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因势而为
清醉梦2017-08-22 17:454,146

  处理了谋反的流民,柳若兰就回去了,经过之前的审问,刘盟招认了全部。在宛城失守后,就有一个人找到了他,那人控制了他的父母亲人,让他煽动流民造反。

  那人是刘盟的朋友,从小跟他一起长大的朋友,直到宛城失守,刘盟才知道原来那人根本就不是齐人,而是梁国人!从刘盟的描述中他们知道,原来梁国人竟然已经潜伏了这么久!实在是让人心惊,只是一个小小的宛城,就有数百人,而且还是在国都明安附近,不知道其他地方又是什么情况。

  齐珏这时候简直觉得,周围全都是梁人的探子,瞬间看所有人都觉得怪怪的。柳若兰安慰了他几句,各国之间互派探子这很正常,只是没想到梁国这次却是让刘盟过来送死。刘盟是齐人,用齐人来对付齐人,真是打的好算盘。

  “母后,既然宛城都有那么多探子,恐怕江陵的也不会太少,我们是不是应该在城中进行一次排查,把他们筛选出来。”

  柳若兰想了想,同意了,“虽说此时国家尚不安稳,不宜大动干戈,但刘盟这事,就是最好的由头,我们不能放任那些探子继续在齐国破坏,也不能继续留下国家的蠹虫,这一点,你要早做准备。”

  齐珏点头,“儿子明白。”

  之后齐珏分别召见了三省的长官,中书舍人崔莳,侍中董鉴和左仆射王襄,向崔莳和董鉴言明了如今江陵危急,梁国探子猖獗,如若不及早处置,恐怕早晚有一天会步明安的后尘。齐珏一副担惊受怕,吓得要死的样子,尽量把事情朝严重了说,希望他们能支持自己,早日拔出这些探子,以保齐国安全。对此崔莳和董鉴的态度就是表表忠心,表示绝对支持,但眼神中,却有一丝的不屑。

  而对于王襄,齐珏的说辞就变了,在这三个人中,如果说非要留下一个,那么就只有王襄是最合适的了,王襄是太子太傅赵蕴的门生,按辈分说,还是自己的师兄。太子太傅赵蕴因不愿退守江陵,永远留在了明安城,而在他临死之前,曾经对齐珏说过,如果他决意要解决党争问题,那么可以先留下王襄,此人虽说结党营私,却没有野心,骨子里还是要忠君爱国,只不过这些年身在高位,有些飘飘然了。

  齐珏对这个师兄还是很礼遇的,一番交谈下,就说明了自己的真正目的,借着扫除梁国探子的机会,暗中将崔派的势力一点点拔除。

  王襄对此非常意外,他与崔莳也斗了这么些年了,对两人之间的势力也都知道的差不多,毕竟多年的对手,不互相了解的话,自己早就不知死到了何处。只是他没想到,这个才刚刚登基没多久的小皇帝,竟然就敢直接朝崔莳下黑手,在震惊的同时,他真不知道是该感叹小皇帝胆大包天,还是幸灾乐祸崔莳得罪了皇帝。

  不过既然小皇帝是向着自己的,王襄也就不会不识抬举,更何况老师之前也让他尽量辅佐齐珏,他自然乐意与皇帝合作。

  “其实要想扳倒崔莳,也不是难事,只不过崔派势大,几乎整个中书省和门下省都成为了他崔莳的一言堂,他死了,他之后的势力要怎么处理,这是个大问题。”

  齐珏对此不认同,对王襄摆手道:“王大人多虑了,解决问题最简单的方法永远只有一个,死人即使拥有再大的权利,那也只是死人。更何况,树倒猢狲散,即使有人想要为崔莳报仇,恐怕也无能为力,缺了主心骨,他们只会是一盘散沙。”

