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出游风波
清醉梦2018-03-08 00:353,323

  柳若兰并非喜欢管闲事的人,只是脱离了原来的身份,身上的担子没了,心中轻松,可更多的却是空虚,没什么事可做。

  当初在育州,就是无法忍受太过平淡无味的生活,这才进慈仁堂帮忙,如今口口声声说要远离梁煜辰,自然不好再返回,只能自己给自己找些乐子。

  那个道人唇上两撇老鼠须,还不时地用手拈来捻去,眼睛滴溜溜在人群中晃悠,寻找着下一个目标。眼看着两只贼手就要朝前面一妇人身上摸去,柳若兰手执石子,当即就要弹出,却听“哎哟”一声,那道人摔了个狗啃泥,引起一阵大笑。柳若兰一怔,手中石子差点没弹出去,刮到了手上皮肤,当真是用力过猛,刮出了一条血痕。

  石子不偏不倚,砸到了旁边一黑衣男子身上,恰是刚才暗中出手,让小贼跌倒的那人,柳若兰有些惭愧,点头道歉,然后隐入了人群之中。

  回到客栈,儿子齐珏放下手中纸笔,迎了上来,“娘今日去哪儿了?地上泥泞,到处都不方便,您何不在客栈里多歇一会儿?”

  柳若兰将外衣脱下,接过了儿子递来的热茶,“在屋里待的久了,实在烦闷,你小小年纪,不出去看看外面,老闷在屋里是什么事?”

  齐珏扬唇一笑,神秘道:“这是个秘密,过几日娘就知道了。反正如今咱们也没什么要紧事,儿子就陪您好好逛逛,听说陵城最有名的乃是映月湖,等这几日路上干了,咱们就过去看看如何?”

  柳若兰自然同意,上次被赵春奇抓到陵城的记忆不太美好,这次无论如何也要真正游赏一番,好洗去那不堪的记忆。

  这日天朗气清,地面上已经不见了泥泞,走在城中青石板路上,颇有一番清爽之感,柳若兰他们一行四人早早就出了客栈,来到了传说中的映月湖。秋风已过,残荷尚存,虽说不免萧条,但湖水清澈,波光盈盈,让人顿时心中一片安宁。

  来此游玩的人并不少,多是年轻男女,也有像他们这样拖家带口的,自从做了代家二小姐之后,柳若兰就改换了姑娘的装扮,墨莲见了直说好看,坚决不肯再为她梳妇人发髻,弄得她和儿子出门,不像母子,倒像是姐弟了。

  齐珏也玩心大起,在外人面前直喊柳若兰“姐姐”,让她羞红了一张老脸,自己年纪几何,她是有自知之明的,在翠竹红樱面前可以不要脸面,但在亲生儿子面前,还是该保持一个母亲该有的威严,若是由着他们胡闹,日后再想板起脸来,可就没什么效果了。

  齐珏和樊确走在前面,看到前面围了不少的人,不知在做什么,齐珏探过身子见是有人在捏糖人,好奇地打量了起来,虽说也在民间生活了一年,但很多东西还是没见过的。从江陵到益州的路上,百姓罹难,哪里能见到这种热闹安乐的场面?

  齐珏掏出铜板买了一只可爱的小狗,递给了柳若兰,“姐姐,你看这个好看吗?我回去学学,说不定也能做出这样的来。”

  墨莲连忙道:“少爷万金之躯,怎么能做这种粗活?还是交给奴婢吧。”

  齐珏摇头,“莲姨这话就不对了,我现在一介白衣,即使还有些钱财,可也不能一直挥霍,总得学些手艺,赚钱养家啊,一般人家的孩子,到了我这个年龄,早就独当一面了。”

  柳若兰接过糖人,笑道:“你不早就独当一面了吗?若是喜欢,那就去学,娘绝对支持你!”又对墨莲道:“咱们小时候不也喜欢这些东西吗?记得当时还专门买了些山楂做糖葫芦呢。”

  墨莲点头,显然是想起了和柳若兰一起调皮捣蛋的时光,那时候柳府两个少爷都没她们闹腾,整日挨训,却丝毫不知悔改,小时候柳老爷可是没少为女儿发愁,谁曾想这样的柳若兰,最后竟入了太子的眼,做了齐国太子妃。

  见到前面有卖首饰的,齐珏上前买了一支莲花簪,虽说不如宫里的华贵,但胜在用心,看着很是清雅,给柳若兰戴在了发间。

  “你别光给我买啊,自己也选些东西,买点好玩的回去,权当做是纪念。”

  齐珏摇头,“我没什么可买的,就是看见这些东西想送给姐姐。”

  旁边两位公子路过,听到这话不住点头,“姑娘长得这般漂亮,任是天上的银河,也要送与姑娘的。”

  柳若兰眉尖微蹙,这两人未免太过孟浪,莫说她现在是姑娘的装扮,就是妇人装扮,也容不得他们如此放肆。

  齐珏听了脸色顿时沉了下去,“我与姐姐说话,哪里轮得到你们插嘴,大庭广众之下对一个姑娘家品头论足,两位不觉得太过失礼了吗?”

