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查明真相
清醉梦2017-08-21 17:334,832

  想要查清楚是谁在搞鬼,也不是难事,可如何处理就要多费些心思了。当日闻听流民作乱打砸城门,柳若兰在派出太医的同时,也派出了自己的贴身婢女墨莲,墨莲是从小伺候她的,自然信得过。派她出去本来是怕那些太医医惯了宫里的贵人,对流民趾高气昂,不屑一顾,所以让墨莲假扮流民,混入其中,对他们进行监督。却不想太医们忙了一整天,却出现了患者死亡的情况。

  “奴婢当时也没有注意,直到那人死了,才知道是出了事。后来奴婢就留意起了其他的病人,发现他们煎药的时候用的是同一家的药罐,这才发现其中的关窍。只是奴婢一人能力有限,虽然也提出了质疑,却是无人肯信,他们本来就历经艰辛,如今又死了那么多人,群情激愤,就将太医们打死了。奴婢没能及时阻止,还望娘娘治罪!”

  柳若兰叹了一口气,道:“说到底还是哀家害了他们,若不是派他们出城,也就不会遇到这种事,即使给再多的抚恤金,也换不回他们的性命,他们的医术。”

  墨莲在发生这件事后并没有立刻回宫 而是继续留在流民当中,在再次暴乱之后,他发现那个药罐已经被掉包了,所以想要以此为证据,就很困难了。接着就站出了一个人,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说之后,就带人拿下了一个镇子。墨莲虽说经历过战争场面 但这次所见,也不比战争差了,原来人坏起来,是可以踩着同类的尸体的,明明同是齐国子民,却比杀敌更加心狠手辣,墨莲一个人改变不了什么, 只能在心中哀叹。

  “你看清楚领头的人长什么样了吗?”柳若兰问道。

  墨莲点头,“看清楚了,如若不是亲眼所见,奴婢还以为他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书生,没想到却会做出这种事。本来流民们只是想要进城,让他一煽动,就变成了彻彻底底的谋反。我想那个药罐也是他偷偷换的,流民们跟借药罐的人家很熟,之前那家人就是因为身体不好,才随身带着药罐,可是在那之后,那家的病人也莫名死了,他们吃的都是自己的药,太医们根本就没有经手。”

  柳若兰沉吟道:“如此说来,那家人是知道真相了,只不过群情激愤,没敢说出来。”

  “奴婢也是这么想的。”

  柳若兰拍了下桌子,暗道不好,只怕这家人要出事,赶紧叮嘱墨莲道:“你现在马上回去,带几个身手不错的去保护那家人,务必要把他们带回来。”

  “是!”墨莲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当即点了几个身手不错的侍卫,立刻出了宫。

  柳若兰正要去找齐珏,齐珏就过来了,“母后,孩儿已经调查清楚了,叛民的首领叫做刘盟,据说是宛城人。”

  竟然是宛城人,费尽心思策划了这么多,她一直以为是梁国人,不过这也正常,若是梁国人,恐怕很容易就会被拆穿,那样他们就前功尽弃了。

  “我已经让墨莲带人过去了,只有找到药罐的主人,就可以证明太医们的清白,只是这么多百姓,却是要被连累了。”柳若兰叹了口气。

  齐珏坐在了柳若兰身边,道:“其实他们也不冤枉,我听说在抢占镇子的时候,他们杀的人也不少,既然能杀死和他们同样无辜之人,这就说明他们心中早已反了,只不过是这件事触发了而已。事情就摆在眼前,镇子里的人怎么可能全是领头的那个书生杀的,我倒是觉得,刘盟可能才真正没有动手,到头来他才是最无辜的。”

  柳若兰面有愁色,“就怕事情果真如此,不过煽动百姓谋反也是一条罪名。”

  没过多久,樊确求见,柳若兰让他进来了,原来他已经找到了下毒之人,柳若兰齐珏母子二人都是异常惊喜,只要有了人证,一切就简单了。

  以他们的身份,即使是冤枉的,也是百口莫辩,因为人们总是会选择自己认为的真相,而不是证据,。就像一个富家公子和一个穷人发生了矛盾,即使是穷人无理在先,被谴责的,也只会是富家公子。这不是因为什么同情弱小,说到底就是因为自身的地位摆在那里,心理不平衡罢了。所以他们才更要千方百计地寻找证据,即使百姓心里怀疑,也要让他们表面上认可,等到铁一样的证据摆在眼前,让所有人都无话可说。