  王襄心中一惊,不禁暗中恐惧,没想到小皇帝竟然存着这样的心思,不过他说的没错,党派的形成就是为了共同的利益,而不是什么所谓的个人感情,一旦崔莳一死,他下面的人就会为了成为新的领导者而斗争,分裂出更多的小党派,这样就不足为惧了。同时,也让他明白,自己身边追随的人,恐怕也不是真的能为他赴汤蹈火,到时候他恐怕就会成为小皇帝的下一个目标。

  两人商定了具体的行事方案,然后就开始着手准备,第二日早朝的时候,他提出了要清除梁人奸细的事,大臣们果然都没有反对,整个计划就顺利地开始了第一步。

  全城搜查的事是交给禁卫军的,而禁卫军中就有不少崔王两派的人,对此齐珏只当做不知,反正他也左右不了这些人,只是下个命令而已。

  在几天的排查下,禁卫军也算是给力,竟真让他们抓出了不少潜藏在江陵的探子,其中不少都已经潜伏了十几年,齐珏不得不惊奇。更让他惊奇的是,江陵最大的金铺老板,竟然也是梁国探子,听闻此事,齐珏毫不客气地把金铺收入囊中,有时候还是银子攥在自己手里比较安全。

  满城的搜查,也确实让各国探子都开始心惊,各个联络站也都关闭,只不过禁卫军奉了命令,就要严查到底,凡是可疑人员,一律带走,这其中就包括崔派的人。

  王襄暗中剪除着崔莳的势力,而崔莳也不可能不察觉,只是他如今突然身染重疾,还未来得及交代反击,就昏迷过去,至今都没有醒来。崔派一时之间少了主心骨,登时方寸大乱,侍中董鉴临时决意,先静观其变,以防此时让王襄钻了空子。

  此举正合齐珏心意,他早就看出,董鉴此人虽说是崔派成员,不过却早生二心,想要取而代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只不过此人谨慎,在没有把握之前,绝不会贸然动手,当然,也绝不会给崔莳雪中送炭。

  只不过王襄和齐珏也不是傻的,他们动的,都是崔莳暗地里的势力,既然他不能放在明面里,动起来也就格外顺利,为了不引起怀疑,同时被抓的,也有王派的一些人,只不过是些无足轻重的小人物罢了。

  这边他们还未清除完梁国探子,那边就传开了前线战报,说是梁军再派大军前来攻打明昌,足有十万之众,已经在明昌城前安营扎寨,似乎决心要拿下明昌城。

  齐珏心下一沉,虽说上次打了胜仗,但明昌毕竟是个小城,百姓已经跑光了,根本就没有任何粮草补给,守下来的价值不大,但如若放弃明昌,就无疑便宜了梁国,给他们南下扫清了障碍。所以当务之急还是要努力守住明昌,不仅是为了齐国的土地,也是为了阻止梁军南下的脚步。

  物资源源不断地送往前线,身在后方,齐珏做不了别的,能做的就是对前线将士的绝对支持,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发挥出最强的实力。

  正在思索着梁军下一步的目标,樊确来了,齐珏当即回过了神,“情况如何了?”

  樊确道:“已经布置好了,不出两日,就会有结果。”

  “很好,辛苦了,你下去吧。”

  樊确推门走了出去。

  齐珏的思路又回到了崔莳这儿,崔莳如今病得很重,太医回来说,已经是进气多出气少了,只能勉强用药吊着,但人却是已经不行了,即使醒来,也迷迷糊糊的,状若痴傻。

  一时间,崔派的人都慌了神,如果崔莳倒了,那他们该怎么办?不要说皇帝,就是王襄也不会放过他们。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向了董鉴,这里就数他官职最高,也最有话语权了。

  董鉴咳了一声,道:“各位不觉得此事甚为蹊跷吗?楚大人一向身体康健,怎么会突染重疾,就到了这种程度呢?”

  剩下几人也不是没有怀疑过,只是苦于没有证据,况且有的病症也确实稀奇,他们都是年过半百的人了,也不是没见过世面,所以就没往深处想。

  “世上古怪的病症很多,我等不懂医术,自然不敢乱讲,身体健康之人突然倒下者也有听说,只是从未见过,不知董大人有何高见?”