  两位公子臊红了脸,连忙道歉,然后灰溜溜地走了,齐珏心中仍然气恼,“这两个登徒子,真是不知死活,若是以前,定教他们留下这双眼睛不可!”

  柳若兰摇头,安慰了他几句,然后继续游玩,实在是没必要为了一些小事惹的不开心。

  “小姐,你看看那个人。”墨莲指了指前面寺门口的一个道人,手中执着一根道幡,嘴上两撇小胡子,不就是当日那个小贼吗?

  柳若兰眯了眯眼,心中有了计较,让儿子齐珏走向前去,故意在道人面前露了露财,果然这小贼两眼放光,盯上了齐珏。只待小贼刚触到荷包,樊确一声大吼,迅速将他捉住,正是人赃俱获,四面围满了人,皆是见证。

  小贼见行窃失败,拔腿要跑,樊确是什么人,又岂能让他如愿?紧紧将他双手扣住,要送至官府,小贼几次三番挣脱不开,眼看着围观群众越来越多,大喊一声,“欺负出家人了,还有没有王法?这里有人恃强逞凶了!”

  周围一阵嘘声,竟然能见到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也算是大开眼界了。

  柳若兰并不想把人逼上绝路,不过是略加惩戒,让其他人有个提防,未曾想那小贼张口便咬,把樊确的手咬出了深深的血痕。

  樊确吃痛,却没有放手,一脚就将人踢倒在地,“偷了东西还咬人,看来今天这官府,势必要走一趟了。”

  小贼大叫,“欺负出家人了,快来人啊,这人欺负人了!”

  人群中一阵哄笑,宛如看一个跳梁小丑,突然有人道:“这人看着眼熟,前几天在那个古墓现场,我就见过他,当时就是因为偷人荷包,结果摔了个狗吃屎!”此言一出,周围更是大笑不止,还有一些人扔石头的,弄得那道人好不狼狈。

  等到差不多了,柳若兰使了个眼色,樊确将人放开,警告了两句这才回来,此次也算是一个大教训了,若那道人还有一丝羞耻之心,就断不会再干这种勾当。

  齐珏笑嘻嘻地跑了过来,“真是便宜他了,他偷东西倒是挺快,可有想过那可能是人家的救命钱,若再遇到,可就不是让他丢人这么简单了。”

  柳若兰拍了拍儿子的肩膀,算是一种鼓励,无论那道人有何理由,偷盗总是错的,她绝不会袖手旁观。在她心里,一个人可以贫穷,却不能志穷,贫苦百姓尚且可以靠自己的劳动养活家小,他一个身体康健的中年人,有什么资格不劳而获?

  虽说被人搅了游玩的雅兴,但映月湖确实秀美,如梦如画,若非天气转凉,柳若兰真想泛舟湖上,与游鱼嬉戏。这么想着,胸中似乎勾勒出了一副泼墨山水,一叶孤舟,泊于静湖之上,山中倒影潺湲,钻入舟底,宛若于山中拨桨,云间泛舟。

  等到日头西斜,几人才结伴而去,虽说走了一天,却仍旧步履如飞,连踏下的步子都带着轻快。

  樊确心思细密,突然就停住了脚步,柳若兰顿时一惊,莫非玩得太开心,连警惕性都忘了?当下收敛了声音,眼耳注意着四周,唯恐放过一丝一毫的危险。

  墨莲也戒备了起来,此时整条街道上人烟稀少,只有他们四人显得格格不入,说不出的违和。

  齐珏左右看了看,淡淡道:“一群鼠辈,娘不用担心。”

  事实证明,这确实是一群鼠辈,为首的就是那个长着老鼠须的道人,此时他身后跟着一群道士,皆身穿青色道袍,手执算命旗幡,将他们四人围在了街上,怎么看都有些滑稽。

  柳若兰放松了身体,对着那道人问了一句,“你们这是何意?莫非是觉得我们冤枉了你?”

  道人冷哼,拿手捻了捻胡须,“就凭你们,道爷才懒得理,不过是看几位气质非凡,想来不是什么一般的人物,这才奉我家观主之命,请几位到我长生观中一叙。”

  齐珏呵呵一笑,“这倒有意思了,偷了我的钱袋,还想请我们作客?你们观主莫非是个傻子?”

  道人一双老鼠眼瞪得溜圆,若非清楚地知道自己不是对手,恐怕早就动手了,虽说带了这么多同门道人一起过来,但他们心里还是没底的。

  “我家观主好心邀请,你们莫要不识好歹,长生观是什么地方?别人想进都进不去,能得观主相邀,已经是你们莫大的福气,还敢推三阻四,莫非真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柳若兰对长生观一无所知,不禁抱肩,这人是不是把自己想得太重了?他们根本就不在意什么长生观,更没兴趣知道,如此相邀,莫非是想打架不成?

继续阅读:第七十四章:长生道观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