  墨莲的差事办的并不顺利,那家人并不想招惹是非,所以不愿意出头,墨莲只得好言相劝,结果他们却依旧毫不领情。

  “你们想一想,刘盟害死了这么多人,如今又带人谋反,更是把大家都推上了绝路,这样的人,你们还要继续跟随吗?连我们都看出来这件事不是太医的原因,而是因为药罐,其他人会看不出来?谋反只是他们一时激动,等到冷静下来,很多人就会想通,这个时候刘盟会想不明白?到那时,第一个被灭口的,就是你们。所以还是好好想想吧。”

  那家的主人已经有些动摇了 他当然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从发现药罐的秘密时,他就一直惶恐不安,后来发现药罐被调了包,这才有了心理安慰,当做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却没想到,朝廷却派人过来找他作证,说不害怕是假的。

  墨莲见他犹豫,也没有着急,“我们就在这儿等你的答案,希望你能多为自己的家人想想 这毕竟不是你一个人的生死。”

  那人点了点头,端起碗赶紧喝了口水,他已经紧张得喉咙发干了,连话都说不出来。

  就在这时,他的小儿子跑了进来,一下子扑倒了他怀里,“爹爹,刘叔叔好像到我们这儿来了。”

  他当即一惊,差点把儿子扔在了地上,嘴唇不住的哆嗦,之后 他又喝了半碗水,喘匀了气,才沙哑着嗓子道:“我跟你们走。”

  墨莲使了个眼神,侍卫们马上护送着他们一家悄悄地离开了镇子。

  事情既已真相大白,柳若兰也没理由拖延,自然是尽早解决为好,她当即让人向小镇送了消息,说明日辰时,会给大家一个真相,并且让他们小心刘盟。为了避免刘盟逃跑,他们会暗中守住小镇的出口,任他插翅也难逃,不过这句她是不会告诉流民的。

  事情比想像中要复杂的多,就在当晚,刘盟发现了自己的属下, 也就是投毒之人不见了,然后他又发现那一家人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他不是蠢人,自然明白大势已去。悄悄地观察了一下,他发现人们看他的眼光已经有些变了,不在是之前的完全信任,而是有了怀疑。他们不敢明着看他,就在一旁偷偷地打量,这种感觉真是糟透了,这里恐怕不能再留。

  等到夜深人静,人们已经睡着了,刘盟偷偷地溜了出来,手里提着一个木桶,将桶里的油倒在了镇子中心人最多的地方,然后一个火折子扔了过去,向镇外跑去。

  柳若兰派的人早就等得急了,如今终于见到了人影,顿时来了精神。刘盟只是一介书生,根本就不会武,所以这些人就有意戏弄了他一番,并不急着捉他,而是故意放他走,在他跑累了的时候 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然后刘盟就只能继续跑下去,直到彻底跑不动路。

  等到将刘盟带回来的时候,天都快亮了,而刘盟也早就累晕了。侍卫们向樊确报告了情况,也没敢隐瞒他们戏弄刘盟的事,并且也说了刘盟临走之前纵火的事,火已经被扑灭了,没造成太大的伤亡。

  樊确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就让他们关押好刘盟,回去休息了。

  等柳若兰登上城楼,下面已经黑压压挤满了人,昨夜的事,已经证明她说的是真的了,流民们跪在城楼之下,只希望朝廷能够宽恕他们,给他们一条活路。

  柳若兰望着下面的子民,开口道:“哀家知道你们是被贼人蒙蔽,这几日哀家和皇上一直都在调查事情的真相。如今真相已经大白,是我齐人刘盟伙同梁人金四一起在煎药的药罐里下毒,害死了无辜的百姓,并且还害死了药罐的主人。试想一下,药罐的主人吃的并不是太医开的药,又怎么会无故死去?所以这一切的节点都不在太医,而是在药罐。如今我们已经找到了被砸碎掩埋的药罐残痕,经过比对,里面含有剧毒,所以每个用它煮药的病人,最后都被活活毒死。而刘盟和金四,不但下毒害人,竟然还煽动你们谋反,其居心之毒,可见一斑。如今所有的人证物证都在此处,你们谁还有疑问,尽管提出来,哀家会一一为你们解答。”

  众人面面相觑,事情的真相他们已经知道了,只不过知道的太晚了,如今谋反的事实俱在,他们的命运却还不知会如何 又哪里还有什么不该想的疑问?

  柳若兰静静地看着他们,也明白他们此时在想什么,不过她不会说的,就像儿子说的,他们并不无辜,他们失去了亲人,为人蒙蔽是很可怜,可那镇子里的人又做错了什么,竟惨遭他们屠戮!敌人来了,他们没有奋起反抗,而是选择了逃离,如今面对自己的同胞,却下得去如此狠手,该说他们什么好?又该怎么处置他们,才能对得起那些无辜惨死的人!