  董鉴巡视了一下各人,然后道:“你们不觉得这太巧了吗?此次搜查梁国探子,虽说是因为之前流民暴乱,但是搜查到的人却不仅仅是梁国的探子,还有我们自己的探子,我总觉得,有人在故意针对我们。”

  一人问道:“难道是王襄?借着这个机会故意找我们的麻烦?”因为他们也对王襄的人下了手,所以自然而然就想到了他。

  董鉴摇了摇头,“你们有没有觉得,齐珏最近都很听话?”

  几人都是一愣,作为先帝唯一的子嗣,他们对齐珏自然关注良多,很多人都暗中向齐珏示过好,不过那都是在齐珏登基之前,他们没有想到齐玥会那么早就驾崩。而齐珏是在国都丢失前登的基,他们当时都不在身边,自然不会被其信任,而且以齐珏现在的实力,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忌惮,索性就无视了。

  “董大人的意思是说,这一切都是陛下的主意?”

  董鉴道:“各位难道都忘了,齐珏自幼就聪敏过人,又哪里是现在这个样子?”

  几人顿时明白了,不禁冷汗连连,只是如今齐珏的表现都太差强人意了,让他们忘了,齐珏此人并不是如他们此时所见到的这么无能。

  在齐珏五岁,也就是迎娶梁国公主的时候,齐珏曾经独自闯进了皇后的寝宫,在合卺酒里下了毒,然后又悄无声息地离开,若不是先帝没入洞房,合卺酒没喝,恐怕梁玉蝶就香消玉殒了。

  此事本来无人知道,但后来那壶酒被一个贪杯的奴才偷喝了,结果当即身亡。齐珏知道后跑到先帝那儿大哭,先帝见他被吓到了,就命人将尸体扔出了宫,也没去追究,只顾着哄自己的儿子。有人偷偷调查过,下毒之人是齐珏无疑,只是他们没有声张,毕竟此事不能让梁国知道,否则又是一场大战。

  如今想到这事,他们再去回想这几天齐珏的表现,觉得处处都透着诡异,有种被野兽盯上了的感觉。

  “可是,齐珏此时……此时的实力,实在是让人想不透……到底有谁会帮他?”

  “这一点也是我不解的地方,本来我想着是王襄,可看到他的人也被抓了,就觉得不像。”董鉴想了想,然后道,“难道是太后?她是柳家的人,虽说柳慎不在了,但他之前的那些门生朋友还在,虽说顶不了什么事,但也人数不少。”

  另一人立刻否决了,“这不可能,自从明安一丢,柳若清死了,柳家的势力就彻底散了,那几个小鱼小虾,掀不起什么风浪。”

  讨论良久都没有什么确切的结论,几人也就散了,反正还有时间,崔莳倒了,还有董鉴在,他们不必担心。

  可就在第二天早朝时,突然有人状告董鉴,此人不是别人,就是崔莳的独生儿子崔茂。

  据崔茂所说,自从父亲突染重疾之后,他就访遍了名医,可却是一点用都没有,根本查不出这是什么病,直到后来一个游方郎中经过,听说了此事,就想进去看看。崔茂早已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病急乱投医也就准了,没想到这个郎中却是一眼就认出了这不是生病,而是中毒。

  崔茂当时就傻了,反应过来之后简直如地狱中的恶魔,他从没想到,父亲不是生病,竟然是被人下了毒!为此他多方查探,竟然发现毒物的来源竟然是自己家里,一个打扫书房的小厮也中了毒,当时还以为是被传染了,如今才知道,是他也中了毒。

  而毒物的来源,就是董鉴送给父亲的一幅画,几天前董鉴说寻到了一幅前朝著名画家千机子的画作,就拿来与父亲一同欣赏,而那之后,崔莳就发了病。那个小厮则是打扫书房的时候碰到了那副画,也同样发了病。

  崔茂把画拿到了朝堂,齐珏让太医前来验毒,果然涂有剧毒,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董鉴。

继续阅读:第七章:平邑归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