跑了过来,果然自己没有吃的重要。

  四海酒楼的刘师傅是远近闻名,他把人家请到家里来确实有些犯众怒,趁着刚刚回朝,梁煜辰干脆散了请帖,将亲朋好友都请了过来,权当做是接风洗尘,不过事先还是在梁帝那儿打了招呼,免得被人拿住把柄,再惹出事端。

  接风宴是定在三天后的,一来是各种工作的交接还未完成,二来也是想清静几天,以宴席之名先将那些人拖住,免得三天两头还要应付这些送礼的人,他累了这么些天,早就需要好好休息了。

  第三天的傍晚,天上已经隐隐现出了月影,宾客如云,整个太子府一片热闹,如今时节,中秋刚过,圆月仍存,梁煜辰让管家将所有人先引到后面花园之内,赏花吟月,等到宴席差不多了,这才将人请到席位,美酒佳肴,好不快活!

  育王梁煜靖更是将府里的伎乐班子带了过来,一时之间仙乐飘飘,美人如云,让人宛若到了天宫,窥得了仙娥真容。

  梁帝在宴中露了个面,就回去了,也算是对太子的一种肯定,近日来身体越来越差,梁帝陪他们耗不起,也不想在这儿扰了他们的兴致。然他的态度却让所有人都明白,尽管先前有对太子的攻讦,但梁帝仍旧信任太子,在此次平叛归来,更是对太子宠爱有加,无形中大臣们就自觉站在了太子一旁。

  虽说这次只请了亲朋好友,但知道此事的也全都过来了,想要在太子面前留个好印象,梁煜辰猜到这种情况,特意多备了酒菜,这才没有闹出笑话。酒喝得差不多了,趁机说了些互相勉励的话,然后就偷偷溜了出来,他才不想被灌死。

  刚走到书房旁边,就看见一个人等在那里,神色颇有些不耐,梁煜辰见是赵春奇,不由停下了脚步,“你怎么在这儿?不去前面喝酒?”

  赵春奇抱着胳膊倚在门前,“那些人我又不熟,我才不跟他们喝,再说了,你都溜了,我去那儿有什么用?废话不多说,赶紧带我去藏书阁,这么多天都快急死我了。”

  梁煜辰本想及早安排的,可到了明安事情太多,就没顾得上,只好写了一封信函,盖了自己的私印,让他直接去找藏书阁的大学士,只要见了自己的信函,相信会让他横着走的。

  赵春奇仔仔细细看了一遍,确认没有问题,这才开开心心地收了起来,“既然殿下这么大方,那我就送殿下一个秘密,根据我对《清明山志》的解读,不久之后殿下会有血光之灾,殿下最近还是小心为妙,最好不要和齐国旧臣接触。”

  “这么说的话,你也算是齐国旧臣之后,那还是把信拿回来吧,省得倒霉。”

  赵春奇赶紧将信捂住,“我说的是最近,不是现在,我这就告辞,殿下保重!”说完就跑了出去,生怕梁煜辰再把信要回去。

  真没想到赵春奇竟然是这样的人,之前在齐珉手下的时候,也是一个冷血阎罗,如今齐国灭亡,他倒是找回了原来的性子,一心一意钻研他的《清明山志》,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让人端来了醒酒汤,梁煜辰一面喝着,一面听着王琦的汇报,虽说答应了她不再干涉她的自由,可毕竟无法放心,还是让人暗中护着,并且时常写信过去,免得时间久了,她就忘了自己。

  “据下面的人说,他们已经到了陵城,因为遇到了点事,暂时没有离开,想来会多住几天。”

  梁煜辰将碗放下,“什么事?有麻烦吗?”

  王琦赶紧道:“不是什么大事,就是一家农户的田突然塌了,把人吓了一跳,后来发现下面是一个古墓,被盗墓贼打了洞,一下雨就露了出来,夫人想必是好奇,这才多停了些时日。”

  梁煜辰“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了,继续喝汤,心里却有些美滋滋的,希望她这次出游能够开心,他既然被困在明安无法相陪,那就让她把自己的那份也一起看了,这万里山河,早晚有一天会是他们的。

  然而事情却并不简单,柳若兰这里真的遇到了麻烦,本来到了陵城是想待上两三天就继续南下的,但近日阴雨连绵,地上满是泥泞,根本无处下脚,柳若兰无奈只好留在了陵城。听说了古墓的事后,出于好奇,柳若兰过去看了一眼,就发现事情根本不是那样,古墓是假,暗道才是真,看了看洞口周边的情况,依山傍水,确实是风水宝地,但里面很干净,通道也很宽敞,根本不像盗洞。

  天晴之后有人下去探过,因为坍塌严重,无法通行,可奇怪的是,里面并无积水,这也是很多人怀疑下面有墓的原因。这事传得沸沸扬扬,不少盗墓贼更是连夜进去查看,等到白天过去的时候,所有通道都通了,却连古墓的一丝痕迹都没找到,更不要说值钱的明器,白白费力不说,还成了名副其实的傻子。

  柳若兰仔细看了看被挖开的通道,南北走向,其南端是一座小山,密密麻麻长满了灌木和杂草,北面则是一个村庄,足有六七十户人家,离得如此之近,通向村子是完全有可能的。柳若兰对别人的私事不感兴趣,也就没再关注,想着尽早启程,多去几个地方看看,可一回头,就发现一个可疑之人。

  那人穿着一身道袍,贼眉鼠眼,鬼鬼祟祟,手里拿着“测字算命”的幡子,一伸手,就将旁边一人的荷包顺到了自己手中,原来是个小偷!柳若兰捡起一颗石子就弹中了那人的手,只听一声“哗啦”,荷包坠地,失主见了大吃一惊,赶紧捡了起来,“我荷包怎么掉了?”

  小偷不慌不忙,后退一步站在了人群之中,完全一副看热闹的样子,失主数了数见钱没少,也就没再追究,只是看这道人有些奇怪,离他远了一些。

  “墨莲,那道人是个小偷,你看到了吗?”

  墨莲摇头,她只顾着看地上的通道,完全没注意到。

  “好久没动手了,今天就收拾他得了。”说着捋起了袖子,一副准备大干一场的样子。

  墨莲看了看那个目光盯着别人荷包的道人,心中为他默哀。

继续阅读:第七十三章:出游风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