  见他们没有人敢抬头,更没有人敢说话,柳若兰平静了一下心情,怕自己会忍不住降罪于他们。然后让人把那家人和刘盟金四都带了过来,让他们站在了所有人面前,刘盟招认了罪行,金四则是一言不发。那家主人作为证人说完之后就下去了,那破碎的药罐,还是在他的帮助下才找到的。

  柳若兰当即宣布了对刘盟和金四的处罚,谋反者,灭九族。而那家人因举证有功,从而避免了更大悲剧的发生,则特许他们留在江陵,并赐房屋。

  底下的人更加胆战心惊,因为他们的命运,还未可知。他们现在是恨不得生吃了刘盟和金四,若不是他们两个捣乱,他们这些人又怎么会谋反?

  柳若兰在城楼上走了几步,她要看清楚这群跪在地上的人,虽然低着头,但他们的目光都是朝着刘盟和金四的,她之所以不把他们两个押在城楼上,而是绑在了众人面前,就是为了这一幕。看吧,直到此时,他们还不反省自己的过错,而是把一切责任都推卸到刘盟和金四的身上,不得不说这是人性的悲哀。

  “现在,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你们之中,有谁是没有杀过人的?请站出来。”

  下面的人沉默,在攻占小镇的时候,他们都被蒙蔽了双眼,凭着一股不平之气,以杀人的方式宣泄着从出生以来的不公和愤怒,逃亡路上的千辛万苦,到达江陵的几经绝望,达官贵人的视人命于草芥,所有的一切,都成为了他们屠戮的借口。

  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一个小女孩站了出来,柳若兰微微一笑,从城楼上下来,走到了他们前,“好孩子,来,到哀家这儿来。”

  小女孩眨着一双无神的眼睛,脑袋朝父亲的方向偏了偏,小女孩的父亲安抚了她两下,让她听话,然后小女孩就轻轻松松地从人群中走了过来。

  柳若兰将其揽入怀中,看来她在很小的时候眼睛就盲了,不然不会动作如此熟练,能通过周围的环境分辨出每个人的具体位置。

  柳若兰抬了抬头,“还有吗?还有没杀过人的吗?”

  一个人犹犹豫豫地站了出来 不过当即就有人反对,说自己看见他杀了人,而且杀的还是一个走不动路的老人。

  柳若兰眉头一皱,当即就有侍卫上前,将那人斩于地下。

  小女孩只是脑袋向着父亲的方向,没有注意到已经死了人,而且在逃亡的路上,死人已经太多,她早已经不奇怪了。

  柳若兰见她没事,然后对众人道:“也许你们觉得委屈,明明自己是被蒙蔽的,为什么却要让你们来承担责任?你们觉得委屈,是因为你们有人可以用来推卸责任。如果你们是那个镇子里的人,本来生活的好好的,突然有一天一群人莫名其妙地过来,见人就杀,直到屠光整个镇子,那你们还觉得委屈吗?”

  柳若兰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你们为什么逃亡?是因为梁国打来了,你们不想死,可是他们呢?他们不是在梁国人的刀下,而是死在你们的手中!你们害怕死亡,却给他们带来了死亡 这样你们还觉得委屈吗?”

  那群人此时已经明显变了神情色,就是因为他们经历过,所以他们才能更能体会到,从天而降的灾难,是多么的恐怖。

  这些话说出来,柳若兰心里也不太好受,这些人是有委屈,可也不无辜,但又不能全都杀了,所以有些怒火就只能压着。

  “哀家再说最后一遍,如果有谁没有杀过人,那就站出来,只要事实证明你没有说假话,那么一切都与你无关,如果再不站出来的话 那就一起承担罪责。”

  陆陆续续的又有几人站了出来,都是些手无缚鸡之力之人,柳若兰让他们去了一边,剩下的 就是杀过人的人了。

  暗中叹了一口气,柳若兰这才道:“没有杀人的人,哀家不会追究。但你们,就要有所惩罚, 不然对不起那些无辜惨死的百姓。凡是男子,充军三年,三年后去留随意,女子则负责军中的军服鞋袜,也是三年,你们可有疑义?”

  众人纷纷叩首谢恩,本来以为这次肯定是要人头落地了,却不想太后仁慈,饶了他们一命,只是三年而已,这其中衣食住行全都不用考虑,只等三年一过,他们就再也不是谋反罪人。

继续阅读:第六章:因势而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亡国太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